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0期
 [梦幻彼岸]两本情事
 2006-9-27 15:34:13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46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蔷


在石大本和石小本二人之前我从不相信会有长得如此相像的男女,除了身高与发型,模样几乎是没有差别的。 当时我在s大学读研究生,学生会干事某某受命到车站接此二人,却忙于行风花雪月之事,于是重托“看起来无所事事的”我代为完成任务。
我站在车站出口处,举着一张木牌子,上书"石大本石小本"六个楷体大字。之所以接受这差事除了借机消除满心郁积的烦闷外,就因好奇这两个大同小异的名字会代表什么样的人。
恍惚间看见一个眉目清秀的高个秃瓢一身休闲装身后拖着黑色行李箱从出口迈出,唇角勾起的盈盈笑意显然直冲着我而来。 正感叹其如春风般懒洋洋气质在人群中之出众时,肩上感觉有人轻拍,回身一看,我惊得跳起来——秃瓢忽然长了乌幽幽的披肩发就站在我身后, 不不不,那只是和之前的高个秃瓢异曲同工的一张脸而已,在我紧张诧异东张西望地搜寻高个秃瓢的间隙,长发秃瓢略带羞赧地捉着雪纺洋装的裙角,弯眉一笑道:“学姐,我是石大本。”
很好,看到这两个名字时我就想两个人的名字怎么可能这么巧合,如今我以为有生以来终于见识了龙凤胎的奇妙,可是两人却坚持说他们不是一家人。不是就不是,一个南京一个成都,八成有父母离异各奔西东的难言之隐,我也不深问。
我就是父母离异的一个典型例子,初中在老爹的城市读,高中又投奔老娘,伶仃苦命在风里飘摇,直到了大学才摆脱此困境。其实说起来也不觉得多可耻,爹娘当初也是相爱结婚的,所以我多少也算是颗爱情的结晶,其后二人搞到因爱生恨,就不是谁可以掌握的了。


s大同时设有两种宿舍,集体型和公寓型,我素不喜与众多女子同居,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不论一窝子六个,所以宁愿多花一倍的钱选择11栋两人间的公寓。正好原来和我同室的师姐毕业,大本也就顺势搬了进来,说什么见我特别亲切,我看大本并非聒噪的人,模样又柔媚娇俏,秀色可当饭吃,也就爽快应允,两个人也好相互照应。
小本入住12栋与我们11栋304室窗口相对的那间公寓,他同物业老头坚持要独居一室,理由是受不了其他男人满口污言秽语,且爱不洗澡、袜子乱塞 ,气味浊臭令人作呕。也不知他当时口舌是如何伶俐,总之成功说服了12栋那个固执又罗嗦的老头子。
与大本同住,我百无聊赖的生活算是多了些色彩。她衣裙甚多,刚来那日我看她从小小黑箱中次第往外掏,多是裙,艳的雅的浓的淡的长长短短把衣橱里挂得热热闹闹,我捧着书靠在枕上,跃过书页看她那口箱子,像多拉A梦的口袋连接了异次空间,惊得我屏住呼吸。听到她一边喃喃自语:“有备无患,他喜欢什么样的我就穿什么样的,决不给他机会又钻到女人堆里面去。”
我放下书问:“你说的谁?”
“啊,是石小本。”
“怎么?才说不是兄妹。” 口气又明明熟到烂。
大本乌发一甩,回过头仰望我,“的确不是血亲,不过好歹青梅竹马过好几年,他是什么馅做的我是一清二楚。”
看她态度严肃,我不得不信,又好奇起他们相貌上的巧合来。
“长得一样是因为我们内容一致。”她说,“我们本质是相同的。” 
哈,这句我实在听不懂。
“我很喜欢他。那时一见就喜欢了。”她爬上床坐好时又说,看着我笑得很温柔妩媚。
开学几个月,大本在衣橱前的喃喃自语的牢骚之意我就开始有所体会,小本极有女缘。本来长得就英俊,加上那懒洋洋的气质,遍体的风流引得众男女都不禁为之驻足。我还发现他颇有怜香惜玉的风度,话语总是婉转低柔的,对人随时随地的体贴像吃饭睡觉一样自然,我真怀疑这种年代竟然可以冒出这样一个出土的绅士。
传说龙凤胎是前世的恋人,纠缠一世不够,来生还要再续情缘。虽然事实证明大小本确非兄妹,但行为上却已表现出前生隔世的暧昧来。 某日我在图书馆,看到墙角一桌边乌幽幽的发顶和一秃瓢挨得很近,活像联体婴,面前摊着一本不知什么的大部头,两人时而轻声讨论时而低笑,以为自己躲在墙角就可以掩人耳目。初时光因为两张风华绝代的孪生脸就造成了轰动效果,偏偏还肆无忌惮的作出亲密的乱伦姿态,惊得学校领导出面谈话企图拉拔这看起来“前途无量”的二人回归人间正道,直到搬出了身份证和所有档案证明两个人没有同根生的关系后混乱方才止住。
大本身上有种很奇异的味道,初在机场时我就隐隐约约闻到,只是说不清是什么,细细的幽幽的,偶尔钻入鼻中,很快又散了,不像是香水,也不是化妆品。甚至某日在小本身上,我也闻到了同样的味道,不知是不是近朱者赤的原故。


大本没课的时候也不喜欢出门,靠在窗口看不知哪里出土的纸页泛黄的古书,字体小楷且是从右到左竖向排版的。我开玩笑地问:“是祖上传下的秘笈吗?”她看我一眼,又看看手中的书,笑道:“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来的啊。”
瞧这话说的。她是说书都是管朋友借的吧。大本的心思也不在书上,雾蒙蒙的眸子常飘到对面12栋去,小本的窗外挂有两个粉红大夹子,专门用来夹他的假发。 一顶是短发,胡乱的三七分发型,带起来颇为滑稽,在食堂令我们喷了好几次汤饭的,他自己看着也不免发笑,微微嗔怒道:“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校规,我说我这头发是真的长不出,是天然的秃瓢,他们倒是假惺惺的同情我, 竟然硬塞给我一张溢脂性脱发治疗中心的传单,说什么不要灰心放弃啊,好歹试试啊,同情归同情啊,无奈校规也是严肃的啊云云。我转身就给塞到胡瓜的汉学书里头。”我和大本同时噎住,继而狂笑不已。胡瓜教授的脑袋是典型的地中海型,为掩人耳目罩了顶乌黑假发。小本也就是由他身上得到的启发。
另一是长及肩背的直发,色泽自然,发质飘逸,据说拉过负离子。小本善用本身优势资源,常常很中性的打扮顶着负离子大摇大摆地混过11栋物业老姑婆的眼皮子迈进11栋。小本戴上负离子的模样与大本基本无异,只是神态上的差别。 每次一到宿舍门口发现大本没在,就在外面探进半边身子隐藏着身高娇滴滴腻歪歪地唤我“生生姐姐”,企图混淆视听,被我无情的揭穿后才老老实实拿出带来的昂贵进口水果点心给我吃,这种无聊游戏他乐此不疲屡试不爽。其实大本这人早就乱了辈分,省了“姐”字,直呼我“生生”了。
大本此时一副专注得不闻窗外事,只读圣贤书的模样,其实早从对面窗口外夹子上忽然消失的那顶负离子上窥破先机,理好了发型才捧书端坐。
基本上小本一来我就离开,实在是看不得他们那两张一样的面孔的发乎情止乎理的亲密状,谈的内容多半可以令我窒息, 我怀疑中文系是不是果真学的是那些深奥的学说。连下盘围棋吃个点心,也似乎要引经据典的作出警世诗词来。偶尔争吵,多是大本发起的,冷语侧讽小本招蜂引蝶的恶质,小本生气不起来,一味好言好语,还生怕大本气坏身体,两人一来一往的,又像是对起了对联来。我自认是理科生学识浅薄,干脆掩门离去。
小本来11栋越来越频繁,我外出的机会也越来越多,长此以往我的第二春终于违我所愿的到来。第二春名叫林一,在职研究生,职业是外科医生。诚实稳重,外形尚可,最重要是家道殷实小有资产。读书人之间谈恋爱是极奢侈的,除去大小本这些家道殷实可供挥霍的公子小姐,拮据的感情谈起来有些许的浪漫之余难免劳心费神,也多少叫人有点尴尬。林一的职业让我可以不必顾忌饭卡问题,有召必应,反正我也到了这种年纪,林一的出现也方便我谈谈情说说爱打发时间。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83, 共 6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