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1期
 [古侠柔情]软红山庄
 2006-10-18 10:21:46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940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西游晃晃

红昭说,红羽曾经对她说过,一定要快乐的活着。
红昭对我讲这话的时候,已经是喝醉了,大笑着,摇摇晃晃地走在湿滑的大街上。那时候,夜已经很深了,街上除了她和我,再没有别的人。我们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
天气很好,因为天上月光明亮,没有星星,幽蓝的天空更像上等的丝绸锦缎。空气中,湿冷带着露水的味道。
多年以后任何一个无眠的夜晚,我都会想起那一夜。一个走在我前面的美丽女子;一轮硕大明亮的月亮;湿滑的青石板路;两边高矮不平的民居;一棵细小的柳树;带露水味道的空气……
走到路的尽头,红昭突然转过身来看着我,眼里是我从未见过的光芒,我停住看着她。她笑了,慢慢扩散的笑容,极尽妩媚。第一次见她就觉得她美,尽管她一直是冷着一张脸,甚至有些呆滞,但是她的眼睛却透着妖气,非常的妖。
那晚,在我认识她的三年里,只在那晚,我第一次看到了她的笑。以前我以为她是一座冰山,其实我错了,那是一团火,一旦燃烧,便要燃尽。
我愿意为了这样的一个女子,痴狂一生。
她笑的明艳动人,摇摇晃晃地站立着,对我说:你看,他说我要快乐的活着就好像一定能快乐似的,就好像快乐不快乐都可以由着我随便选择一样。我无语,看着她笑容如花的脸,我想,真希望她这样永远醉下去不要醒。

我叫阮星,曾经是个很有名气的剑客,十五岁便开始闯荡江湖,以做赏金猎人为生。这很危险,但却是来钱最快最多的行当。从小,我学习剑术的那天起,我就计划着将来存一大笔钱,请人为我打造一把举世无双的好剑。
遇到红昭那年,我二十岁。在我以为我就要死的时候,我看到了她。
我的任务失败,多处受伤,血流不止,倒在一个荒郊野外的草丛里。昏昏沉沉中,我听到一阵铃铛的声音,由远及近。在我没有完全闭上眼睛的时候,从草缝之间,我看到一辆毛驴车,远远走来,速度很缓慢。车上一女子背对着我坐在车上,手里打着一把油纸伞。渐渐地,驴车远去,铃铛声由近及远,慢慢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正当午,烈日暴晒,我昏死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又听到一阵铃铛声,还有木头吱嘎的声音。我身边就坐着那个举油纸伞的女子,这回我看到了她的脸,美丽却没有生气。小毛驴还是慢慢悠悠的走着,非常悠闲。原来我也在车上面。
当时我想是她救了我,我想我应该说些感谢的话才对,尽管身体很虚弱多处疼痛不止,但是我还是咬着牙支起上身,对她说,谢谢你救了我。
她看着我,没有看向别处的意思,也没有想说话的意思。
实在支撑不下去,我又平躺在驴车上,我想她可能是害羞吧。那时候,男女之间是有着严格的界限。再有可能是她不喜欢说话,或者根本就是个哑巴。不管怎么样,我都非常感谢她救了我,一个人伤痕累累躺在草丛里等死的感觉真是不好受。也许会被野狼吃的连骨渣子都不留,那这个世界上便真的从来不曾有过我。
当我再次从昏昏沉沉的昏睡中清醒过来的时候,一睁眼,看到的就是满天的星斗和银钩般的月芽。驴车停在一棵树下,前后左右都没有房子,也就是说这是在另一处的荒郊野外。救我的女子还是安静的坐在车里,姿势未曾变过,只是油纸伞被收了起来。
身上的疼痛减轻很多,血止住不再流。我坐起来靠在车上,与她面对面。我问她,有水吗?
有。她答了一个字,递了个水壶给我。
原来不是个哑巴。虽然只是一个字,还是听的出来声音很嘶哑。一张好的脸蛋可惜没有一付好嗓子。借着月光星光仔细看,虽然五官细致精巧,但是却没有什么表情,木讷的很。
我叫阮星。我简单做个介绍:我是帮官府抓坏人的人,今天差点死在坏人手里,谢谢你救了我。其实我有些小小的隐瞒,那就是我并不只是给朝廷抓江洋大盗,只要出的钱多,我可以为任何人去杀任何人。
她看看我,看看四周,看看天,看看拉车的那头驴子,没有说话。
我看着她的眼睛,才发觉其实她是活着的。她的生气,灵性以及妖艳,都从她的眼睛里透了出来。
你那时看着我,很像红袖。她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月光如水,清清冷冷。她睁着大眼睛看着我,看进我的眼睛,她好像是在对我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红袖是谁当时我并不知道,但是我很感激她,这女人肯定不会有多余的良善之心救一个与自己不相干的人,谢天谢地让她觉得我和那个红袖有某处相似。
我决定跟着她。我觉得她需要一个人照顾,而我需要她。
她说,听说长安很好啊,很热闹,我们去吧。
就这样,我们在长安一住三年。

在长安的三年,异常的乏味无聊,全然没有以前闯荡江湖的精彩刺激。
每天,面对的是柴米油盐,日升日落。
她就像一个幽灵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现在我的身后,悄无声息,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消失不见,一连几天甚至十几天。我不问她,她便半句话也没有,更不会有任何表情。我不知道她想做什么,在做什么,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后来发现她去哪里都会回来,这就让我安心。
过了半年,我的伤彻底好了,便又开始了猎人的行当。
其实很多时候我是很郁闷的。明明旁边的房间里还住着一个人,每天我也进进出出好几次,她却可以当我是透明的视而不见,而我也不得不被迫当个透明的人尽量不出声。这让我很不舒服。人真的是很贱的一种。就这样,我竟然还觉得很幸福满足,觉得这样过一辈子都是好的。
人的一辈子,究竟能有多长啊。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55, 共 11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侠柔情]汉宫秋
[古侠柔情]红舞鞋之舞芳魂
[古侠柔情]天上人间常相伴
[古侠柔情]牵手
[古侠柔情]是大侠的请举手
[古侠柔情]三月春
[古侠柔情]沉醉东风之桃花主
[古侠柔情]春光殉
[古侠柔情]小姐耍心机
[古侠柔情]顾盼歌吟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