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2期
 [古侠柔情]红舞鞋之舞芳魂
 2006-11-2 14:22:16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160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离原

1 我
我本是一只金缕鞋。
低矮干燥的作坊里,染了色的丝线,穿过细细的绣花针,女工略带小茧的手抚着我,一针一线,穿梭着她们低哑的笑语。
阳光从顶上小窗飘洒而下,金色粉尘于中炫舞,我那本略嫌黯淡的身体,也映了层魅人之色。
本没有大富人家的女眷眼波会逗留的精致贵气,却也不是粗手粗脚的小店闺女能买得起的,一来一往,就这样搁在店堂上,漫不经心地挥霍了几个春秋。
直至那一天灵儿将我买下。
那天灵儿蒙了层面纱,一入店堂就指名要我。整个过程她一直低垂着头,只在老板将我送入她手中时忍不住看了我一眼。
那眼神,我是熟悉的。我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女孩。
忘了是哪一天了,我如同以往千百个日子一样百无聊赖地数着经过门口的行人。有个女孩背对着我立在门外,似乎在等人。松松散散的发辫,纤细的脖颈,不同于小家碧玉的哀婉,又少了烟花女子的柔媚。
不经意间,她偏头过来,目光落在我身上,不动了。
后来一段时间,我总不时感觉到这样一道目光,每次醒觉朝门口看去,总是能捕捉到晃悠悠的辫尾。
那天她终于来将我买下,蒙了面纱,遮遮掩掩,躲躲闪闪,接过我就飞奔离去。我被她紧紧抱在胸前,听着她的心跳,怦怦,怦怦,不知怎么,就喜欢上了这个主人。

2 灵儿
灵儿是乐班里的一个小舞女。
买下我的当天,乐班就起程离开这个小镇,前往另一个城镇,租下另一个大院。我怀疑,这个镇和那个镇,这间院子和那间院子,对他们而言有何区别。同样的歌,同样的舞,同样的梦里不知身何处,明日又是天涯路。
灵儿其实有个婉约的名字,叫年雪灵。可班子里似乎无人知晓她的名,高兴时甜甜一声“灵儿”,不顺意了,就喝一句:“嘿,那小婊子!”
白日的时候,我躺在灵儿枕头底下,听着院里姑娘们练功的声音,不时听见这样的喝斥:“灵儿,腰再弯一点!”“灵儿,你怎么还是不会!”
灵儿,真的是乐班里的一个身轻言微的小舞女。
可谁都不知道,夜间当姑娘们都沉睡时,灵儿会将细白的小脚送进我怀里,悄无声息地溜到后院,对月起舞。
一举手,一扬足,鬓发纷乱,足生莲花。 
月下起舞的灵儿,就算是真有朵朵莲花在她脚下,她也是一朵都不会踩碎的。因为心情是那么地飞扬,飞扬得,连步履也轻灵若仙起来。

灵儿的娘亲,也是个舞女。
家道中落的小姐,年纪轻轻就被卖进了乐团,那梦里落花,雪中抚琴,都化在了舞步中,舞出一丝愁,一缕倦,一点顾影自怜的淡然。一袍淡紫舞衣,袭卷了整个长安城,也迷了尚书公子的心。
接下来的事情,就如评书先生唱的那样,两相眷恋却横遭棒打鸳鸯,负心郎抵挡不住家门淫威,娶了门当户对的臣相千金,独留旧人在秋风中如黄花凋零。
灵儿记忆中的娘亲,面容已模糊,只余眉间一点淡然,似乎世间万物,只当过眼烟运云,影未淡人已忘。
只是偶尔被窗外雨声惊醒,觑见豆黄灯下,梳妆镜前那憔悴女子,怔怔地用胭脂反复画着“红颜不再,西子易老”。
一个乐班一个乐班地辗转,早无生念的娘亲无心再造往日风光,终于在一个秋风萧瑟的夜晚撒手离去,撇下灵儿寄身戏班。
从此在人前,灵儿再也不肯放开去舞,妆化最淡的,舞衣选最素的,只求当个角落里寂寂无名的小舞女,也好过招惹那红尘是非。
只是有时在夜里,禁不住血液中阵阵悸动,便到空寂处,影,月,人,三者共舞一场。
这秘密,只有在她脚上的我知晓。

3 傅先生
后院的小厢房里,其实是住着人的。
拉胡琴的师傅,姓傅,人家只叫他傅先生,二十七八岁的模样,白净脸皮,简简单单一身月牙长袍,紧紧凑凑的一条长辫是其上唯一点缀。
刚进乐班的小姑娘总爱红着脸偷看他,没几日却要喟叹一句:“可惜,是个瞎子。”
是的,那双石头般的黑瞳,透不进一丝光亮。
正因为如此,灵儿才能在后院尽情旋舞,不用担心会被人撞见。再说了,那如黄叶落地般的舞步,能惊动谁呢?
瞎子的耳朵总是敏锐的。
这夜灵儿又与我偷溜出来。我触着地面,觉察到有人轻轻走近,灵儿却舞入佳境,周围一切皆不在她眼。
待到一曲舞毕,她一颗心差点跳到喉间——正对着院子的厢房檐下,一个人静静地站着,月白长袍与月色溶为一体,竟似要消失了般。
灵儿捂着嘴心惊胆颤地看着那人,那人却没反应,双目空空洞洞,没有焦距。灵儿放了心,蹑手蹑脚地溜出后院,方才长吁一口气。
以后几日,傅先生时有出现,仍是一袭长袍,负手侧脸,静立檐下。不知是在倾听风语呢,还是在感受月光?
我感到灵儿的舞姿越发轻盈了,有些羞涩,有些欢欣。也难怪,她毕竟只是个少女,一身好舞,却只有清风皓月欣赏,在心底深处,莫不是有几分寂寞的吧。如今终于可在一人面前畅舞,即使那人,看不见。
我却有不同想法。那傅先生,虽是一脸淡然,明明却是在侧耳聆听,细长白皙的手,随着灵儿的节奏,微不可见地打着拍子。他其实,是知道有人在他面前跳舞的吧,说不准,他还能在心里勾勒出灵儿的舞姿。
虽是这么想,却苦于没法告诉灵儿。再说灵儿高兴,我也开心,这傅先生看样子也不是什么多事之徒,就任这出默剧演下去,各得其乐吧。
慢慢地,灵儿几乎每晚都去后院,傅先生也神奇地随后必到。灵儿心情越来越好,口中常常不自觉地哼起小曲,对那傅先生,原先过耳即忘的传言也留意起来。
傅先生原也是读书人,参加科举时受当时的主考官赏识,招进府里当了个幕僚。许是书生意气,看不惯老师(科举中考上的考生会自称为钦点他的考官的“学生”)玩弄权术,告辞回乡。却没想那大官忌惮他会告密,竟派人毒死他全家。
傅先生因救治及时保回一条命,眼睛却从此不能视物。死的人中,还有他从小订下媒妁之亲的未婚妻。岳家本是小户人家,只有这么一个掌上明珠,两位老人难忍悲痛,双双自缢了。
傅先生肩上,一下背负了这么多条人命,仇也没法报,从此心灰意冷,对功名更是恨之入骨,只靠拉了一手好胡琴,加上乐班班头曾受过他的恩惠,隐姓埋名就待了下来。
傅先生是个极静的人,若不是班头待他特别,总为他安排一间单房,又四处感叹他的身世,他怕是不会让姑娘们注意到他的。既注意上了,目光就越发难移开,他却浑然不觉,云淡风清地自拉他的胡琴。
姑娘们跳舞配的曲多是靡糜之音,灵儿也不觉得傅先生拉得有多好,只有一日练功完洗浴回房,经过后院厢房时听到里面传来悠悠琴声,一曲《西江月》对着满天的冰寒星光,冷情西风,让灵儿站了好一会儿,怔怔地落下泪来。
只不过,这样的清冷之曲,是永不会在生辰华旦,歌舞升平的宴席上出现的。

4 梅蕊
后来我总是在灵儿睡梦之中,被一片冰凉浸湿,那冰凉,咸咸的,涩涩的,却原来是灵儿的泪。她梦见了什么?是她的娘亲么?不知她的梦里是否还会有一角月白衣袍。
我想灵儿也注意到了,傅先生眉间,也有那么一丝淡然,不多,但丝丝入骨。是否每片秋雨打下的落叶,每朵看透世间的黄花,眉间都会有这么一抹淡然呢?
其时,我们在那个城镇上,已经停留了两个半月,远远超过了乐班正常停贮的时间。
待到弄清了,原来是城里钱家的独生少爷看上了乐班的台柱梅蕊,特地来央了班头,出钱让他多留半个月,等在钱少爷的正房生辰上跳了舞再走。
钱家是大户人家,钱少的十几个姐妹中,又出了个少妃娘娘,虽不得宠,可也算是皇亲国戚了,就连那大少奶奶,据说也是个官家千金。钱家当个宝贝般供着,可笑还不是任丈夫迷一个戏子!
班头不敢得罪钱少爷,也实在是酬金丰厚,就这么住了下来,只惹得梅蕊冷着一张脸。
虽是同一乐班的,灵儿却没跟梅蕊说过几句话,我也只有印象是一个人如其名的姑娘,冷冷傲傲,平日是不屑搭理灵儿这样的小舞女的。毕竟是台柱,舞跳得极艳,大红舞衣一扬,就如梅花吐蕊,芬芳无比,反身后陪衬的舞女全都压了下去。不过在我看来,艳是艳,却仍脱不了尘世的俗,哪比得上灵儿的素衣冷月,飘然欲仙呢。
梅蕊的舞,钱少爷是场场必看,不跳舞的时候,也会派人来邀她去宴席助兴,梅蕊一概拒绝。如此几次,那家仆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口气也越发不客气。班头没法,明知钱少爷是个拈花惹草之徒,也只得好言好语劝了梅蕊,再派了个听差,若有什么情况,也好助梅蕊全身而退。
梅蕊不情不愿地去了,回来时,却是横着的。
那听差一把鼻涕一把泪,说钱少爷口上是宴席助兴,却哪有什么宴席。去的不知是他瞒着大少奶奶租下的哪间别宅,只他一人摆酒等着梅蕊。梅蕊受骗不悦,敷衍了几句就要走,却被钱少爷从背后揽住。挣扎之中,桌倒杯碎。
梅蕊也是个烈性子,抓起碎片扎伤了钱少爷,也在自己颈间抹了道口子。听差听得里头异响,闯过家丁进去,只来得及抢了满身是血的梅蕊回来。
梅蕊倒还没死,不过也只剩下半条命了,上药包扎过后脸色仍是比纸还白。班头正六神无主之时,钱家的家丁竟上门了,口口声声说梅蕊在宴席上大发小姐脾气,摔了杯盘不说,还伤了钱少爷。若不是已告知大少奶奶要在诞席上请人跳舞,钱少爷才忍下了这口气,若是砸了大少奶奶的宴席,这乐班就别想再混下去了。
梅蕊伤成这样子,怎么能跳舞。一时半会,又到哪去找个台柱顶替她?一时间,人心惶惶,倒把房里躺着的梅蕊给忘了。
灵儿悄悄摸进梅蕊房里,听见床上的人痛苦呻吟:“水……水……”她倒杯水小心喂梅蕊喝了,望着她灰白的脸,不由又想起娘亲来。难道红极一时的戏子,都不得善终么?
她正心下黯然,却又听到梅蕊呓语:“傅先生……”
灵儿手一颤,杯子差点就滑了下去。这一惊非同小可,她急急掩嘴退出,人还未跨出门口,泪就涌了出来。
傅先生,傅先生!
灵儿抬眼望着已成细眉的月,扯唇,不知是哭是笑。原来那么高傲的梅蕊,竟是钟情于你!难怪她如此决烈,这种女子,一旦爱上了,就比常人都要坚决。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5, 共 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侠柔情]汉宫秋
[古侠柔情]天上人间常相伴
[古侠柔情]牵手
[古侠柔情]是大侠的请举手
[古侠柔情]软红山庄
[古侠柔情]三月春
[古侠柔情]沉醉东风之桃花主
[古侠柔情]春光殉
[古侠柔情]小姐耍心机
[古侠柔情]顾盼歌吟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