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15期
 花雨(第十五期)小说:妖
 2006-2-17 15:00:1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215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墨笑

1.
总是习惯罢了。
一丝不挂,赤裸得满是风情,可不就是一个风情。
肌理处氤氲着水气,有一些薄荷的凉香,走到偌大的镜前,身段还好,要再瘦些,更尽如人意。
烟凉便开始打理自己,妆,是看不出浅淡的粉红柳绿,眉眼都描绘得细致,又不要太妩媚多情,让人觉得过于精巧那不好。
头发上倒费了些功夫,又是盘又是辫,繁琐过后弄出的却是个简约的发式,麻烦处其实是在于亲手梳理,不比在别人头上作乱来得自在,这个大多女子都有体会。
穿什么不用费心,昨晚便打点好的行头,样式总是千篇一律的衬衫配及膝裙,多点心思不过是收腰处裁剪得极为精细。
最大的看头是在那妩媚的5厘米鞋跟上,纤细无比,无它黯然失色,有了它便流光溢彩,5厘米以上包括5厘米搭配得甚是华丽,那线条流畅,便是极具诱惑,饶是先前装扮多么中规中矩,添了它便是春色满溢。
娇媚?不是不是,不过应证了恰到好处的得体。
绕一圈,尖跟里踢出脆声作响,朝着镜中人望去,低眉斜眼笑一下,烟凉也是春意。

2.
武烟凉便是在行政机构里工作。
虽然职位极低,主任科员以下的工作人员,但是单位极好,便又成了人人惊羡的差事。
行政单位里,就是得学会中规中矩的做人。
哪里会难为得了她?就算是天塌下来,她也会优雅地转身,从容不迫地离去。
对此同是单位里的新人个个佩服不已,怎么就学不来那份闲定?年轻的学不来,年长的妈妈们又早过了学习的年纪。
按照常理,就该是被同性排斥至极的孤单群,世事难料世事难料,只能说武烟凉自有她独特的魅力。
再者,不得不提,烟凉的未婚夫,和大家在同一栋大楼里呼吸新鲜空气,恰巧,又比这些人高了一级。

3.
加纳约她中午一起午餐。
两个人原本工作地点就极近,又是未婚夫妻,名正言顺,便少了流言蜚语。
“工作还顺利吧?”加纳比烟凉大五岁,不是成熟男人的年纪,却有成熟男子的气宇。算不上绝顶聪明的人,但性格沉稳,有头脑的男人就会显得极为睿智。
况且,烟凉喜欢而已。
“不会有比现在更好的情况了。”她朝他婉约地笑,深深浅浅,知轻重,拿捏得甚好。加纳忍不住伸手碰上她的指尖,干干净净的,修整得端庄得体。
“知道你会应付好,没想到会是这样好。”
烟凉饶有兴味地瞧上他一眼,“给你挣足了面子。”
加纳便松开她的手,状似悠闲地开口:“烟凉,我们认识,也有些日子了吧。”
她略带惊讶地抬了抬头,总觉得他说“认识”两字时别有他意,都是要结婚的人,怎么听上去会有些生分。
“你还记得初遇时的情景吗?”那夕阳斜照的傍晚,她就这么似烟如渺般奇异地闯进他心里,从此没有来由没有开始没有结束,注定两人交颈缠绵。
她微笑不语,只是看着他,这使他心里纵有些烦躁也显露不出来。
“烟凉你知道我那么喜欢你,事实上没有人会不喜欢你,你知道的。”
她偏头展露笑颜,娟秀雅致,“我们都快要结婚了呀。”
加纳听闻嘴角勾起一丝笑,有一种淡淡的味道叫做幸福,离两人这么近。
“可是烟凉,你没觉得,我们的感情,越来越浅薄了吗?”

4.
再回到单位,同事上前来打趣:“好幸福的一对,让人羡慕极了。”
烟凉回一浅笑,神色平常,想必心情保持得还是很好。
“上帝怎么不赐给我一个优质男呢?烟凉有何秘诀速速讲来。”这类话题年轻女孩子多感兴趣,几分钟下来,便围成了一个小团体。
她想了想,倒很认真地答:“缘分到了,自然就是你的。”
旁人却以为她是在说笑敷衍,时间刚好纷纷散回自己座位,只剩最先的同事仍然兴致高昂。
“烟凉和许先生是缘分牵的线?”
许先生自然是加纳,她笑得有些神秘,“我和他,真的是缘分足了才有了今日相遇。”忽然又想起中午那点事,脸上闪过一阵恍惚,她息事宁人,他有些不愉快,最后竟也能风轻云淡地收场。
同事多少会妒忌,没妒忌那叫不正常。
“两人的家一定很温馨吧。”
烟凉抿嘴一笑,将方才的恍惚抛掉,“我们没住在一起。”
同事愣住,极为惊诧,怎会不住在一起,怎会?
“你们不是——”
她拍拍同事的肩膀示意该结束八卦,末了还是补上一句:“个人有个人的隐私嘛。”
同事了解地点点头,仿佛一下子就感同身受,恍然大悟。
“烟凉和许先生确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天作之合。”
她含笑道谢,应对得体,送走同事不由心中一阵甜蜜,天作之合,听上去真让人高兴,可不就是吗?
忽悠又想起加纳中午的话,赶紧微微摇了摇头,将还来不及成形的残念抛出脑外,加纳大概是工作累了。

5.
传闻中多了一名妩媚的女子。
传闻既然这样说,那便是真的妩媚。
加纳他们单位的新晋人员,不知底细不明背景,只知样貌生得极为妖媚,眼儿眉儿一挑便将你心儿魂儿勾走。
巴掌小脸上据说是一双狭长的狐媚眼,身段那个妖娆,衣着那个风流,烟凉她们单位的妈妈们有话说了:妖精!谁知道她是怎么进来的。
后来传闻作了加纳的助理,烟凉还没来得及着急,旁人都急躁了:“烟凉,看好了,加纳虽是好男人,可那狐狸会勾心!”
对此她只得一笑粉饰太平,想起的时候心里一紧,有一丝慌,力持镇定,不由又想起那日中午的话,隐晦地仿佛早就在预示什么。烟凉想着。加纳,我相信你的,别毁了千载的缘分。
传闻变成了狐媚女子的传闻,烟凉便变成了配角,她每日得体应对,浅笑辄止,举止神态一贯的从容大方,看不出起伏和动静。
加纳好几日没约她,也没见她稍有沮丧,更不见花容失色黯然神伤独自垂泪。开始旁人烦躁,煽风点火不见起色后自觉无趣,也就不再在她面前提,狐媚女子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除了烟凉。

6.
亲自碰见,倒真的是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戏剧。
原本是无意,但这时候说这些,别人免不了认为她矫情,不如干脆应了民心,承认自己存心探究。
有时候,你认为事情是这样的,事情就总朝着你认为的方向发展,自己看着,就会怎么看怎么像。
烟凉看见的情景,真有说不出的暧昧,加纳和那女子贴得极近,面容相贴,烟凉心想,若晚一些,是否会看到别的什么。
女子确实妖气,第一眼看进她眼里便觉心中一紧,那女子的媚眼一挑,让同为女子的自己也不由心颤,真是会勾人心魂的呀!
饶是武烟凉也难掩慌乱,仅是面容维持镇定。
女子见着她也不畏惧,照理说多少该有些忌惮的,她却身腰一扭,瞥了烟凉一眼,又娇媚地朝加纳一笑,径直离去。
烟凉看着她离开的身形,不由叹息,难怪会有名垂千古的狐狸精,确是撩人。
加纳若无其事地仿佛她才出现得极不正常,没有多余的解释,似乎毫无必要。依旧迷人的气息和深邃的眼神,看着她一如既往的微笑。
“不会是过来查勤的吧?”
他玩笑般地问她也就玩笑般地答:“有何不会,就是真的。”
他愣了一下,没想到她答得如此顺畅,倒显得自己确实理亏。
“闲言碎语听多了吗?”他双手交握,气定神闲,毫无心虚,似乎就是坦荡,可是她看见的,分明就不是。
“你是这样认为的?”烟凉难掩失望,他怎会,认为她是这样的人?
加纳看着立刻就觉得心不安,那么喜爱的烟凉,那么喜爱的!
“烟凉,烟凉,对不起烟凉,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他走近她抱住她,原本不容许明目张胆光明正大的浓情蜜意,但他心有不忍,心意难奈,只想纳她入怀。
“加纳,我们快要结婚了。”在他耳边轻轻地说,听见他孩子赌气似的回应:“可是你都不肯搬来和我住。”
谁会相信,这么好的两个人其实一直都是分居两处。
“个人有个人的隐私呀。”她笑着推开他,意料之中看见他不满的神情。
“你就会这样说。”
烟凉深吸一口气,眼神坚定直直地看着他,缓缓开口:“加纳,你,不准备解释吗?”
他的身体很轻很轻地微颤了一下,很细微的动作,瞬间又恢复了常态,她还是瞧了出来,还是。
他许久不曾开口,仿佛无从说起又仿佛根本无需解释。
烟凉低了低眼,出口的声音异常温顺柔和:“会迷人心志,难不成真的是妖?”他启口欲说什么,又见她抬眼,脸上荡开一片柔软的轻笑:“加纳,你还记得初遇的情景吗?”
他一愣,记得这个问题他才问过她,他以为她才该回答,因为,感情凉薄。她怎会反问他,他怎会不记得,他刻骨铭心啊!
烟凉摇摇头:“不是你的初遇,是很久很久以前,我的初遇。”

7.
男男女女们又说着,加纳这么好的男人也给迷去了,那女子是妖,妖气冲天!
旁人说什么都不重要,烟凉在等,等加纳的一段回忆,没等到时,那女子竟亲自找上门来,竟找到了她的住处。
烟凉刚洗了澡,脂粉未施,头发随意地挽成了个髻,身着蓝色浴袍,便开门迎来了妖媚女子。
女子见她妆容倒愣了一愣,没想到这般清妍雅韵,下一秒狐媚又起,妖娆地坐进她的小客厅。
“我要许加纳!”低媚的声线,好个开门见山!
烟凉坐在她对面笑语盈盈:“你要不起。”
女子便瞥了她一眼,眸光泛着丝丝情欲,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我和加纳,历尽缠绵。”
暧昧的话语,摧残人的心志,女子料定她暴跳如雷,即会破口大骂,却见她只是抿一口茶水,不愠不火。
“我相信他。”
女子腰一扭倒进沙发,一手撑在右脑侧,一手小指微翘平放在大腿上,吐气如兰:“烟凉你不怕我吗?人家都说我是妖。”
媚眼微眯,空气里暗含着不正常的气氛因子,据说妖媚之人无论男女只要有心都可勾引,是妖都会媚,都会迷幻众生。传说的妖,吸人精气噬人精髓,像妖,确实像,也只是像呀!
烟凉放下手中的杯,缓缓地站起来,女子饶有兴味地看着她,看她解开衣袍,看她十指一掀蓝袍滑落,女子倏地瞪大眼,赤裸,一丝不挂完美无暇!
透着些凉香,绝妙的风情。
女子一下子坐起身来,身体微颤,眼里有些惶恐,起初还只是淡淡的惶恐,缓缓加剧,蔓延。
看着烟凉的身体,透亮微红,微微泛着些粉,晶莹的肌肤上,渐渐描绘出朵朵粉梅,显露得脉络分明,极为细致,弥漫得那样夺人心魂,绚烂夺目,意图满山遍野,怒放。
叶叶舒展朵朵芬芳,显微分明,真的闻得到淡雅的香气,在通体透明的肌肤上延续生命,布满周身。
女子已是吓得魂飞魄散,何曾见过此等场景,再看烟凉的样貌,一株硕大的梅在右侧脸上若隐若现。
她低着眉眼,看不清神情,忽地偏头抬眼朝女子看去,低眉敛眼盈盈一笑,满是妖冶。
女子惊叫一声:“妖!”仓皇夺门而出,那里还有来时的嚣张。
烟凉弯腰拾起蓝袍套回身上,刹那间恢复贯有的淡雅安静,缓缓启口:“我知你是人呐。”
妖是什么?什么才是妖?
她恬淡地一笑,又端起茶杯细细地品,世人界定。

8.
好久以前,许加纳也不过是个面黄肌瘦的孩子。
许家门前有一株梅,不娇俏也不妩媚,加纳自小在梅树下嬉戏玩耍,说尽童言童语,一生誓言。
老房拆迁时,许家是全家的欢天喜地,只有那梅显得孤傲存依。
临行前一夜,加纳抱着梅痛哭流涕,又是童言童语,满口承诺,莺莺语语下,竟像极了男女之间许下的荒唐,说者无心,倒是听者有意。
搬走后仍是时时惦记,隔三差五回来倚在树角吐露地动人心弦,温存一番才肯离去。
又几年,拆迁组大肆砍伐,饶是那梅也免不了惨淡命运,没想这许加纳竟能有这般举动,以他年幼的童身誓死护卫,想来是弥足珍贵,对梅是疼惜到极点。
然而终究免不了,一树芬芳遍地凋零,窃窃私语。
许加纳终会长大,终会……

9.
听说狐媚女子一夜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众人欢喜,一阵沸腾后又风平浪静,烟凉又成了人人惊羡的主角。
加纳亲自上门来,见着她便痛彻心扉地将她抱住,像要揉进骨血。
“烟凉,我和那女子,确是没什么,不过是一剂调料,谁让你不慍不火。”那日的暧昧,不过是个巧合,怎会就这么巧了。
她巧笑倩兮:“你和她有没有什么,我怎会不知?可惜人家对你,却着实有意。”
许加纳捏了捏她的鼻尖,头一次细细打量她的住所,倒实在是格调雅致。
“你说我们的初遇,不是两年前吗?”
她双眼闪亮,温驯可爱,他不知为何,竟觉得她多了份娇俏。
“加纳还记得,曾经家门前的一株梅吗?”
许加纳缓缓回忆,微微皱眉,他连曾搬过家的事也记不得了,又怎会记得一株小小的梅?但是烟凉——
许加纳试图努力想起。
烟凉伸手抚平他的眉:“想不起就不要想了。”初遇,他说是那桩就是那桩好了。
许加纳缠着她的身体萦萦绕绕:“说,为什么不肯搬来与我同住?”
“因为——”话未完便让他缠去了唇舌,许久才分开。
许加纳方兴未艾,盯着她:“别说那些我不爱听的话。”
她双手绕过他的脖颈,想着就这样纠缠一生多好。
“加纳,是有一个秘密的。”
“什么?”
烟凉神秘地伏在他的耳旁 ,轻声细语,说着不为人知的私密。
“因为,我习惯裸睡呀!”
秘密呀!
呵!这就是秘密。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8:17:02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92, 共 38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花季雨季2005.9:妖莲华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