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1期
 [青春本馆]失之我幸
 2006-10-18 10:25:34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46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By贾童

1
从小我就讨厌男人。因为我没遇到过一个负责的好男人。
我就像温瑞安小说里那个叫邝无极的倒霉蛋,逢打必输。不是他太弱,而是他每次遇到的对手都正好比他更强一点。
我知道天下的好男人多得是,可我命中注定只碰得上混帐王八蛋。
天下就是有这么邪门的事情。
小学的时候,我在镇子里读书,是男生们欺负得乐不可支的对象,他们甚至分派出任务,谁负责往我抽屉里种蚯蚓,谁负责往我凳子上涂胶水,谁又负责埋伏在上学路上朝我扔泥巴和死耗子。
但是很可惜,我不怕蚯蚓,也不怕死耗子,更不怕泥巴和胶水。天生如此。他们朝我丢耗子,我就朝他们丢回去,而且不用纸包住,直接用手拿。
我住在外公家,外公是当地书记。我妈妈住在上海,一边工作一边考大学,有什么新奇好玩又漂亮的东西,她总是不遗余力地给我寄。
我知道那些男孩是嫉妒,之所以会嫉妒当然是因为他们过得不如我,既然如此我有什么好计较的。
但是女孩子们却喜欢我,我把什么都拿给她们分享。吃的,玩的,穿的。每每玩游戏,我都用项链耳环把她们打扮成小姐,我做丫鬟。
后来母亲工作稳定了,我就搬过去跟她住。正好是读高中的年纪,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不再被任何男生欺负,他们全部对我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
我的同桌西风,才十六岁却发育得相当好,她倒成了男生们欺负的重点对象。每每受了委屈,一点不哭,反而落落大方。我觉得奇怪,她却说:“男生欺负你是因为他们喜欢你呀。”
谬论。我说:“难道他们打你耳光,绊倒你,朝你吐口水也是因为他们对你感兴趣?”
西风看着我:“不至于吧?”
“至于。”
我说。
因为这是我的亲身经历。
“他们是无意的吧?”
我对这个为男生开脱的女孩子感到厌恶:“一而再再而三的事情,会是无意?”
她笑了笑,不予置评。可是我看得出来,她根本不相信我的话。
无所谓,她觉得我清高,我还觉得她犯贱呢。
但是在老师眼里也好,同学眼里也好,家长眼里也好,我和西风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因为我们形影不离。
的确除了在对待异性这一观点上我们有分歧之外,其余倒是默契十足。
我的文章在市里省里频频拿奖,老师在班里宣布,大家发出低低的赞叹声,惟独她满不在乎,一点不羡慕,转过脸来就跟我炫耀她的新男友多么英俊。
我真讨厌她这样子!不就是个男人,有什么了不起!

2
从什么时候起,我也开始照镜子,带着愤愤然的心情。我觉得我什么都生得比她好,大眼,薄唇,挺直的鼻梁,尖细的下巴,只要我高兴,什么样的男人还不随我挑?而她,眼睛是细长的,下唇有些厚,因为丰满的缘故,手臂和腿都有点粗,她有什么好得意的。
我刻意赢她,在学业上拼命下工夫。可是真他妈的,她还是不羡慕我,顶多敷衍个两句“不错不错”,但看那神情,转个身估计就忘干净了!
看来我真的只有找个胜过她那男友的男人,才能让她对我艳羡一番。
前提是她的男友究竟好到什么程度,我必须知道。
我有些赧然地,约她和她的男朋友出来玩。
她有些诧异,可是很爽快的答应了。“他真的很好哟,很好很好!好得让所有女人掉下巴!”
西风的措辞差点让我呕吐,什么男人在我眼里都是大便!我差点就朝她这么吼。
但是我忍住,皮笑肉不笑:“好,那就星期天早上10点,人民广场莱福士见。”
我在家里翻箱倒柜,找最好的衣服。逛街的时候西风总是望着五颜六色的吊带衫,说那真是好可爱好可爱,又看着短得只能遮住屁股的热裤,说好性感好性感呢,然后再一起感叹,可惜我不能穿,哎。
我讨厌这种露肉又招摇的衣服,但是她羡慕却不能穿的,我就偏要穿!
我买了吊带和热裤,怀着忐忑的心情套上,往巨大的穿衣镜前一站,惊得一跳。
为什么满大街人穿得都很自然的衣服,穿到我身上就跟外星人穿起来一样?
除了衬衫和黑裙,我穿什么都不伦不类。试到后来,我终于丧失了信心,第二天还是穿着白衬衫黑裙子去赴约,一夜没睡好,心情也沮丧到了极点。
西风却容光焕发,老远就朝我招手:“晓黎呀!晓黎!”
我压根没看她,只兀自寻觅着她身边跟的男人。
西风挽着我的手:“他去breadtalk买蛋糕了,叫我们先逛。”
我执意站着不走:“等他来了再说吧。”
就算没有漂亮的衣服衬托也好,我对自己的容貌很有自信,再说了,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啊。
西风又像先前一样举起手:“杨骁!杨骁!这里!”
我睁大眼找着找着,没等我找到,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已经穿过人群在我们面前出现,一手插在裤兜一手拎蛋糕,晃悠。
“杨骁,这是晓黎。”
西风兴致勃勃地介绍着,我一下愣住了。
也许西风真的是不说谎的那种人。她说她的男友好,却不说他哪里好,也许就是因为她觉得他哪里都好,像颗切割均匀的钻石,不管哪个角度哪个方面去看,都光彩夺目。
她该死的为什么运气这么好,我却要像逢打必败的邝无极。
但是我不能让她看出我的沮丧,我做出冷冷的样子。“你好。”
他对我更不感兴趣:“恩。”
“杨骁是大学生,真惨,本来我也想考那所大学,但是等我考上他正好毕业。”
西风一直喋喋不休,我和杨骁都一句话不说地吃蛋糕,从头到尾他只对我说了一句话:“你那个抹茶红豆味的,吃不完给我一半吧。”

3
星期天西风约我去逛街,还说由我挑一样小饰品算作礼物。
我从来就不跟她客气,于是跟去,我不知道她还约了杨骁。
西风跑到一个卖耳环的摊子前,说要打耳洞,叫我们等她。她跟老板还价的时候,我无意中看到杨骁耳垂上面的红宝石耳丁,惊了一下。
我很少仔细看他,但是那天他刚刚把头发剪短,而且是很短很短的那种,顶多就板刷的长度,额头和耳朵,还有脸部轮廓,统统尽显无疑。
额头高,脸小,下巴尖的男人。他突然转过脸来看着我说:“到你了。”
原来他付了打四只耳洞的钱。
老板拿着手枪似的东西靠近,我嚎叫一声冲出店门。
后来他们在下一条街找到我,西风的两只耳朵上有四个耳洞,左耳垂上一个,右耳垂上一个,右耳的软骨上有两个。
她看起来很得意,耳丁闪闪发亮。
我幸灾乐祸地想,可是学校不让戴耳环啊。
但是我很快从幸灾乐祸转为垂头丧气,因为西风根本不会听老师的话,何况上课时她可以把耳环拿下来,谁能看出来那四个小小的耳洞。
杨骁突然点点头:“不错,很好看。走吧,陪你多挑几副不同款式的耳环,换着戴。”
我并不觉得戴耳环的女人能好看到哪里去,但那个时刻我真是嫉妒得浑身滚烫,毫不迟疑地冲口而出:“是啊!真好看!我也想打了!”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62, 共 1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