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0期
 [古侠柔情]小姐耍心机
 2006-9-27 15:57:0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09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醉笙

早食刚过,京城镇远镖局东厢房里的佳人临窗而坐,圆嘟嘟的脸盘,粉嫩的肌肤,即使一张樱桃小口紧闭,一双灵动的双眸也似诉尽万语千言。每每前院马蹄声声,她就翘首远眺,随即又拉长小脸失望地坐下。三番两次,身后正在为她梳妆的丫鬟翠珠不高兴起来。
“小姐,总镖头捎信来说正午回来,现在才刚用完早膳,怎会如此之快?”
柳茹音镜中的眉梢一挑,嗔道:“死丫头尽胡说,你怎知我是为了那块木头?”
翠珠噗哧一声,桃木梳顺着长发滑下:“何须我胡说,整个镖局的人都知道小姐和总镖头互生爱慕。”
镜中的佳人低笑了下,从珠翠手中扯过一缕青丝把玩。
“你又知道那块木头爱慕我?”他可从未对她倾吐过只言片语。
“小姐也不反驳,只怪总镖头不表白,看来是真的对总镖头欢喜得紧了。”知道柳茹音的脾性,翠珠也大着胆调侃起主子来。
柳茹音的脸唰一下绯红起来,刚要喝叱,眉目间一凛却理直气壮道:“说得不错,我是欢喜他又如何?这可是他上辈子积的阴德。”
见小姐如此坦白,珠翠反而咋舌起来,心里虽佩服小姐勇气可嘉,嘴上可利落得不肯服输。
“我看是总镖头上辈子造的孽才是。”
话音刚落,柳茹音已经叉腰顿足起来:“好啊,平日真是宠坏你这小妮子了,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见柳茹音眉宇藏笑,珠翠也不害怕,两个女子围着桌椅打闹一番后便作了事。
重在梳妆台前坐下,珠翠却为自己小姐叫起屈来。
“不过小姐这些年来总镖头却从来没甚表示,转眼你已待嫁之年,这次我们来到京城,夫人本想为你们创造机会,让总镖头好上门提亲。可眼看中秋归期在即,我们却连总镖头的面对没见上。真是,真是急煞人。”珠翠气得手一抖,将钗插弯。
柳茹音却浅笑着将钗扶正,悠悠吐出一句:“真是小姐不急,丫鬟急。”
珠翠知小姐取消她,嘴一歪道:“好啊,我不帮你就是了。”
柳茹音伸手将她拉住,挤眉弄眼了一番道:“这事我自有主张,万事具备,只欠那块木头。”
“万事具备?”
珠翠正在嘀咕,庭院里已经嘈杂了起来,仆人们奔走相告。
“总镖头回来了!”


柳茹音携珠翠赶到前厅时,雷道已经给高堂请过安问过好,顾不得换下一身的风尘仆仆坐在一边饮茶。
“高伯伯,高伯母。”柳茹音目不斜视,给上座的雷父雷母请安。
“好,好。”雷母眉开眼笑,立即朝儿子道,“还不快招呼茹音?人家都在我们家住了有些日子了。”言下之意还不就是等你回来吗?
“雷大哥。”柳茹音偷偷瞥他,还是如三个月前一般高大挺拔,浓眉大眼,再加上他纹丝不动的性格,简直就是木头一块。想到这里她轻笑了起来,好在低着的头并未让人看见。
雷道果真做得四平八稳,只是稍稍点了下头,道了句客气了。
待茹音在下首坐定,雷道才唤人抬上礼物。
“爹,这是为您搜集来的上好官砚。”
同样武行出声的雷父金盆洗手后就附庸风雅起来,满意得连连点头捋须,一边考虑着该画虎还是画竹。
“娘,这是宝安斋上好的丝绸,我特地让老板寻来廿名好手连夜赶制。”
雷母感动得泪盈于睫,回头又可以着新衣和张夫人王夫人斗艳一番,告诉她们不枉她十月怀胎辛苦一番,虽然这话她说了二十多年却仍不生厌。
“管家,这是送给你儿子的书,科举将至,你让他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雷家三十多年的管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口口声声谢谢少爷。
之后是张三、李四、王五……就连雷府饲养的鹦鹉都给它带来了口粮,可是偏偏没有提到柳茹音的名字。
茹音的脸色越发难看,她努力劝服自己忍耐忍耐、微笑微笑,可身边的翠珠却渐渐发抖起来,她看见小姐的表情从微笑到僵笑到冷笑,现在是……狞笑?
“呃,道儿,茹音的礼物……”还是雷母缓过神来。
却见柳茹音皮笑肉不笑道:“雷大哥远行,忘了一两件也是常事,我不会介怀。”不介怀才有鬼。
雷道沉默了会儿,才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这是送你的。”
“哟,还贴身保管呢。道儿,镖局里的货物你都没这么重视吧?”
雷母一番话让茹音瞬间雀跃起来,却还装出女儿娇态,羞答答地将瓷瓶接过。
“这是?”
“哦,前一阵见你咳嗽得厉害,正好别人送了一瓶琵琶膏给我,你就拿去用吧。”雷道将试验了百十次的一番话一溜烟说完,既自然又不矫情,他自己正得意着呢,却瞥见柳茹音瞬间变幻的颜色。
不是他精心挑选的也就罢了,他居然……
茹音将瓷瓶往台上一放,作揖道:“我身体不适,先回房了。”
看着她怒气冲冲的背影,众人正不知所措之际,翠珠嗫嚅道:“那个,那个咳嗽的人是我,谢谢雷少爷。”她操起瓷瓶就往外追去。
大堂里只留下雷道愣在原地,他只听得她们房里咳嗽声不断,怎知却不是她。
“小姐,你别气了,总镖头是无心的。”翠珠拉住柳茹音的袖管好言道。
“无心?我就不知道他有没有把我放心上。”茹音恨恨道,敛起裙摆坐在长廊里。
其实也并非什么大事,她的气也消了大半,可是雷道的后知后觉总让她恼火,这次她决定釜底抽薪。
“珠儿,你顺着这个地址替我送封信给二小姐。”
翠珠看了眼地址奇道:“二小姐在京城?”
柳茹音笑笑并不言语,迎着微风闭上了双眼,她需要的是养精蓄锐。


次日一大早,正当雷府众人用早膳之时,翠珠心急火燎地跑了进来。
“什么事这么火烧眉毛的?一点规矩都不懂。”柳茹音蹙眉骂道。
“小姐,刚才守门的大哥说一早开门发现了这个盒子,上面留了张纸条写着你的名字。”
众人都停下碗筷,见着茹音接过锦盒,看到缎面上“杭州柳茹音小姐亲启”一行字时咦了一声,然后缓缓打开锦盒。
“慢着。”雷道出声道,“小心有诈。”
茹音笑道:“雷大哥难道以为里面有什么毒烟暗器吗?那无妨,就让你拆吧。”她大方地将锦盒递过。
雷道犹豫了会儿,骤然掀翻盒盖,盒里并没有暗藏玄机,相反却是一盒老字号的胭脂水粉。
“哇,小姐,你看这可是香萱坊的胭脂唉。”翠珠首先喊了起来,端起胭脂拿到茹音面前献宝,“早就听闻京城香萱坊胭脂的价钱比过常人家里十天开销,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珠儿,快把东西放下,无主之物岂能收受。”茹音接过胭脂又放回锦盒。
“哪里算无主,上面明明写着小姐你的名字嘛。”翠珠委屈地喊道。
雷母拿起胭脂端详也不禁赞道:“果然是香萱坊最上乘的货色。”
“不知道谁那么有心,是不是哪家倾慕小姐的公子。”翠珠火上浇油道。
茹音正要骂她别多嘴,雷母已经拉过寒着脸半天的儿子道:“道儿,是不是你为了弥补昨天的过失,讨茹音开心送的?”
尽管雷母挤眉弄眼了半天,雷道还是吐出个“不”字,害得雷母心里狂骂儿子不开窍。
“呵呵,其实我看这胭脂也没什么好。”雷母恋恋不舍地放下胭脂,“整天就知道买胭脂水粉讨女孩子欢心的我看也不是什么好人家。”
“道儿。”雷母拉过儿子,硬将他与茹音凑成双,“你今天就代表我们二老陪茹音上街逛逛,凡是茹音看中的你都买下来。”
“这怎么敢当,雷大哥向来繁忙。”
茹音对着雷道盈盈一笑,将他的拒绝全化在了肚子里,只能点点头算是答应了。茹音抬头,和身边的翠珠相视一笑,主仆两人心知肚明。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0:10:44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cialis - 2009-11-6 3:06:31 - cialis
-----------------------------------------------------
Hello!
http://oixapey.com/aqavvr/1.html ;,ciali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15, 共 27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侠柔情]汉宫秋
[古侠柔情]红舞鞋之舞芳魂
[古侠柔情]天上人间常相伴
[古侠柔情]牵手
[古侠柔情]是大侠的请举手
[古侠柔情]软红山庄
[古侠柔情]三月春
[古侠柔情]沉醉东风之桃花主
[古侠柔情]春光殉
[古侠柔情]顾盼歌吟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