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19期
 [古侠柔情]一曲先生
 2006-9-20 13:16:1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63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BY针叶  
  
  
  山寺钟鸣,古柳黄瓜。  
  葱绿草地上,一群孩童正团团围坐。不远处,田陌交错,袅袅炊烟。  
  孟夏时节,和风煦煦,隐隐送来孩童们的吱吱喳喳。那是一群团团围坐的孩童,他们正在说着各自长大了的“愿望”──  
  “我要当侠客,飞檐走壁。”  
  “我要开酒楼,赚钱当老板。”  
  “我要做夫子。”  
  “我要做大官。”  
  “我要娶一百个美……美人做妻子。”  
  此话一出,立即惹来众孩童嘘声一片。  
  说这话的是个八九岁的胖小子,发出豪情壮语时,肉肉的小胳膊为了增强气势而上下舞动。见伙伴哄笑,小胖子急红了脸,骄傲的抬起肉肉的小下巴,连忙拉扯坐在身边的好友,急道:“你说你说,我能不能娶一百个美人做妻子?只要我想,我爹一定会帮我的,对不对?”  
  盘腿坐在他身边的男娃眨眨眼,爱困地打个哈欠,拍着好友肉肉的小肩膀,点头道:“能,一定能。”  
  如果他再瘦一点,娶两百个美人儿都没问题──男娃偷偷在心里笑着,对玩伴很有信心。  
  得到认可,小胖子负抱双手,背靠好友,睨着那些起哄嘘声的同伴哼了两哼。他心胸宽大,不予计较。  
  男娃瞟了眼肩侧,微微挑眉,默默承受下小胖子超出正常年龄的重量。无聊的掩嘴打哈欠,他正想再打个小盹,突然,起哄的孩童之一冲他道:  
  “哎,你的愿意呢?你长大要做什么?”  
  黑碌碌的大眼闪了闪,男娃搔搔脑袋,低头看脚,也将娘亲一针一线缝制的布鞋全数看进眼内。  
  他长大了呀……  
  他要做什么呢?或者,他想……要什么?  
  再抬头时,男娃摸摸鼻头,冲伙伴嘻嘻一笑,什么也没说。  
  
WW  WW  WW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元,至元九年──  
  近来江湖有喜事发生,喜得人人相传,只等这一天的到来。  
  有人问:江湖在哪里?  
  有人会答:但凡有人不问青红皂白而聚集在一起呼呼喝喝的地方,便是江湖了。  
  那么,究竟是什么喜事,值得江湖众所期盼呢?  
  说得明白点,很简单──有人要弃恶从善罢了。  
  这人是谁?  
  她是齐云绛。  
  魔道之女齐云绛与正道盟主之子何少迩,于五月十六结秦晋白头之喜。这件事在某某派某某宗某某老人眼中,自是标志着正派又一次战胜了邪派,正义得以伸张,道义得以发扬,浩然正气千古流芳,仍可喜可贺可赞之盛事也。  
  齐云绛年仅十九,在老一辈眼中,她的名声并不显赫,只因她是邪派之首“狂枭”齐问野的掌上明珠心肝宝贝,又得到盟主之子何少迩的“垂青”,使得近来江湖中一片喋喋议论,声名远播。  
  据说,为了娶她为妻,何少迩不惜与其父何崇翻脸,甚至离家出走;又据说,这一双小儿女在山水间情长意绵的时候,何齐两父却展开了一场昏天黑地日月无光的恶战,千招之后,为了儿女幸福,终于各自退让一步达成共识,让何少迩抱得美人归。  
  何少迩是江湖新生一代中标准的多情公子,仪静有礼,玉树临风,是无数江湖侠女和豪门千金芳心暗许的对象,然而,正是这么一个公子,居然爱上了齐云绛,初见便心神俱往,叫侠女千金们如何不捶心剁肝。  
  齐云绛有天姿绝色之容?  
  不。见过她的人知道,她的容貌只能算清秀。  
  “真不知她用什么迷药把何公子迷了去!”一道女声恶狠狠地说。  
  “对,对!”立即有人附和了。  
  “妖女!”  
  酒宴上,红毯满地,红纱系廊,正是大喜的前一刻。  
  正邪两大派喜结亲家,排场自然非常大。无论如何,混江湖的总要卖各自的老大一个面子。  
  流水宴,一个埋头猛吃的年青男子听到身后女子的议论,眉头皱了皱,决定不予理会。  
  偏偏,有人不让他吃好喝好,同桌对面,一个留着山羊须的瘦小中年男子见他吃得欢,不由笑问:“小兄弟,哪个门派的?”  
  “唔……唔……”满嘴塞得全是瓜果,年青男子无心回答。  
  “哦,无门无派啊。”山羊须见他爱理不理,脸色微微有了变化,丢出一声冷“哼”,起身向临桌坐去。那一桌,坐着有名有号的江湖人。  
  “……”他有说无门无派吗?男子想了想,还是决定不予理会。  
  听这些人东一句西一句,他也能明白个大概了。只是……他耳朵尖,又是从后门混进来,方才一不小心走错路,听到的内容似乎与这些人嘴里说的完全不一样啊。  
  齐云绛与何少迩大喜是真,可……可是……唔,闲事还是少管为妙。吃东西,吃东西为上。  
  
WW  WW  WW  
  
  红的,全是红的。  
  眼是红的,衣是红的,唇是红的,甚至,那染了血的泪水,也是红的。  
  诺言和谎言有什么区别?  
  昔日谦谦诺言,今日却成了讥讽诮笑。是她笨,她笨啊。  
  残血污了嫁衣,泥沙脏了嫁裙,伏在阴冷山洞内的躯体一动不动,任意识慢慢弥散,任四肢渐渐冰凉……  
  不知过了多久,在无尽的黑暗之后,一丝絮柳般的热意从身边传来,侵入四肢百骸,让冰冷的躯体动了动。  
  先是指尖跳跃,随后,五指顺着贴放的物体攀沿……有点粗糙,像是单衣的布料,是她的衣服吗?这是──  
  “啊!”牵动伤口,神志终于因巨痛而清醒。  
  “你醒了。要喝水吗?”一道黑影从火光那头移来,巨大而变形的影子摇晃不定,犹如鬼影恫恫。  
  她辛苦地抬起头,眨了眨眼,看不清黑影的模样,只知道他的声音很年轻,大概……年纪与她差不了多少吧。不像“他”,“他”的声音低柔婉转,如微风拂柳……呵,讽刺呀,正是那微风拂柳般的声音,给了她诺言,也给了她谎言。  
  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冰凉的水细细润上干涸的唇瓣。  
  “为什么要救我?”无力避开他的手,她索性不挣扎,努力想看清他的脸。“救我不会有好结果的,我会杀……啊……”  
  有气无力的威胁结束在低呼中,只因,有一只手按了按她背上的伤,那只该死的手,正长在喂她喝水的人身上。  
  “会叫痛,应该没事了。”他的声音有一丝愉快。  
  重伤耗去她太多心力,虽然很想昏迷过去,但,她想弄明白一件事:“我可以问问,你……你是什么意思?”不要咬牙,她也没力气咬牙才对啊。为何,她竟然觉得自己咬紧了牙关?  
  “你中毒了,若毒素积在身体内,重则去命,轻则全身麻废,和死了也没什么差别。”黑影走回火堆,再回到她身边时,将一件布衣覆在她身上,再道:“你能觉得痛,表示身体未受到毒素侵害……嗯,看来我救得不算迟。”后一句是对自己说。  
  会痛就表示未受毒素侵害?那她的心呢,心好痛,也是未受毒素侵害吗?  
  “好好睡一觉,乖乖的,醒了伤口就不见了。”他抚着她的背,安慰。  
  意识早已模糊,她咬紧牙关,断断续续道:“你……为什么……救我……你……是……谁?”  
  “……”  
  等候半晌,没等到他的回答,半闭的眼帘挣扎着掀开,却在半路被一只大掌覆上,她听他笑道:  
  “不行,我不能告诉你我的名字,娘说了,如果姑娘家想知道我的名字,就一定要嫁给我做媳妇才行。我的名只有在妻子知道以后,才能报给其他人听。”  
  “……”  
  当意识再一次陷入黑暗时,那一刹,她听见他说──“你叫我阿大吧。”  
  阿大?他为什么不去叫阿猫阿狗。  
  这是她脑中唯一浮上的一句话。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09-10-6 19:23:47 - cialis
-----------------------------------------------------
Hello!
http://oixapey.com/aqavrr/1.html ;,ciali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10, 共 4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侠柔情]汉宫秋
[古侠柔情]红舞鞋之舞芳魂
[古侠柔情]天上人间常相伴
[古侠柔情]牵手
[古侠柔情]是大侠的请举手
[古侠柔情]软红山庄
[古侠柔情]三月春
[古侠柔情]沉醉东风之桃花主
[古侠柔情]春光殉
[古侠柔情]小姐耍心机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