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17期
 [古侠柔情]归去来兮
 2006-7-17 16:14:5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884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素问

  三槐居,夕阳如血。
  余晖透过窗棂,洒进屋内,本该散发的时候,女子却轻轻咬着木梳,双手忙碌地为丈夫绾起长发。
  男子睁开眼,微笑道:“还是娘子的手巧。”
  透过铜镜,女子那张平凡的脸蛋染了一层淡淡的烟霞,轻轻低语:“是相公发顺,换哪个人都能梳得极好。”
  男子默然不语,待她别好桃木簪子才站起身,他走到窗边看外面的时辰磨盘,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面色逐渐变得凝重。
  “相公……为什么要给他们机会?”犹豫片刻,她还是忍不住问。
  男子回头望着她,“该来的,总也逃不过去,娘子,民不和官斗,不答应,整个落花岗都会付之一炬,你认为,这个劫数可好?”
  “那为什么不直接答应,反让他们去破八卦阵?”女子仍然不大明白。
  “我在看。”男子冷笑道,“他们来了,便不会轻易离去,总归要出山,那也要看看,这个人到底有多大能耐,值得不值得我辅佐。”
  女子刚要说什么,远远地有人跑来,旋即推门而入,见到他们夫妻俩,面露恐慌,“不好了,五柳先生,有四个官儿冲破您在岗下摆的天罡阵,现在已经快到这三槐居了!”
  “什么?”女子微微一颤。
  五柳反握住妻子的双手,沉稳地说:“女红,不妨事,我们去瞧瞧。”
  女红感受到他手心的温暖,也慢慢恢复镇定,回他一个淡笑,“好。”
  两个人携手离开木屋,绕过东边篱笆下的一大片花苞时,五柳回身多看了一眼,在妻子耳边吩咐:“雏菊将开,娘子,莫忘避开烈日,及时浇水。”
  女红纳闷他为何突然说起这个,但仍是点头,记在心里。
  红树青山,斜阳古道,一座小土坡位于落花岗南侧,站在上面居高临下,视野开阔。女红眨眨眼,俯视茂林,尽是狼藉的残局,困惑道:“相公,这假山树木变化无穷,一般人绝对出不去,如其中有人睿智,也会从惊门入、生门出,而太子歧却从死门出,难道……”
  “没错。”五柳凝重地一颔首,双眉紧缩,“太子歧看出了他错入伤门,故意置之死地而后生,牺牲了一些人堵住死门的陷阱,方可杀一条血道闯出。”
  忒重的煞气。
  “他身边本有燕云十八骑。”女红屈指一数,“现在包括他,仅剩四人。”
  “我记得不错的话,那十八骑是碎叶城的一族同胞。”五柳的声音未落,身后便发出一阵冷冽的笑声。
  “欲成大事,不拘小节。”
  “还有……不择手段吗?”五柳没有回头,负手立于山坡头,衣袂翻飞。
  “知我者,莫过于当世第一破军星陶五柳!”一坐在藤椅上浑身血淋淋的男子带着三个同样惨不忍睹的男子出现在五柳夫妇身后。
  女红容颜惨白,不着痕迹地揪了揪丈夫的袖子。
  陶五柳转过脸,“殿下,为五柳这山村野夫,值得牺牲燕云十八骑吗?”
  太子歧再度仰天大笑,“昔日刘备请孔明出山,不也三顾茅庐?那等礼贤下士,小王相去甚远。”
  女红低叹,“杀戮不止,如何与始君之仁相提并论?”
  谁知这太子歧竟一字不漏地把话听了去,别有意味地一勾唇,“这位是陶夫人吗?小王失礼,妇人之仁难成大事,刘备若然不是对刘表多有顾忌,早取荆襄九郡,岂能落得仓皇离去的局面?若不是孔明舌战群儒,三国鼎力万难出现。”
  女红毅然回道:“不是始君仁慈,孔明决不会倾心辅佐。”
  “刘备最终误了孔明的大计。”太子歧没有丝毫让步,“这等主公,辅佐徒劳。”
  “你……”
  女红还要说什么,被陶五柳安抚下来,他搂着妻子纤细的腰,淡定道:“实不相瞒,五柳此身才学多由娘子点拨,殿下若对妇人之思抱有疑心,恐怕五柳无能为力。”
  “什么?”
  太子歧身后的三个人脱口而出!他们万万料想不到,威震四海的破军星陶五柳竟是学成于妻,不禁大为失望!这女人生长在穷乡僻壤,说得难听些,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如何有运筹帷幄、决策千机的本事?
  女红仰视丈夫的侧脸,甜意在胸中蔓延,她的夫永远都那么光明磊落,谦虚多恭,对她的喜怒更是呵护备至。
  太子歧略一沉吟,“如此,是小王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夫人原谅。”他不是傻子,怎么看不出陶五柳是为有人当面激怒他妻而生气,不管这女人是不是真的那么有本事,对陶五柳来说也极为重要,万不可小觑。
  太子歧当众道歉,倒让女红有几分无措。
  陶五柳微微一笑,“世人多知我可破军,却鲜少来请,殿下可知为何?”
  “知道。”太子歧从容地回答,“五柳命盘带有仿主之像,不吉。”无论人还是物,仿主都是主子的大忌,不过,相传著名宝马的卢生来仿主,却在危机关头救了主人,所以,太子歧将信将疑,在这天下大乱之时不得不投鞭断流,冒险尝试。
  “你不怕吗?”陶五柳轩眉一扬。
  “怕。”太子歧朗然一笑,“更怕——错失贤才,小王可谓求贤若渴啊。”
  陶五柳暗暗观察太子歧身侧的几人,见他们三个虽然狼狈不堪,眼神异常明亮,那是没有一丝松懈的戒备状,大概只要一声令下,便会继续勇往直前地扑向他们夫妻。他深吸了一口起,悠悠然道:“时也、命也、运也,既是殿下盛情难却,在下愿效犬马之劳。”
  “相公!”女红惊讶地抓紧了丈夫的胳膊。
  “大丈夫在世,当有所为,方不枉我悬梁刺骨苦读一场。”陶五柳凝视着妻子,深情不已,“在家里等我回来,好吗?”
  “我……”女红透过他的双眼,一瞬间,解读到了万语千言,哽咽着说:“等你。”
  “愿归来,恰是菊花盛开时节才好。”
  那无奈的叹息,成了他们夫妻分离前的最后语调,执手相看,竟再也不知说些什么山盟海誓。
  乱世天下,几人能鲜衣怒马一生,放逐安居?
  一袭纶巾赴征尘。
  
  他与她,一个住在河东一个住在河西。
  厌恶女子不得念书的恶俗,女红自幼扮男装上私塾成了习惯,听说河东有位俊俏的少年才华横溢,她心下不服,悻悻然跑去挑衅,怎巧天降瓢泼大雨,一位老翁摔倒在泥中,她不得不转去搀扶老翁,弄得一身湿漉漉,衣衫贴身曲线毕露,差点泄露了女儿身份,多亏一白衣书生解衫为她披上,然后也没多说一语掉头离去,那份体贴令女红十分动容。
  缘分,是什么呢?
  女红压根没把被吹得神乎其神的陶五柳和帮她掩饰身份的少年联系起来,偏偏这两个人就是同一个人!她去河东落花岗的书院挑战陶五柳,《诗》《书》《礼》《记》《乐》《春秋》六艺皆败,被众人嘲笑着离开河东,受尽羞辱。回到河西的家,她被父亲关在祠堂,面壁思过。
  三日过后,陶五柳竟然登门求亲!
  有人说,陶五柳是给女红的父亲——那个隐姓埋名的智者一个面子!也有人说他是觊觎智者所持的海外奇书,毕竟,当地不少人家的漂亮女儿他都没放心头,怎么会去娶一个貌不惊人、傲慢无礼的女子?
  智者当然不会答应,任他在门口站了一天一夜,连门也不开。
  婢女晓月偷偷告诉她,外面又下起雨,不是她想起了他们相逢的雨天,不是她想起了他衣衫所带的余温,心底深处不会变软。她与晓月交换装束,溜出了角门,前来见那个令她又是恼火又是挂怀的男人。
  一把折伞,遮住了陶五柳头顶的大雨。
  “听说你来提亲?”
  “是。”
  “我不嫁羞辱我的人。”
  “轻视才是对姑娘的最大羞辱吧?”
  “你要娶我是为了我爹那些书吧?”
  “是,也不完全是。”
  “我不嫁心怀叵测的人。”
  “丈夫在世当有所为,良禽择木而栖也有错吗?令尊固然是我求教的目标,姑娘却也是我心仪的人,若不是真心诚意,在下大可直接登门拜师,何必多此一举?”
  “我凭什么信你?”
  “直觉。”
  “终身大事只凭直觉?”她几乎要冷笑了。
  “甜言蜜语姑娘可信?”他深深一鞠躬,拱手道:“在下认真击败姑娘,实是喜逢对手,这厢赔礼了。”
  这一拜,没想到连她的心一同也拜了进去。
  缘分,是什么呢?
  心心相印。 

…………………………………………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 共 4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侠柔情]汉宫秋
[古侠柔情]红舞鞋之舞芳魂
[古侠柔情]天上人间常相伴
[古侠柔情]牵手
[古侠柔情]是大侠的请举手
[古侠柔情]软红山庄
[古侠柔情]三月春
[古侠柔情]沉醉东风之桃花主
[古侠柔情]春光殉
[古侠柔情]小姐耍心机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