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2期
 [新星秀坊]琉璃心
 2006-11-2 14:01:0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433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白苏


在海的远处,水是那么蓝,像最美丽的矢车菊花瓣,同时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森在巨大的岩石后面探出头,静静的仰望蓝天。
他是海龙王的小儿子,他一直渴望着能到陆地上去看看。可是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陆地上的人类都是低等生物,凶残,狡猾,不值得信任。而他们是高贵的龙,成年后是要飞天的,绝不能沾染上俗气。
可是人类……多么新奇的玩具啊!听说他们会说话,会思考,虽然不会飞,但是会用两条腿走来走去——腿又是什么东西呢?
森甩了甩自己的龙尾,激起千层巨浪。
腿,大概就是龟丞相壳下那样子,短短的,扁扁的,用来支撑起笨重身躯的玩意吧。

森不知道他随便的甩甩尾巴,海面上就是惊涛骇浪。
于是一艘正在航行中的船,无辜的受了这场突如其来的风暴。森可不知道这些,他只是看到一条黑乎乎的东西向他的方向撞了过来,当他迅速往海底沉下的时候,他看到一条白色的物体也跟着他往下沉,伴随着咕噜噜无数气泡升上去。
森下意识的用爪子一捞,那个软绵绵的身体就被他抓住了。森回忆起他少得可怜的关于人类的认知——似乎,人类沉到海底,是会死的?
有些可惜呢。
这么想着的森,把爪中的人类稍稍托出了水面,然后游到了岸边,张开爪子,那条白乎乎的东西就倒在地上不动了。
森用爪子拨了拨他,他滚了两圈,还是一动不动。
死了?
森觉得无聊到极点。这就是人类么?这么脆弱,一个浪打下来就死了,难怪父王说,都是些低等的生物。


太阳升起来了,森该回龙宫了。他甩着尾巴潜入大海深处,远远的冒出个头,忽然发现岸上那团白东西自己慢慢的爬了起来。
森瞪大了眼睛,悄悄的又游回到岸边,躲在一块礁石后面。
“啧啧,刚才差点就被吃了。”白团子用力拧着衣服上的水,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然后往海滩上一躺,眯着眼睛享受着初晨的阳光,“原来世上真的有龙这种东西啊……幸好我装死,大抵龙是不吃死人的吧?”
龙才不屑去吃人类这种低级食物好不好?森不屑的想。
在阳光的照耀下,他这才看清楚这个人类:白色的衣衫,柔软的眉眼,侧脸的线条异常柔和,看上去非常纯良无害的模样,可是眯着眼睛得意洋洋的表情,怎么那么让人看着想咬一口!
渐渐远处传来了人类的脚步声,森急忙潜入了海中,等到他在远处探出头来时,那个人类已经被好几个人拖拉着带走了。


森开始变得沉默寡言了。虽说他一直就是一条以沉静和华丽而深受海底生物们尊敬的龙,现在他却变得更是如此了。他的哥哥们都问他那次升到海面上去究竟看到了一些什么东西,但是他一直保持着沉默。
他实在是说不出口,他很想念那个人类玩具——好吧,是差点就做了他玩具的人类。
有好多晚上和早晨,他浮出水面,向他曾经放下那个人类的沙滩游去。他看着太阳升起又落下,他看着不同的人类来来去去,但是他们都不是他的那个玩具。
森觉得很痛苦,可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对那个人类如此念念不忘——大约是因为海底很寂寞,而他千百年来,直到现在才发觉这份寂寞吧。
他想念那个早晨的阳光下,那人唇边绽开的那朵笑容。


“父王,我是说假如的话——我可以到人类世界去看看吗?”终于有一天,森忍不住开口对龙王提出了请求。
“你连想都不要想!”龙王毫不迟疑的一口回绝了他的请求。
“为什么?”森近乎绝望的反问,“我什么都不会做,只是上岸去看看而已啊!”
“第一,你还没到能修炼成人类模样的年龄,这样上岸只会被人类当成怪物而围追捕杀;第二,永远不要对人类那种生物抱有过分的好奇心。森,他们会假惺惺的对你好,然后卖了你身上每一片鳞片!”
森很想问,父王,是不是你年轻时也曾被人类这样对待过,以至于如此憎恨人类?
但他只是沉默的退出了龙王的寝宫,然后,转身游往了大海的黑暗深处。


森知道在离龙宫不远的珊瑚礁中,住着一个巫师。听说他会很多厉害的法术,听说很久很久以前,他曾经把一条还未能修炼成人形的龙变成人类的模样,送上了陆地。森觉得自己不能等到能修成人身的时候再上岸了——他的玩具活不了那么长的时间。
巫师正温柔抚摸着手中的一只癞蛤蟆,那是他的宠物——他养了很多宠物,有癞蛤蟆、海蛇、水母……但是他最喜欢的,还是手中这只癞蛤蟆。
“我知道你是来求什么的,”巫师阴森森的笑着,“我高贵的王子殿下,你的好奇心会害死你的。不过,活了这么长的时间,谁没有偶尔脑子发热的时候呢?你想要得到一个人类的身体,我可以给你,我甚至可以给你一个你无法想象到的,美丽的人类身体。”
“那么,你要的代价呢?”森知道,巫师是不可能白白帮他达成愿望的。
“啧啧,果然是聪慧过人的森殿下啊。”巫师站起身来,癫蛤蟆滚到地上,在他周围爬来爬去,“放心,我的要求不会很过分的——你看,我原本也是条龙,却因为触犯了天条而不能飞天。我需要一个人类的灵魂,一个纯净无比的人类的灵魂。你上岸得到你的玩具后,厌倦时就把他的灵魂给我吧,怎么样?”
森思考了一会儿,觉得这个交易对他而言一点也不吃亏。玩具么,玩腻了自然要扔掉,那么他的灵魂是升天也好,是交给巫师也好,有什么区别呢?
“好吧,我答应你。”
巫师转身从一个木匣子里掏了一颗药丸出来,递给森:“吃下这颗药丸,你会在遇上你要找的人后,得到一个人类的身体。”
“那我在遇上他之前呢?”
“我也不知道——大约是条金鲤吧,不会有损于你华丽无双森大人的形象的。”


当森从沉睡中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只木桶里游来游去。然后他滑溜溜的身子就被一只粗糙的大手提了起来:“大家快来看喔,千年难得一见的大王八呀!”
森被气得快吐血——该死的巫师,居然把他变成了一只王八!
一群人立刻围了上来,指指点点,已经有人开口问价了:“果然够大够肥!老板,怎么卖啊?”
“不二价,黄金一百两!”
“你去死吧!黄金一百两?够我讨两个老婆了!”
“喂,你不买就不买,又没人逼你!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哦,这么大只,说不定煮了吃了能增寿十年呢!”
这时候,一道白色的人影悄悄的靠了过来。


“哎呀,这只王八不能随便吃啊!”
“咦?”卖鱼的老板立刻转头,“为什么不能吃?这位姑娘别乱说啊!”
“这不是只普通的王八啊!”
“不是普通的王八?我当然知道不是普通的王八!长这么大只,少说也是只千年王八吧?”
“唉……我是说,这只王八吃下去,会出人命的啊!不信你看看它的肚子上,是不是有道特别的记号?”
“是吗?”
森的身子被翻了过去,肚皮朝天。
“没看到啊?”
“你拿给我,我指给你看。”
老板将信将疑的把森递给了那位女子,她接过去拿在手上,突然拔足狂奔,瞬间不见了人影。
“啊……抓小偷啊!”


琉璃一路跑回自己的居处,回头看看没人追上来了,这才长长的嘘了口气。
她低头看了看森。
“啧啧,怎么说也是只千年灵龟,好歹拿来供一供才算不浪费嘛。”琉璃把森拎到厨房的水缸前,瞅了瞅,“啪”的一声把他丢了进去,“放心,我不会吃你的。你就替我看宅子吧。”
森怒了……看宅子?当我是条狗么!
但是他再愤怒,也只能在缸底爬几圈。琉璃自顾自的回自己房里打坐练功去了,傍晚的时候出来看了他一眼,丢了几条蚯蚓进来。
“呐,给你吃。”
森已经气得背过气去了。


月亮升起的时候,森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好像有一柄锋利的刀子劈开了他的身体,他从水缸中站了起来,他终于得到了一个人类的身体。
而琉璃此刻,还在房中做她的好梦。
“呵呵,难得你救了我,接下来该我回报你了啊,可爱的、人、类!”
闪着美丽光泽的黑色长发流泻下来,那张美丽得几乎不像人类的脸上,露出一个深深的笑容,印出脸颊边两个浅浅的酒窝。
清晨的阳光照进了琉璃房间的窗户,唧唧喳喳的鸟鸣声提醒着他应该起床了。琉璃慢吞吞的睁开眼睛,慢吞吞的摸过一旁的衣服往身上套,慢吞吞的转过头——
“啊——”
一声惊叫,划破了寂静的黎明。

竹子做的简陋小桌上,摆着一盘咸菜,两个馒头。
琉璃瞪着眼前的陌生人……这个人大清早凭空出现在她的房中,还光着身子坐在她床边,俯头看着他……是哪家的疯子没关好,跑出来了么?
居然还跑到了她的居处……光着身子跑这么远,居然没被抓到衙门去问个有伤风化的罪名?
“你,你是谁?”琉璃抖着声音开口了。
“你叫我森就好了。”
咦?回答蛮正常的,不像个疯子啊。
琉璃怀疑的看着森:“你怎会出现在这里?还,还没穿衣服?”
“我被一群强盗打劫,他们看我穿的衣服值钱,就全部抢走了。我走了半夜才走到你之居所,你门没关,我就进来了。”
强盗打劫么……连里裤都给打劫走了?!
琉璃面对这番漏洞百出的解释,只能翻个白眼。

“那我送你回去吧。”琉璃咬了一口馒头,看着森道,“你住在哪里?”
“我不记得了。”森干脆的回答。
“……”
“我可以暂且住下吧?反正你房间有多,也没别的人住。”森得寸进尺。
“……”
“还有,你给我穿的这身衣服,我不习惯,不合身,也太寒酸了。等会儿你陪我去市镇上另外买套衣服。”森一脸嫌弃的扯了扯身上的衣服。
“啪”的一声,琉璃脑中的某根弦,终于断了。
“你要搞清楚,我才是这里的主人!你个白吃饭的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命令我?!”
“我会加倍还给你的。”森不紧不慢的开口,“等我恢复了记忆。”
琉璃正要拍桌子的手举在了半空中。
“相信我,区区几百两银子,我还不放在眼里。”
琉璃知道无凭无据相信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不是她的风格。可是……这个森,的确是看起来就在脸上写着“我很有钱”四个大字的模样。
即使他是光溜溜的出现在他房中,他还是一副看起来很有钱的样子。


下午,森跟在琉璃身后,出现在了市镇上。
“我先给你讲清楚哦,你不要看上太贵的衣服!我没钱!”
“我知道了。”啧,真是个小气寒酸的人类。
两人在经过一家装饰豪华的丝绸店时,森停下了脚步,然后就拐了进去。
“你不要看那个,我们去那边的地摊……”琉璃拼命想把森扯出来。
“老板,我要那件!”森坚定的指向店铺中最华丽的那件紫杉。
琉璃跟着看了过去……
“你给我去死!”

傍晚,夕阳把两道人影扯得斜斜长长。
森如愿以偿的换上了那套华丽的衣杉……代价是,答应琉璃将来十倍偿还。
琉璃数银子的手,一直在抖。
“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记忆啊……”回家的路上,琉璃一直在碎碎念。心痛到滴血啊……这辈子的积蓄,全没了……
森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安抚性的拍了拍琉璃的头。
等到回到住处,琉璃急忙奔进了厨房,直冲到水缸前:“差点忘了我还有只值钱的在这里……看看肥了一点没有,明天拿出去卖了……”
森迅速闪进了房间。
“啊!!!!!”厨房里猛然爆出一声怒吼。
“我的千年灵龟……为什么不见了?!!!”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0, 共 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新星秀坊]美人难舍 文/离离
[新星秀坊]瓶装妖精 文/河川肆空
[新星秀坊]五年之隔 文/冷洛
[新星秀坊]鬼舞人间 文/水若凝
[新星秀坊]潋滟江湖 文/杜童若
[新星秀坊]剑魂 文/珑韵
[新星秀坊]印记 文/木槿花萧
[新星秀坊]爱情桑巴 文/淇奥
[新星秀坊]天边有一座城堡 淇奥
[新星秀坊]不再是猪 BY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