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19期
 [梦幻彼岸]烬蓝
 2006-9-20 13:15:1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404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BY逸剪风  
  
序  
  
“你的‘魔心’,交出你的‘魔心’,你将失去魔王的一切能力。而变为一个平凡的人类,你会老去,你会死亡,你会什么都不是!而她,也会忘了你,永远记不起你是谁,永远忘记你!如果在时限日到来之前,她不能爱上你,将你放在她身上的魔心交还给你,那么你终将化为空气,永远地消亡!”  
啊!伊丽斯又从这个噩梦中惊醒过来,连掌心都沁着冷汗。  
从很久很久以前,她就会在一些时候梦到一个黑发的美丽女子,说着这样的话。  
在梦里,这黑发女子叫露西娅。露西娅,精灵族传说中最美丽最邪魅的女巫师。  
这些可怕的话,在说谁?  
为什么她总会在梦中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低柔的声线,只是轻轻地回答,我愿意,只要能救她。  
这一声回答却成了她的恶梦,让她无法挣脱,让她冷到骨髓。  
“你到底是谁?是谁?”她对着黑夜轻喊。  
  
游吟的浪人  
  
阿拉贡轻轻喘了口气,躲在岩石下的身子,由于不支重重摔在碎石上,虽然戳痛了血肉之躯,但他却大大松了口气。  
时常有魔族的追兵来追他。  
他知道塞斯是不会这样轻易罢手的。虽然他逃出那个黑暗的地牢已经好几年,但这些年,塞斯从来没有放弃过追捕他。  
阿拉贡蹒跚地走到溪水边,清洗了一下背上被碎石戳伤的伤口。天色已经暗下来,淡淡的月光洒在湖水里,映照出身边的一切,包括他的样子。  
他看到水里那张有点沧桑的面容,依旧是褐色微卷的长发,淡蓝色的眼瞳,经年的奔波与风尘写在那张脸上,包括一年比一年的老去。  
他现在这张面容,如果用人类的年纪来算的话,应该已经是三十多岁了吧。  
人类的年纪?他微微一笑,想着自己可笑的算法,他现在不就是人类吗?再过几年,他就到了他们所说的中年了吧。  
岁月不饶人,他现在终于明白人类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了。  
默默望着湖水,轻轻抚上自己的脸颊,他是会一年一年变老的,他的时间是有限的,在有限的时间里,他还能再见她一面吗?  
  
精灵女王伊丽斯,传说中最美丽的女王。却有着自己最大的痛苦,她的爱人——亚兰。  
在她仅存的记忆里,亚兰就是她的一切。  
多年前,她曾经病入膏肓,虽然精灵拥有无限的生命,不会衰老,不会死去,但那次的衰竭,是魔法师的预言,说那是她生命中的劫数。  
命中注定的劫数,她安然地度过。醒来时,她看到的是亚兰那双柔和湛蓝的眼眸。  
亚兰是她的老师,精灵族的魔法师,容颜清雅,温柔如雪,她没见过比他更美的精灵。  
那时,她轻轻握住亚兰的手,在他蓝色的瞳眸里,看到自己大病初愈、立劫归来的感慨,也看到了自己灵魂深处的疲惫,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爱上了亚兰。  
度过劫数的她,失去了过去的一切记忆。但她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亚兰在她身边。  
然而,几年前,亚兰忽然病了。然后,他美丽的眼睛渐渐变的看不见,失去了光明。  
那是最叫伊丽斯痛苦的事情。她比他更不能忍受,无法忍受心爱的人生活在黑暗里。  
虽然亚兰一如既往的平静从容,微笑着告诉她他没事。  
伊丽斯想着亚兰,想着要如何治好他的眼睛。  
精灵的医术对亚兰的眼睛没有一点帮助。在她尝试了所有的办法之后,她颓丧得就快失去希望。  
“女王,有一名魔族武士求见。”门外,仆从禀报着。  
伊丽斯有几丝惊讶,圣战之后,精灵与魔族素无来往,怎么忽然会有魔族的人拜访?  
“美丽的精灵女王,我奉伟大的塞斯王的命令,特来送礼。”  
魔族武士恭敬地跪拜在伊丽斯脚下。  
“送礼?”她如新月的眉梢微挑,如雪肌肤映着月光,叫人不敢直视。  
“不错,塞斯王命令属下,亲手交与女王,说这是十分贵重的礼物,并且是对女王有帮助的。”  
伊丽斯轻轻挥手,让身边的侍卫收下这份莫名的礼物,魔族武士也立刻退下。  
魔族的塞斯王,会送她什么礼物呢?  
她疑惑不解地打开锦盒,一道亮眼的银白光束忽然照射出来,伊丽斯警惕地避开,才发现那是一颗水晶球。  
“美丽的女王,你一定很惊讶,我会送来这颗球吧,”水晶球里忽然现出塞斯的声音。  
“这是什么?”伊丽斯将水晶球摆在支架上,问着球里现出的塞斯身形。  
“我说过,这是对你有帮助的东西。你不是想治亚兰的眼睛吗?”塞斯神秘地笑着。  
伊丽斯微微蹙眉,不喜欢他这般邪恶的笑容。  
“精灵族和魔族互不往来。我为何要相信你?”她淡然地反问。  
“信不信由你,”水晶球里的塞斯放荡地笑着,“其实你知道方法,只是找不到适合的东西,不是吗?”  
伊丽斯被他说得一震。  
“你很清楚只要找到合适的眼睛,亚兰魔法师的眼睛就能恢复。你只是找不到你要的眼睛。”  
“你有办法?”伊丽斯忍不住出口问。  
塞斯微笑,黑色的眼亮得逼人,“你看着水晶球。”  
伊丽斯急切的视线落在水晶球上,那透明的球体里渐渐笼起烟雾,烟雾过后,几个人影幻化出来。  
那仿佛是一个酒馆,中间一人坐在那里,弹着竖琴,游吟浪人的打扮,似在吟唱。而他身边的人们,都聚精会神地听着。  
那是人类。  
伊丽斯有些吃惊地抬头,马上听到塞斯的声音,“看下去!”  
水晶球光芒瞬变,一下放大了中间游吟装扮的人,那人浑身潦倒,肮脏兮兮,在伊丽斯厌恶地想别开眼时,却忽然看到了他的眼瞳。  
淡蓝迷人的色泽,纯净得几乎透明。  
她目瞪口呆。  
“怎么样?女王,这就是你需要的眼睛吧,”塞斯邪肆的笑声又响起来,有些阴沉有些狞妄。  
“他……”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他是人类,没有一点魔法,所以你可以轻易得到他的眼睛。只要你找到他。”  
“可是,这太残忍了。”她有些犹豫地说。  
“残忍?”塞斯大笑起来,“我亲爱的女王,要么你心爱的人永远生活在黑暗里,要么牺牲他,这难道还要选择吗?”  
“你想得到什么?为什么告诉我这一切?”伊丽斯冷声问。  
“我?我是要一件东西。但不是现在,时候到了,我自然会问你要。”塞斯冷冷地回答。  
伊丽斯不信任地看着水晶球里的塞斯。  
塞斯又笑了笑,“别担心,我并没要你承诺什么,不是吗?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这个人,拿到他的眼睛。剩下的,就是我的事了!与你无关,你也不会损失什么。”  
塞斯迅速地消失在水晶球里,球体里只剩下游吟的浪人。  
他脏污得几乎瞧不清的脸上,只有那双眼睛放射着迷人的光芒,仿佛安静坚定勇敢沉稳都在这双眼睛里了,看到他的脸,伊丽斯又是一阵厌恶。  
骄傲的精灵女王有洁癖,生平最不能忍受的便是肮脏的人类。  
她听到那人清淡的竖琴声,和伴着琴声低柔的吟诵,  
“长久的等待又算得了什么呢  
假如过尽千帆之后  
你终于出现  
当千帆过尽你翩然来临  
斜晖中你的笑容那样真实  
又那样的不可置信  
那么我只剩下一颗悲喜不分的心”  
奇异的,这歌声在她心里漾起一种奇特的感觉,似温柔又似悲伤……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8:17:26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33, 共 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