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1期
 [古侠柔情]沉醉东风之桃花主
 2006-10-18 10:19:42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68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平天烬


1
尘世纷扰,不若桃花沉醉东风,请温一壶桃花酿,闲听我唱一曲《长相思》,讲一段红尘旧梦。
庆元十五年,太平盛世景象持续了多年,南方战乱又起,皇四子应旨出征,经半年,凯旋归来,数万平民夹道迎接,十万红匹沿路招摇,声势如雷。
那情形,真真惹人艳羡,享受这一切的那个——人,即将成为我夫君的那个人。
名号允琏。

飞花逐柳,日暖如曦,恰是人间四月天。
“妹妹,爹爹叫你快去锁玉厅呢!”
宁朝岚,我的姐姐掩嘴轻笑,声似江南糯米糍,粘粘软软,我总爱听她轻言曼语,低低调笑的声音,想那年少不知愁的岁月早已滑落无痕。
“姐姐?今儿个你怎么来了?”我装着惊讶的样子扶着她的手臂在床边坐下,姐姐已是五个月身孕的模样,眼角眉梢都透漏着幸福的余韵,我看了总是忍不住替她高兴。
“这就要问你怎么耍了什么鬼主意!”
我淡笑,前两日想着好久没见到姐姐了,便私下托人辗转告诉姐夫姐姐有些东西在宁王府。日日一个人在宁王府走动,我觉得有些闷了。
“先不多说了,爹爹还在等着!”
“有事么?”姐姐一本正经地整着我原本就不乱的发髻。
“你去了就明白了。”姐姐又笑,那笑了多了几分调笑。

早春时段,乍暖还寒,桃笑依然。
玉屑园中桃花怒放,千树万树点点纷繁,恰似春意绵绵悠长,花影重重,香味甚远。
穿过玉屑园到锁玉厅,我手中多了一束桃枝,未进房,便听见厅里传来低低的谈话声。
“二小姐,老爷正等着呢!”玉伯微微笑着躬身,我点头,心下有些明白了。
推门那一瞬,里面的人正巧转身,一袭白衣,转身时宽大的绣金宽袖拂过重影,影影绰绰,竟是光华动人。
浊世公子,眼角含笑,眉入发髯,一根白玉簪挽一头如瀑墨发。
“朝阳,来得正好!”爹笑道,从书架旁走过来,仿佛我是意外走到这里来的,“来见四子!”
四子?我惊讶地抬头,他微微颔首,优雅贵气却不凛人。
“我是允琏,宁二小姐。”
允琏! 
我敛起双目,福身,“见过四爷,不知四爷亲临,朝阳素衣乱发还望四爷见晾。”
“还说!你今日是不是又去园子里折腾了?”爹爹的眼角透露出笑意,语气虽严厉,却又难掩宠爱,我知道爹爹一向疼宠我。
“宁二小姐天然之姿,人面桃花。”允琏淡笑,音色柔静,像江南暮色中的洞箫,低哑悠远。
这是那奔战沙场之上获名苍鹰的男人?
他眉目狭长,竟隐隐透出忧色。
我扬起浅笑,“宁府桃花开得正盛,最艳莫过与此,赠与四爷!”
允琏半是惊讶,接过桃枝,低头细看后才打量我一眼,神色间颇有惊喜遗憾之意。
“多谢宁二小姐了!”浅笑熏然,“最艳如此,命不过如此。”
那低叹的一句话在我脑中警醒,我呆怔看他,允琏原是这样的人。
爹爹笑道,“朝阳这小丫头倒叫四子见笑!不过——我这倒真有叫四子感兴趣的宝物!”
允琏神情回复淡然,扬眉浅笑,“那我倒是真想看看还有什么胜过二小姐的桃花?”
我垂首,心里有什么在细细挠着,戳破原本平静的表面。
二小姐。
这样生疏……

爹爹叫人抬进玉碎,我惊讶看他。玉碎是上朝名琴,当年因玉碎之名颇合宁府园林,是以高价购得,其通体雪白玉质,有细细纹路默默延伸,似微尘碎玉,遂得此名。
我与姐姐都极喜爱它,常常抚琴自娱,如今爹爹竟要将玉碎赠给允琏?
“此琴声色铮然,如寒霜微降,清透无暇,四子定会喜欢,朝阳你试着弹一曲!”
我惶恐地坐到琴边,思索半晌竟不知如何下手,看见爹爹使的眼色,才漫手轻抚。
长相思,在长安。
若是今日一别,真是长相思。
不舍之情漫上胸际,但闻琴声凄苦,叮咚如石下清泉,冷冽清透。
允琏双手含袖,漫声唱道,“忆君迢迢随青天,昔日横波目,今日流泪泉……”
尾声铮然,我被他声中凄苦吓到,仓惶间挑了指甲,丝丝疼痛钻心。
“朝阳素爱此琴定是听闻老夫要把这琴送给四子才会这么失常。”爹取笑我,我突然明白他送琴的意义。
他知我素爱玉碎,送给允琏是暗含什么时候完成大婚的试探之意,我退到一边,低低解释。
“朝阳是为四爷声声入情的唱声惊叹而忘技!”
哈哈!爹爹又是大笑,我却越发沉静,爹爹不是赏乐之人,他能识人善用,知人善变,但他辨不出声乐中偶之流露的真情。
允琏不快乐,他心中郁郁悲苦万分。
“即是二小姐心爱之物,我又怎么能夺人之爱?!”允琏浅笑,慢慢抚琴,似是不舍。
“早晚都还是自己的东西,不怕的。”
允琏抬头,“那也不妨多等一阵。”微微一笑,有谈笑间灰飞气势,爹爹不再进逼。
也让我松了口气,原本想象中的人差了几多,我有些茫然不知措。后来姐姐不停追问我也是淡笑以对,什么也不说。
最是无情帝王家,我想这个命运我是逃脱不了了。

2
庆元十六年,庆国皇四子加封为王,赐名苍王。同年九月,娶宁王府二小姐为妃,筵席九千,庆势三天。
大婚风光无限,世上女子最幸福也莫过与此。
我闭了闭眼,去年初见后再未相见,仍是一个陌生的男子,别人口中的良人。我却对此毫无感知,我谨念他那隐隐悲苦是为何?生于皇家,他又何来悲苦郁郁?
入夜,红烛垂泪。
远处畅声不绝于耳,想象那人声鼎沸该是多么热闹,与这里的寂静多么不同。九月金菊,梦里依稀会有连绵秋色,淡霞如勾,白衣飘渺,眉眼如画。命运的转轮吱呀过去,只道天凉好个秋。
房门被推开后是细微脚步声,有些踉跄,头巾被挑开的一瞬间,我瞧见比之昨年更加冷寂的眸子,像是没想到我会直勾勾看着头巾被挑掉,一瞬间的惊讶后那种冷寂忽而不见,映入眼帘是新郎火红绣金袍子,更称得人挺拔俊逸。
“外面……宾客太多,我可能喝得多了一些!”缓慢的语调含着一丝不清醒。
我自己拆掉头上的凤冠,上前扶他,“我知道了……你早些歇息吧!”
允琏看我,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你不似朝阳,倒若桃花,沉醉东风……”
他还记得我送的那支桃花……我忽然一僵,允琏,你到底想要什么呢?
又,何苦装醉来逃避,我?
短短一十八月,允琏平西南战乱,辅东西商路建成,治南方水灾,功勋卓越,加封为王。
权倾天下。
可他还是不快乐!我不明白。
只是,我明白他不想娶我。所谓圣旨,我不能抗旨,他也不能。
慢慢走到红漆八仙桌前,桌上放着精致菜色,与两个玉杯,杯中琼汁玉液,他甚至没让我喝交杯酒。
他讨厌我吗?可他记得那枝桃花。
今晚天阶如玉,月凉如水。我默默抬手,将自己那杯对月成影喝完,他那杯缓缓注入菜盘。
姐姐说,嫁入王家,只能忍耐。姐姐幸运,遇着了爱她的人,而我,爹爹千挑万选的婚事也许并不能给我带来一世富贵。
世间繁华如烟,只身沉醉东风。

清晨。
独醒于暖衾中,我有些惊讶,我怎么会躺在床上,昨夜允琏躺的床上?
梳洗过后,侍婢流云领着我前往偏厅,允琏正等在那里,垂首坐在紫檀椅上,长袖半掩,似在沉思。
 我站在门口,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称呼他。
“王爷,王妃来了!”清脆的声音和流云这名字意蕴不合。
允琏抬头,看见我暖暖一笑,不冷冽也不模糊,似九月初阳,碎了一地阳光。符合一个男人对新婚妻子的笑容。
我不禁有些迷糊,那冷寂的眼是否只是一时错看?那被我倒了的酒是否也只是南柯一梦?
“待会进宫请安不用太紧张!”
我麻木点头。

共乘一车,他面如冠玉,默默不语,我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听说,前两日圣上赐婚六子和锁阑府赵小姐?”
“允陵也十六了,定了亲事可叫他收收性子!”
允陵十六就定下婚事,而允琏十八才被赐婚,五年后完婚。
“这……若是六子不喜欢赵小姐可有退婚的可能?”
允琏皱眉,“这话可别随便到处说,若是私下玩笑,还有更改圣意的可能,这是当着文物百官的面说的,即使是皇子也没有反驳的可能。”低头整了整膝上衣折,“况且喜欢不喜欢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允陵侍妾也已经有了三个,侧妃的位置也空着,怕什么!”
昨夜的冷寂果然不是我的错看,我淡笑。听说在我进门之前,允琏已有两个侍妾,相比之下已是收敛。
“赵小姐与家姐是闺中好友,我想打听打听六子的想法而已。”
他说的没错,喜欢不喜欢都不算什么,作为最受宠的皇之一,他仍是要娶我。
“锁阑府赵尚书之女端庄秀丽,文采兼备,我早有听说,相比六弟是嫌轻浮,不过个人缘分不同,你也别急着定论。”他淡淡说着,双手含袖,目光悠远好似天边最远的那条细缝,每次看见他这样的时候总让我觉得他心里很苦,连同自己的心也很苦。
“四爷,以后有什么事不妨告诉朝阳,让朝阳为你分担!”
允琏看我,目光中盛满那种说不出来的纠缠,“……怎么还叫我四爷?”
“……夫君?”
“叫我允琏吧,朝阳!”
除了圣上外,没人这样直呼他的名字的。
我实在不懂这个男人。

头半月的忙碌过后,日子回复平淡,和宁王府中的生活倒也没什么大不同。
只是新夫人并不受宠的传言日胜一日。我住在桃园,允琏住在梅园,侍妾在兰园。苍王每月只有两日在桃园,剩下时间大多由侍妾陪寝。
原来是由侍妾服侍,我安了心,常常看见梅园书房半夜亮着,我总担心他忧劳过度。
虽然如此,允琏待我又是极好,有新鲜玩意先拿来让我把玩,有当令鲜果先拿来让我品尝,有华贵衣料先拿来让我裁衣。这其间的奥妙谁人也说不清,这新夫人的地位到底如何,说不清拿不准,总归是不敢轻易怠慢。
我也日复一日当作没有听过那些流言。
每月初一十五晚入睡后,允琏会进房来,只是同床相拥,共度一夜。
这样,三个月很快滑过。
时值腊月,寒气逼人。
苍王府桃园原是为我而建,至晚秋便已开始显露颓败之势,如今更一片惨淡气息,破败难掩。夜夜寒气,逼得我夜里难以安眠。
我想起夜里允琏身上温热的气息,他离开已经二十天了。上月末允琏匆忙赶往江西处理暴动,整个苍王府由我全权做主,节日布置,庆典大大小小的事务他私下稍微提点过要注意的地方,其他全部交待管伯去做,我倒也轻闲。
白日我常常会去允琏的梅园闲逛,他在的时候我极少来,如今正是赏梅时节,偏偏主人不能一同观看。
朵朵簇簇团团清香,于深雪深处更显傲骨,眼见梅花愈开愈盛,寒气也越来越重,千金雪裘都抵制不了这寒气,我不禁皱眉,他远在千里,安好?
允琏喜爱阅读,涉猎甚广,闲来无事,我就捧书慢慢品读研玩,开着窗,隐隐寻着暗香找寻新生的梅枝。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43, 共 67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侠柔情]汉宫秋
[古侠柔情]红舞鞋之舞芳魂
[古侠柔情]天上人间常相伴
[古侠柔情]牵手
[古侠柔情]是大侠的请举手
[古侠柔情]软红山庄
[古侠柔情]三月春
[古侠柔情]春光殉
[古侠柔情]小姐耍心机
[古侠柔情]顾盼歌吟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