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2期
 [古侠柔情]汉宫秋
 2006-11-2 14:35:0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153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公孙羽

1
西汉建昭三年秋,西域都护骑都尉甘延寿、副校尉陈汤击灭郅支单于。
刘奭喜出望外。
刘氏皇族血脉悍勇,高祖刘邦武帝斩白蛇起义;武帝刘彻雄才伟略独掌乾坤;宣帝刘询也是任侠尚武。
刘奭是个异数,他敏感纤细优柔多情。相对于宫廷生活的波谲云诡、酷烈残忍,他更喜欢迎风啸曲、笔走游龙。
他是个善良而柔软的人,珍惜苍生,但这并不能使他成为一位明主圣君。
他痛恨王霸之道,因此被先帝怒斥,乱我家者,太子也!
乱我家者,太子也。这句话成为困扰刘奭一生的诅咒。
继位之初,刘奭努力以儒术治国,他天真的以为可以用仁用德春风化雨。然而,大汉的气数却在他的统治下渐渐衰弱。
匈奴一直是大汉的心腹大患,高祖曾被匈奴兵围困,文帝景帝之时只能不断和亲,忍辱苟且。
建昭三年秋的胜利几乎可以媲美武帝的豪语豪行,“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刘奭珍惜这场胜利,因为稀有,在他被人诟病的帝王生涯里如此稀有。
2
建昭四年秋。
叶落。
刘奭抱恙多年,身体孱弱,面色苍白,眼底发青,像秋风中的白荷,虽然清高不染,但败落枯萎。
臣子背地指责他酒色过度,他们并不能体谅他内心的失落。天子的心情是不需要被体谅的。刘奭很想告诉每一个人,他不是沉醉声色,他只是寄情声色。他是个失败的皇帝,他知道,他难过,他沉默。
夜色凄迷,无星可观。刘奭负手而立,仰首面对苍穹,如果可以,他想问问天意。
为什么他的一辈子是这样的?九五至尊,无限凄凉。自幼失母,第一任继母霍皇后恨他入骨,屡次试图置他死地;第二任继母王皇后面是背非,对他好只是为了表现贤德,刘奭从来不知母爱为何物。父亲宣帝顾念与刘奭生母的患难之情,至死不废刘奭的太子之位,但对刘奭却极度不满。登基之后,后宫佳丽无数,却无一人知心。她们对他好,只是为了盘剥他,利用他。
“气煞我也!” 明丽的女子的声音,有点尖锐,像折断的金钗一截截坠在地上。
落叶纷飞。
刘奭诧异,急忙四顾,想看看谁潜身夜幕之中。刘奭担心自己的长吁短叹是否落入此人耳中。
“气煞我也!气煞我也!”
连绵不断的抱怨,中气十足。
刘奭循声望去。
一个宫女打扮的女孩子,死命撼树,枯黄树叶落了她满身。
刘奭很意外的发现小宫女竟有一副倾国倾城的花容玉貌,艳冠后宫。
“我很闷!我很委屈!我好难受!”小宫女突然搂着树身痛哭失声。
未央宫通往温室殿的阁道上遍植青梧、香桂、菊花、梅树。
新秋初凉,温室殿还没启用,沿途寂寥无人,刘奭狩猎回来为图清静,独自一人在此漫步。
“我活着到底为什么?”小宫女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很傻,很任性,很倔强的问题。也是无法回答的问题。
刘奭心念一动,轻轻上前一步。
小宫女仍没察觉,慢慢挨着树身滑到,一屁股坐在地上,没气质的托起腮帮,小脸有点变形,古怪的可爱,像心念浮动时写坏的毛笔字。
刘奭轻轻笑出声来。
“谁?”小宫女一蹦三尺高。
刘奭这才发现小宫女身量很高,婀娜多姿,顾盼含情。
“你是谁?大胆狂徒!报上名来!”小宫女逼近,插着腰,厉喝,吐沫横飞。
刘奭无奈后退半步,干咳数声,她竟然认不出他是皇帝?也对,他上林狩猎归来,一身猎装,并无冠冕、龙袍。
眼前这个小宫女,显然很笨。也很大胆。后宫重地,随处乱跑,旁若无人发泄情绪,相当莽撞。
她剑眉星目,她雪白面孔,她叉腰耍泼追问刘奭来历。刘奭毫不动怒,只觉得好笑。
这么笨这么鲁的女人,他毕生未见。就算是那位在奋勇挺身兽口救主的冯昭仪,勇敢是绝对勇敢,但心计一样深沉难测。
“你是谁?”刘奭兴趣大发。
“要你管?蓬头病鬼!”王樯今日又无故被掖廷令责罚,憋了满腔怨气。
“什么?”
“什么‘什么’?”王樯骂兴高昂,“很少被人骂?”王樯也知道这个弱不经风的男人地位不差,身上衣服又是红又是黑,都是高贵的颜色,不过王樯豁出去了,她实在被压抑坏了,恨不得一死换取解脱。
她是南郡人,以良家子入选掖廷。她原是个浣纱打鱼女,家境贫寒低微。她没读过书,大字不识一个,但她也知道这个世道不公平,人和人是分等级的,虽然都是两只眼睛两个鼻孔,但是有人活得很舒服,有人活得不舒服。她知道皇帝老儿活得最舒服,所以进宫伺候他,希望沾点贵气也能活得舒服起来。
结果——不是这样的!!!
她入宫这么些年,连皇帝那淫虫是圆是扁是白是黑都不知道。她姿色太好,遭人嫉恨;天真未凿,不懂周旋;家境贫寒,受尽欺侮。
她活得比原来更加不舒服。
“不会被人骂的人一定是坏人,因为他们可以拿着鞭子欺负别人。”王樯嘟囔。
“挺有道理。”刘奭越来越觉得这个小女孩好玩。“你多大了?”
“我二……关你什么事?”难得在后宫找到这么好欺负的人,王樯决定欺负够本。她心里那口鸟气实在憋得太久太久了。
二十?二十一?二十二?看起来不像呀。刘奭想,容貌像十五,心智像五岁。
“不要对……我这么凶,也许我是……财神爷?”刘奭诱之以利。
王樯果然贪财,“真的?”有钱好呀,有钱就可以贿赂掖廷令,后廷执事,黄门侍郎,这样就可以活得舒服一点,不会成天被挑剔。“我不骂你,你就给我钱?”还有这等好事。看来她王樯运道转了。“好!”王樯眉开眼笑,“你给我钱!”
刘奭极力忍住笑,这个小丫头多令人解颐开怀,“我给你一百金,你把你自己卖给我好不好?我缺个使唤丫头。”
“好!”王樯迫不及待,脸上的笑容越来越谄媚越来越谄媚,像朵鲜花迎风怒放。
刘奭看傻了眼。
王樯的笑容突然垮掉,“啊!”她颓然摸摸鼻子抓抓头发,“我现在还算是皇帝的人呢。”要走也得再等九年。
我的人?刘奭怔了怔,心情颇复杂。他还真不知自己拥有这样一个灵动活泼的美人儿呢。刘奭突然心痒难当,似乎回到了二十岁。
“你随我去温室殿!”
“不怕被人赶?”王樯还挺想去的,温室殿仍闲置,没什么人,去遛遛不会被发现吧?
“跟着我,不怕。”刘奭试图拉王樯的手,都被她乖觉的躲开。
“你是谁?”王樯终于起了疑心。
“我——我不是谁。”刘奭继续隐瞒身份,他不想她做天子的女人,他要她做他的女人。
王樯拍拍胸口,舒了口气,“我还以为你是皇帝那个老淫虫呢!”
刘奭哭笑不得。
“不过你这么年轻,这么面善,一定不是。”
刘奭也不生气,笑嘻嘻反问,“你觉得皇帝该是什么样子?”
“该什么样就什么样呗!”王樯早就对那个好色的老皇帝失去兴趣了,征召那么多妙龄美人儿进宫,面对面见上一回都不成,要画师画了像给他看,结果轮到她画的时候,那个姓毛的画师说丹青快用完了,她也不明白什么意思,就傻笑着给他画,结果画出个女鬼来。“你像个读书人!”王樯对眼前这个人比较感兴趣。他看起来就是很可亲的样子,素白的脸,目光如水,言辞温和。
“我是挺喜欢读书。”刘奭叹了口气,他太喜欢读书了,结果迂腐拘泥,做不成圣主。
“我要是能读书就好了。”王樯向往。
“你不识字。”刘奭并不意外,王樯的可爱率真全因为她混沌未开。
“我不识。”王樯爽快承认。
“我教你!”刘奭脱口而出。他很想天天看到她。很激切的渴望。
“好!”王樯雀跃,“可要等到什么时候呢?”王樯又发愁,照规矩,她三十岁才可出宫。
“现在。”刘奭折枝在手,撩袍蹲下。“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写给你看。”
王樯也蹲下来,兴致勃勃看着他,“我叫王樯。”她姓王,却不叫王樯,她没正式的名字,家人都叫她大姑娘,她乘船来长安的时候这么对掖廷令报告,掖廷令嫌粗俗,所以指物命名,叫她王樯,“是船上的那个樯。”
桅杆?刘奭怔了怔,旋即领悟,写了个“王”,又写了个“嫱”。
“王——嫱——”刘奭一笔一划写第二遍,第三遍,第四遍,王嫱专注的看着,手指不停的笨拙绕动,“咦,这是什么?”图案不对了。
“刘、奭。”
“什么?”
“没什么。”刘奭抹掉那两个字,脸上微微发红。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3-18 17:45:30 - cialis
-----------------------------------------------------
Hello!
http://aieopxy.com/osoxvtv/1.html ;,cialis,
cialis - 2010-2-23 0:17:57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22, 共 9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侠柔情]红舞鞋之舞芳魂
[古侠柔情]天上人间常相伴
[古侠柔情]牵手
[古侠柔情]是大侠的请举手
[古侠柔情]软红山庄
[古侠柔情]三月春
[古侠柔情]沉醉东风之桃花主
[古侠柔情]春光殉
[古侠柔情]小姐耍心机
[古侠柔情]顾盼歌吟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