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14期
 花雨(第十四期)小说:他城
 2006-2-15 13:00:43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58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他城 

他爱她,她是知道的。 

元赫说,慢慢地陪着她走,便慢慢地知道结果。 
作为元赫的哥们,俊浩是不喜欢砚耘的,说不上理由,但又有很多理由。 

青岛是一座属于夏的城,有着长长的海岸线与欧式的古老建筑。元赫三年前从汉城来到此地,不为别的,只因这两座属于两个国度的城离得太近了,一不小心便让那些迷恋行走的人跨过了界限。 
开这家琉璃作坊是俊浩的主意,元赫喜欢,便就此定下,小小营生,却也能自得其乐,运气好也被人称上一句艺术家。 
元赫满足于这样的生活。 

遇见砚耘是在一年前,有种惊鸿一瞥就此沦陷的惨烈。元赫是个相信命运的人,他相信砚耘是他命中的死穴,狠狠地点在心头最深的皱摺里,他喜欢这样的归属感,爱上一个人的归属感。 
砚耘是个有故事的人,元赫不知道在墨朵之前,砚耘都做过些什么,他只知道那场瘟疫后她从香港来到了此地,一呆就是两年。 
墨朵是一家没有界限的小店,也算Bar,也算Café,也算杂货店。元赫总觉得这家店子和它的主人一样随性而淡薄。
元赫总在黄昏后走进墨朵,坐在绣着纷扰图案的大窗帘边,望着砚耘坐在长长木桌边底头书写的姿态。他明白她会在他的凝视中触动到什么,然后她便抬起头向他微笑,合上黄色卡其纸的笔记本,欢快地向他走来。元赫迷恋她绻起身子缩进怀里的那一秒,有种天地昏暗的明媚。这便是一年来,砚耘给他的所有。
俊浩说元赫是个傻子,满足于这么微小的恩赐。而元赫却觉得这是生命中最伟大的馈赠。 

砚耘是喜欢元赫的。这是一个让人觉得温暖的男子。就像在温暖的午后坐在草地上晒太阳,就像在最纯真的年岁趴在橱窗边看昂贵美丽的衣服,就像种植一株向日葵望着它日日成长……那是一种无以言喻的安静的温暖,分寸地站在几步的距离,给予尊重与适可而止的宠爱。 
元赫爱她,砚耘是知道的。 
元赫觉得砚耘的美是剔透了世事的。她有一张妩媚的脸,不笑的时候很安静,笑起来却也能艳阳四射,有着分外的生命迹象。他爱她沉静却不荒芜的性情。 
砚耘总会空下大片的时间用来行走,任性地关上店门,消失无踪。几日几周甚至几月后便又突然出现,和消失时一样随性而没有规律。带着小小的变化和几大袋旅行中购买的物品,放在店铺的竹篮里兜售。 
元赫喜欢砚耘与自己客人争夺一件小物件的样子,那么坚定而硬朗。客人呼出惊人价格,那个小小的女子却眉毛也不扬一下,小脸偏转,简单而干练,不卖。 
每每此时,元赫总会笑出声来,砚耘闻声便也跟着吃吃地笑,然后抓紧抢夺下的物什宝贝地藏到身后,几步便躲到他的身后,安静许久,仿佛一只吃饱的小猫。 
元赫觉得砚耘其实是温柔的,而温柔,常常是富有力量的。 

俊浩说,元赫,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的“在一起”,你和砚耘的算是哪一种。 
元赫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 
砚耘说,元赫,我们是在一起的。 
元赫点了点头,然后沉默。 

这年的夏来得迟缓,已入四月,仍有凛冽的寒。 
砚耘裹一条长长的围巾,坐在路边抽一支薄荷微凉的烟。身后是墨朵厚重的木门,斑驳地架起一座墨红的背景。 
俊浩明白砚耘的美是高贵而不可探测的,透着岁月的洗礼与凉淡的修为。这个有故事的小小女子值得被人热爱,只是他始终不能释怀那样适可而止的清淡,怎么配得起元赫全心的投入。 
有时他也想探究关于砚耘的过往,但人总不是彻底自由的,并不是心内所想,便能放心去做。于是,关于那句简单的“告诉我你的过去”便被搁置了。 
车流过,俊浩跨下人行道,一路向她走去。 
砚耘抬起眼,绽放笑容。 
俊浩笑,提一提裤管,挨着她纤薄的肩坐下身,Hi。 
Hi。 
俊浩眯一眯眼,侧过身抽走她手指间的烟,放到嘴边深深一吸。 
这烟不适合你,太淡。 
嗯,你也不适合元赫,太淡。 
砚耘低下头笑,不语。 
怎么不问我元赫在哪? 
砚耘不理解地眨了眨眼,依然望着双脚间小小的一片水泥地。 
在一起的两个人总是想知道对方的细节的吧,你不想念他么,即使只是短暂的不在一起。 
砚耘抬起眼,坦诚。想念,可是想念是窝在心口的感觉,心对口的秘密才是藏得最深的感触。不是么。 
俊浩笑,在台阶上掐灭烟。砚耘,我真庆幸自己没有爱上你。 
砚耘格格地笑,这算是赞扬么? 
俊浩笑,握起她落在肩膀的围巾重新绕上面前小小的脸。 


墨朵,closed。 
砚耘为元赫做饭。 
Spaghetti,水煮。薄薄的猪肉,切丝,料捏,少油淋熟。黄瓜,胡萝卜,洋葱,削丝。冰块倒入煮熟的spaghetti。 
丰盛的凉面。 
元赫吃得呼呼作响。 
砚耘换一身舒服的麻布衣衫,抱着大大的瓷碗,盘腿窝在沙发里,一根一根吸着长长的凉面。 
元赫抬头望一眼,窝心的温暖。 
他相信,他们是在一起的。 

印度香蕈,大花纹的雪纺帘子,槿木直梯。 
墨朵的阁楼便是砚耘的卧室,小而舒适。 
元赫明白砚耘是懂得精致生活的女子,透着一股极至的狠劲。 
俊浩说,心里有故事的人,是不能讲故事的。 
这晚,砚耘却说,元赫,我来给你讲个故事。 
元赫本能地觉到疼痛。 
砚耘轻松地耸了耸肩,却透出了分外的伤感。他说,元赫,你知道人生中最可悲的事是什么吗?她不给他回答的机会,兀自继续。她说,是在你永远失去一个人时,才发现,原来你是忘不了他的。 
她问他要了一支烟,点燃,轻轻吸了一口,用力微笑。 
她说,你可知道,我原本该是一个医师,与其说他毁我一生,不如说我毁他一生…… 


那个叫Patrick的男子,香港大学Medicine的年轻助教,良好家境,光明前途。她则是那年入学的小小菜鸟,踌躇满志,抱负宏大。他们的相遇,断送了她原本应该的生命轨迹。他们就这样被彼此吸引,汹涌地恋上,恨不能葬身,以爱。丑闻总像烧着的爆竹,一旦在底部燃着,也就一路劈劈啪啪地蜿蜒,直至灼尽。 
元赫其实是明白的,那种站在人群中的无能为力。而砚耘只是淡淡牵动了一下嘴角,她说,少年时的爱,冲动而脆弱,却也是全然的。 

那年他们被双双赶出校园。 
薄扶林道的春天有着暖暖的湿与香香的甜。 
砚耘指一下远处的山峦,Patrick,我想去一座又有山又有海的城。 
于是,他们去到青岛。 
那是2000年的4月。 

砚耘轻轻笑了笑,陷入悠远回忆,来到青岛的那一晚,我们住在破旧的小旅社。我问,我们要做些什么呢。他笑得那么快乐,他说,我们开一家小店吧,卖酒卖咖啡卖杂务卖梦想。 
于是,他们向着那个梦想用心,努力,试图用另一种方式圆满梦想。 

砚耘说,再给我一支烟吧。 
元赫只是握住她的臂,拉入怀里。 
她颤动一下,归于安静。 
她说,他始终是属于那个领域的,他不象托马斯那般沉重地背负着生命之轻,米兰·昆德拉是个骗子,他是骗子。 

只一年,他便离开了她,把她一人留在了这个有山有海的城,那时,他们的梦想还未实现。 
砚耘说,我不恨他,从不,他是有梦想的人,那正是我所爱的。 
于是,她一人留下,继续为他们的梦想努力,那时起,她学会了精致而繁碎的生活,从此明白,能爱自己到底的,唯有自己。 
砚耘抬眼望他,撞上他刺刺的下巴,她说,元赫,我真的不恨他,所以结局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那一秒,元赫望见了她眼角的泪迹。 

他回香港后,依靠家庭的力量与自身的能力,轻易便进入了属于他的领域。 
那一年他们并未联系。 
砚耘低下头,声音黯淡下去,她说,元赫,你记得吗,那场瘟疫突然就开始了,并无征兆,当我突然意识到什么的时候,人们已经日日戴着口罩。 

她开始日日担心他,她知道他是医德高尚的医师,而那正是她所恐慌。 
那日,她的账户突然汇入高额资金。她便明白,他发生了什么。 
她立即申请返港,卫检处的小姐用看待疯子的眼神望她,然后投去一瞥诀别的眼神。她感到背脊冰凉。 

砚耘抹一下脸,说,好了。然后坚强地直起身,绽开一抹颤抖的微笑。 
他死了,他给她留下了所有的积蓄,够她精致地生活一辈子。 
他要她的砚耘后生幸福,富足地生活,梦圆,然后快乐。 

砚耘说,他走了,我的梦从此半圆。 


元赫被自己的狭隘吓到,他明白自己憎恨砚耘那段媚俗的故事,却仍然深爱着当下的砚耘。 
俊浩说,当下的砚耘是经历了那段故事的砚耘,你得明白。 
元赫点头,他明白,他是嫉妒着的。 

砚耘坐在角落泡茶,冷蓝色的砂石茶具,一口茶水,从这个容器倒入那个容器,握起,转圈,轻晃。 
元赫终于崩溃,一步上前,猛地打去她手里的杯盏。 
他说,砚耘,生活不该是这个样子,别再试图用繁琐而毫无必要的精致忘却那些浮在生活表层的伤口。求你,不要再活在生活的深处。 
砚耘并不意外,平静地望他,她说,那你呢,你在生活的哪里? 
元赫语塞,许久,他说,我在砚耘的生活里,你在哪里,我便在哪里。 
砚耘咯咯地笑。泪至唇边。 


俊浩说,其实爱情就是想不开,想开了,也就没有爱情了。 
元赫想不开,砚耘也想不开,只是他们要是能够一起想不开,也便圆满了。 

石老人。砚耘一直喜欢着这个名字,透着些许清渺的禅味。 
那片荒芜的海滩也已进入开发,也许明年,这里也将游人如织。 
他们并肩坐在海边。 
元赫在沙滩上挖一个洞,埋入他们相握的手,仿佛这样便能留住她一辈子。 
砚耘说,以前觉得,不能把自己交给一个人,就把自己交给一座城,只是,突然就那么疲惫了。 
元赫说,跟我走吧。 
砚耘笑了笑,抽出了被他紧握的手,翻动的沙土零落地露出不完满的伤口。 
元赫低下头,仿佛自言自语,他说,没关系,没关系。 


俊浩笑,望一眼对面倚靠在一起的两个人,他说,其实,在一起就好。 

那一年,墨朵关闭了半年。 
木桌后的一双恋人晒成了两张红脸。 

俊浩问,你们去了哪? 
元赫说,秘密。 

于是,俊浩不再探究。 

水经过城市变得深邃,她经过他,走向另一场爱情……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09-10-6 19:24:01 - cialis
-----------------------------------------------------
Hello!
http://oixapey.com/aqavrr/1.html ;,ciali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1.5, 共 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