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0期
 [古侠柔情]春光殉
 2006-9-27 15:58:42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13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陈新颜


重重纱罗红帐里,我陡然睁眼。身旁的男子还在熟睡,呼吸浓重。我伸出手,指尖划过他紧闭的眼,挺直的鼻,薄削的唇,这个男子啊,无论何时都是这般英俊。“慕殇。”我忍不住轻唤。他的睫毛微颤了一下,仍是熟睡。我笑,有些妖冶。睡前给他服下了名为“熏风沉醉”的迷药,现在看来见效了。
我从枕下抽出一把长不盈尺的匕首。拔鞘,刀锋反射窗外的月光,冷冷地映着我苍白的脸。我将刀刃抵在这个英俊男子的脖上,手却不自觉地开始颤抖。
他睡得如同婴儿,嘴角边还有一丝残存的笑意。他梦见了什么?我,五年前,还是……慕湮?
慕湮!我的手猛地一用力,他白皙的皮肤上立刻有一排血珠显现,殷红夺目。我触目惊心地看着,颓然地放下匕首。我终究,还是不忍心!
“殉寒,为什么不动手?”
我打了个冷战,回头,迎上慕殇清亮的眸子。我有些慌乱,手上的匕首已经无所遁形,“你……不是睡了吗?”
慕殇没有理会我,只是执拗地看着我,“为什么不动手?”
我亦看着他,看着他深邃的瞳孔中倒映出两个小小的自己。时光陡然飞逝,万物轰塌,耳边有歌声隐约:“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昔日我谱的曲子,如今竟已传唱。原来隔了时间与空间的距离,能够跨越仇恨这一无法逾越的鸿沟的,就只有这愁煞人的歌声了……

五年前。
正是春光明媚,绿色妖娆的季节。
“殇哥哥,这个风筝好漂亮,那根簪子也不错。啊,这里还有绿豆糕,很好吃的样子!”清脆欢快的女音,感染了街上的人群,纷纷向她微笑。
我亦朝她行注目礼。是个美丽的女孩呢,眉目如画,一派天真无邪,不谙世事的模样。
她身后,被称为“殇哥哥”的男子一脸宠溺地望着她,“你喜欢,就全买下吧。”
我的心忽然一阵抽痛,是谁,也曾在我耳边这样温柔地说?父母慈祥的脸慢慢升腾,而今,人却安在?我狠狠地咬着嘴唇,几乎滴血。
“姑娘,你还好吧?”
我抬头,是那男子英俊得叫人窒息的脸庞。我看见两个小小的自己在他深不见底的瞳孔里淡淡一笑,那般写意。仿佛一阵骤雨,催开了多少山花烂漫,“请问,你知道慕尚书的府第慕府在哪里吗?”
男子微一怔,随即也笑,“你问对人了,我便是慕府的大公子慕殇。”
“我是他妹妹慕湮。我们带你去我家吧。”声音依旧清脆欢快,虽是向我打招呼,目光却一刻不离她的“殇哥哥”。
我心里冷冷一笑,好戏正要开场。

慕府。
慕老爷子围着我转了好几圈,阴鹜的眼神也已经打量了我好几遍。终于,他开口:“既然是故人之女,那便也是我的女儿。如今你无所依靠,我理应照顾你。你就在这里安心住下吧。”
这原在我的意料之中。我从容答谢,便要离去。
他却有些犹豫,想要说什么,终是没说。
我不露声色,走出门外。慕殇含笑走上来,阳光照着他的皮肤,微沁着汗珠。我伸出手,用袖子替他擦了擦额上的汗。
他愣住了。我亦愣住了。不远处尾随的慕湮愣住了。房内目睹这一幕的慕老爷子也愣住了。
我很快回神,一个计划在我心底生成。我朝慕殇嫣然一笑,以前所未有的妩媚之姿。然后转身,离去,消失在他些许茫然的眼神里。我知道这已给他震撼,在这个男女大防的年代里,这无异于挑逗。
挑逗又怎样,反正我来,已准备豁出一切。

坐在镜前,我端视自己。非倾国也足以倾城的容颜,让任何珠钗都失去了颜色。只是眉眼间缠绕着一股怎么样也挥之不去的哀愁,却也更凭添了一份特殊的气质。
“殉寒姐姐。”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慕湮走进来,站在我身后,拿起梳子,轻梳我黑如漆长及地的头发。一下,又一下。
“殉寒姐姐,你真美。”
“你又何尝不是,迷倒了不少男孩子吧。”
“那又怎样,谁能比得上我的殇哥哥。”
我看镜里的慕湮,一脸决绝,竟是脱了稚气。我故作惊讶,“可他是你的哥哥,亲哥哥,你们之间什么都不会也不可能发生,你们只能是兄妹啊。”
她的手猛地一顿,牵着我的头发,一阵生疼。她脸上的表情已变化了万千,“那就永远这样下去,我不容许任何人破坏。”
“真是小孩子。”我轻笑,接过她手中的梳子,继续梳。世事哪能尽如人意,平地也会起波澜,更何况是费尽心力的报复?

“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我轻轻吟唱,婉转低回,沉醉在一个人的悲伤里。
“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慕殇不知何时来到我身旁,“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你竟然将它唱了出来?”
我依旧慵懒地倚窗而立,看窗外悠悠春光,“见笑了,随便谱了下曲子,但愿没有糟蹋这首诗。”
“很好听啊,想不到你竟有如此才华,竟会谱曲。”他由衷地称赞,“明明是及时行乐的词,却被你唱得幽怨无比,你定然有什么心事吧?”
我一惊,这个男子竟如此轻易地就把我看穿,还是我总是这样轻易外露自己的心思而不自知?我收起愁绪,恢复常态,“你这么关心我,我会以为你喜欢我。”
我直视着他,他却别过头去,皱眉道:“不要开这种玩笑。”
“还是,你喜欢别人,比如……你妹妹?”
慕殇的神情活像吞了个生鸡蛋,狠狠地瞪着我,我亦狠狠地瞪着他,没有丝毫的畏惧。慕殇的眼神渐渐柔和,道:“我们的娘亲死得早,爹贵为尚书,事务繁忙,所以……不太管我们,某种意义上这些年我们是相依为命过来的。她依恋我,已经把我当成父亲,母亲,甚至……丈夫。这种感情,你是不会明白的。”
我当然不明白,也不想明白更不需要明白。慕湮至少还有爹爹和疼爱她的哥哥,我呢?孑然一身啊!又是谁害得我孑然一身?我冷笑,眼角忽地瞥到一个暗红色的身影,我道:“那你是否也把她当妻子?”
慕殇失笑,“妹妹终究只是妹妹,等她长大了一些后自然会明白的。”
暗红色的身影颤抖了一下,裙角一扬又倏然不见。
“慕湮是不是有身暗红色的衣裳?”
“是我去年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怎么了?”
“没什么。挺漂亮的。”我温柔地笑着,慕殇看着,竟有些痴了。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88, 共 17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侠柔情]汉宫秋
[古侠柔情]红舞鞋之舞芳魂
[古侠柔情]天上人间常相伴
[古侠柔情]牵手
[古侠柔情]是大侠的请举手
[古侠柔情]软红山庄
[古侠柔情]三月春
[古侠柔情]沉醉东风之桃花主
[古侠柔情]小姐耍心机
[古侠柔情]顾盼歌吟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