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1期
 [名家新篇]天下无双之情敌出现
 2006-10-18 10:15:4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814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彤琤

1
月童再次出现于校园内,已经是三天后的事了。
据说他是因为肠胃不适才请了三天的假,而在夏无双因为三天前的那道炒饭而感到内疚前,另一件让她更感震惊的事先发生了。
“我跟惠学长的关系?”她困惑,怀疑自己听错了,只能一脸无辜,看着面前据说是隔壁班的女同学,试图搞清状况。
“是的,我想问,惠学长跟你是什么关系?”鼓起勇气,女同学又问了一次。
“你是指什么关系?”夏无双一头雾水。
见她这么不受教,在一旁女性友人支持的目光下,女孩硬着头皮只能用最白话的语句来问:“你……你是惠学长的女朋友吗?”
“怎么可能?”夏无双怪叫一声,不明白对方怎会有这样的想法。
“可是你每天都跟他一同上下学,而且你还直接叫他的名字。”有人指出所见事实,对于他俩的亲密,他们已经观察一阵子了。
“不止这样,他还让你入烹饪社……我听我哥说过,烹饪社向来就只有惠学长一人社长兼社员,从没收过任何一个社员,只除了你。”另一人举出从兄长那边听来的传闻。
见他们指证历历,夏无双只觉得好笑。
“烹饪社?我是不知道阿郡对别人怎样,但我是他师姐,我想入社,他岂有不准的道理?”顿了顿,她接着再道:“至于上下学一起,那是因为我们住在一起啊!读的又是同一间学校,当然一起上下学。”
那理所当然的语气,惊得几位找她出来谈话的女同学倒抽一口气。
“你们住一起?”
“是呀,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当然住一起。”为免麻烦,夏无双索性一口气全招认,“他是我的家人,也是我爸爸的徒弟,同时因为他入门比我晚,所以他还是我的师弟。我们从很小开始就住一块,是一起长大的师姐弟,直接叫他的名字,也是从小就开始的习惯……这样,还有问题吗?”
她一连串的解释既多且杂,什么师父徒弟、又是什么入门及师姐弟的,反倒让人听不懂,到底是入什么门啊?
不过问话的女孩已试图进入状况,就见她小心翼翼地开口再问:“意思是……你们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就是了。”
“那是当然。”夏无双完全搞不懂这些人把她找出来到底要做什么?
“小茹,这太好了。”
“是啊,他们不是男女朋友!你就还有希望。”
“你们别这样说啦,八字……八字都还没有一撇呢!”被其他人恭喜着,那个名叫小茹的女孩一脸害羞。
“你们特地约我到这里,就为了问我这些问题吗?”她们的对话让夏无双抓不着头绪,只得化被动为主动,问问她们的意图。
“既然你不是惠学长的女朋友,告诉你就没关系了。”女孩中有人出面代表回答,“是这样的,我们小茹从入学前就一直暗恋着惠学长,本想等入学成为他的学妹后,再找时间向他告白的,但没想到开学没多久,就发现他身边一直有个你,所以对你产生了误会,现在误会讲开了就好,没事了。”
“等等,暗恋?你是说暗恋阿郡?”夏无双惊讶得差点合不拢嘴。
“好了啦,别说了。”讲到自己暗恋学长心事,小茹害羞得不能自己。
“为什么不说?既然她不是惠学长的女友,我们说不定还能请她帮忙呢!”小茹的朋友甲说道。
“对啊,她是惠学长的家人,还有谁比她更能帮你的?”小茹的朋友乙有同感。
“真的吗?你愿意帮我吗?”迟疑的目光看向心上人的家人,那娇弱的模样让人我见犹怜。
“可是为什么?”压下心中的诧异,夏无双只想弄清楚当中的道理,“你为什么喜欢阿郡?”
“当然是因为他又高又帅啊,而且体格又好,看起来就非常赏心悦目。”朋友甲抢着代答。
“不止这样,还有那种气质,惠学长他有一种冷冷的、带点忧郁的气质,就像高原中的一匹孤狼……你笑什么?”友人乙不悦地扫了一记白眼。
捂住嘴,夏无双预防自己再笑出声来,但好难,她只要想到性格别扭的阿郡,在别人眼中竟变成“高原中的一匹孤狼”,那画面就是让她觉得好笑。
“对、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道歉,却忍不住双肩抽动,只能尽力解释,“因为我实在想象不出来阿郡有像你们讲的那样。”
因为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经过长年的相处,关于惠天郡的外貌,她不但已经习惯到失去了客观眼光,事实上,因为彼此太过熟悉,她对他的长相如何根本一点概念都没有。
反正那张脸就代表她的阿郡,她完全看不出美丑,顶多,她只能看得出他和其他人的身高差别。
她承认,她这师弟比一般同年级生确实高出一些,也壮了一些。而因为个性上的别扭,认生的他对陌生人总无法自在相处,因此会给人冷漠的感觉,但……再怎么样,那也不该是一匹狼的模样吧?
“对了,你自己呢?你为什么会喜欢我们家阿郡?”纯粹只为好奇,夏无双追问起当事人,“跟她们讲的一样吗?因为我家阿郡长得高又帅,有狼的气质,所以喜欢?”
“才、才不是呢!”原先怯懦懦的样子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叫小茹的女孩气恼地更正,“我喜欢惠学长,不是因为他的外在长相,而是因为他的心、他善良的心。”
眨了眨眼,夏无双怀疑所听到的。
乖乖隆地冬,竟有人能发现阿郡那藏在别扭个性下的温柔与善良,这女生不简单喔!
“小茹,你在说什么啊?”有异议的反倒是陪同谈判的友人甲。
“就是说嘛,什么善良的心?”友人乙也觉得莫名其妙。
“对不起,我之前没告诉你们,其实我会喜欢上惠学长,并不像你们讲的那样。我会喜欢上他,是因为在一年前,我偶然的看见他在路上抱起一只刚被压死的猫……”
“他抱死猫干嘛?”友人甲一脸惊愕。
“被压死的,那很嗯心吧?”友人乙有点反胃的迹象。
“是啊,那时我也觉得很恶心,但惠学长不顾来来往往的车,执意去处理那猫的后事……他不但把它从路上捡回来,还特地找了块空地把它掩埋了起来。我一路躲着偷看整个过程,觉得他真的好善良,就忍不住爱上他了。”红着脸,小茹交代前因。
“嗯,那的确是我们家阿郡会做的事。”听完始末,夏无双抚着下巴道。
不过,听到有人暗恋阿郡……感觉好奇怪喔!
夏无双正陷入沉思,天城光希则从一旁远远的角落探出头来问——
“那个……双双,你事情到底解决了没有?”
其实,他并不想介入这种为情争风吃醋、无理性的谈判场面。
但他没办法,见到夏无双一点戒心也没,一知晓有人约她,也不先问问对方是谁,就这样心无城府地一个人出来赴约。他左想右想,怎么想都觉放心不下,只好硬着头皮跟过来,然后约定好他在一边等她……当然是有借口的,他借口要她帮忙介绍社团,约好等她解决完事情后,要带他去参观各个社团。
“就来了!”见着他可爱的脸,夏无双回他一个大大的笑容。转头对几个不认识的女生道别,“不好意思,我还有别的事,如果你们没有其他的问题,我可以先走了吗?”
几个女生面面相觑,在她肯定的否认与惠天郡的男女朋友关系后,好像也没什么好再说的,只能点头。
不然,还能怎办?

2
一如往常,社团活动期间,烹饪教室持续不断地传来一阵阵食物香气。
请了三天病假,待在家中休养的月童惟一所记挂的,就是这一股引人食欲的香气。
“唉,这才是食物的味道呀!”软软地瘫在一边等着吃东西,月童轻叹出声。
睽违三天,再次沉浸于这食物芳香中,他整个人可以说是十分陶醉。
习惯性泡在烹饪社的人不止月童一个。闻着马克杯中的咖啡香,学生会长御风行想起三天前的那场风波,忍不住轻笑出声。
“真想象不出,师出同门的两个人,做出来的东西会天差地别到这地步。”
“别说了,我不愿回想那种只能称之为恐怖的味道。”想到那盘炒饭,月童就一阵反胃,只能虚弱地求饶。上吐下泻了三天,他最想忘掉的,就是那可怕的味道。
“难得这世上也有你怕的东西。”放下手边的数据报表,一向沉默的霍靳破例加入调侃的行列。
“阿郡,你就由得他们两人这样揶揄我?”月童哀怨地看向始作俑者。
“活该!”惠天郡冷冷地下注,补充道:“谁要你让双双动手的?敢要她动手,你就要自己承受。”
“话不能这么说。”月童反驳,“谁知道她会有那样‘惊人’的厨艺?”
白眼扫向偷笑的御风行,顺势再扫过唇畔隐含笑意的霍靳,月童没好气地表明自己高尚的情操。
“你们那天都在,应该清楚,看到她煮出来的东西,只要稍有那么一点点理智的人都知道,绝对要以生命安全为由而拒绝入口,我眼不盲、心不瞎的,明明知道那盘炒饭的恐怖,为什么还要硬生生吃下它?”
“因为你要不吃,以后就再也吃不到阿郡做的菜。”两句话,御风行直指问题核心。
原先计划好的慷慨激昂全被这两句话给浇灭。月童软软地瘫倒在专用的贵妃椅上,一脸哀怨得像个深宫怨妇。
“你别这样。”御风行失笑,安慰道:“其实大家都知道你的志节崇高,为了不伤害夏无双的幼小心灵,打击到她的自信心,所以冒着生命的危险,咬牙和血吞下那盘致命炒饭……阿郡虽没说,但他全看在眼里,知道你辛苦了。”
“是吗?他真知道我为他的付出吗?”有人搭腔,月童扮怨妇扮得更加卖力了。
“……”惠天郡实在不想理会这样没营养的对话,完全沉默以对。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67, 共 1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名家新篇]哥哥背着洋娃娃
[名家新篇]天字一号房
[名家新篇]拈花惹草
[名家新篇]恶搞剧场
[名家新篇]事到如今随便你
[名家新篇]宠你上了天
[名家新篇]午夜幽兰
[名家新篇]青梅弄竹马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