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0期
 [古侠柔情]顾盼歌吟
 2006-9-27 15:51:3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752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纳兰

宋剑秋是名人。
出身世家、武技出众、眉目英朗、玉树临风。
这种人永远是世人的宠儿,武林的骄子。所有传说故事的主角,永远有着和他相同的特征;所有美丽少女梦中的情郎,都是这白衣锦袍、笑掷千金的英侠。
在他还没有出道之前,少年英华、天纵奇才的称赞就围绕着他。 在他出道之后,他的每一战都在江湖中变成了传奇。 
这样的年少志大、才高俊秀而且又多金的男子,本该有着无数的传说和艳遇。
他的敌人若有女儿或妹子,必然是要爱上他的。
他若邂逅了什么女子,无论是名门闺秀还是江湖侠女,都无可避免地要青睐于他。
他就算偶上青楼,那也绝不是放荡无形,分明是人不风流枉少年。他就算风流也绝不下流,青楼名妓若是遇上他,必是要从此闭门再不接客,只痴痴等着这样一位英雄的顾盼。
待得将来诛除大恶功德圆满,英侠当携众美、带巨金,访仙山、泛轻舟,何其逍遥。
江湖传说永远眩丽多彩,少年英豪的故事总是令无数人向往。
一个人有着这么好的先天条件,注定他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个发光体,都会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他的一言一行都会传遍江湖,成为其他少年人模仿的对象。
他就算是偶尔在路边少女手中买了一朵花,也会被江湖八卦传成另一桩风流韵事。
所以,一年前江南三大世家之首的宋家与北方大豪顾家联姻,天之娇子迎娶江北第一美人时,简直就是轰动天下名传武林。
闻得如此英侠婚姻已定,不知多少女子黯然神伤。
听说那顾家小姐顾青瑶的美丽绝世、聪慧无双,也不知道多少男子怅然叹息。
而天下人更被宋顾两家的浩大声势和夸富炫贵的排场震住。
当年那一场婚礼,富贵堂皇之极,至今思来都令人咋舌。
这样的人,没有什么人敢怠慢,至少风清同就不敢。
他作为济州城里还算有头有脸的武林人士,对于这位少年得志的贵客客气恭敬得简直比待亲爹还要周到。
美酒名肴、香车美人,他一一为宋剑秋准备好。
宋剑秋少年英侠名动四方,又是世家子弟身份金贵,虽闯荡江湖,但不管到了哪一处,武林人士无不热诚招待。 对于风清同这样的客气,他早已习惯,也不客套,安然享受一切。
可是,纵有醇酒、名马、美人这些传说中江湖名侠最喜爱的东西,风清同也总觉得宋剑秋不快活。
即使宋剑秋在济州城击败了漕帮的两位帮主,把漕帮的水路生意夺走一大半,可是他眉眼之间总有郁郁之色。
风清同一大早就邀了宋剑秋在济州城大街上信步闲游。说是尽地主之谊,请宋少侠散散心,看看济州风物。
他暗中不知转了几百个念头,到底应该如何同宋剑秋套近乎,怎么才能让这位宋家的少主对自己留下好印象。 将来若有宋家可以依附,自己在武林中的地位必会大大上升。
只是宋剑秋到底为什么不高兴? 是嫌他招待得不好? 不可能,他侍候他,比侍候亲爹还用心。
是最近日子不顺? 不可能,漕帮水路生意被他一下子抢走大半, 宋家财源广进,他还有什么不顺?
莫非是为了他那位因染重病久不见客的夫人?
对了,肯定是。
“宋少侠,听闻宋夫人染病不起,少侠也不用太过忧虑,在下认识几位名医……”
风清同忽觉一股冷肃杀气直逼而来,不由自主打个寒战,再也说不下去了。
宋剑秋冷冷盯他一眼,然后慢慢地道:“多谢风兄挂念,贱内只是小恙,想必很快就会好的。”
风清同眨眨眼,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刚才一瞬间,这位面如冠玉的美男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风清同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让宋剑秋不高兴,急于挽回错误的他,连忙提起宋剑秋的得意之事,“ 宋少侠昨晚一人一剑击败漕帮葛骆二人联手,真个英雄了得。 从此之后漕帮还好意思染指这水上生意吗?”
宋剑秋淡淡地道:“生意在我看来不过是小事,我纯是为漕帮私设香堂为害乡里,因而出手除害罢了。 再说,原也没打算逼人到绝路,不是放他们求医去了吗。”
“是,根据探子秘报,葛骆二人带伤跑去找了个不太有名的大夫治病。有趣的是,一大早那大夫家里就张灯结彩,漕帮的弟子也去帮忙张罗酒席,据说是那位大夫要成亲了,大媒就是漕帮两位帮主。”
“真是有意思,这两位帮主倒真是有闲心啊。 受了重伤丢了生意,还有兴趣给人做媒? 不过这倒也没有什么不好。” 宋剑秋笑了一笑,“ 漕帮以后若专管做媒之事,咱们倒也省了心。”
风清同在旁陪笑,“少侠说得是。”
“不如咱们也做得大方些,让人备份礼物,拿上名帖送去祝贺一番,也好表示我们并无敌对之意。”
“宋少侠宅心仁厚、宽容大度,这般胸襟还不叫那葛骆二人惭愧得无地自容。” 风清同连连点头,抬手招来在一旁侍候跟随的下人吩咐一番。
下人听命离去,风清风则陪了宋剑秋漫步街头闲闲散心。没走多久,身后忽地传来一声大喊。
“让让,麻烦让让,人命关天,请大家让让。”
风清同回头一看,一个满头大汗的男子推着一辆板车,拼命地飞奔。车上躺着一个老妇人,身体蜷做一团不见动弹。想来是儿子带病重的老娘看病,唯恐路上迟延,拼命叫路人闪避而已。 
随着他们的接近,空中飘出一股腐臭之气,可见这垂死的老妇人身上可能不止一处化脓生疮。风清同眉头一皱,很自然地往旁边闪了一步,却又心中一动,顺口喊出来,“ 看你这赶去的方向,不会是找那位姓苏的大夫吧。 那位苏大夫今天成亲,只怕没空给人治病,你找别人去吧。”
那男子听得一愣,脸色慌张,却又立刻大喊:“不会的,苏大夫不是那样的人,不会见死不救的。” 口里叫着脚下不停,推着车子风一般地从风清同身边冲了过去。
风清同不以为意地笑笑,“真是个粗汉,人家洞房花烛,你推个要死的人去冲喜气……这般晦气,人家不把你打出来才怪,还救人。”
宋剑秋却在一旁看得有趣,笑道:“这倒有趣,咱们也去瞧瞧。我还从来没见过别人新婚大礼之时,被人推个半死人来冲喜宴的样子。”
两个人说说笑笑,抱着凑趣的心态,在后方不紧不慢地追着那板车而去。
转过两条街,远远已可以看到挂着红布、贴满红纸的大门,听得见锣鼓喜乐的声音。
而那个推着板车的男子竟真不避讳,一边高声喊着:“苏大夫,求你救救我娘。” 一边直冲过去。
看热闹的跺脚骂,敲锣打鼓的人推推搡搡,有几个漕帮弟子,已经拔刀子了。
宋剑秋冷笑一声,不疾不徐地走向前。风清同在他身旁适时道:“漕帮欺凌百姓,鱼肉乡里,横行至此实该教训。”
可惜,这样名正言顺、以侠义为理由彻底打压漕帮的机会稍纵即瞬。 
一个穿着大红新郎喜服的男子从门内冲了出来,冲到板车前不见有丝毫犹豫,俯身抱起那个满身臭气、身上化脓的老妇人。
宋剑秋只来得及咦一声,就听得那男子大喊一声,“青瑶,快来帮忙。”
宋剑秋心中猛然一震,然后哑然失笑,“原来世间叫这名字的女子竟也不少。”
可笑容只来得及展开一半,他就看到一个同样穿着大红喜衣的女子从门内冲出来。
她手上还拿着刚从头上掀开的喜帕,因为冲得太快,她的头发有些乱;因为是成亲,她的妆化得有些艳。
可是这一切,都掩不住那张宋剑秋无比熟悉的脸。
那样娇美的眉眼,熟悉得让人有惊心动魄的感觉。
那样红得触目的喜服,鲜红似火,也化做一团毒火,猛然灼痛了宋剑秋的心。
而在他身旁,风清同还在喃喃地说:“这个郎中好艳福,娶的女人居然这么漂亮。对了,她长得似乎有些像宋夫人啊。”
宋剑秋脸色铁青,就像是着了魔一样慢慢向前,朝那对正在给老妇人看病的新婚夫妇走去。
离着还有七八步,有个人挡在了他面前,“宋少侠,别来无恙。”身材高大的漕帮副帮主葛千军冲他冷笑一声。
“滚开。”宋剑秋铁青着脸冷喝一声,完全不顾多年教养的世家礼仪,眼睛还盯着那俯身看病人的新娘。
那穿着一身大红喜衣的女子听到他的声音,猛然全身一颤。
漕帮帮主骆英风也与葛千军并肩而立,挡在宋剑秋前面,“宋少侠,你送来的礼物贺帖我们都收下了,不敢劳烦少侠亲自来贺喜。”
宋剑秋看到那新郎伸手握住了新娘的手。
他的眼睛都红了,原来要嫁人的竟是她!而他却买了贺礼,写了贺贴,恭贺她嫁人。
宋剑秋觉得有一股烈焰在胸中翻腾,就在他马上要让这怒火化为最强大的力量,破坏阻拦他的一切时,新娘站直了身子转向他。
宋剑秋觉得无名的毒火在焚着他的心。
她背着他嫁人,本该怕得缩成一团不敢抬头才对。
可是只在片刻之间,她竟然好意思这样抬头挺胸地看向自己。
但无论有多大的怒火,当那明若星辰的眼睛看向他时,当那清丽无双的面容转向他时,宋剑秋还是怔了一怔,略一失神。那些晨间酌酒、月下赏花、日起画眉、夕阳舞剑的岁月,仿佛还在昨天。
那明丽眸子,永远看着他;那绝世容颜,只属他所有。
顾青瑶对着宋剑秋微微点头,“宋少侠,多谢你赏光我们夫妇的新婚宴席,杯酒薄茗只怕招待不了宋少侠这样尊贵的客人。少侠还是请回吧。”
宋剑秋狠狠地瞪着她,眼中几乎可以射出夺命的毒刃。他注意到说短短一句话时,顾青瑶看了那新郎七八次。那新郎忙着给老妇把脉查病,接着又从怀里掏出银针来扎,从头到尾不曾抬头看她一眼。但奇妙的是,每看他一次顾青瑶就会镇定许多。
一开始她的脸色仍有些青白,身子尚在颤抖,可是一句话说完,她却已是神情从容,稳稳而立。
宋剑秋死死盯着顾青瑶,一字一句,几乎是从牙齿里挤出来的,“你不能嫁他……”
顾青瑶还没有说话,葛千军已经大喊了起来,“为什么不能?”
宋剑秋一手去摸腰间的剑,冷冷道:“因为……”
顾青瑶见葛千军和骆英风一起蓄势以待,其他一些来帮忙的漕帮弟子也面色苍白,忙开口打断他的话,“因为我曾经有过丈夫,对吗?”
宋剑秋觉得有些窒息,事关宋顾两家颜面,事关女儿家一生名誉……他费尽心思遮掩,她竟这样轻飘飘说出口。相比之下,这些日子以来,他的辛苦、他的忧心、他的焦虑、他的思念——简直都是笑话。
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你知道就好。”
顾青瑶深吸了一口气,同样一字一顿地回答:“我知道我曾经嫁过人,我也知道我已经被休了,所谓休书——就是可以结束婚嫁关系,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的信物。国法人情俱皆如此,我不违法、不背礼,为何不能嫁?”
宋剑秋勃然大怒,大喝一声,“你好不知羞耻。”
这一声大喊暗含内力,竟是声震四方。敲锣人手里的铜锣掉了下来,打鼓人手挥在半空忘了动,刚才还说说笑笑的客人们,一起震惊地望过来。
葛千军和骆英风神色俱都凛然,其他几个漕帮弟子也已经做好了打架的准备。
唯有那新郎犹自低头行针,这般震天大喝,他竟是连手也没颤一下,头也不抬一下。
一阵沉寂之后,哭声忽地响了起来。原来是人群中一个孩子被吓得呆了,这时才回过神来,大哭出声。
顾青瑶反而把腰挺得更直了,看着宋剑秋冷笑一声,“好个威风凛凛行侠仗义的宋少侠,就只会对着不会武功的百姓耍威风,以欺凌幼儿为荣吗?”
宋剑秋名门子弟,见小孩被自己吓哭,也觉脸上不好看,被顾青瑶这么一说,又是羞又是怒又是惭又是恨,“你……”
顾青摇把头一扬,明丽的眼中竟是剑一般锋利的光芒,“我已被休,乃自由之身,嫁一个丈夫,三媒六证俱齐,左右父老皆在,有何不可?有何见不得人?若是有人来无端阻拦,我自有休书在手,官司打上金銮殿,看看输的人是谁?若有人要用强,我顾青瑶虽是女流,却有一身不屈的傲骨。我倒要看看,什么人敢不要脸面,把这等事闹得天下皆知,让世人耻笑,江湖侧目。”
她句句道来,声音清脆语意坚决。
宋剑秋却是脸色越来越难看,冠玉般的俊脸黑得如同锅底一般。
葛千军听得胸怀大畅,哈哈大笑,“顾姑娘果然是女中豪杰,你女儿家还有这等胸襟度量,我们怎么能输给你?就算官司打得通了天,事情闹到震动武林,我们漕帮上下也一定全力助你。”
骆英风微微一笑,对宋剑秋正色道:“宋公子,我们兄弟败于你手,水上的生意从此尽归你宋家,我们也无话可说。二弟带我前来求医,偶然见到苏先生和顾姑娘两位。他们虽居民间,但侠骨柔肠远胜我等江湖子弟。我们心中敬重这两位朋友,又知他们相互倾慕却不肯越礼。我们性子直,见不得这样的事,便贸然做主说动他们,索性办这一场婚礼。骆英风与葛千军虽是草莽男儿,也愿出面为朋友主持。这一场姻缘缔结,天地神明共鉴,若有人想要阻碍,除非是从我们尸体上踩过去。”
宋剑秋手按着剑柄,手背上青筋毕露,心中恨不得把眼前的一切全部摧毁,却又清楚知道,事情一旦闹大,再难掩人耳目,宋家的声名颜面便全都丢尽了。
良久,他才愤然一哼,转身大步离去。
风清同被眼前诸般变化震得目瞪口呆,站在原处,动弹不得。
眼见宋剑秋大步而来,他呐呐地想要说什么,却又发不出声。
耳边只听得宋剑秋一声大喝:“还不走。”
风清秋全身一震,生生被这以俊美从容名扬天下的贵公子那一双如野兽般嗜血的眼,吓得暗打寒战,失魂落魄地跟过去。

眼见宋剑秋和风清秋离去,葛千军和骆英风才放松下来,笑嘻嘻对所有客人抱拳,“没事了没事了,大家尽兴,该吃的吃,该喝的喝。”
    众人多被方才宋剑秋气势所慑,这时竟不闻笑语不见欢颜,连锣鼓都一声不响。
在一片僵窒气氛中,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来,“祥子。”
那推车的大汉闻言喜极痛哭,“娘。”
一头汗的苏吟歌抬起头笑笑,眼神温和,“你娘暂时没危险了,以后只要好生休养就是,等会儿我写一份忌食单子给你,再给你开两个方子。”
汉子泪如雨下,趴在地上对着苏吟歌就磕头,“苏大夫,你是活菩萨,谢谢你救了我娘,我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你……”
“使不得。”苏吟歌忙伸手扶他起来,“行医救人是我的本份,快不要说这些话了。”
汉子千恩万谢,苏吟歌好不容易应付下来。这才转头对四下的客人和来看热闹的街坊行了一礼。
“各位,刚才急于救人有失礼数,怠慢大家了。”
宋剑秋所造成的影响,被一个生命的延续、一个儿子的狂喜、还有苏吟歌自然得好象日升月落一般从容的态度消融得一干二净。
“没事没事,苏大夫,救人要紧啊。”
“苏先生你仁心仁术,平时救人性命、教人识字,新婚的时候也不避讳,真的是活菩萨。”
“是啊是啊,能参加你的喜宴,是我们的福份呢。”
气氛恢复正常,骆英风松了口气,赶忙打手势,让锣鼓重新响起来。
葛千军大声笑道:“刚才的礼还没行完,新郎新娘快继续啊。”
苏吟歌牵起顾青瑶的手,只觉她十指冰凉满是冷汗,心中大痛。明知她一人面对生命中至大的伤痛,面对最有可能威胁她一生幸福的人,会有多少惶恐惊怕,他不但不曾和她并肩携手,甚至连给她一个支持的眼神都不曾做到。
他想开口说一声对不起,可是顾青瑶却已微笑着对他摇了摇头,“这就是我要嫁的男人,天下间还有什么比人命更珍贵。”她微笑的时候,就连天上的烈日都似乎变作了温柔的池水。
她轻轻握紧他的手。
他不知道,他尽力追回正流逝的生命的专注神态,令她平添了多少力量。
她本来如此畏惧可怕的厄运,如此害怕顾宋二家发现。可是只要和他在一起,就觉得没有任何事不能面对,没有任何人不敢对抗。
对深知宋家实力的她来说,和宋剑秋对恃几乎用尽了她所有的力量,所有的勇气,所有的坚持……她不得不一遍遍在心底提醒自己,才可以在宋剑秋面前不颤抖、不示弱,才可以稳稳站立朗声应对。
而只要他温声一句,“你娘没事了。”
她便满心安然,只觉得与这般男子相伴,所有的一切都无比值得。
她不怕死,不怕苦,但怕宋剑秋——怕的只是那个自幼就为所欲为,从来没有受过挫折的人,会毁掉她这样珍之惜之,用整个生命来呵护犹恐不够的幸福。
可是,只要有他在身旁,只要看他专注的眼神,听到他温和的声音,她便有力量和整个世界对抗。
所以,她微笑摇头,握紧他的手。
在一片锣声、鼓声、鞭炮声、笑语声中,走向屋里。
但愿这一携手,一生一世,再不分开。
但愿这一并肩,世世生生,不离不弃。

拜过天地,把新娘送入洞房,苏吟歌复又出来招呼宾客,忙里忙外。他素日行医,救人无数,街坊四邻都承他的情份,俱都来贺,纷纷抢着给他敬酒。纵然有葛千军和骆英风在旁边帮他挡酒,一桌一桌敬下来,也费了不少时间精力,苏吟歌有些头晕身软。好在大喜之日精神振奋,犹能坚持到酒散宴罢。
等到宾客散尽,葛英风再不让他多管残席的事,笑着把他推进洞房,眯眯眼暧昧地说一句,“良辰美景需珍重。”说罢郑重关上房门,哈哈大笑着离开了。
苏吟歌定了定神,听到门外传来的肆意笑声,不知道是因为酒醉还是其他原因,脸上有些热了起来。
他并没有急不可待走向那个静静坐在床边的人影。看着这个平日无比熟悉,如今却因贴满喜字装饰出一片喜庆的大红而有些陌生的房间,看着那安安静静倚床而坐的人,他有些恍惚地以为这是一个太过美丽的梦,唯恐微微一点动静,这样美好的梦境就碎了、破了、消失了。
夜晚,忽然静得出奇,连烛花爆响的声音都清晰入耳。
顾青瑶默数着自己的心跳,悄悄地细听着苏吟歌微微急促的呼吸,不知不觉双手在袖子里绞在一处。她悄悄期待着他的靠近,却又有一种莫名的惶恐,唯恐他靠近。
不知道等待了多久,才听到脚步声响,顾青瑶不知不觉地闭住了呼吸。
只有几步的距离,却仿佛走了很久,很久……直到苏吟歌微微发抖的手指轻轻掀起盖头,仿佛已过去了无数漫长的岁月。
顾青瑶徐徐抬头,对着苏吟歌展颜一笑,光华夺目。满屋烛光都不及她流转的眸光。
苏吟歌发出一声无限满足的叹息,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这样美好的女子真的成为自己的妻子了。他情不自禁伸出手,想要确定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却又迟疑地停在半空,唯恐一触之间,一切化为一场幻梦。
顾青瑶却嫣然一笑,一抬手,在苏吟歌缩手之前抓住他的手,“傻瓜,我是你的妻子。”
烛影摇红,满室温柔。她的声音是春天最温柔的风,是梦中最美丽的歌。
苏吟歌轻声道:“是,你是我的妻子。”这样简单的一句话,重复起来,莫名竟觉得眼眶有些潮热,仿佛这一生都因这一句话而圆满起来。
他悄悄把掌中的纤手握紧,感觉到指尖仍微微有一些冷意,知是顾青瑶仍对宋剑秋的忽然出现心有余悸。他不假思索,伸臂把她拥抱,“不要怕,我们已经是夫妻,谁也不能分开我们。”
顾青瑶无声地笑笑,柔顺地倚在他身上,让他的体温暖着她,让他的双臂环抱她。
“我不怕,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她知道事情不可能就此善了,宋剑秋绝不甘心就此作罢,这一向自高自大的世家弟子、武林人物的手段,不是苏吟歌可以想像的……但是她,却是真的不怕。
只要能这样肩并着肩、手携着手,就算天塌地陷,人世间也再没有可以让她害怕之事。
“救命!苏大夫,快救命啊!”
无限惊恐焦虑的声音却在这一刻,忽然划破了所有宁静的温柔。
“妈的,深更半夜,吵什么吵?”葛千军暴燥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苏吟歌皱皱眉,门外已经传来扑通一声响,有人用力跪了下来,“大爷,求求你,让我见见苏大夫,我爹忽然发病,情况非常危险。苏大夫,你快救救命啊。”
“你这家伙长眼睛了吗,人家苏大夫今天成亲,你跑来找打是不是?”
苏吟歌叹了口气,顾青瑶微笑着推了他一下。
苏吟歌对她笑一笑,这才打开房门快步走出去,正看见葛千军按着一个个子瘦小的人,抬起拳头要打,忙叫:“葛兄,手下留情。”
葛千军见他出来,大为不满,“我说老兄,你又不是救苦救难的菩萨。你还成不成亲,洞不洞房了?拜堂的时候,让病人冲了喜堂就够晦气了,连这深更半夜,洞房花烛你还要跑出来,也不怕新娘子生气。”
苏吟歌笑笑,“是青瑶让我出来的。”
葛千军对天翻个白眼,“你们这叫什么夫妻啊。”
骆英风在旁笑道:“苏兄夫妇侠骨仁心,这也正是我们敬重之处啊。”
说话之间,那个求医的人已经趴在地上对着苏吟歌磕起头来,“苏大夫,求求你,救救我爹吧。”
苏吟歌忙把他扶起来,“王二哥,你爹的旧病又发作了?”
“是,而且发作得很厉害,都快喘不上气了。我本想带来他求医,可是一搬动他,我爹就痛得厉害……苏大夫,求你……”
“这么半夜三更,人家成亲的时候还得给你去出诊吗?”葛千军挽起袖子又想揍人。
骆英风忙在一旁拉住,“你就别多事了。”
苏吟歌略一犹疑,回身对洞房喊:“青瑶……”声音倏地一顿。
顾青瑶手拿他的药箱,站在房门前。
葛英风哀声叹气,“老天,新婚之夜,新娘子跑出来不吉利的。”
苏吟歌走过去从顾青瑶手里接过药箱。
顾青瑶忽地一把拉住他的手,“我和你一起去。”
苏吟歌摇摇头,“到底是新婚之夜,新娘离开洞房不祥。而且王二他爹是宿疾,发作的时候很吓人……但只要治疗及时,不会有太大麻烦的,你放心。”
顾青瑶点点头,眉间仍有忧色,但知苏吟歌一向把人的性命看得极重,断不可能见死不救,自己也绝不可能要求他这样做,所以只是微微一笑,“我等你回来。”
骆英风想了一想,才道:“苏大夫,我派两个兄弟跟着你,万一有什么意外,也好有个照应。”
苏吟歌笑笑道谢,然后与王二一起快步出门。走到大门前,却又忽然回身,见顾青瑶仍倚着房门望着他。
他展颜一笑,大声说:“我很快就会回来。”
顾青瑶也高声说:“我等着你。”
然后,他走了,她在房中静静等待。
然后,他没有回来,她一直不曾等到他。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mqSiFaSGmRXjeUBPY - 2016-1-26 2:17:57 - Judson
-----------------------------------------------------
I've got a part-time job <a href="  http://profisrael.com.br/tag/nomeacao/#neck ">pristiq energy</a>  But further action could be taken against the Office of the First Minister and Deputy First Minister for failing to respond to a number of outstanding FOIs that involved lengthy delays. Ludicrously, one such request remains unanswered over 500 working days after it was received, the ICO noted. 脗庐
gDndgASrQvYLdX - 2016-1-26 2:17:53 - Gustavo
-----------------------------------------------------
Just over two years <a href="  http://profisrael.com.br/tag/nomeacao/#fowls ">desvenlafaxine medscape</a>  Travelling around the world playing golf is an expensive business, and requires the backing of sponsors. Clearly, sponsors require some evidence of tournament pedigree. And how to provide it? By travelling around the world playing golf. A vicious circle.
LuFBkAxMlWkHJujgbI - 2016-1-26 2:17:52 - Stevie
-----------------------------------------------------
I'd like a phonecard, please <a href="  http://profisrael.com.br/tag/cultura/#memorandum ">pristiq kidney pain</a>  This is the second time the media companies have decided against selling Hulu. They had collected bids from parties including satellite provider DirecTV and former News Corp president Peter Chernin, sources had previously told Reuters. DirecTV had offered more than $1 billion for Hulu, sources said.
BGTfVlXBKQxG - 2016-1-26 2:17:51 - Scotty
-----------------------------------------------------
Punk not dead  <a href="  http://www.actiup.com/joomla-profesional-empresa-entidades-organismos-publicos/joomla-entidad.html ;">clomid calculator due date</a>  Mr Ray was born in the UK and raised in Colindale, north west London. He was educated at both Oxford and Cambridge Universities and practised in New York for four years before meeting his wife.
nqTktbhFuS - 2016-1-26 2:17:50 - Adolph
-----------------------------------------------------
How much is a First Class stamp? <a href="  http://www.vidacandanga.com.br/category/noticias/ ;">phenergan iv dose</a>  "Fitch expects growth to remain robust, at 7.5 percent perannum up to 2015, driven by continuing high investment,expansion of the private sector and gradual integration withinthe East African Community," the firm said.
CrqOiRbIbECBVLPf - 2016-1-26 2:17:47 - Burton
-----------------------------------------------------
I'm at Liverpool University <a href="  http://profisrael.com.br/tag/cultura/ ;">pristiq generic</a>  MILAN, July 31 (Reuters) - Italian insurer Generali reported a 28 percent rise in first-half net profit to1.08 billion euros ($1.4 billion), thanks to a strongperformance in its non-life business, it said on Thursday.
OBRqkRrwaySVUXR - 2016-1-26 2:17:46 - Antone
-----------------------------------------------------
This site is crazy :) <a href="  http://profisrael.com.br/tag/livros/#forbidden ">desvenlafaxine generic available</a>  Wherever it lists, its debut is likely to cause waves acrossWall Street and the industry, potentially breathing new lifeinto the market for consumer Internet companies and influencingthe value of all social media companies.
XXLqFtfTWUma - 2016-1-26 2:17:42 - Graig
-----------------------------------------------------
I've come to collect a parcel <a href="  http://www.ccoi.ie/irishcraftportfolio/#restricted ">nizagara kaufen</a>  Rihanna, who was in Barbados celebrating the Crop Over Festival, obviously was in a festive mood as she enjoyed the afternoon's revelries dancing with friends at a parade on Aug. 5, 2013. But while her over-the-top outfit certainly was revealing, it's not the only scantily clad look she's sported during Barbados' carnival season this year ...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03, 共 34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侠柔情]汉宫秋
[古侠柔情]红舞鞋之舞芳魂
[古侠柔情]天上人间常相伴
[古侠柔情]牵手
[古侠柔情]是大侠的请举手
[古侠柔情]软红山庄
[古侠柔情]三月春
[古侠柔情]沉醉东风之桃花主
[古侠柔情]春光殉
[古侠柔情]小姐耍心机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