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16期
 [新篇秀场]天之娇子——青珀再现
 2006-5-25 11:11:33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4175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 四方宇  图/ 徐颖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      
         
   “飞飞,觉得如何了?”      
   淡紫的眸瞳睁开时,稳重的嗓音忧切问着。      
   “紫微!”见到他,兰飞有些诧异,揉揉昏沉的额角,“这是哪里?”      
   “东方城堡,属于妖精界的领地,也是每百年一次‘三界釷约’召开时,四大圣君的居所。”      
   “四大圣君!”她清醒了几分,看着紫微,有些颤问:“我……好像还没问你怎么也到荒魁之原了?”身为星宫神将的领导者,他经常镇守光城圣院,只有一个情况例外。      
   “我代表光城圣院护送这一次主持‘三界釷约’的圣君。”他检视她的额头和头顶,想探知灵气的恢复程度。      
   “这一次主持‘三界釷约’的圣君……”兰飞倏地睁大了眼,“月、月帝来了!”      
   “多亏月帝救了你。”      
   “天呐!”她捂着双颊,一副天崩地裂的末日模样,“完了!这下完了,紫微,你要帮我——”忙拉住那只关怀的手。      
   “我已经在帮你了,别乱动。”      
   “不是这件事,是……”忽想到什么似的,兰飞四处张望过,悄声问:“月帝人在哪?”      
   “在前殿接见贺格公爵派来的人。”      
   “幸好,呼!”她明显松一大口气,看到紫微疑惑的神情,忙又状似忧郁地支额,“紫微,是这样的,月帝对我多有误会,我们目前不方便相见,你能不能想个办法……咳咳……就是……”紫微是星宫神将和四季司圣中年纪最大的,性格正经严谨,要说动他可不容易,“别让月帝见到我,直到‘三界釷约’之期那一天到来。”到时任务一完,就拍拍屁股走人。      
   “飞飞。”他一叹,“你说谎的时候,特别喜欢撇唇角。”      
   “有、有吗?”忍不住抽搐扬高的唇角。      
   “你和月帝的事,我多少听说过,再怎么说玩弄感情真的不好,你——”      
   “我玩弄月帝的感情?!”她拔高了声,“谁说的?”      
   “席斯。”      
   “席——斯!”兰飞五官狰狞起来,“他说的话要能信,天地都会逆转。”      
   “那月帝说的话呢?”      
   “他、他说了……什么?”      
   “月帝说你亲口允诺婚事,真的吗?”      
   “我……我是不得已的。”若不允诺,脱不了身。      
   “不得已?!”紫微不表认同,“包括隐瞒你与贪狼订过婚的事,还欺骗月帝你立下终身誓?”      
   “这是因为……”死月帝、臭月帝,自从认识他以后,自己不但霉运连连,还连同伴都不相信她了。      
   “唉,我看你还是直接跟月帝陛下解释好了,真有什么误会也可以说清楚。”      
   “跟月帝解、释!”紫瞳眨了眨,“那月帝大概会把我解体吧!”好可怕的建议。      
   “做错事自然得付出代价。”      
   “是呀、是呀!”喔,多么严正又熟悉的话,“紫微你可以跟蝶迦罗结拜了。”      
   “而且你可让小狼哭死了。”想起星宫神将中最让他头痛的人,紫微就摇头。      
   “他哭什么呀,跟他的婚约是为了气廉贞,他总不可能真的变心到我身上吧!”      
   星宫神将中的贪狼仪表俊秀却酷爱女装,恋女装成癖性,闹起脾气来活像个稚气未脱的孩童,与廉贞是一对欢喜冤家,偏偏贪狼的醋劲与哭闹,常让廉贞受不了地想跑人,和贪狼交情极好的兰飞,只好仗义相挺,演一场婚姻戏码气廉贞。      
   “一次被两个女人抛弃,他还不闹?!”      
   “叫他有点出息,被人抛弃有什么好哭的,我还求之不得呢!”哼,这种好事怎么不发生在她和月帝身上。      
   “这种话不是每个人都有条件说,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这句话也只有不是身陷麻烦中的人才有资格说。”兰飞凉言回敬。      
   “唉,你还是这样的个性,排斥长久的关系或约定,每回总是对这种事避而远之。”      
   “长久的关系本圣使向来秉持,一不能期待,二置身事外,三绝不放感情。否则伤的是这里。”她指向心口,“肉体受伤可用药疗愈,心受伤得用时间治疗,偏偏时间的疗伤法是最难熬的。”      
   “飞飞,你怎么会有这样的论调?”紫微难以理解,总是开朗灿烂的她,向来洒脱漫不经心,沮丧灰心很难在她身上看到。      
   “经验。”她懒洋洋地绽出莫测的笑容,道,“不要太相信长久这种约定,你会发现永远都是自己被留下,既然如此,别陷入会比较好,我可不想再熬一帖叫时间的伤药。”      
   “飞飞,你……”      
   “紫微,我头还昏着,想再休息一下。”兰飞扶着头佯装病着。      
   “好吧,你多休息,这一次你的灵力耗去相当多。”紫微一叹,“等会儿我命人送上一些安宁的草药茶,记得喝下。”      
   “紫微。”兰飞忽又唤住他,“贵族妖魔中,你认得一个黑色长发名叫灭的女子吗?”      
   “你指的是林中那个带有夜色气息,却感觉不到魔气的女人?”紫微皱眉,“不曾见过,怎么了?”      
   “她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却又毫无印象。”真奇怪。      
   “飞飞,在荒魁之原这段时间尽量避开那群人,据席斯所言,那个青发女孩鸠暗是梅丝达女侯爵的妹妹,至于那名黑发女子,月帝认为她不具妖魔气,却深具强大魔力,连荒魁之原的使者都忌讳此人,目前他们在南方的妖魔界,你还是谨慎为要。”      
   “贺格公爵呢?”有这么棘手的人来到,身为主人的他毫无反应吗?      
   “‘三界釷约’之期将到,贺格公爵居住的空中都城目前封在结印中。”      
   百年一会的“三界釷约”,每逢将至的前一年,三界领导者和荒魁之原的主人都会闭关调元养气,此时来到荒魁之原的圣君,除了主持“三界釷约”外,还负有镇守荒魁之原重责。      
   “飞飞,‘三界釷约’召开前,荒魁之原都由月帝负责,还有一群贺格公爵派来辅助月帝的护卫,城内有月帝的结界,城外有四大圣君各自派来的精英防守,连妖精族都会来协助。”紫微忽道。      
   “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你会安分待在东方城堡吧?”太了解她的个性,离去前的他意有所指问。      
   “咳、咳、咳,我现在这么悲惨,都伤成这样样还能去哪?上回被长矛穿心,差点死在银月古都,现在又在荒魁之原受伤,年初伤到年尾,再这样下去,我怕到年老时身体不被打穿好几个洞才怪,老了还拖着残破的身躯,喔喔,我真倒霉……好可怜喔……”她掩着唇喘咳几声,长吁短叹。      
   “你……还是休息吧!”向来受不了人自怨自艾的紫微果真快快离去。      
   听到关门声,床上的兰飞马上跳下,伸着懒腰,“啧,安分?你会念我还不懂怎么写呢!”不闪人,难道还等着被那个没心胸的月帝欺负,哼。      
   挥挥手臂后,浏览了一下房间,不愧是酷爱自然的妖精族,连在领地上的东方城堡都带着与自然结合的美景。      
   床铺是一处依着山涧水泉而建的平台,四周山泉森林绿树环绕,走出层层白纱缎,房中飘着天然芬香的林木气息,四处可见带着柔光的花朵。      
   “月见花。”兰飞伸手一凝目,四五朵散着各种不同光辉的花朵飞到她手上,“太好了,拿到中央人界卖钱当盘缠,唔……”才一使用能力,昏眩感即袭来,忙扶住一旁的柱子。      
   “该死的,那个爱扮乳臭未干的鸠暗,把本圣使害成这样,看我怎么用‘枷锁卷咒’修理你。”没想过荒魁之原真有人对自己不利,再加上对方并不属于犯事的妖魔,让兰飞一时大意中陷阱。      
   “南方的妖魔界,给我等着!”骄傲扬过一头如云长发,将月见花套成一束甩到肩上,一副复仇女神的姿态阔步而出。      
   须臾,昂首的步伐躬身赔笑,被逼着退回房内。      
   “月、月、月帝陛、陛下,真、真是久、久违了,没想到这、这、这么巧在荒魁之原遇上——哈哈——”见到那张俊美无瑕的面庞,唇角勾抿的莫测神情,让兰飞的舌头大了不止一倍。      
   “巧!”来人对她的话可不捧场,“这个巧合可真难呀,尤其银月古都一别,你躲朕躲得像瘟疫一样。”      
   “哈、哈、哈——月帝陛下,你越来越会开玩笑了,瘟疫,哎、哎、哎,堂堂四大圣君,怎么会把自己跟瘟疫比呢,呵、呵、呵。”拜托,他根本比瘟疫还猛吧!      
   头皮发麻绷紧,血液逆窜倒流,都不足以形容她此刻的处境,看着那张绝美俊颜,也是噩梦最大的源头,兰飞整颗心狂擂乱跳,忽然觉得今日看来一身轻装便服的月帝比往昔更具威胁。      
   “你想去哪?”      
   “去、去、去——”食指伸出,一阵乱挥,终于定住目标,“找——你嘛!”      
   “找朕。”月帝挑眉,“何事?”      
   “送、送花给陛下。”甩在肩上的花束捧到眼前。      
   月见花一碰到月帝,原本的柔和光辉马上绽燃出高高焰火,随即整束花消失。      
   “朕收下了。”      
   “哦,那就好、那就好。”这是什么意思,是说他的脾气跟火焰一样高吗?      
   “你没什么话要对朕说吗?”月帝逼近。      
   话?“有,月帝您越来越艳光照人,虽然身为男子,但您美得胜过世间任何女子,以您的非凡丰采,岂能匹配庸俗?!对方定要出身皇宫贵族,平民不配您,光城圣院对不起你,所以这两家都不要考虑;容貌还要秀外慧中,发色最好与您一样金光闪闪,千万不要找白发和栗发的,因为那样和您搭在一起不够整齐;性格要温柔没有脾气,记得心跳要够强,否则无法经过‘言灵’的淬炼,以上种种臣都不符合,所以——陛下——月帝陛下——”当对方来到跟前,还在胡扯一通的兰飞马上跪下,再怎么说,识相她还懂,“臣知错——是臣不该说谎骗你!”      
……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anastrozole best prices - 2016-6-14 6:53:27 - Ayuninie
-----------------------------------------------------
jzd purchase peptides anastrozole -  http://ddnmuqdcqdnwb.com, anastrozole 1mg price, anastrozole when will generic be available
buy arimidex anastrozole - 2016-6-12 0:24:02 - Arazotag
-----------------------------------------------------
vki buy anastrozole cheap -  http://ddnmuqdcqdnwb.com, buy generic anastrozole no prescription, arimidex generic anastrozole
buy anastrozole online no prescription - 2016-6-10 2:33:41 - Ayakopodav
-----------------------------------------------------
sge anastrozole therapy <a href=http://mzjoyxcxqxgk.com>anastrozole (arimidex) 0.5mg</a> anastrozole patient reviews
anastrozole price in india - 2016-5-18 7:07:43 - Amadoibin
-----------------------------------------------------
wmv anastrozole manufacturers in india <a href=http://mzjoyxcxqxgk.com>anastrozole cost walmart</a> anastrozole arimidex astrazeneca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59, 共 54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新篇秀场]第四届“花与梦”冠、亚、季军作品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