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2期
 [名家新篇]哥哥背着洋娃娃
 2006-11-2 14:15:4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80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彤琤

1
“冠府,切蛋糕喽!”
“生日快乐!”
“冠府生日快乐。”
道贺声此起彼落,足以称之为豪宅的宽阔庭院中,一场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的庆生会正在进行中。
身为这场生日会的主角,在大人、小孩们的祝福与拉炮声中,十岁大的阎冠府表情稍嫌冷淡了些,对着一声声冠府长、冠府短的,那张清俊的小脸看不出是开心或不开心,就算是拆礼物的时候也一样,一律冷淡应对。
并不是刻意想冷眼旁观,只是身为阎氏集团的长子嫡孙,打从会走路以来,奉承迎合他的人太多,要巴结他的人也太多,因为一直感受不到真心,相对的也热络不起来,久而久之,就养成他这种冷淡的个性。
即使是他的庆生会也一样。
他完全热络不起来,因为并不觉得生日这天跟其他日子有什么不同。
不过既然大人都帮他邀请同学了,那他也就配合着演出,在冠府长、冠府短的叫唤与生日快乐的祝贺声中,安静地扮演寿星的角色。
他并不是很了解,到底是谁制定了庆生的模式,但就算觉得许愿这种事太虚幻,压根儿没什么用,又即使他个人觉得,对着一个蛋糕许愿的模样更是愚蠢,他也是很应景地对着蛋糕闭上眼、假装许愿的样子,然后接受彩带、拉炮与连声不绝的祝福。
庆生会大概也就是这样子了。
许了愿望,吹了蜡烛,在欢呼声中一一收下涌向他的各式礼物,而他则为这些包装精美却不见得喜欢或有用处的礼物,响应一句又一句感谢的话语。
吃饱喝足,大人们多数进到屋里去,客套地交际应酬着。
至于小孩子,蛋糕吃了,汽水也喝了,满足口腹之欲后,一个个想的尽是玩乐的事,反正大人们都不在,宽阔的庭院就成了他们撒野的天堂……
“冠府,来玩嘛。”如茵草坪上,几个踢足球的男孩停了下来,招呼打算躲在树阴下看书的小寿星。
“你们玩吧。”阎冠府冷淡地拒绝了。
“还是你想游泳?”男孩中有人提议。
“大人一定不准的啦!”实际派的小孩提醒,“刚刚我就说过想游,被我妈骂了一顿。”
“但如果是冠府说要游,他们就会答应了。”
因为这一句,冀望的目光全集中到阎冠府的身上。
“你们先玩球吧,我有点累,想休息一下。”阎冠府轻松打发掉这些冀望。
只不过,他想要的安静并没有到来。
他才刚坐下,倚着树干打开书本……
“冠府!”一身白纱蓬蓬裙,穿得跟小公主似的女同学在几个姐妹淘的伴随下,鼓起勇气前来询问,“我练了一首新曲子,弹给你听好不好?”
“不好。”他一点也不想听,回绝得没有半点犹豫。
“阎冠府,你怎么这样啦!”一个小女生对他的决绝感到不满。
“蓓君练了很久,你听一下是会怎样?”另一个小女生也抱怨。
“不要骂冠府啦。”叫蓓君的小女生急道。
“你们——”清俊的面容有些些的恼色。
就算性格比一般十岁小孩沉稳许多,像个小大人似的,但毕竟还是一个十岁的孩子。
一整天的配合,跟着折腾到这时候,少爷他感到累了,耐性也宣告用罄。
“主屋内有琴,想弹自己去弹,能不能让我安静地看完这本书?”他冷冷地看着几位女同学,玉雕似的俊颜满是恼怒之色。
“你要看书喔?”安蓓君赔着小心,“好啦!那我们不吵你就是了。”
眼看着几个女同学也退场离开,向来让人捧得高高的小少爷叹了一口气,没来由地对一切感到郁闷。
挪开摆置在上头以掩人耳目的《大气与科学》,露出底下的精美手绘本,他翻开书,却已经没了心情。
但偏偏他很清楚地知道,现在屋里的应酬会更烦人,若要躲回房去,与其冒被拦下说话的险,他宁愿在这边发呆了事。
因为有所顾忌,最后他选择就地休息,只感觉……微风轻轻地吹着,天气乍暖还凉,这样的风带着点冷意,让人感觉舒适。
如同一幅美丽的风景画,只见玉人儿一般的小少年倚着大树,膝上枕着颜色柔美的手绘童书,时间仿佛静止……
咔嚓!
阎冠府眯起了眼,他确定自己听到了声音,也很直觉地往声响处看去,然后愣住。
眼睛——一双黑黝黝又亮灿灿的眼睛就在那儿,纯稚无辜得有如温驯无害的小动物,但偏偏又不是。
虽然树丛遮掩了大半,但并不影响阎冠府分辨出那双大眼睛的主人是个女娃娃。
只见那小小的人儿就窝在矮墙树丛的那一头,更精确来说,也可以说是整个人缩进树丛的缝隙当中,方才的声音,大抵是不小心压到枝叶发出的声响。
两个人,隔着树丛对看——说对看也不对,因为阎冠府看着她,但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却是直盯着他腿上的手绘本不放。
阎冠府确定女娃娃并不是今日的客人之一,再者,他也想起来,前些天听说隔壁娄爷爷家出了点事,将会从美国接一个孙女儿过来住。
大概……就是那个小孙女了吧?
因为听闻了所“发生”的事,阎冠府的心变得分外的柔软,在意识到之前,已经朝她招招手……

2
蜷缩在装饰用矮树丛中的小小身子动也不动。
因为他招手的动作,直盯着绘本童书的目光转移向他,凝视中,圆滚滚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轻眨了两下,不知想到了什么,澄澈的乌瞳流露着困惑之色,看看他,又看看他手中的书。
“过来。”阎冠府再一次地招招手。
女娃娃想了好一下,最后小小的身子动了动,然后卡住。
阎冠府忍不住失笑,看着她跟枝桠奋战,想抢救回被缠绕的发丝。
“没事,我帮你。”他上前,帮忙解开被缠绕住的细柔发丝。
女娃娃动也不动地看着他,专注的模样,就好像看见什么不得了的外星人一样,一直到阎冠府把她从树丛中抱了出来,她还直盯着他瞧。
“怎么了?”发现她专注的目光,阎冠府边问,边帮她拍去身上的些许尘土。
女娃娃没说话,只是乖乖地站着,任他拍去衣服上的脏污,乖巧安静得有如一尊精巧细致的洋娃娃。
并非谬赞,那真的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女孩,小小的体型很难准确猜出她的岁数,大概三到五岁都有可能,有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红艳艳的菱形小嘴,又浓又密的长睫毛既鬈又翘,看着人的时候,就像两把小扇子眨啊眨似的。
不仅如此,那雪嫩白净的肌肤还微微泛着诱人的粉红色泽,搭配着一头细软软又蓬松鬈翘的头发,一双澄澈得有种透明感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直看着人,怎么看,都像是尊放大版的精巧娃娃。
“冠……冠府?”始终静默的女娃娃突然开了口,而且叫出了他的名字。
阎冠府有些惊讶,但想了想之后,很快释怀。
她一个人在树丛中不知躲了多久,大抵是听见大家都这么叫他吧。
他合理猜想,微笑肯定了她的答案,“嗯,我是冠府,阎冠府,你叫什么名字呢?”
女娃娃偏着头看他,甜美的小模样绝对是会让婆婆妈妈辈发出惊呼的那种,再加上先前已经听闻一些关于她的事,即使是阎冠府这样冷淡的个性,也不由得产生一股让他感到陌生的怜爱感,忍不住伸手摸摸她的头。
这可怜的、才刚失去双亲的女娃娃呀……
因为他的举动,一直看着他的女娃娃不知想什么,稚气的小脸面露困惑之色。
“冠府?”她看着他,但又不像是看着他,小小的脸上流露着困扰,“Daddy?”
啊——
阎冠府愣住,并非她纯美式的发音,他知道她在说什么,那软软童音所喊的——是在叫爸爸的意思耶。
就因为阎冠府听懂了,才会结结实实地愣了下,而后失笑。
“是冠府,不是Daddy。”想不通天差地远的两者怎么会联结在一起,那让阎冠府忍不住想笑。
“是冠府?”因为他的指正,她更仔细地看着他,但小小的脑袋瓜子不知道是怎么运转的,对这简单的道理,竟然想不通,可爱的小脸蛋上只堆满了浓浓的困惑。
“嗯,是冠府。”阎冠府第三度指正,并且再问一次,“你呢?”
“娃娃,是娃娃。”女娃娃指着自己,一脸认真。
娃娃是她的乳名吧?果然是像洋娃娃的小人儿。
忍不住又摸摸她的头,阎冠府微笑,“娃娃想不想吃蛋糕?”
因为他的询问,她又怔怔地看了他好一会儿,不发一语的,突然抱住了他。
“娃娃?”阎冠府并不介意抱着她软软香香的小身子,只是摸不清她现在是怎么了。
“Daddy,我想爹地。”小小的人儿刚从异国被接回来,说的还是英文。
从懂事就开始的双语教育让阎冠府轻易地明白她的语言,但是针对她的思念,他无能为力。
虽然之前没听得很真切,但大抵知道,娄爷爷那个离家多年、一直待在美国教书的幺儿与媳妇——也就是娃娃的双亲惨遭杀害。
好像是由闯空门事件引起的意外,详情他不太了解,总之当事件被发现时,整个命案现场只有她是唯一生还者……
“兔子。”任由阎冠府抱着,女娃娃指向放置草地上的绘本童书。
“你喜欢这个吗?”
见她点头,阎冠府抱着她坐回大树边,拾回那本绘本童书,轻声地为她说起了小兔子的故事。
忽地,一颗足球滚了过来,打断这宁馨的一刻……
“冠府!”踢球的少年们为了捡球,发现这边多个小娇客,一股脑儿地全跑了过来,对着他怀中的小人儿,直问道,“这是谁啊?”
突然让四五个人给包围着,女娃娃明显露出惊慌之色,小小的身子紧抱着阎冠府,害怕的小脸紧埋入他的怀中,怎么也不肯抬起头。
“娃娃!小恭!娄、显、恭……你跑到哪里去了?听话,快出来啊!”焦急的寻人呼唤在这时从隔壁的院落传来。“这小孩怎么都不理我们?”
“冠府,这是谁家的小孩啊?”
“小恭……”
那头在找人,这边则问着一堆有的没的,此起彼落的声响对精神刚受过重创的娄显恭而言,是一种很难承受的压力。
“娃娃?”阎冠府注意到她两只小拳头握得死白,样子显得不对劲。
“她怎样了?”围观的男孩也有人发现到不对劲。
几个少年推挤上前,都想近一点观看,没料到地面不平,其中一个让突出地面的树根给绊倒。
紧接在尖叫声之后的,是很剧烈的撞击声,跌倒的少年当场失去意识。
前一刻还在推挤的少年们顿时僵如木石,一个个惊得不敢乱动——
“喂?没事吧?”有人出声询问。
倒在地上的那一个没应声,而赖在阎冠府怀中的女娃娃偷空朝外觑了一眼,恰巧看见几名少年大着胆子去扶起昏倒的那一个,露出碰撞到地面后鲜血直冒的伤处。
她愣住,大大的眼睛看着鲜红色的血液,灵魂却像是飘了出去一样,一张粉粉的小脸凝满恐惧的惨白。
她害怕,好害怕……
“娃娃?”怀中的人抖得太严重,让阎冠府指挥同学前去召唤大人后,不得不分神注意她。
小小的人儿无法响应他,她的呼吸急促、眼神空洞,她看不见他,也听不见他的声音,就连爷爷找来的临时看护终于找到一墙之外来,或是主屋内接到紧急通知,急急忙赶来处理的大人们全包围了过来,她也没发觉。
在她眼前的,是很恐怖、很恐怖的事,那是她不愿意看见,也一直想要忘掉的画面。
不要……她不要……
死紧的两只小拳头仍紧握着他的衣襟不放,可急促的呼吸猛地停止,而且是完全地停止了呼吸。
小小的人儿昏死了过去。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52, 共 2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名家新篇]天字一号房
[名家新篇]天下无双之情敌出现
[名家新篇]拈花惹草
[名家新篇]恶搞剧场
[名家新篇]事到如今随便你
[名家新篇]宠你上了天
[名家新篇]午夜幽兰
[名家新篇]青梅弄竹马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