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0期
 [青春本馆]速度
 2006-9-27 16:07:1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64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江雨朵


这是很久以前,发生在他和她初相遇时的故事……

1
这是很久以前,发生在藤秀荣与段小松初相遇时的故事……
在这个并不繁华的沿海城市,找到可以让职业赛车者依托的俱乐部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况且报考参赛执照也需要一定的技术和年龄的限制。
那么,在不合时宜的地点与年纪迷恋上摩托车的少年们该怎么办呢,这一次,就要讲讲他们这个特殊群体……
“所以说,毕竟还是要买国外的。”头发分别梳在两边,看起来像小兔子的娇小少女烦恼地抱怨着,托起鼓涨涨的双颊,“可是零件又那么贵……我们初中生怎么可能买得起。”
“段小松,你真的好崇洋媚外。”坐在旁边的女生忍不住偏过头,盯着这个不知道整天都在想什么的同学,“你又想买什么啊?化妆品、衣服、还是指甲油?”轻蔑地撇撇嘴,她真的很不屑这位段姓同桌,长得是相当漂亮,无愧校花之名。可是大脑里不晓得整天都在想什么。还拿着一堆英文杂志装酷,她怀疑她根本都看不懂。
“呃?”段小松打开杂志拉页,指给她瞧,“我是在说这个啊,你看,意大利有MV奥古斯达、吉雷达和摩图·吉兹、英国有诺顿与维诺塞特、德国有宝马,日本有四大家族……所以说不是崇洋媚外的问题,提起Road Racing,国内市场就是很空白啊……”
“你到底在说什么……”同桌听得一头雾水。
“呃?”段小松睁大眼睛,天真地指指手中的赛车杂志,“我在说公路赛车啊。”
不愿意承认自己在这方面的无知,同桌偷瞄着画面上的摩托,不懂装懂地“哦”了一声,“什么啊,就是摩托车嘛。我们中国也有长城摩托啊。”她回想着昨天才看过的广告。
“你在说什么啊……”轮到身边的娇小女生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拜托你,我们是在说赛车好不好?即使拿GL、公主、SUNDIRO……来比,也还是没得比啊。反正稍好一点就立刻被合资了,自己的品牌空白不说,一有好用的型号立刻出现很多仿冒厂家,好可恶呢。”
“……”
“所以啊,我常常都和他们说,宁肯花笔大钱买进口的好了,但是现在又说发动机都不允许进口了。其实也还是国产货。那么干脆买合资吧,又怕买到仿制品。而且啊,这些人非常可恶的,常常把那些好宝宝拿来乱组合一气,就敢乱称是新品,看到都要气死人。”
“好,宝宝?”
“就是摩托啦。”少女重新埋首,咬着手指皱眉钻研。
“……”斜眼观窥着生鲜的段同学,同桌脸色铁青悄无声移地移远一点。好吧,她收回前言,段小松不是没有脑子只想着打扮的花瓶,她根本就是满脑子全是摩托车的超级OTAKU嘛!
“你一个女生,”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同桌站得远远地问,“怎么会、迷这种玩意啊。”
“玩意?”段小松眉头一皱。
“小松!小松!大事不妙了!”已经有人先大呼小叫地冲进教室。
“唉呀,大头,你稍微冷静一点好不好!”段小松打量着跑得气喘吁吁的少年,很不爽地说道:“现在是午休时间耶,你跑到我们班做什么?”
“小松!大事不妙了啦。”顾不得所有在吃饭或是休息的同学投来怪异的注视,少年跳着脚大喊:“那个很有名的暴走一族,RED的老大!说我们没有经过他们允许就敢上他们的公路,要教训我们一下,刚才去西菀中学把阿南、小朱他们硬是带走了!”
“什么?那你不早说!”少女“砰”地站了起来,一反之前慢悠悠的样子,拉着少年的胳膊就往外飞奔,“有没有给大家打电话?”
“我就是接到电话才来通知你啊,现在大家可能都在老地方……”
“RED那帮人也太过分了!什么叫他们的公路啊!”少女的背影都因为生气而浸透着足以向四周迸射的火花。
“怎么办啊,小松,那帮人根本算是一半的黑社会,我们惹不起啊……”
“惹不起也得惹啊。我们可是很认真地在学车呢!那些毫无技术,只为耍酷的家伙凭什么占据公路啊。”少女越发火大。
“段、段小松!”同桌战战兢兢地拉住她,“你不上课啦?”
“我不舒服,”少女阴沉着表情回过头,一字一句地吐出:“帮、我、请、假!”
单手一扬,披上外衣的少女气势万千地大踏步离去。留下教室内一片的寂静。
“那么精神……还敢说不舒服……”
半晌,同桌才面色如土地转过头,望向身旁空空的座位。
“段小松好可怕”的流言大概就是从那一天开始,像标签一样缠绕在了她的背上。

2
“最近,总觉得有点懒懒的呢。”
躺在吹着清爽凉风的河畔草地上,藤秀荣枕着单手,捏着喀嚓作响的饮料罐,“好像应该找点事活动一下。”
“哼,算了吧。”抓着河边的铁丝网,随便地来回走动的少年微笑回敬,“你什么时候不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啊,还敢说!除了骑车,你根本就没有清醒的时候。这一点,倒真是像透了我那个老哥。”“瞿永靖——”藤秀荣拖个长音警告,“不要把我和二十三岁的老头子相提并论。”
“二十三就是老头子了吗?”拨了拨额发,瞿永靖苦笑着望天,“你还真是嘴毒啊。”
“咦?”拨头发的手指一僵,瞿永靖发现了什么似的迅速猫下腰,将脸贴近铁丝网。
“你在看什么?”玩弄着草地里的小石子,藤秀荣以肘撑身,就着半趴的姿势回头。
“又是那帮家伙……”瞿永靖喃喃自语,漂亮的眉形深深地蹙了起来。
“搞什么鬼,”藤秀荣利落地跳起来,一手撑住铁丝网,一手捏住瞿永靖尖尖的下颌往上抬,“说啊。”四目相对,他顽皮地冲他一笑,“你又看到了什么,爱管闲事的瞿——”
“也算不上是闲事,”想到破坏规则的家伙们,瞿永靖露出嫌恶的神情,“一帮自称玩‘公路赛’的人,他们的存在根本是玷污了‘公路赛’三个字。”
“哦哦,我想起来了。”藤秀荣恍然,“你是说打着什么‘RED’车队的招牌,进行非法的高速赛车那群小混混吧。”
“对啊。我们明明那么爱车,就因为年纪不够,便没法考执照也没法参赛。这帮家伙技术那么逊,却敢玩得不亦乐乎……”
“喂,这样听起来只是在单纯的抱怨唉。”藤秀荣斜眼瞄他,“而且你每天晚上不是有偷偷开你哥的车?还敢说……”
“反正我就是看他们很不顺眼。”少年别扭地固执,“他们开的车子没有格调,人又没有品格……”
藤秀荣抢着接道:“最最不可原谅的是,我们瞿二少还没能拥有自己的车子,那帮家伙竟然先有了。对吧。”
“……”
“说中你心思,不好意思。”
“藤秀荣你这个家伙……”少年咬牙切齿,还来不及落下警告。
“哇呀——”
对面传来的尖叫一瞬间分散了两个人的注意力。
“怎么回事?”瞿永靖眯眼望去,透过铁丝网,那一边是……
“你们这群恶棍!小混混!放开我们啦。”被绑住双手扔在地上的栗发少年脸上全是伤口,却还在拼命挣扎,破口怒骂。
“啧、这孩子脾气坏得和你有一拼。”藤秀荣从身后贴近,拉瞿永靖往下一点,借草丛隐蔽身形,“被捉到的人就要懂得先闭嘴嘛。”
“说过多少次,坏毛病还是不改。不要在别人耳朵边上轻言细语。”瞿永靖用手往旁边一拨,“看起来不太像内部动私刑。”
“那,要帮忙报警吗?”藤秀荣懒散地把重心靠在他身上,用手绕着他的头发玩。
“先看看情形再说。”
“啧,你还真爱管闲事。”
“总比你只对摩托车有感情,要强一点吧。”
“咧——”
两个人一边交谈,一边悄悄地移动身体,转到能窥得全貌而不易被发现的角度窥视。
“小鬼!你还敢咬我?!”年纪在二十左右全副行头的阿飞仔冲着把大眼瞪得恶狠狠的少年腰上踹了一脚,听到他吃痛的惨叫才露出一抹得意的狞笑,蹲下身抓起他的头发,“早就警告你们的啊。F公路是我们莲哥的地盘。哪个准你们这些毛没长全的小子来玩?”
“你放屁!”少年虽然挨了揍,却丝毫不肯服软,大声道:“我们只是在自己练习,又没有干预到任何人。凭什么不让我们上路。你们才是路霸!”
“住嘴!”一个巴掌毫不容情地打了下去,“还敢嘴硬!知道我们莲哥是什么人吗?”
“哼,”少年冷笑,“本来以为是个不良飞车党,今天才知道还是个没种到要绑架小孩子的流氓。”
“哗——”瞿永靖惊叹,“我喜欢这小子,被打得这么惨,独落敌营,还敢这么倔强。”
“那是蠢。”藤秀荣不赞同地甩甩快落到肩膀上的头发,眼睛里却早没了懒散的神情,锋利地逡巡左右,观察地形,“对方十二个人,我们二个人,结论是……”
“住手——”
眼看着不分轻重地一脚又要冲着少年狂踹下去,瞿永靖大喝一声,从草地中站直起身。
“……”暂时撤退四个字就这么卡在了藤秀荣的喉咙里。不会吧——他用“总有一天被你害惨”的表情瞪视瞿永靖。后者还他以一个“没办法嘛”的耍赖眼神。
“你们是混哪里的?”
被突然冒出的人影吓了一跳,青年暂时放开了少年,皱眉向他们两人喝道。
“混、混哪里的?”瞿永靖望向藤秀荣,装傻道:“他在问耶……”
“你竟然问我……”藤秀荣狠狠瞪他,无奈地挺直腰背,向着自己的方向一扬手指,支吾不清地喊道:“混李老板那里的啦。”
“李老板是谁……”瞿永靖好奇地问。
“你家门口的牛肉面店。”藤秀荣白他一眼,索性抓住铁丝网,翻了过去,反正跑也跑不掉了,闲事只好管到底。
“兄弟,这小娃子哪里惹到你了,这么大的火气哦。”藤秀荣笑笑地靠过去,装作不经意却是四面留神地观察对手的实力。
“对啦,他还只是小孩子嘛。”瞿永靖跟着一唱一和,“堂堂的RED!何必和个孩子一般见识咧。”被两个人故作悠游的样子唬了一下,还在思索究竟“李老板”是哪条道上的青年顺嘴回答:“这小子只是个人质!他后面那群不服管教的才是要调教的重彩戏,没你们的事就躲远点!”他做出逞凶斗狠的样子扬了下拳头。
“你看,我就说让你报警,你又不听……”藤秀荣压低声线,“是业余车手在争路吗?”
“我们都是在和哥哥他们俱乐部的人玩。你不知道的情形问我也没用啊。”瞿永靖挑挑眉示意自己不了解。
“不过这孩子年纪好小,好像是初中生……”
“所以才轻易地被抓啊。”
“和小孩子斗气,还真不是一般的烂……”
“所以我早说了他们没品,你还说我是在抱怨。这种人根本就不该让他们上车……”
“喂!你们两个唠唠叨叨的说什么?”看到藤秀荣和瞿永明窃窃私语,那一边的人渐渐骚动起来,“滚啦——”
“他叫我们滚耶,”藤秀荣问:“什么意思?”
“不懂。”瞿永靖握紧手指,发出咯咯的响动,“大概是想尝试我新买的散弹枪吧。”
“咦?你带在身上啊。不是和你说最近严打,让你放在大哥那里吗?”
“社会越来越乱,我只是想防身啊。”
两个人默契天然无需排练编排得煞有介事,毫无惧色地迈开双脚,以探雷的架势,向着不良少年们前行。瞿永靖把手伸向衣袋,做出一个已握住枪把的动作。
“这、这两个家伙是谁?有人见过吗?”
适才还凶相毕露的青年有点心慌地后退了一步。
“知道我们的名号,那应该也是玩车的吧……”有人犹豫地答。
“喂——”看起来像个说话算数的人起身拦截,“我们是王董的人哦,不要管过界。”
“哦,那是一家人啊。”藤秀荣打个哈哈,假装很熟地点个头,转过脸,用糟了的表情冲瞿永靖一吐舌,“还真是黑社会呢……”
“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瞿永靖搭着藤秀荣的肩膀往回转,“我们走了。几位继续,不打扰了。”
“站住。”身后传来阴沉的声线,“我怎么觉得两小子像要找事……”
被发现了——藤秀荣脚下“咯噔”一绊。
“算了吧,大哥,今天晚上要赌车啊。别理这种小事了。先收拾了那帮烦人的小杂种,大伙一块好好吃一顿,养精待战才是啊。”
“也对……”
逃过一劫——耶耶!
藤秀荣和瞿永靖满头冷汗地向对方比划出一个胜利的手势。不好意思,那边那位小朋友。保命为先,英雄势单力薄,暂且撤退。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25, 共 8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