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16期
 [古侠柔情]二十三弦之画扇
 2006-5-25 11:35:41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14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 藤萍  图/ 夏洛茵 满画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这世上悲伤阴暗的事情也许很多,但因为有些开朗乐观的人在,    
所以人生人世多令人舍不得离去,活着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情,    
只要心不阴霾,    
每天总会有些快乐的事在等着。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第一章 何事秋风悲画扇    
       
   “哎,你听说乔家昨晚那件怪事没有?”    
   “啊——嘘——小声点,我也听说乔家小姐新婚之夜发了疯,把姑爷给砍死了……阿弥陀佛,我是念佛的人,这等造孽的事怎么好端端给乔家老爷遇上了?”    
   “亏得乔老爷吃斋念佛乐善好施那么多年,居然出了这么一个姑娘,当真是造孽哦。”    
   “嘘……乔家的人来了。”    
   街边窃窃私语的人们转过身去各自依然干各自该做的活儿,面对乔府的轿子依然笑着点头,“乔老爷好早。”    
   乔家是长汀这个地方几十年的老主,家财说不上万贯,但至少富甲一方也不夸张。乔家大小姐秀秀生得虽然称不上貌美如花,倒也容貌娟丽,长汀的游手好闲的年轻人多也暗自做过梦娶上秀秀做老婆,这一辈子就不愁了。当然经过昨夜那档子事之后大家也无不庆幸——幸好做姑爷的不是我,菩萨保佑、阿弥陀佛。    
   乔家秀秀是昨天晚上成婚的,姑爷是个外来的年轻人,据说成婚前暂住在乔家。大概这么一来二往两人生了情谊,婚事就这么定了下来。不料乔家欢欢喜喜一切事情操办整齐,喜筵吃过新郎新娘送入洞房,过不到一炷香时间只听洞房里一阵尖叫惨叫,大家破门而入的时候就见新郎已经惨死斧头之下,新娘手握斧头已然惊吓成疯见人就砍。昨晚人人都知道乔老爷嫁女,出了这种惨事也是转眼人人都知道了,窃窃私语乔老爷的女儿是否从来就有问题、是撞了邪还是见了鬼、要不然就是乔家和那新郎有仇、更或者已然猜测到秀秀是否真是乔老爷的女儿,说不定乔老爷设计陷害老婆生的私生女儿……    
   乔家对自己家门出的怪事绝口不提,乔老爷的轿子匆匆过去,后边跟着顶小轿,也被乔家仆人抬着,匆匆进了乔家大门去了。    
   “咦?不见乔老爷有什么外地亲戚,这轿子里坐的是谁?”好事之人等乔家轿子过去继续在背后探头探脑。    
   “大概是新郎家的家人来收尸的吧?我听说那新郎被乔家小姐砍成了两截……真惨……香馍馍吃不成赔了条命进去,可见人不能贪心想着什么麻雀变凤凰,咱穷、就是要认穷……”    
   “你们瞧他们下轿了。”有人对着乔府门口压低声音说。    
   众人遮遮掩掩地偷目看去,那两顶轿子里前头下来的是依然腰板笔直身材高大的乔老爷。乔老爷姓乔双名盘石,今年不过四十五岁,乔家小姐秀秀年方十八,秀秀还有个妹子菱菱十六,乔夫人与乔老爷同龄,却已去世多年了。后边轿子下来的是一位衣冠楚楚的年轻人,看模样约莫二十二三,街上人一瞥眼间已有些惊叹之声——这年轻人长得并不丑,甚至相当秀美,只是一双眼睛黑瞳特别大,黑幽幽的全无神采,看着有些吓人。    
   “啊……这位公子我在南剑镇见过的,听说是乔家姑爷的朋友,本拿着喜帖是来道喜的,却变了来收尸,真是可怜。你看见他眼睛了吗?好大一双眼睛,他却是个瞎子。”    
   “可惜可惜,这位公子瞎了眼还来给朋友道喜,看来倒是个不错的人。”    
   “何公子请。”乔盘石撩起长袍下摆先行引路。    
   后边瞎眼的年轻人微微一笑,乔府的仆人扶着他跨过门槛,“何公子小心。”    
   “爹……”乔府院子里一个女孩正蹲在花盆边上不知找些什么,见开了门先冲了过来,猛地看见有生人,退了两步,“爹。”她正是秀秀的妹子菱菱。    
   “这位是紫芝的好友何公子,二丫头你还不快去换身衣服见过何公子。”乔盘石看了菱菱一眼,皱起浓眉,菱菱在花盆里不知找些什么,弄得满身枯枝杂叶,幸好身边的何公子看不见,否则成和体统?    
   “二姑娘好。”年轻人已然含笑开口,“在下天生目盲,姑娘不必多礼。”    
   菱菱怯怯地看着年轻人,“你的眼睛好黑好恐怖。”    
   “菱菱!”乔盘石脸色一沉,“你还不快回房去!在何公子面前胡说些什么?”    
   “爹——”菱菱被乔盘石训斥,脸色一变突然哭了起来,“爹爹骂我……我……我又做错什么了?”    
   “何公子,这丫头天生有些问题,咱们屋里说话。”乔盘石阴沉着脸,瞪了菱菱一眼,“你还不给我回房去!”    
   “爹——”    
   乔盘石不理背后的震天哭声,“让何公子见笑了。”    
   “啊……没有……没有。”何姓年轻人虽有些吃惊,但脸色未变,仍是温颜微笑,看似脾气甚好。    
   走入大堂,迎面是已在新房搜查了一夜的官差,“乔老爷,这是凶案地点,你怎可带着外人进来?这人是谁?来人啊,给我带出去!”当差的长汀镇捕头名叫唐大虎,见乔盘石带了个年轻人进来,官威发作,一迭声喊了起来。    
   “唐捕头,这位公子姓何,是紫芝的朋友。”乔盘石忙说,“他姓何,双名太哀。”    
   “太矮?”唐大虎:“嗤”地一笑,“怎么有人起个名字叫‘何太矮’?你嫌你老娘给你生得不够高吗?我看也不会嘛,人虽没用,个还不矮。”他围着年轻人转了一圈,上下打量了一阵,“乔老爷,这种可疑人物你怎可随便放他进来?天知道这人是什么来路,说不定是个……”他念叨到一半突然一怔,喃喃自语,“何太哀、何太哀,我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这名字。”    
   年轻人并不生气,依然脾气甚好地微笑,像是旁人说他“太高”还是“太矮”他都深有同感,丝毫不觉得有辱及自身。    
   “头……”旁边一位衙役怯生生地戳了辍唐大虎的肩头,“头儿,他就是那个何太哀啊……”    
   “哪个何太哀?你少胡说八道装得见识比你老子高明……”唐大虎仍未醒悟,瞪了衙役一眼。    
   “唐捕头。”乔盘石尴尬地插口,“他就是那个‘二十三弦何太哀’……”    
   唐大虎猛地一愣,“啊!”他大叫一声,见了鬼一样瞪着眼前温颜微笑的瞎眼年轻人,“你你你你……你就是何太哀?我的妈呀……”    
   “我是紫芝的朋友。”何太哀既不生气也不着急,“本是给他道喜来的。”    
   所谓“二十三弦何太哀”,是这几年市井江湖一个传奇人物。他先是个琴童,一手古琴弹得京城广负盛名,十四岁弃琴不弹,突然起兴学武。他既是个瞎子,又不见得擅长臂力,却偏偏学的一门金背大砍刀法,学了几年,弃武不学,他改了做生意广卖绸缎。绸缎卖了几年,眼看着做下去说不准变个陶朱公第二,他却把生意送给了朋友,自己闭门读书去了。此人一则不见得行侠仗义、二则不见得武艺高强、三则不见得家财万贯、四则不见得无恶不作,却因为怪异行径大大地有名。人人偶尔心下想起都暗自羡慕,不免常常妄想“如若我是何太哀,我当如何如何……”唐大虎自然也这么妄想过,却不料今日一见,这何太哀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除了眼睛看不见之外好端端一个正常人,不知为何能捣鼓许多名堂出来,真是人不可貌相。    
……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85, 共 27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侠柔情]汉宫秋
[古侠柔情]红舞鞋之舞芳魂
[古侠柔情]天上人间常相伴
[古侠柔情]牵手
[古侠柔情]是大侠的请举手
[古侠柔情]软红山庄
[古侠柔情]三月春
[古侠柔情]沉醉东风之桃花主
[古侠柔情]春光殉
[古侠柔情]小姐耍心机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