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0期
 [青春本馆]寓言
 2006-9-27 16:06:17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770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余眇

1
少年很忧郁,在教室里时从来不和同学聊天,也几乎没有朋友。但是大部分的女生仍喜欢注意他,因为他有着一张其他男生绝对不会有的漂亮脸庞。一双大大的眼睛,黑漆晶亮的瞳眸盯着你时动人心魄。也许因为嘴总是紧抿的缘故,所以那欲说还休的眼神更为惹人不安。于是,单单就这么一双眼也足以令许多女生自惭形秽。
杨晓踏进新教室时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最后排的他,两人的眼神交错而过,皆决定无视对方的存在。做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因为个头不高的关系,她坐在了第三排,与他相隔的距离同样是三排。下课后并没有什么同学与她打招呼,她也不在乎,仅仅是斜眼瞥了瞥同样在偷看她的少年。
叹口气,她走出教室,站在楼梯转角处的阴影里。不一会儿,少年也走了过来,神情一扫先前的忧悒,流露要笑不笑的戏弄。
“有一头狼披上一张羊皮,想方设法哄骗过牧人混进牧羊群中。夜里它被牧人关进了羊栏和羊关在一起,羊栏的门关得极为严实。然而为了准备第二日招待客人的食物,半夜牧人将这头披着羊皮的狼错当成美味的羔羊而宰杀了。杨晓,你是羊还是狼?”
他是在讽刺她吗?撇撇嘴,她冷哼一声。
“我不知道你母亲是怎么说服我父亲的,你听着,我不希望学校知道我们的关系。你是羊最好,若是狼的话最好学会夹着尾巴做人。”
“哦,我还以为是你父亲说服我母亲硬攥着我来这个鬼地方念书。”她毫不客气地顶回去,“胡蠡,不要以为你的条件比我好,我就非要羡慕你。我不是羊,也不是狼,更不会是乌鸦和蛇。”
胡蠡讥讽地笑了,原本沉静美丽的容貌掠过危险的轻蔑。他不会相信她,诚如不会相信她的母亲。她们是他平静生活的一个意外,不过是他父亲一时兴起掉进婚姻陷阱的报应。无论如何他不会承认那个为了他父亲抛弃重病丈夫的女人是自己的母亲,更不会承认一个叫杨晓的平凡少女是自己无血缘关系的妹妹。
望着胡蠡漠然转身的背影,杨晓呼出蹩在胸口的闷气。她可以生气,但却选择了默默忍受。说到底,还是为了母亲。不管外人将她母亲说得如何不堪,她仍坚持尊重其对生活的抉择。
“晓晓,那个男人的条件太优秀,我没有办法抗拒他。你爸爸的病需要钱,而且也活不长了,就算别人骂得再难听,我还是要离婚。我、你,都有权利过好的生活。”这是母亲给她的解释,她接受了。因为明白自己没有能力拒绝,也不能任性地将母亲锁在患有绝症的父亲身边。
一切都很顺利,继父是个很有风度的成熟男人,有钱有地位,那意气风发的干练模样的确能够令众多女性倾心相随。自己的父亲住进最好的医院进行化疗,享受贵宾级的医疗条件,原本想都不敢想的百万元医药费对于继父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她唯独不明白的是这样一个过尽千帆的男人何以会娶自己母亲这样一个平凡的已婚女人。但很快,困扰杨晓的棘手问题就出现在无措的她面前――继父欢迎她们不代表其儿子胡蠡也会毫无芥蒂地接纳新母亲与妹妹。
“《伊索寓言》里有一个《乌鸦和蛇》的故事,你想听吗?”第一天搬进胡家别墅,长得非常漂亮的少年就毫不客气地问她。
“乌鸦和蛇?”只读过《格林童话》的她诧异,并且万分不解。
“有一只饥饿的乌鸦急需要寻找食物,发现有一条蛇晒着太阳睡在角落里,便飞下来贪婪地抓住它。蛇转过身咬了乌鸦致命的一口。乌鸦在临死前痛苦地喊到:‘唉,我真不幸啊!我认为是意外的收获,原来却是我送命的根源。’” 他的语调冰冷,眼神充满对无知者的怜悯,全然没有初见时那沉默不言的忧郁。
她这才知道在胡蠡眼里她们母女俩是心怀不轨的乌鸦,总有一天会因贪图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而丧失性命。
不过即使彼此在心里潜藏着对另一人的敌意,然平日的相处却可以维持井水不犯河水的平静。每每杨晓无意间在客厅、厨房与胡蠡不期而遇,他鄙夷不屑的目光总会令她不住在心里叹息苦笑。如果真如他所言,她母亲和她是愚蠢丑陋的乌鸦,那么他多半就是一条无比高傲的蛇。

2
拜胡蠡所赐,杨晓花了一星期的时间熟读《伊索寓言》,并把个别经典故事牢记于心。因此现在已经能立刻理解《披着羊皮的狼》意指什么,特别是当数学老师公布月考成绩最后一个叫到她名字时,她胃里的酸味涌上口腔,令人难受得厉害。
这是一所只讲成绩与名次的全国重点高中,每年大学入取率皆在百分之九十九以上,大部分的学生都能考入一流大学。同胡蠡不一样,原本就读普通高中的杨晓是因为母亲的要求以赞助的形式才得以转入该校。诚如鄙视她的继兄所言,她对于这所学校众多聪明的羊羔而言,是一头愚蠢之至的大笨狼。
“杨晓同学,希望经过你以后的努力,你的成绩能胜过你父母的财富。”尖锐如利刃的讽刺言语使得安静的教室内响起轻微的嗤笑声。
被点名的少女刷白了脸,沉默地坐回座位。接下去整整一堂课,她的头脑皆空白无一物,呆呆地盯着五十四分的考卷发呆。为了赶上新学校的教学进度,她已经花费了全部的时间和精力。能在一个月内做到全然理解老师上课所讲的内容已是件不易的事,更何况是难度远远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月考。
“杨晓……”下课后,她的同桌――一个戴着银边眼镜的胖女生凑过来,这是她们成为同桌以来对方第一次的主动,“……你爸妈究竟多有钱?”
“怎么了?”她不解。
“哦,没什么。如果你家钱多得出乎我们这些工薪阶层子女的想象,那么你的数学成绩要及格恐怕也是我们不能想象的奇迹。”
前后几排听到她们对话的同学又都笑了,下课时的毫无顾忌,声音特别刺耳。幸亏上课铃及时响起,要不然被奚落的人一时真不知自己该如何逃脱这种悲惨又尴尬的境地。
是临时将数学课改换的自修课。身为数学课代表的胡蠡走上讲台,他扫了窃窃私语的众人一眼,转身开始在黑板上迅速写下某道数学题的解题步骤。似乎是非常麻烦的题目,洋洋洒洒,足足写满一整块黑板。
“黑板上是这次数学月考最后一题的附加题答案,沈老师说这道题的解题思路非常有用,也非常重要,所以没做出来的同学必须将黑板上的答题步骤抄五十遍,明天早上之前交给我。”清晰地交待完事情的人走下讲台,经过杨晓的座位时却停下了脚步,“你不用抄了。”
“啊……”料不到胡蠡会同自己说话,迷惘间她只急急应一声。
周围投至无数惊愕复杂的目光,她浑然不觉。耳边是笔尖在纸上划过时发出的“沙沙”声,她茫然的思绪渐渐沉淀成一个决心。必须和母亲好好谈一谈,自从搬进胡家后因为胡利辛的商场应酬比较多苏芳也跟着天天深更半夜才回家,她们这对母女根本无法像以前那样交流彼此的想法。
等放学铃声一响,她便如兔子似的脱逃出校门。胡蠡收拾好书包走出学校时已找不到平时会站在公交车站等公车的熟悉身影,他皱了皱好看的眉,四周搜寻一圈无果后便就近拦了辆出租车。
到家五点半,估计请的保姆正在厨房准备晚饭,他在玄关换鞋。然而刚弯腰,就听到大厅里传来激烈争执的女声。
“……无论如何我都要回以前的学校,妈,如果我真是进重点高中的料,当初也不会考进普高。求你了,现在这所学校根本不适合我,这样对我不会有任何好处……”
“我说过这是不可能的。我同利辛约好六点陪面,已经快来不及了……晓晓,妈妈也没有办法,你必须读这所高中。”
“为什么?”气愤又失望地质问。
“因为是利辛的提议,他花了一百万元的赞助费。你还不明白吗?如果现在你退学,这一百万元就等于全部丢进水里。就算利辛不在乎,但你觉得对得起他的一番好意吗?他把你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培养。所以再苦你也熬着,想想你另一个躺在病房里的爸爸,让他更安心些不好吗?”
……
一阵缄默,随后是越来越近的高跟鞋声。料不到继子此时已经回来,苏芳一怔,颇为尴尬地笑了。
“胡蠡,回来了?我和你爸爸晚上有应酬不在家吃饭。”
“啊,再见。”他原本僵住的手重又活动起来,迅速换好鞋走进大厅。
杨晓站在意大利进口的咖啡色真皮沙发旁,依旧是学校里朴素得有些寒酸的校服,低垂头的侧影似乎在哭。然,哭泣无声。他即使没有看到她流泪的双眸,却偏偏就认定她正在流泪,没有缘由,仅仅是男性的直觉。
“你们都回来了啊?那……那就吃饭吧。”听到客厅中没有什么动静的保姆走出厨房,神情多少有点不知该如何的慌张。
兀自悲伤的少女仿佛吓一跳似的转首,惊讶的目光在触及另一人的探究视线后急忙避开。她迅速拿了沙发上的书包,迫不及待地准备上楼。
眼疾手快的胡蠡三步并两步的追上她,并伸手抓住她的胳膊。
“吃晚饭了。”毫无起伏的平淡语调,她却为隐约的温柔之意而诧异地抬头。
“我不想吃,功课太难,我必须多花点时间。”
少女湿润的眼睛不断躲避自己的目光,配以无奈又坚决的话语,使他觉得她看起来特别可怜无助。这么想着,他不知不觉间就说出了令自己也深感惊愕的话。
“吃完晚饭我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从今天开始我来辅导你的功课。下午在办公室时我看过你的卷子,感觉只是你没有抓到解题的关键。”
“你……”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事实,她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言词。
“别你呀我呀的,吃饭了。”被她含泪的瞳眸盯得浑身不自在,他放开她,不耐烦地转身步向摆好碗筷的餐桌。
方才同母亲争执的激动心情稍稍平复,杨晓跟着走到餐桌旁坐下。两人面对面坐着,如平时般没有任何交谈地吃着晚饭,但是不知为何曾经冰冻住的气氛有一种逐渐融化的温暖气息。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64, 共 2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