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2期
 [古侠柔情]天上人间常相伴
 2006-11-2 14:21:0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79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明净

都城最有名的青楼叫做广袖合欢。
江湖最有名的杀手叫做蓝田美玉。
这两个名字同样令人销魂,只不过被广袖合欢销去的魂还有可能回来,而被蓝田美玉销去的魂则会永远消失,永远。


人定时分,广袖合欢门前车水马龙,丝竹之声不绝于耳。只见这楼前锦衣华服,楼上笑语喧然,好一派富贵逼人,盛世欢歌的景象。
然而在这一片歌舞升平之中,却有一个地方是安静的。
安静,很安静。
广袖合欢的第一红牌合欢此刻正被反绑着双手,堵住了嘴巴。她被人藏在她绣阁的屏风后面,虽然睁着眼睛,却看不到屏风外的任何一丝景象。
厚厚的云母屏风隔绝了外界所有的景象,这更让她恐惧万分。
她是广袖合欢的头牌,鸨妈妈为了提高她的身价,之前只肯让她为各位公子大人奏琴助兴,却不肯让她以真面目示人。鸨妈妈的计谋奏效了,她的容颜被掩藏在层层的白纱珠帘后面,反而让那些达官贵人更加好奇起来。她,终于成了广袖合欢的第一红牌。
今夜本该是她的第一次,萧大人花大价钱标下了她的初夜。然而此时的她却被绑在屏风里面,而在屏风外跟萧大人调笑的女子,不是她。
那名女子想要干什么?隔着屏风,她只能看见影影绰绰的形影晃动。那杨柳腰肢随风款摆,是说不尽的迷人风情。
一个迷人而又身负武功的女子,她混迹在这龙蛇杂处的青楼之中,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合欢因为自己的猜测而打了个寒颤。不行,萧大人是朝中的红人。无论如何,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在广袖合欢里发生任何不测。这样的罪责,她们这些烟花女子担不起。
她努力移动自己的身体,想要发出一点声音来向萧大人示警。但是很可惜,她被捆得很结实,根本没有办法移动分毫。而且就算是她幸运地发出了一点声音,恐怕此时的萧大人也不会注意到。
因为色不迷人,人自迷。
萧大人看着眼前的美丽女子,魂都已经飞去了一半,又怎么还会注意到一些微不足道的杂音?此时此刻,整座楼上的任何声音都已经入不了他的耳朵。他的整颗心里,就只有眼前这一个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女子。他也只听得到她嘤嘤婉转,黄莺出谷般的声音。
“合欢,合欢,好一个肌肤浑似玉,莺惭巧舌,柳妒纤腰的合欢。”他只觉得口干舌燥,不由得上前一步,就想把这个玉人儿搂入怀中。
“合欢”却轻巧地一旋身,就轻易地躲开了他的唐突。
“萧大人,你别急嘛。夜还长着呢,不如让合欢为你唱一曲《董娇娆》吧。”她弯眉浅笑,如玉的面庞在烛火的映照下更显洁白细腻,散发出晕晕的光。
“好,美人儿唱美人曲,也合该是你这样的美人,才配唱这董娇娆。”萧大人抚掌大笑,安心等待听曲。
那“合欢”便又对他一笑,伸手取过旁边的琵琶,柔声唱了起来。
“洛阳城东路,桃李生路旁。花花自相对,叶叶自相当。
春风东北起,花叶正低昂。不知谁家子,提笼行采桑。
纤手折其枝,花落何飘飏。请谢彼姝子,何为见损伤?
高秋八九月,白露变为霜。终年会飘堕,安得久馨香?
秋时自零落,春月复芬芳。何时盛年去,欢爱永相忘。
吾欲竟此曲,此曲愁人肠。归来酌美酒,挟瑟上高堂。”
当她的最后一个字音落地的时候,这合欢阁里便再没有了别的声音。萧大人微闭着双眼,神态陶醉,可是却已经断了气。
此曲并不愁人肠,此曲是要断人肠的。
她仍然微笑,起身准备离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该发生的状况却发生了。
合欢用榻边挂床帷的银钩弄断绳子跑了出来。在看到萧大人发青的脸色以及唇边的鲜血之后,她发出了一声令所有丝竹之声都戛然而止的尖叫。
看着瞬间蜂拥而至的萧府家丁,“合欢”紧紧地皱起了眉。
说出来也许不会有人相信,她蓝田美玉身为江湖最有名的杀手,功夫却并不怎么出色。
她没信心突破这么多人的包围逃出去,但是她不得不战,因为她还不想死。
她以一把琵琶御敌,在左右之绌的情况下,中了好几剑。
鲜血汩汩流出,将她的生命力也一并带走。她终于支持不住,一个趔趄就要跌倒。
就在这个时候,一双强壮的手臂搂住了她。
是云深,她笑,放心地晕了过去。


云锦生平只肯信一个人,而那个人的剑,此时正对准了她的咽喉。
“难不成你今天想做人肉来给我吃?”她的语气轻松俏皮,姿态放松闲适,仿佛她面前的剑只是一个摆设而已。
云深没有答话,只是把手中的三尺青锋更向前送了一下。冰寒的剑气掠过她颊畔垂落的青丝,斩下一角柔细。剑身青光湛然,果然是吹毫立断。
剑气如雪,青丝成霜。她垂眸看向落于锦被上的丝丝秀发,忽然冷了起来。就在刚才,它们还顽皮地拂过她的耳廓,黏腻在她的颊畔。然而此时,它们却冰冷僵硬地躺在锦被上,再不见丝毫的柔软顽皮。下一刻的她,会不会也变成这般模样?
“居然来真的?”她喃喃着,抬眼看他。
他仍旧没有说话,但是他眼中深沉的恨意已经告诉了她答案。
她轻轻伸出春葱儿也似的纤纤玉指,温暖柔润的肌肤触上冰冷的剑锋,持剑的人却并没有似往日一般迅速避开她的指。
她用力,他也不肯退,一抹嫣红终于挣脱了那温暖柔润的束缚,投向绣着水色荷花的锦被。一滴、两滴,断她心肠。
他恨她,这个曾经只肯为她挥剑的男人恨她。她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难道说,这步险棋她终究是走错了?
“你知不知道我是萧语喧?”他开口,每一个字都是从齿缝里挤出来的。
若连他是什么来历都不清楚,她又怎么会收留他,又不是活腻了。云锦轻轻一笑,却说道:“我以为你是云深。”
云深,她决定收留他时给他起的名字。她分给他她的姓,也是分给他她的命。如今他要来取她的命,她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这都要怪她自己,把这盘棋步步走错。
听到那两个字,他身躯震了一下,手上的剑却是纹丝没动。
“我是云深,但是也是萧语喧。”他脸上慢慢浮上痛苦的神色,“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接下这单生意?”
她褪去笑意,冷了神色。“我接下这单生意有什么不对?我蓝田美玉杀人,第一要那人是该死之人,第二要雇主开出的价码能入我的眼。这单生意有哪一点不符合?”
的确是每一点都符合,萧骞也的确是该杀,但是为什么要由她来出手?云深控制不住心潮澎湃,终于吼了出来:“可他是我爹!”
“他只是你的义父,还是对你很不好的义父,要不然你为什么要逃离他身边?”而他,居然要为了他那个动辄打骂他的义父而对她干戈相向?
“不管他再怎么不好,他都是我的义父。若是没有他,我早就饿死在街头。”
是的,义父对他不好。义父只把他当成杀人的工具,以及躲避刀剑的盾牌。但是若不是义父从街上把他捡回去,他恐怕连做杀人工具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他早在年幼时就会因为冻饿而死。
云锦心中低叹,就是因为这个,她才会格外好心,为他义父选择了一种最不痛苦的死法。她的九毫银针上淬有剧毒,片刻之间就可让人毙命。若不是因为他,就凭萧骞的所作所为,只怕连千刀万剐都不足以解人们的心中之恨。只可惜,他显然并不认为这样就足以报答他义父的救命之恩。
“你要怎样?”
“我要为他报仇,亲手。”
只这一句话,就足以解释他为什么要费力把她救出重围,为她仔细包裹好伤口,却又在她清醒之后执意取她性命。于是她叹气,叹气的同时也笑了。她叹,叹他的死心眼;她笑,因他有情有义。
“你会为我报仇吗?”她笑眼看他,其实心里已经知道了他的答案。
“会。”他说得斩钉截铁,没有半分犹豫。
“好,这就够了。”有一个人肯为她报仇,她云锦也算是不枉此生了。能够得此一心人,就算是不能一起白首,能够永不离也是好的,强过了世间众多分分合合的男女。
突然想起昨夜广袖合欢门外结的乞巧楼,她算了一下日子,笑道:“今儿是七夕节吧,咱们一起过了这个节,好不好?”
他迟疑了一下,点头,长剑终于归鞘。


她说,手好疼。
他便取来细纱伤药,为她细细包扎。知道她是最爱漂亮的,他还特意用杏黄的纱扎出一只蝴蝶,在她白嫩的指上翩翩起舞。
于是她笑了,开心得像孩子一样,磨着他去给她买磨喝乐。
她说,你伤了我的手,今日我拿不得针了。既然不能穿针乞巧,那你就去给我买磨喝乐吧,也好让我高兴高兴。
所以现在的他才会在街上,对着一大堆花花绿绿的泥塑小人儿发呆。
通缉他们两个的告示就高挂在城门上,他却大摇大摆地进入了集市。那些画工的手艺真差,甚至没有画出云锦的半分风采。云锦总是笑着的,眉眼弯弯,柔若春水。若是让他来画,她定不会是那副白惨惨凶神恶煞的模样。至于他自己的画像,他一点都不关心。
他关心的是眼前的这些磨喝乐,它们都是上罩碧纱,下衬彩座,每一个都精美无比。那么,她会喜欢哪一个?是高卧酣睡,憨态可掬的那一个,还是抓耳挠腮,伶俐逗人的那一个,抑或是对月沉思,清甜可爱的那一个?他看了半天,最后对摊主说:“我要那一个。”
摊主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两个小人儿正在相对嬉戏。
“大官人好眼力,可是要送给心爱的姑娘家过节玩赏?”摊主笑眯眯的,一边包着磨喝乐一边跟他拉着话。
云深也不避讳,坦然地点了点头,得到了摊主的诚心祝福。即将离开摊子的时候,他看到了磨喝乐旁边摆着的水上凫,便想也不想地买了一对儿鸳鸯下来。
今天就是七夕了,街上来往的人大多穿着新衣,尤其是小孩子。他们都被打扮成磨喝乐的样子,手执荷叶互相追逐嬉戏,就像他买下的那对小人儿一样。他和云锦,曾经也是这样无忧无虑的。
他扯了扯嘴角,回身向家中走去。那个家里有他心爱的女子,等着跟他一同赴死。
经过护城河的时候,他俯身放下了那对鸳鸯。那铜塑的小小身子里被灌满了蜡,还有他的一个心愿。鸳鸯随着水流渐渐漂远,也把他的心愿带到了天涯海角。
如果有来世,愿与她白头偕老。

云深回到那所宅子的时候,云锦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他也不找她,只把那两个相亲相爱的小人儿放在榻边,之后便转身去厨房和面调馅儿。
今天是七夕,人们照例都要吃果实花样。用细细的粉包上甜甜的馅儿,既是为了乞求老天爷保佑牛郎织女可以顺利团聚,也是为了祈求自己家的日子过得和乐甜蜜。
他不想祈求什么,但是却百般用心地做着果实花样,因为她爱吃。她并不嗜甜,却独独钟爱桂花馅儿的果实花样。每年他都要给她做好多,让她吃得甜甜蜜蜜,笑逐颜开。
今年,也不例外。他用心捏着,那一个个小巧玲珑的花样儿从他的手中诞生,每一个都凝结着他无限的情意。
他爱云锦,云锦也爱他。但是他们却没有办法走在同一条路上,永远也没有办法。
因为他是大贪官萧骞的义子,她却是发誓要杀尽天下贪官的蓝田美玉。早在她答应接下这单生意的时候,他便打定了主意,不管是谁杀了谁,他决不独活。
能够再为她下一次厨,他已经很满足了。他笑着把一块面捏出她的模样,还仔细地为它涂红了朱唇。若她就像这小人儿一样安安静静的,该有多好。这样他就可以把她收进怀中,放在最贴近心口的那个地方,而不用担心她会做出让他无法选择的决定。
刚才在集市里,他看见有人在卖谷板。那一方窄窄的木板上铺着竹屋茅舍、青畦碧草,是他梦中的桃源乡。然而他并没有买下那块谷板,因为他知道,他和云锦这辈子是别想过上那样的生活了。
安安静静听话的女子,不会是云锦。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0:17:21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 共 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侠柔情]汉宫秋
[古侠柔情]红舞鞋之舞芳魂
[古侠柔情]牵手
[古侠柔情]是大侠的请举手
[古侠柔情]软红山庄
[古侠柔情]三月春
[古侠柔情]沉醉东风之桃花主
[古侠柔情]春光殉
[古侠柔情]小姐耍心机
[古侠柔情]顾盼歌吟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