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18期
 [青春本馆]三间温柔诡计
 2006-8-14 13:45:3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56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墨笑

1. 2005/12/30许嘉辉
“程程,程程?”
许家辉修长细白的手指轻搭在她的肩上,摇了摇,见她缓缓睁开惺忪的眼,才放手含笑半跪在她面前。
她轻呼出一口气,吐气如兰,开口却有些似嗔似怪。
“扰人清梦,该罚!”
她揉了揉眉心,心里却着实惊慌,要如此心平气和对嘉辉说谎,真不容易。
刚刚她春梦一场,现在心中一片惊涛骇浪。
许嘉辉起身在她身前直直落下一片阴影。他倒真是生得俊俏可爱,用风流倜傥形容并不足为过。好在有180公分的挺拔,综合下来便是名才俊男子。
程程暗自嘲笑,可惜配了她这朵豆腐花。
嘉辉双手一拎将她拎抱进怀里,疼宠着把她往卧室里带。她不依不饶地使起性子。
“你想做什么?”
许嘉辉好笑地捏了捏她的鼻子。程程呀,就是这样一名别致的女子,他和她已无多少间隙,宠她爱她自是理所当然。
“上床去睡。”
程程被他抱在怀里。这个胸膛,舒适温暖,大小尺寸仿佛为她量身定做,现在更是打上了她的私人印章,生人勿近,勾引索赔。
她性情时时无常,又阴晴圆缺不定,他却从无怨言。
“嘉辉,我记得我有脚。”
听她这样说,他不由低下头亲吻她的发。“我只是想宠你。”
她皮皮地笑着,“宠我就留下来过夜吧。”
这一会儿时间两人已在卧室内,她瞄了瞄中间那张舒适的大床,手细抚上他的脸,细细的问:
“好不好?”
他没好气将她往床上一按,敲了敲她的脑门,口气甚是无可奈何又暗含宠溺。
“程程!”
她便呵呵地笑起来,似乎也有些受不了自己,身子向后一倒,双腿向上挺举,一个后身翻,整个人从床尾移到床头。
继而伸出小指朝他勾了勾,“请过来。”
嘉辉移步到她身边坐下,看着小女子目光烁烁,眼波流转甚是生动。
“你这样屡屡婉拒,让我感到很挫败,自觉毫无魅力了。”
他直直的看着她,笑意在唇边拉开弧度,又一丝一丝隐去。倏地将她满抱入怀,呢喃得深情切意,身心震荡。
“程程,程程,你真当我是圣人吗?我想要的,是全权的拥有,只属于我,谁也别想夺走,再等一日,不过一日。”
一日……
她的眉心颤颤地跳动了一下,眼光瞬间闪烁。
“你这样的温柔体贴,也不怕会淹死我。”
众人皆羡慕她,找到这样如意的青年才俊,她真怕自己幸福太满,是大祸临头的先兆。
许嘉辉拉过她的手攥在手心:“确实有相似的目的。”
她轻瞪了他一眼,“阴谋家。”
他只是笑着捧过她的脸,吻下去,还是那样柔,生怕碎了她。
“是因为你太聪明,我怕你逃。”
程程抵着他的额,在他的唇齿间软软细语:“屡次勾引未遂,遇上你,我早就愚笨。”
他眉眼一跳,随即生动,“真的?”说完又探寻着开口,“那,可以告诉我,刚才你做了什么梦?或是想起了什么人?”
程程心里哐啷一声碎响,仿佛是琉璃围城碎掉的声音,唇角含笑眉梢却生生地冷下热情。她刚才,做了什么梦?想了什么人?
许嘉辉贴心地放开她,扶她躺下,掖好被子。漂亮的手指划过她冰凉的脸颊。
“睡吧。”
许先生,真是个温柔体贴的男子,谦和雅致,她早说过,他会用温柔谋杀她。
“程程,后天,我们便要结婚了,不过一日,一场婚礼,你一直想要的,不是吗?”

2.蒋瀚 2003
蒋瀚三两步便追上去,手一拽便将狂跑的她拉住,来不及怜香惜玉和维持风度,因两人同样气急败坏。
“你一定会后悔的。” 他微喘着气,斯文白皙的脸上因奔跑添了一抹红。
程程恨不得将他活活地吞下肚,将他揉碎撕烂揣进自己怀里,任何人都无法再觊觎。
她看着他,两人的视线相接却擦不出一点火花,就是这样,已经习惯于默默地顺从,即便较劲,也总是在双方都能接受的范围内。
“我要离开,你都决定要抛弃我了,我怎么会后悔?一定要先离开你。”她静静地说,心却早已灰白,股股地流淌着见不着颜色的血。
她真希望自己能够疯掉,那就可以拉着他一起下地狱。
蒋瀚轻轻地哼了一声,讪笑着:“程程,清醒点,你知道我没有抛弃你。”
“你想享齐人之福!”她打断他的话,忽又似想起什么摇摇头,耳侧发丝随着轻摆,又脆弱地荡回耳边。
“不,我傻了,你是想选对的人。”
蒋瀚微微启了启了唇,想说什么,又有些隐忍,终究还是没说出原话。
“随你怎么想吧。”
她的眼轻轻闭上,又睁开:“四年,我死心塌地在你身边守了四年,到头来你就这样对我。”
她以为会守得云开见月明,所以才费思量,算计他的点点滴滴,渗入他的生活丝丝入扣,她以为,就算没有深爱,他也决计不会离开她。
蒋瀚有些动容地揽住她的肩膀:“我知道,所以我没想要抛弃你,但是,你很清楚,你只是在时间上占了先机,感情上,却没有。”
程程盯着他的眼,上齿轻轻咬住下唇,恨恨地看着他,“你去死。”
她呢喃出这样一句,他很是诧异地扬了扬眉,听见她更大声的咆哮。
“去死吧!”
程程甩开他的手,“这种违心的话你也说得出口,对我你也说得出口。蒋瀚你没救了,没救了!”
如果他对她没有感情,她何苦劳心伤神为得到而算计四年,讨他欢心,攻占他的人。他,怎么可以这样绝情?
蒋瀚见着她缓缓地蹲下身,双手掩着脸,指缝间不知是否有哭泣?心中一动,十指微张,冲动地想要抚慰,却蹙着眉强强地隐忍下来,怪谁?该怪谁?
他抿了抿唇,清淡地吐出决绝的话:“随你吧。”
说得那样轻巧,转身那样随意,走得一点眷念都没有。身后的女子向来坚强,一定可以承受住,一定可以。
他只听见一声恸哭,接着便是嚎啕,蒋瀚倏地转身,实不忍心,心里叫着她的名字,动情极致。
仿佛感受到他的靠近,程程惊声尖叫:“你走!去找你要的人,别再来折磨我,你走!”
蒋瀚似乎也为自己的失态感到万分惊讶,愕然地张了张嘴,又恢复平静,脸上突然浮现些许笑意,灰得让人尝到涩苦。
为什么,总是让人不能如愿?

3. 2005/12/31里雨夜
“我是霍青青,请问哪位找蒋瀚?”
霍青青悦耳动听的声音轻快地传进她的耳里,程程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顿觉有一枚尖针刺在太阳穴,一点一点地,吞噬的痛。
“请问哪位?”
重复的问话让她的心情越加烦躁。她一定是疯了,疯子才会在这样的天气跑出来。豆大的雨珠打在身上异常得痛,刺刺的扎进她眼里。
“我要见蒋瀚。”
“程程!”
霍青青惊慌失措的语调,听在耳里,竟感到愉悦。对,是这样,她还能对霍青青造成威胁,这样的想法让她异常开心。
“程程?是你?你要见蒋瀚?现在!”
程程眯起眼微微笑着,唇边勾起的弧度像是得意。
“我要见蒋瀚。”
“他不在。”霍青青的声音突然冷了下来。
“我要见蒋瀚。”
“程程,你就要和嘉辉结婚了,就要结婚了!清醒点好吗?蒋瀚不会见你的。”
“我要见蒋瀚。”
她的要求固执得让霍青青不悦。
“我说了蒋瀚不在,即使在他也不会见你,你死心吧!”
程程握着手机,细白的五指微微收缩,轻轻地问:“霍青青,你是怕我在最后关头从你身边把他抢走吗?”
手机里传来轻轻的吸气声,接着是霍青青沉沉的声音。
“你别想见他。”
“霍青青我要见蒋瀚!”她发疯般对着手机尖叫,对方久久没有回应。终于传出的那个声音,却是梦里的魂牵萦绕,揪得她心痛。
“你在哪里?”

……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67, 共 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