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2期
 [溢彩流金]辟天(卷二)
 2006-11-2 14:18:21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58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藤萍


三 梦好难留
风过耳畔,他紧紧的抱着乌流的马颈,感觉着它炽热的呼吸。冷,从背心一分分冷上来,冷到他抱马的手臂,然后又被乌流的呼吸热起。 
又成就了一件大事,公子的名声,想必会更加响亮……人们会越发尊敬……所谓天机堡的斐止处斐公子。他的才智、武功、人品…… 
他瑟缩了一下,确实很冷,他背后的衣服破碎,左手受了伤之后过度使劲,流了不少血,他的右手和右腿都有箭伤,也许……刚才再多拖延一柱香时分,他就要支持不住了。可笑的是……生死攸关的时候,他心里所想的,居然是——要回去……换人! 
他不行了,他此行是有另一位高手,在怀阳渡等着他,不,等着和公子进行一年一度的比武,去年是他去的,本来今年也该是他去,但是这一次,恐怕他不能去了。 
换人…… 
慕容兄弟,果然都是一等一的人才,可惜……三止剧烈的咳嗽起来,咳了一阵,从马背上支起身,望了一眼夜色。可惜,即使是如此少年英雄,也免不了要被这江湖吃掉……想当初,在繁华世家长大的时候,不会知道,人间是怎么样的滋味,更不会懂得,什么叫无可奈何……聪明……距离狠毒有多远?冷淡……距离冷酷也就有多远…… 
又让他看到了一个悲剧,这世界上,悲剧实在太多了。 
抱着乌流,定定的看着马蹄底下一些高高低低的东西飞速的过去,三止像来的时候一样惫懒的抱着马颈,只有和乌流在一起的时候,他是会放松的,可惜,就连乌流也不是他一个人的。它是公子的,也是七止的。 
公子七替身,去年死了两个,还有五个。自己……五止……四止……三止忍不住笑起来,不就是从一止到五止么?还要算呢!真好笑,七止不灭,公子不死,有姜师爷在,公子就永远在,即使死了,师爷也有办法让他活回来。只要有少年英雄天下第一的斐止处,天机堡就会延续,永远的延续,没有人敢欺负,没有人敢对天机堡说一个不,天机堡的人出去吃鸡都比马大……想着好笑处,三止扑哧笑出声,随后摇了摇头,不能这样笑,公子不会这样笑。 
斐止处是懦弱的,在槐夫人面前战战兢兢,在袁夫人面前更加像见到了鬼,很少看到公子笑,笑也是虚弱的笑,无可奈何的笑。很小的时候,第一次知道无奈,就是从公子的笑里知道,回去后照照镜子,第一次知道原来笑可以像哭一样。其实斐止处在江湖人面前一直都很模糊,安静,机警,少话,凑起来不像个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公子,每日在天机堡里练武、练武、练武……练不到自己这些替身的程度,就少出去见人。 
公子其实很可怜的。 
乌流也许感受到主人的冰冷,不知不觉加快了步伐,急若流星的往回路赶。三止轻轻的咳嗽两声,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成堆的画面转。 
想到公子,就想到小姐。小姐是姓司徒吧,是司徒断肠红家的姑娘,司徒家制毒药制得多了,一朝被人仇杀满门,司徒小姐正在公子这里做客,此后就留了下来,做了天机堡的表小姐。她爹娘被杀的时候她还小,五六岁吧,所以也不记得泼天的仇恨,但姜师爷还是防着有人要对表小姐不利,也给她做了好几个替身。 
三止闭了闭眼睛,觉得头有些昏,脑子里许许多多画面在转,大概人要死了,总会回忆起这一生的事…… 
懦弱忧伤的公子,很喜欢弹琴。他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跟在公子身边,姜师爷扳着一张脸站在旁边看,看谁和公子最像,谁会学公子的语气,谁会学公子的表情,像的人就留下来,不像的人就送走。想抬起手摸摸自己的脸,手怎么就这么重,三止嘿的一声,也懒了算了,不去动那手,那手也累了,刚才抓过了不计其数的箭。师爷是用什么药物毁了大家的脸,又用什么药物把大家的脸弄得和公子一模一样?这么多年来他已经没有兴趣知道,只是那些,被整过了容又被放弃的孩子,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只看到消失了,却都没看到结果。 
人很冷,冷了就懒,懒了脑子就停一阵子热一阵子。 
好一阵子脑袋里空空荡荡,似乎这十几年全白活了没什么可想,过了一会儿,却突然想起一首歌。 
“小小黄花而许愁,楚事悠悠,晋事悠悠。荒芜三径渺中州。开几番秋,落几番秋。”忘了接下去什么,依稀记得,八岁的公子最喜欢弹这首曲子,边弹边唱,清清的童声,小小年纪,也许似乎也懂是一种世愁。但是袁夫人会在背后冷笑,“咄”的一声喝断公子的琴弦。 
“姨娘……” 
“不许哭!等你哪一天,能够弹琴而琴弦不断,我就让你弹。” 
自那之后,公子就很少弹琴,不敢弹琴,袁夫人居然有本事让公子见了琴也像见了鬼。三止笑了起来,但此后依然有人爱弹琴,是小姐的丫鬟,小姐有好几个丫鬟,个个都和司徒小姐张得一样,里头有个人爱弹琴,常远远的对着灵池低唱,“楚峰翠冷,吴波烟远,吹袂万里西风。关河迥隔新愁外,遥怜倦客音尘,未见征鸿。雨帽风巾归梦杳,想吟思、吹入飞蓬。料恨满、幽苑离宫。正愁黯文通。” 
她是觉得我们一群人儿可怜吧?三止低低的笑,其实她自己还不是一样?五十步笑不到百步去,都是一样的,谁也不比谁高贵。记得前几日出门的时候忍不住调笑了她一下,说,“秋浓。新霜初试,重阳催近,醉红偷染江枫。瘦筇相伴,旧游回首,吹帽知与谁同?”说笑呢,说这一次去南枫红叶,我去了,你站在那边楼台看的,来来去去一模一样的人,会是哪一个呢?吹帽知与谁同?吹帽知与谁同……傻丫头,你不懂那些一模一样的人里面,不一样的心思…… 
远远阁楼,灵池墙头,来来去去的青衣女子。青衣……倦如烟柳,那倦,入衣,入眉,入远山……有一股子……温柔的味道…… 
只有懂得疲倦的人,才能理解,为什么风尘浪子们,奔波江湖的人们,特别眷恋如家的温柔,因为我们——都是没有归宿的人…… 
“楚峰翠冷,吴波烟远,吹袂万里西风。关河迥隔新愁外,遥怜倦客音尘,未见征鸿……”三止微微带笑,笑的是古怪而慵懒的笑,深深吸了一口乌流的味道,闭上了眼睛,累了。

“起来!” 
耳边木然的一声,吓了三止一跳,睁开眼睛,只觉得头痛得很,眼前金星乱闪,过了好一阵子,才看见一个人直挺挺的站在面前,不禁呻吟一声,“有色为令从是。” 
“辟天名为空慧行。是名第五识止处。”来人有点笑,脸色依然淡淡的,“还没死?” 
“没。”三止揉了揉额头,慢慢坐了起来,七止之中,他和五止最好,虽然都是公子的替身,但是,也只有他和五止,会偶尔露出真性情来。“还好。” 
五止拉了块凳子在他床前坐下来,“为什么不让我去?中离镇是个套,你就直直往里闯?身上带着伤,脑子莫非烧坏了,不知道闪避的么?” 
三止想了想,笑了一声,“你不够狡猾。”他把手指按在嘴唇上作了一个禁声的动作,“中篱镇不算什么,遇上了如木牍含兄弟,否则,怎么会搞得这么惨?”他挣扎着要坐起来,“哎哟”一声,全身都痛,让他唉唉叫起来,“我什么时候受了这么多伤?不会是你趁我昏迷的时候打了我一顿吧?还是言大夫老言昏花,年纪大了,在我身上多开了几个口子?” 
五止想笑,随即忍住,“你两天前被乌流背回来的时候,全身青紫,身上七处箭伤,一处勾伤,背上炸伤一大片,还有火毒、寒毒并发,言大夫一边给你治伤,一边喃喃自语唠唠叨叨,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想也知道不会是好话。”三止耸了耸肩,牵动伤口,急忙忍住,皱成一张苦脸,挑起眉头看五止。五止摇头,淡然,“若不是和你一起长大,定不相信,当年的小三,会变成你这个样子。” 
三止笑了,懒懒的,“我以前是什么样子?” 
“书香门第的好孩子,”五止微微牵动嘴角,“挺文静,没啥特点,越长大,就越古怪。”他凝视着三止,也许,是因为槐烟夫人,毕竟,三止曾经那么相信过她,有一瞬间,他曾把她当作娘。 
三止侧头想了想,“忘了,古怪?”他扑哧一笑,“我很古怪么?”他难得听见五止说句真心话,五止的话不多,一般来说,都是他说,五止听。 
五止淡淡一笑,“古怪。” 
“为什么?”三止眨眨眼,“我出去作公子的时候,也古怪了?那姜师爷还不……”他伸手在颈后一斩,再次牵动伤口,“哎哟”一声叫了起来。 
“做替身的人,不该有自己。”五止淡淡的说。 
三止顿了一下,皱起眉头,“你今天干什么这么认真?莫不成你是一止二止扮成五止来糊弄我?”他似真似假的瞅着五止,“不会吧?” 
五止摇了摇头,眼神望着三止墙上挂的一副图,图画上一牛一叟,叟自摇手,旁边提着一行字,“相看只有山如旧。叹浮云、本是无心,也成苍狗。明日枯荷包冷饭,又过前头小阜。趁未发、且尝村酒。醉探枵囊毛锥在,问邻翁、要写牛经否。翁不应,但摇手。”“姜师爷不喜欢你这幅画。” 
三止眼神深了一下,“别人送的。” 
五止默然,“你还是早早丢了它好,给槐夫人看到了,定会向你要了去。”他淡淡的说了一句,“明知得不到的,与其被人毁,不如一把撕了它。”说到这一句,五止惊觉说多了,皱了皱眉,“我走了。”他说走就走,三个字说完,门已经“碰”的一声关上,一阵关门风,带得墙上的字画轻微响动,差点掉下来。 
三止看着关上的门,摸索着坐了起来,很痛,他在五止面前支牙咧嘴,一个人的时候却面不改色硬挺,到坐了起来,他抬起头呆呆看着那画。 
“相看只有山如旧。叹浮云、本是无心,也成苍狗。明日枯荷包冷饭,又过前头小阜。趁未发、且尝村酒。醉探枵囊毛锥在,问邻翁、要写牛经否。翁不应,但摇手。”
正文?? 三 梦好难留(3)
五个月前,自扬州归来,一路做公子鲜衣怒马,有一个傍晚,错过宿头。 
“写子算命,写子算命……”古旧的村落,寥寥十多户人家,傍晚西归,门前溜溜的老黄狗。一个瞎眼的老头拄着根破旧的字帆,在村落里转悠,他也许不知道这是个穷地方,也许他一路过来已经遇不到人了很久了,听到了一点人声就不愿离去。“写字算命……”声音嘶哑苍老,有个妇人开门出来,“哗”的一声一盆淘米水泼了出来,骂道,“眼睛都瞎了还写什么字算什么命?你如果会算命,怎么不见得一早算了自己瞎眼,年轻时就不用闲吃银子读书考试,会写字有什么用?呸!”妇人关了门进去,犹自骂骂叨叨,可能她家里人也有个读书写字的,却不见出来。 
老瞎子呆了一呆,“写字算命……”他仍然在喊,慢慢的在这十来户人家间转悠。男人们下田未归,家里多是些女子在做饭,一时间,倒有不少人骂了起来,嫌这老头吵吵囔囔。 
“老人家,眼盲了,字如何写?”就在有些妇人怂恿黄狗赶老人走的时候,有个年轻的声音插了进来,懒散的,带着一丝笑。 
老瞎子眯起眼,“看不见了,写出来的字没有人要,瞎说的,混口饭吃。”他走得累了,就地坐下,坐的地方是个靠村口的大树旁。不知有只狗正张口咬来,他这一坐,正一手要按到黄狗的口里去。 
年轻人快了一步,他其实也不是很快,看着的人都看见他走了一步,先抱起那条狗,拍了拍,那老人才坐了下去,似乎那狗与老人都比年轻人慢了一步。狗低低咆哮,“大黄!”有间屋的主人慌然叫道,“不要咬了这位公子。” 
一听到“公子”二字,老人呵呵一笑,露出了油里滑的表情,“公子……嘻嘻,多年没听过有人唤公子……公子可要小人给公子算个命?大吉大利,多子多孙……”他听准了年轻人的方向,伸出手摸索,那老手枯瘦如爪,这么空中搔扒实在令人有些恶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年轻人眼里流露出淡淡的怜悯,看着老人翻白的眼睛,反而拉起他的手,“这里。” 
老人呆了一呆,手猛地一缩,像抓到的是一块烫手山芋。 
“怎么了?”年轻人的声音慵懒,而带一点笑,听起来很舒服,并不像盛气凌人的少年公子。他甚至坐了下来,拍拍老人的手,“我今夜找不到伴,你也找不到伴是不是?” 
老人翻白的眼睛一片空茫,“伴?”他也许是反问了一声,没说下去。 
“陪我吃晚餐吧,”年轻人打开了干粮的布包,听见布包的声音,老人的喉头不禁动了一下,年轻人看在眼里,笑了笑,“你给我算命,我不给你银子,给你烙饼和肉脯,好不好?” 
“一言为定。”老人伸出手,狡猾的说,“你先给我烙饼,我才给你算命。” 
听到这话,周围的民居议论纷纷,有些胆子大的妇人尖叫,“这老家伙是个骗子,骗东西吃,老不要脸!” 
“这是烙饼,这是肉脯。”年轻人给了老人一块烙饼一块肉脯,耸耸肩,“你算完我再给你另外一半。” 
老人立刻用手摸索了一下那块烙饼有多大,咬了一口确定是真烙饼,慢慢的收进他又脏又破的衣服里,“伸出手来。”他命令。 
年轻人伸出手,老人摸了摸他的手骨,又摸了摸他的全身骨骼,喃喃自语,“太清高阁之相,年轻人,你日后会是个大人物。”话说完,他抓着肉脯,狠狠的咬了一口。 
“呸!我早知道这种人,见了有钱的公子,说的都是这等话,接下去必说娶娇妻生龙子,还突然被大官人收做干儿子呢。”尖锐的妇人声音传来,是刚才那个倒淘米水的女人,她这话愤愤不平若有所指,若有伤心恨事。 
年轻人不以为忤,把他包裹里的烙饼和肉脯拍了一下,放到老人手中,“我不喜欢大人物。” 
老人摸索着干粮,嘿嘿的说,“这块肉脯挺大,可以放个三五天不坏。” 
老人答非所问,年轻人也不生气,“是啊,特制的肉脯,至少可以放十多天不坏。” 
老人咬了一口肉脯,年轻人递过羊皮囊酒,老人接过来喝了一大口,吃了大半块肉脯,才说,“有钱的少爷,可是看上了我老瞎子身上什么东西?否则怎么会对老瞎子这么好?” 
年轻人耸耸肩一笑,“错过了宿头,想找个人一起吃饭而已,这里似乎每家每户都不缺人。”他身边有马蹄声,想必有匹大马在身边。 
“想找个人吃饭,嘿嘿,只有年纪大了的人,才会喜欢找个人陪吃饭。”老瞎子嘿嘿的笑,“你年纪不大,老气横秋。” 
“不老。”年轻人低笑,“还很年轻,还有很多事不懂得,很多人不认识。” 
老瞎子狰狞的表情缓和了一些,“很多年轻人都爱说,人不老,心却已经老了。” 
“心老?”年轻人轻笑,“也要有够年轻,才能说心老。” 
老瞎子嘿嘿一笑,“那老瞎子年轻,心年轻得可以上街去飞,上袁皇楼转两圈再回来。” 
袁皇楼,是京城第一等花楼,这老瞎子,当年也似乎去过京城,看过袁皇楼。年轻人没有笑,悠悠的道,“袁皇楼,两年前,老鸨得罪了京城的老爷,被罚了银子,楼子给人抵债,早不复当年风光。”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14, 共 7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溢彩流金]流火飞金 文/于佳
[溢彩流金]流火飞金 文/于 佳
[溢彩流金]流火飞金 文/于 佳
[溢彩流金]辟天 卷四
[溢彩流金]紫极舞
[溢彩流金]辟天 卷三
[溢彩流金]辟天
[溢彩流金]中华异想集·鱼妇(四)
[溢彩流金]中华异想集—鱼妇(三)
[溢彩流金]中华异想集——鱼妇(二)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