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15期
 花雨(第十五期)小说:神秘人
 2006-2-17 15:01:21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704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神秘人
文/休绿

秀舒并不喜欢曼谷。炎热,喧闹,繁华中夹带着无法掩盖的肮脏。尤其是这里的周末市场。狭窄的一行行平房间挤满了人。满是难闻至及的酸臭味。
住在曼谷的姨妈正陪着妹妹秀恒在香水摊上认真地挑选,秀舒在旁边冷眼相看。摊主很大方地任她们试了一瓶又一瓶,桌上桌下扔了一地的试香纸——反正全都是冒牌假香水,他也不怕亏本。操着发音极不标准的英语,很殷勤地推荐50毫升BLV的绿茶。
“小姐,进来看看吧?”
隔壁是一家古董店。很难得地装了空调和落地玻璃推门。老板是个中年妇女,倚在门边笑口盈盈。
秀舒望了望内间。柜台上摆放的多是镀金佛像或者泰式家具。间中有些旧照片和海报。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什么新奇巧妙的物件。
于是她擦了擦鼻尖上细密的汗珠,很礼貌地摇了摇头。
“这个呢?再看看这个?”
老板很失望,回身拿出两个做工精致的小首饰盒。秀舒随意地翻了翻,她平日并不喜欢佩带首饰,即使把盒子买了回去,也没用武之地。干脆依旧摆出没甚兴趣的表情,婉转地拒绝。
“真是位挑剔的小姐呢。”
可能是还没发市,老板没有死心。嘀咕了一下后,捧出一个用紫色软布蒙住的盘子。
里面是几面镜子。都有古旧手柄。雕花围框。其中一块两面都刻了寓意富贵的凤凰牡丹。却是难得的秀气。秀舒的心顿时怦地跳了起来,白皙的指尖划过它,轻轻拿起。
“都是以前富家小姐陪嫁时请专人打造的好东西。你看,这手工……”
“说个价吧?”
秀舒抬起眼,认真地说。

*                             *                                   *

“哎呀,这种东西……秀舒,你怕是被人骗了。”
一面有点破损的镜子,索价近两百美金。
姨妈没有掩饰自己的不满。
“现在有店家专门做这样的勾当。”
秀恒也插嘴。
秀舒很恼怒。
“我用的是自己的钱,买的是自己的心头好!”
声音极大。幸好餐厅内其余的食客并不介意。秀舒发觉自己有些失态。脸一红,不自然地抿起双唇。
姨妈叹了口气,转头,“你们这代孩子,手上有钱,也不知道什么该节省怎样叫浪费。就秀恒还好些。”
秀舒不答话,将镜子放回盒中,示意侍者拿餐单。姨妈愣了愣,脸色越发难看。
这是非常难堪的一顿饭,三个人心内多少都有点不愉快,又都摆在面上。秀舒更是赌气般点了最昂贵的套餐。铺了满满一桌。然后把头发一扎,埋头苦吃。
到结账的时候。侍应送来一张金额吓人的账单。平日总争着付钱的姨妈只顾喝咖啡,秀舒知道她意在教训,决定自己掏腰包。
钱包还没打开,却已被人制止。
“有位先生已经替小姐付了钱。”
他托着盘子,微笑着说。
“什么?”
她皱眉。侍应又重复一遍。秀舒沉默片刻,将账单拿起,另外给了小费。
严格来说,孙家女孩儿都不是美人。可是秀舒胜在气质清新,秀恒则乖巧可人。走在路上,也不乏回头追望者。但有人掏钱付账,倒还真是头一回。
姨妈有些沮丧。本来她是打定主意要秀舒为自己的任性吃点苦头。不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                                   *                              *

几日的游程很快就结束了。两姐妹直接在机场分手。秀恒立刻转机飞返天津。秀舒提着行李走出机场。冷冽的北风从外吹来,她不由得缩紧衣着单薄的身体。
“秀舒。”
来接她的杨念虹远远便见到了她。拼命挥手。秀舒如获救星,一路小跑猛地扎进车厢。
“差点没把我冻死。”
她把行李递给好友,说:“曼谷可是35摄氏度。”
“呵,原来孙秀舒也有害怕的东西。”
烫了波浪卷的杨念虹系好安全带。POLO载着两个女孩缓缓离开机场。

*                                *                           *

秀舒性格倔强,亲近的朋友并不多。杨念虹算是难得的闺中知己。回到合住的房子后,性急的念虹立刻将秀舒的行装倒了个底朝天。卖力翻扒一阵后不觉有些失望,冲着浴室方向喊:“喂,只得这些?”
“那你希望有什么?”
她探出半个脑袋。湿漉漉的头发滴了满地水痕。
“切……”
念虹泄气。
“还有一面镜子,在我小包里。”
秀舒笑。
“镜子?为什么买镜子?”
店主免费赠送了一个小巧的木盒子。外加一层浅紫的包裹布。杨念虹小心地将古镜取出,放在手内反复地看。心内却认为并无任何特别吸引之处。
“我也不知道……但就是喜欢。”
正在沐浴的孙秀舒顿了下,答:“像着了迷一样。”
“哇,好玄啊!莫非它和你有什么缘分?”
话音刚落。门铃响了。念虹连忙跑去开门。门外站着的是鲜花速递公司职员,手内捧了满怀的三色堇。
“请问是孙秀舒小姐吗?”

*                             *                                  *

待秀舒从浴室出来,也被那夸张的花束吓了一跳。
“没留名字,也没有卡片。”
念虹苦笑。
秀舒突然想起在曼谷时替她付账的神秘人。心内有点不安。

*                                  *                                   *

第二天。秀舒仍觉疲倦,便继续请假。念虹帮她量了体温又煮了些稀饭才出门。她捧着未完成的企画书坐在沙发,手侧是盛放的三色堇,热烈非常的颜色。
真漂亮。
她轻抚花束。笑。
虽然她自小喜好浅雅的色调。但对花朵,却偏爱斑斓者。但许多意图追求她的男孩子却看不清,净送百合。
是谁呢?究竟是谁,看穿她的心思?
秀舒咬了笔杆子,苦思冥想。
门铃又响了。
同一家鲜花速递公司,不同的是,花束换成了太阳菊。
秀舒倒吸一口冷气。推开职员递过来的签收单据,问:“订花的人是谁?”
“他没留下名字。是通过网络下的定单。”
只是负责送递的小哥所知有限。秀舒皱眉,也不好再说什么。

*                                    *                               *

客厅本来就不大。无端多了两大束鲜花,更显狭小。
秀舒查到鲜花速递公司的号码。打电话过去问,仍旧一无所获。
她毫无头绪。只得把自己摔入松软的沙发内叹气。
下班归来的念虹却很兴奋。她拍着秀舒的肩,大声地说:“好事啊!”
“老大,我连他是何方神圣都不晓得,还好事呢……”
“这可是头一个不送百合的男人。”
念虹拈下半片太阳菊花瓣,放在好友手心。
“也许,这真的是好事。”

*                              *                                    *

念虹的第六感没有应验。之后的几日,再无神秘先生的巨型花束被送上门要求签收。秀舒也忙着赶工。这些怪事也就渐渐淡忘。
她把从曼谷买回来的镜子擦干净摆在床头,早上起来描眉涂唇全依赖它。念虹非常羡慕,但她拒绝外借。
“小气。”念虹边盛饭边埋怨。
秀舒全当没听到,用力扒饭。
有门铃声。
“去开门吧。别忘了我才是户主。”
她伸长筷子敲念虹的额头。女孩做恨恨状站起开门。却立刻惊呼出声:“花!秀舒,花!花!”
好几个人站在门外。
天堂鸟,扶桑,蝴蝶兰……
秀舒也目瞪口呆。

*                              *                                 *

到底是谁呢?
秀舒从其中一束上找到一张卡片。印着短短几行字。大意无非是出差疏忽,忘了订花。落款是镜外人。念虹帮忙看了半日,亦只能做摊手状。
“镜外人…”
她拿着卡片,喃言。
“镜子?”
“是镜子!自从我买了那面镜子…就一直发生奇怪的事情。”
秀舒简单地将在曼谷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得念虹毛骨悚然,“那镜子…不会不干净吧?”
女孩子都怕鬼怪。
“鬼能送花吗?”
秀舒进房将镜子拿出来。两个女孩盯着它轮番研究。
普通的古董镜子。历史不会超过百年。怎么看都只是木头玻璃。
费时半日,没有发现,终于放弃。
念虹不是当事人,见事情一筹莫展,也懒得追究,爬起来找了数个瓶罐灌水装花,然后捧到阳台示威般列成一行。
“让隔壁那三八看看,我们也有威风的时候。”
“嘿。它们来历不明。”
“管它呢,扔了可惜。”
秀舒无言。转身望了望手内的镜子。她潜意识里一直有种感觉。对方是冲着镜子来的。可惜虽事有蹊跷无奈她却说不出个所以然。越发烦恼。

*                           *                                           *

清早起来的时候,想了一宿没合眼的孙秀舒险些将正在准备早饭的杨念虹吓个半死。她急忙拿给秀舒一条冻毛巾,替她敷在乌黑的眼上。
“给我一杯咖啡,越浓越好!”
秀舒瘫在椅内大声呻吟,连喊头痛。
念虹叹气,走回厨房,“别折腾自己了。也不想想你的脑袋有多久没用?”
“是,是。”
整杯咖啡一灌而下,秀舒这才稍微恢复朝气。
她一向不是爱钻牛角尖的人。此刻头痛欲裂,当即更加佩服那些自寻烦恼的闲人。
念虹担心她,决定驾车送她上班。车子刚驶出地库,秀舒的手提电话铃声大作,但才响了两下,忽而断了。
并不是认识的号码。
于是秀舒决定打回去。
对方却将她的去电掐断。
她重复拨号,那边干脆关机。
在不断重复的中国移动温柔女声中。孙秀舒勃然大怒。
“我又不是瘟神催命鬼?!何不接电话说清楚!”
她摔电话。
“不会就是那个送花的神秘人吧?”
念虹踩了下刹车,兴高采烈。遭朋友白眼。只得悻悻地再次发动汽车。

*                           *                           *

正是上班时间交通拥挤。成千上万的汽车塞成一团。有少年捧着早报或汽车配件在车流中穿梭,吆喝叫卖。
秀舒想起曼谷。那里也有走在路上叫卖讨生活的小贩。不同的是,他们戴着防污染大口罩,手里拿的是娇嫩鲜花。
你看,你看,孙秀舒,你生在福中不知福。
她摇头。心情豁然开朗。可惜现实世界并没有多少机会让她欢呼雀跃。刚赶到公司,便被业务科的人拖入会议室增援。退到一边的女孩脸色难看至极,额上全是冷汗。连连说无法处理无法处理。
秀舒坐下,低声问:“听说对方不满意我们的报价?”
“是。”
“可是我们的价钱已经是全行最低。”
“有商家出价,在我们的基础上打八折。”
秀舒扬眉,脱口而出:“疯了。”又补话:“这是在自杀。”
为了抢生意,不顾行规利润,只为得胜。
她沉默了一会。“老板怎么说?”
“老板要求尽全力把客人留下来。但是他们条件如此苛刻,我实在无能为力。”
秀舒点点头,转身说:“我们的产品全为石油副产品。现在原油价格一路攀升,我们的成本压力很大。”
对方派出的谈判人员是个略胖的中年男子。眯着眼睛,爱理不理的表情。他耸了耸肩,站起来说:“我原以为我们能达成共识。”
言外之意,已经全无机会。
秀舒愣了下,起身为准备离去的他们开门,“感谢你给予我们机会,虽然最后没有成功。”
她并不觉得气馁。对方条件太苛刻,就算勉强成交,也不会维持长久的关系。何况现在生意难做,大家只求薄利多销。
“也不是完全没弯,都说贵公司美女如云态度热情……”
中年男子却并没有离开的打算,而是凑近秀舒,仔细端详她秀丽的面庞。脸上露出暧昧的微笑,“不知道孙小姐会有多热情呢?”

*                                     *                              *

早上老板外出。临行前特意叮嘱秀舒,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个客户争取下来。目前市道困难,能抓到手,多少还是好的。可现在场面乱得鸡飞狗跳。幸好当时她手上没有咖啡热茶,否则一下泼过去,更加糟糕。
秀舒放下手上资料,倚在墙上深深松了口气。的确是太冲动了些,但是自觉对方如此无礼,方才的爆发实属忍无可忍。石油期货价格已经升上70美元,规模较小的公司纷纷倒闭。她为公司业绩东奔西跑,却被外间传得这样不堪。
越想越气。
她飞起两脚甩掉高跟鞋,叉住腰满办公室找库存的解压零食,裙摆拉高塞在腰间,整个人跨坐在办公桌上,姿态非常不雅。
这里是她一个人的办公室,不大,但足够她放肆地不顾形象。落地窗望出去是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地段景色。每平方每月过万租金。没有能力的人,无论如何也得不到这样的位置。
正是自我安慰的时候,门外突然急急地敲了两下,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摆正姿势,脸色通红声调兴奋的小秘书已经带头冲进来,嚷道:“他们决定和我们做生意!”。
秀舒一眼瞟见秘书身后那位斯文俊挺的陌生人,正抿着嘴礼貌地朝她微笑,心内惨叫一声,连忙手脚并用地从桌上爬下来,边打眼色示意秘书暂时撤退边似只无头苍蝇般到处找鞋子。偏偏那厢没反应,还殷切地凑过来问需不需要帮忙。秀舒望住她那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想哭。
“我是韩鸣。孙小姐在找这个吧?”
一只棕色高跟皮鞋递到秀舒面前。对方明显在努力忍笑,漂亮的面孔挤成一团。秀舒讪讪地接过,套在脚上,轻轻握了握韩鸣伸出的大手:“失礼了……”
简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不。听说是我们失礼了。”
他究竟还是忍不住,别过头去呵呵地笑。

*                               *                                     *

经过一轮风波,新换上的负责人叫韩鸣,并不是挟了合同索求好处回扣的角色。他深明彼此立场与市场状态,一手在会议上当住秀舒的面叱责同事不是,另一手却要求在价钱上再获5%优惠。真正是软硬兼施。连赶回来亲自谈判的老板本人亦只能苦笑就范。大家签过合同,握手谈笑。秀舒悄悄收拾文件,从后门溜走。下到大堂时才发觉外间突然开始下雨。如白幕般在天地间铺了个遍,走在半路的行人多措手不及,成了落汤鸡。
念虹已经中午打来电话告知要加班,坐顺风车回家已成奢望。秀舒长叹一声,干脆把心一横,冲入雨中,施施然地往车站走。
大概走了一半,身后有人冲她按喇叭。
“上车,我送你。”
秀舒抹了把脸上的水,看见旁边停了辆BMW,车主皱着秀气的脸,望住浑身湿透的她。
是韩鸣。
秀舒笑笑,指着对面的候车亭,“没关系,反正马上就到了。”
“上车。”
他淡然地加重语气。秀舒不是喜欢斗气的人,只好顺从。
车里开着暖气,韩鸣脱下西服外套扔给秀舒。自己则专心驾车。秀舒有点坐立不安,但最后还是接过披起。小声地说谢谢。
韩鸣笑了,“难为你象没事一样,慢吞吞地走,也不怕感冒。”
他顿了顿,又说:“今天的事,我再一次向你道歉。”
秀舒正在用纸巾擦头发,听到这个问题,不由得一愣,“我已经习惯了。”
跟着补充。
“身为女性,处在高位。难免有闲言闲语。况且我自身性格也不够成熟,比较暴躁。所以经常遭人误会。”
“呵。”
话题结束,两人共在一个狭小的空间,感觉非常别扭。韩鸣随手开了音乐,清新纯净柔美的女声响起,唱道:“WAITING FOR THE BIG FALL,TO MAKE US ALL,QUIET NIGHT AND DESPERATE LOVE,WE NEED IT ALL……”
秀舒很意外,接着大笑:“spring came,rain fell。没有什么能比这首歌形容现在的天气来得更形象更贴切。”她又扭头兴奋地问:“你也喜欢CLUB 8的歌?”
“我向来欣赏北欧风格的音乐。”
他礼貌地回答。浅棕色的眼眸,让人无法逼视。

*                                 *                                 *

爱情本来就难以捉摸。要来就来,说走就走。
只是极短的时间,秀舒已经觉得,韩鸣就是她一直等待的人。无论身份,品味,样貌,人品统统无可挑剔。借用念虹的话,积了八辈子的福,才能遇到这样一个出色且令人动心的男子。但是秀舒却很犹豫——她不是不喜欢他,而是她根本不清楚韩鸣的心意。因为他对她总是时冷时热,若即若离。不似单纯的客户关系,又不是情侣伙伴。尽管他态度温柔,语气呵护。秀舒还是决定保持女性的低调矜持,不到关键,决不主动开口。
念虹曾埋怨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坚持男方主动?秀舒不搭话,专心摆弄新送来的一束郁金香。用精致的玻璃瓶供养,摆在案上。
“今天还有卡片?写什么?最爱镜中的你?”
不等秀舒搭话,念虹已将一张印刷考究的浅色纸片抢在手内,“奇怪的情话。”
她耸肩,摆了个表示肉麻的表情。
“镜中的你?”
又扯到镜子。
到底是怎样的崇拜爱慕者,会知道她新买了一面古镜且爱不释手?
她百思不得其解。
手机恰时响起。又是那个陌生号码。秀舒一把抓起,还没来得及接通,又立刻挂断。
事情越发神秘。

*                              *                                    *

接连几日,电话越发地多了。甚至家中电话都未能幸免,不分昼夜,随时响起。吓得一向大胆乐观的念虹亦有些心惊胆战,更不要说被骚扰的秀舒。
韩鸣很细心,一眼看出秀舒饱受困扰,精神委靡不振。
“发生什么事?”
两家公司召开碰头会,他特意留在最后,跟在秀舒旁边轻声问。
秀舒不答话。她全副心思都在考虑那面镜子。况且她自认没必要向韩鸣事事交待,又不是男朋友,凭什么向别人哭诉撒娇?
“有事不妨直说,大家是朋友。”
韩鸣幽默地拍拍自己宽阔建硕的肩膀。
秀舒抬起眼睛,冷漠地回答:“朋友分很多种。你我的交情还没到无话不说的还没到无话不说的程度。”
这样的话不但又埋怨的味道,甚至有些暧昧的暗示,所以话才出口秀舒就自觉失言。刚想解释却见到韩鸣露出吃惊的表情,干脆赌气不说话,直直往前走。
韩鸣一把拉住她。低头说:“你喜欢我?”
“不……”
“你喜欢我。”
秀舒的抗议被他强横地打断。男人居高临下地制压住她,她呼吸着属于他的灼热气息,禁不住面红心跳。于是扭头,倔强地避开他的视线。
“我喜欢你。”
他笑了,灿若春花:
“孙秀舒,我喜欢你。”
完全被吓住的秀舒目瞪口呆。
“你还记不记得?你和你妹妹去曼谷探亲,我就坐在你隔壁。”
正是春节长假,满机都是旅行团。有人四处招呼着调换座位好和家人朋友粘在一块,秀舒和秀恒被逼着迁了好几回,从机头跑到机尾,终于忍无可忍,找空姐要求安排位置,居然幸运地得到批准升舱。
“我一直后悔没有向你要电话地址,好不容易再碰上,你却把我忘得一干二净。”
她那时的确没把韩鸣放在心上,坐下后很快便睡着。倒是秀恒不时抬眼偷瞄。韩鸣一直饱受女性骚扰,难得见到如此不卖账的女孩子且容貌秀丽,当下兴趣勃发。但秀舒一直保持冰山表情,在机上多次搭讪均告失败。直至再见,才发现这个北极美人原来也是个面冷心热的大孩子。
“如果我不改变策略,恐怕追一辈子都没有反应。”
韩鸣得意洋洋地注视着秀舒的面色由尹转晴,从阴变红。
“好吧。再正式自我介绍一次。我叫韩鸣,31岁,单身未婚。”
他退后一步,严肃地伸出大手。用力地抓住秀舒,夸张地上下摇晃,“希望你能批准我追求你。”
女孩愣了愣,继而“噗”地一下笑出声来。

*                            *                                 *

恋人关系确立后,她正式邀请韩鸣到香闺做客。两房一厅的小窝干净舒适。厅角玻璃花瓶内装大把大把改良向日葵。小小的葵面盛开,一如秀舒的笑脸般灿烂。
酒饱饭足后韩鸣随手拉过秀舒,搂在怀里倒向沙发。幸福得直叹气。
“我原本已经打算报名参加烹饪速成班了,天可怜我,赐我一个将要绝种的无敌好老婆。老婆,我们什么时候登记?”
秀舒“呸”了一口,拿起靠垫堵在韩鸣的脸上。两人大笑,深情地凝视对方。几乎是同时远处隐约传来器物落地的声音。但是他们没有注意。他们只沉醉在彼此的世界中。神秘爱慕者,骚扰电话,镜子……一切都被抛掷脑后。

*                                     *                              *

韩鸣有四分一泰国血统,能讲流利的泰语,因此经常要飞赴曼谷出差。男友不在的时候秀舒便按老习惯坐念虹的顺风车上班。
这一天的早上和平日没有半点不同。两人起床,洗刷,吃早饭。念虹把车钥匙交给秀舒,让她先下去让POLO热身。她收拾好她的减肥午餐便下来。秀舒点头,提起公文包坐电梯下地下车库。
她们出门的时间一向较早。车库内连灯都懒得开,黑蒙蒙一片。秀舒便抱怨管理公司偷懒便摸索着用钥匙开车门。忽然背后伸出一双大手,迅速地捂着她的嘴巴,意图将她强行拖走。
秀舒大惊,想挣扎,但却敌不过对方的气力。面上更被狠狠地扇了两记耳光,火辣辣地痛。
“不想死就别动!”
那男子威胁她。见她非常害怕,又放缓声音:“只要你听话,我会对你很好的。”
秀舒浑身发抖。只懂拼命挥手,试图抓住身边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

*                                *                                     *

如果念虹不够机警,又或者再晚片刻才下来,秀舒可以肯定自己下场不堪设想。正是因为对方听到念虹的呼喊声,做贼心虚,才扔下秀舒逃跑。
韩鸣气急败坏地从曼谷赶回来,见到脸颊红肿嘴角破裂的秀舒,又惊又怒。
“我们立刻结婚!”
他搂住女友,斩钉截铁地说。

*                                     *                                     *

为了安全,秀舒请了长假。顺带把未婚夫介绍与几位女性好友。韩鸣风度翩翩,众人都赞不绝口。
“秀舒,有一段日子我真担心你嫁不出去呢。”
念虹跑到厨房借口端菜,小小地笑话了一下秀舒的幸福。秀舒用力地捏她的脸,两人拥抱在一起,想起过往种种,感慨万千。
到上主菜的时候,有人按铃。
娇嫩欲滴的红玫瑰。需要捧着,才能拿住。
不解内情的人以为是男方给女方的惊喜,大声起哄。不料秀舒猛地开始颤抖,吓得摔倒在地。韩鸣连忙上前安慰,念虹抢前一步赶走送花工人。
“我很害怕……总觉得他随时会再扑过来。”
送走所有客人后,他们坐在大厅,研究袭击发生前后的一切可疑细节。
秀舒带韩鸣看尽屋内全部物品,包括那面在泰国购买的古镜,“难道真如念虹所说,有鬼神作祟?”
“花束,电话,账单……就我的角度看,比较像是在追求你……”
韩鸣连忙摇头否认:“让我看看你房间。”
这是一个用衣柜隔开两间的大房间,所以共用阳台与落地玻璃推门。乳白色的长流苏窗帘上印了日式荷花,有月光透过窗户投落地板,淡雅清新。
韩鸣走出阳台向外眺望。突然变脸。快步走入内间。
“对面大楼有人偷窥。”
他提起电话,报警。

*                                      *                                 *

被捕的男子长相斯文,却有长达两年的偷窥史。直到遇见秀舒,难抑爱意,开始追踪。见到她有亲密男友,终于无法忍受在地下车库伺机袭击,才露出破绽。
“他承认拨打骚扰电话,花也是他订的。”
秀舒和念虹都感到后怕。两双手握在一起,不敢说话。
“孙小姐有一面古镜吧?”
警察问。
秀舒点头。
“他说他最喜欢偷看你用那面镜子梳妆打扮。真是变态。”
难怪花束上的留言总和镜子有关。
她靠在男友肩上,长舒一口气。

*                               *                                    *

秀恒知道情况后,也打来慰问电话。
“神秘花束和电话都已找到答案,只剩下账单,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她窝在沙发里,皱眉。
“账单?”
电话彼端传来偷笑声:
“是我啊!我趁上厕所的机会,把账结了。”
“为什么?”
秀舒非常惊讶。
“我见你兑换的泰铢所剩无几,怕你出丑被姨妈笑话。”
秀恒继续说:“谁知那些侍应听不懂我那破英语……你不知道,当那个泰国人说什么‘有位先生已经替小姐付了钱’的时候,我有多紧张。”
原来如此。
神秘人,一半是偷窥者,一半是亲生妹妹。
她拿起膝上的镜子。光洁的镜面内,映出一张幸福的笑脸。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89, 共 18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