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19期
 [古侠柔情]琉璃碎
 2006-9-20 13:16:4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765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BY一两  
  
1  
荷花养不到两天就谢了,一瓣一瓣地从萼上脱落下来,漂在水面上。  
也难道它活不久呵,它修长的茎下没有了藕,能够触到的只有这深而长的琉璃瓶底。  
布罗洲的琉璃在宫里十分流行,有一度,宫里各个妃子们头上戴的、手上使的、身边放的,无一不是巧夺天工的琉璃制品,姐姐妹妹们坐在御花园里品茶,一面品着各自的钗环器皿,谁的琉璃好,谁的本事就大——因为这样东西本朝没有,只有靠布罗洲进贡,贡品当中琉璃少之又少,一年也就只得一两样,皇上实在喜欢哪一个,才会赐琉璃。  
都是女人,哪个肯认输?没得到琉璃的,便千方百计托家里人从布罗洲商人手里高价购买……一时间后宫佳丽争的奇斗的艳,便是琉璃。  
眼见这只琉璃瓶,有三尺来高,最难得的,是造得四壁浑圆,壁上的明珠光芒投在上面,登时倒映出一片流光。里头养着的一朵白瓣粉尖荷花,只剩三两个花瓣,露出颤巍巍的人嫩黄花蕊——不过是一只即将调零的残花,只因插在这珍奇的琉璃瓶里,便像在刹那之间,获得了绝世的容光。  
一只手轻轻扣在瓶壁上,凤仙花染红的指甲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发出幽微而清脆的声响,手腕上套着两只翠玉镯子,每动一下,镯子就轻轻相撞,声音更加清亮妩媚。  
“爱妃,你要真喜欢,下次布罗洲进贡的时候,朕把琉璃都送给你。”男人揽住她的腰,微微发福的身子靠近她,头埋进她的颈间,声音已经有些含糊不清,“爱妃……爱妃……倘若你能再为朕生个皇子,朕……朕就把往后五十年的琉璃贡都赏给你!”  
她懒洋洋地任他去……仰躺在高床软枕之上,嘴角浮现一个慵懒而略带讽刺的笑意。皇子?她这辈子是不用想喽!像她这样七窍玲珑的人,是不会指望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能给她一个儿子的。倒是那“往后五十年的琉璃贡”更让她欢喜一些。她名叫琉璃,天生就喜欢琉璃,一见到好的,简直是爱不释手。直到今天,大央上至王公大卿,下至商贩走卒,仍然愿意她这点嗜好编入“奇趣志”里头,在酒楼茶馆,说个不停吧?  
说话大央呈康三年,布罗洲的进贡队伍历经五个月的艰辛跋涉来到大央中都,进城的第一刻就被一个小个子少年跟踪。人生地不熟,布罗洲的使者也不好多事,只任由那少年两眼放光地盯着队伍中间一只只巨大的楠木箱。直到十一皇子来迎接他们,那个一路用可怕而贪婪的目光骚扰他们的少年人才得到应有的惩罚。  
“说,你是什么人?”十一皇子用马鞭托起少年的脸。在众多的茶馆酒楼里,原本就美貌的十一皇子被描述成比天神还有英俊的人物,讲到这一段的时候,许多女客顿时会变得容光焕发,阔气点的还会送上赏钱。  
于是帽沿底下露出一张美丽的脸,尽管有些慌张,却丝毫不妨碍周围的兵士、布罗洲使者以及远远观望的群众倾倒于她的美丽,尤其是她眉心的一点痣,被说书人以无上口齿夸张成观世音与妲己的共生体——这个时候,老爷们的赏钱就来得更快了。  
三天后,是皇上的六十岁诞辰,布罗洲的贡品来的正是时候,十一皇子更是别出心裁,献上一名绝世歌姬,春日的微风吹起她的发丝与衣摆,淡淡的春日洒落在她年轻而美丽的脸上,形成另一种春光。在座的所有男人都醺醺然地醉了,皇上大步从位子上走下来,眼前女子的青春与美好激发了他作为男人仅剩的精力与豪情,他满面欣喜,问:“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轻轻抬起头,目头却又很快地落在他手上一枚琉璃的戒指上,眼睛一开一合之间,仿佛有无以言喻的娇羞,轻轻地,吐出两个字:“琉璃。”  
也就是在那样一刻,“琉璃”这个名字,被春风吹向了大央的属地,吹到了万千人耳里。  
琉璃,观世音,与妲己。  
人们会把这三个名字联在一起。  
她那样美,那样动人,却又那样不得人心。贪恋琉璃制品几近疯狂,偏偏,皇上贪恋这个名唤琉璃的女子竟然也近痴狂。他为她搜罗天下所有琉璃,并命尚未回国的布罗洲使者来年琉璃贡加倍,其他贡品则可减半。这个消息让使者又惊又喜,琉璃不到贡品份量的百分之一,这回可是占了个天大的便宜。王公大卿们却高兴不起来了,每年布罗洲带来极多的天鹅绒、皮草和珠宝,皇上出手大方,每次有贡品到来,都会拿出一部分赐给大臣,这一下……他们可损失颇多。  
大臣们不过皱皱眉头,后宫佳丽的心尖子却都已揪了起来。那琉璃,才来不到几天就已经专房专宠,且骄横跋扈目中无人,入宫之后甚至连对皇后的晨昏定醒都置之脑后,被封为贵妃之后,更是懒怠出门,对着一屋子琉璃发呆发痴……偏偏皇上纵容,皇后听说了以后也只是摇头微笑而已,三宫六院见了面不免议论,还是陈贵妃看得透,微微笑道:“皇后娘娘当然不愿说什么……皇上要宠一个女人,岂又是我们能管得着的?何况皇后娘娘的四皇子已经贵为太子,呵呵,与其靠一个六十岁的丈夫,倒不如靠自己的子女——”她的目光在众人微微发白的脸上一转,“姐妹们,不要忘了,皇上,已经六十岁了。”  
众嫔妃都沉默了。有皇子的,不免长长舒了口气,暗怪自己居然失了分寸吃起一个新贵人的醋来。有公主也暗暗叹息一声,一副肚肠开始担忧女儿是否能嫁得一个好郎君,连带保得自己老在宫中不被人欺负。唯有那无儿无女的妃子们,脸色登时变了,将来无靠,宠爱已被人夺,人生是可以预见的凄惨,由此不免更加怨恨琉璃,如果……如果没有她,或许,她们都还有机会的。  
可是现在,机会都让她一人霸占了!  
有些宫女太监也会学几句话说给琉璃听,听到这一出的时候琉璃捧着皇上才送给她的琉璃观音像,忍不住笑出声,手一抖,观音像差点跌下,她的心肝都快跳出来了,连忙稳稳妥妥地把它摆放槅子里头。  
才放好,便听宫人报:“十一皇子求见娘娘!”  
“传。”琉璃说。说完忽然又道,“让他到西阁候着。”自己进去另换了一套鲜艳衣裳出来。  
那是盛夏,西阁里四面透风,又临水,凉快得不得了。远远看见一袭锦衣款款地靠在栏杆上,琉璃一偏头,一丝笑意已经忍不住冒了出来,轻步上了阁,身后的太监唱诺:“阮贵妃驾到。”  
阁上人回过头来,长眉飞扬的一张脸,映着身后的荷花美不胜收。他微一施礼,一挥手,身边的侍从将手上的锦盒递给他,他打开来,琉璃一看,只见是一对琉璃杯,通光透漏,有玉一样的毫芒,脸上已经喜动颜色,“呀,十一皇子真是有心人,到哪里找来的?”  
他只笑不语,左眼微微一眨,琉璃已经明白了,吩咐身边人:“人都站在这里干什么?巴巴的挡了我的风,去那边候着。”说话间,他身边的侍者也退了开去,阁子里只剩两个人,琉璃落了座,偏头问:“直说吧,这回是什么事?”  
他便笑嘻嘻地在她身旁落了座,道:“哪里有什么事?不过是借口来看你。”  
琉璃看了他一眼,那眼里全是不相信的神情,脸上却已经飞上了红晕,她一甩帕子,有些娇嗔,“十一皇子,请自重。”  
他笑了,暗自一握她的手,轻声道:“你可知我为找这对杯子花了多少功夫?没有东西送你又不好意思老找上来……”  
琉璃的手上一热,心上一软,脸上的嗔意全化作了柔情,凝眸望向他,道:“皇上交代曹御史暗暗去查那件事,你还是要不掺和了吧?”  
前阵时候一笔赈灾粮款半路被劫,落下一块黄锦帕,矛头直接宫中人。琉璃大约猜到是他的手笔,脸上有些忧心。  
他却笑道:“掺和?掺和什么?哪件事?我倒听说太子那边有几个底下人失了踪,莫非是跟东宫有关?”他的脸上仍是一副毫不在意闲聊般的神情,柔情问,“阮妃娘娘,您说呢?”  
琉璃微微叹了口气,不说话了。一时凉风习习,荷香缓送,两下里静默,他略坐了坐,便起身告辞。她点点头,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唤住他:“渊致。”  
渊致是他名字,然而她从来只叫他“十一皇子”。  
这一下,他略有些愕然,不过转瞬便微笑起来。女人一旦动情,什么礼教规法,都是耳旁风。  
她看着他,深深地道:“我总是帮你的。你知道的。”  
“嗯。”他柔声道,“我自然知道。”  
“所以,不要对我隐瞒什么。如果你全告诉我,也许会更有好处。”  
哦,这个……全盘的信任……他的嘴角有一丝极淡极淡的讽刺笑意,这个,她似乎还不配呢。  
她只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罢了。  
“这样的美貌,偏又这样的痴迷琉璃,干脆送你进宫好了。父皇会喜欢你,到时候,你要多少,就有多少。”  
审视着帽沿底下这张脸,他微笑着说。  
然后就把她带进来了王府,用三天的时间告诉她成为皇上女人的所有好处,并教会她皇上的喜好和宫廷的基本礼仪。  
其实这都用不着。他只须塞给她一只琉璃镯,或者给她一个微笑,她就会乖乖听话了。  
望着手上这对毫光潋滟的杯子,琉璃有些怔忡地笑了。  
宫人已报:“皇上请娘娘去飞凤楼看戏。”  
是一台武戏,长枪马鞭纷飞乱舞,琉璃看得眼花,向皇上道:“您看呀,这些枪啊棒的,一不小心伤着了可怎么办?”  
皇上拍拍她的肩,笑,“怎么会?这些刀枪都是没有开锋的,你仔细看,口子都是钝的,出不了事。”  
她点点头,信口道:“再说,就算会,宫里也有得是药哦。”她忽然偏过头去,问坐在皇后身边的太子,“听说太子府的刀伤药特别好使,真的吗?”  
皇后款款微笑,“妹妹说笑了,太子府又不是药铺,哪里有什么好不好使的刀伤药?”  
“是吗?”她眨了眨眼,“我听说太子府有几个下人浑身鲜血地回来,不几天就活蹦乱跳了呀!一定有好药啦!”  
皇上的眉毛微微一挑,“可有此事?”  
皇后脸色一变,忙道:“不过是几个下人喝醉了酒,跟人打了架弄伤的。”  
皇上沉声问:“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昨……”  
皇后才开口,皇上忽然淡淡道:“朕在问政儿。”他顿了顿,起身,经过太子座前,扔下一句,“跟朕来。”  
太子便跟着他去了,满座着都心惊胆战地看着这两父子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只有琉璃伸出染了凤仙花的花拈起一颗荔枝,剥到嘴里,滋滋有味地吃了。  
皇后平了平气息,道:“阮妹妹的耳目可真是灵光呵!”  
“哪有哪有?”琉璃笑眯眯,“只是羡慕太子的好药啊,下次我不小心摔着了什么的,娘娘可不要小气哦,一定要赏我一点。”  
皇后皮笑肉不笑地哼了一声。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09-10-6 19:19:18 - cialis
-----------------------------------------------------
Hello!
http://oixapey.com/aqavrr/1.html ;,ciali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36, 共 14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侠柔情]汉宫秋
[古侠柔情]红舞鞋之舞芳魂
[古侠柔情]天上人间常相伴
[古侠柔情]牵手
[古侠柔情]是大侠的请举手
[古侠柔情]软红山庄
[古侠柔情]三月春
[古侠柔情]沉醉东风之桃花主
[古侠柔情]春光殉
[古侠柔情]小姐耍心机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