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2期
 [校园物语]最后
 2006-11-2 14:49:13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744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蹦豆儿 

很多事情是没有最后的。
这句话是单乐乐告诉我的。那个时候她八岁,我七岁。小学时刚刚接触写作文,我经常抱着作文本到讲台上读,昂着脑袋,用作文本遮挡住下半边脸,眼睛偶尔会扫过教室却没有看清任何一张面孔。我尽力把声音读得抑扬顿措,我试图把声音放到最大,每个音节都咬得异常清晰。
可是这一天当我伴随着下课铃声走下讲台时,单乐乐突然跑到我的面前对我说:莫楠,你作文中用的“最后”太多了。很多事情是没有最后的。你完全可以用“终究”或者“最终”来表达这个意思。
我低头看了一下作文本,一行行略过,本并不是很多的“最后”变得密集起来,每看到一次我都感觉心里抽搐一下,当我数到第六个“最后”时,胃里也开始翻腾了。这种感觉就好像忐忑不安地等待着老师一张张考卷念分数,嗓子眼里仿佛吊着一样东西上不去下不来,但是又好像只一瞬间,便能上去或者下来。
类似的反应令我此后对用词的敏感程度达到了神经质的地步,每每看一篇文章,我都会准确地在一个词语出现第二次时找到她第一次出现的位置。我从此无法接受长时间地注视同一个动作重复运行,不能听到任何对话中高频率地出现同一个词,否则又如七岁那年我在自己的作文本上数到第六个“最后”时的感觉又会重现。
这些都是单乐乐惹的祸,她对我说这句话,她带我到书店里买了厚厚的一本同义词词典,她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很多事情是没有最后的。我总认为她这句话只说了一半,但是一个8岁的孩子再没有能力说下去,只是用着坚定的口气不容置疑地一遍遍重复着自己认定的观点。直到十年之后,我在一篇文章的结尾写道:最后总是躲藏在下一个时间点之后,你看到她,却始终追不到她,直到你以为“最后”的时候,她仍旧在生命的前一格冲着你绽放微笑。
那时,我随身携带的同义词词典早已经磨损了边角,我经常在行云流水的叙述中停当下来,像不同类语言之间翻译一样地将要表达的意思转换成另外一个词语。
这是我的一个习惯,却不知好与不好。
就好像单乐乐经常无缘无故地冒出一两句话来指责我一样,她理直气壮地说着,我一言不发地听着。或者,这本就无所谓对错的东西,存在着,便当作了寻常。

在这个狭小的城市,人口密度稠密得好像总也抹不开。很多人相逢一次便被冲挤到不同的地方,相隔重重便再难重遇。而我和单乐乐却始终在一起,好像一个整体一样被挪动到这儿,冲击到那儿。从小学到初中,她一直在我抬眼可见伸手可及的地方。身边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到高三毕业前一天她拉着我的手走过整个校园后不无伤感地对我说:没想到你的手,我一攥便是整整十二年。
我恍然大悟,原来没分开的原因仅仅是她没有放手。而我迟钝着长时间没有感知到手臂长时间处于悬空的状态,处于牵制或者被牵制的状态。
莫楠,这一次我真的要放手了。单乐乐抓我的手掌又紧了一些,潮湿的六月使得手心里藏着沉重的湿润。
为什么不再尝试抓紧我的手,不再让我们分开呢?我感觉四个手指被捏得更紧了。
因为已经到了最后,傻丫头。单乐乐总是这样叫我,仿佛一岁的间隔使她比我经历了更多的沧桑一样。
你说过的,没有最后。
好吧。最终,我要放开。她说着,便决绝地松开了手。
于是,我的手就被生硬地抛了下来,划过的弧线掠起一阵不得察觉的微风,皮肤表面的湿润顿时化为冰冷,阳光明媚的六月我打了一个冷颤。
要记得我。单乐乐的口气第一次如此柔和。她好像一个温顺的孩子在请求一项赏赐,眸子里透着褐色的光亮。
你也要记得我。我们会再见面的。我坚定的语气就好像以前的单乐乐,她用陈述的语气灌输给我的脑海一个肯定的事实。
我不会忘记你。单乐乐的口气又转了回来,她在话语的结尾挑了一下眉毛,这个动作我是陌生的。
我也不会。我轻轻地说。
接着,单乐乐走在前面,我跟着她,走到校门口分手。她神情庄重得有些可笑,看起来仿佛是决别。而我像往常一样拜了下手,好像明天又能见面。

高考结束之后,我才料到,单乐乐那天的作为是有所预料,她比我大,比我成熟,注定比我思考得长远。
在我们俩之间,一个看起来平衡的组合中,单乐乐心中一直有着自卑。因为有一样东西,我有,而她没有。这便是,骄傲的分数。在这个时代,在这样的校园里,有了分数便相当于有了一切。所以在别人看来,我能够坦然接受着单乐乐的指责,能够在她指手画脚的时候保持着微笑,仅仅因为我的潜意识中把她当作了弱者,她不断在别人面前吹嘘着撑起我骄傲的天空,而我努力维持着的状态则是支撑起她的自尊。
我估完分后,轻松地报了一所大学。一切波澜不惊,又顺其自然。
单乐乐高考之后再没有在中学的校园里出现,我隐约听说着她的分数,却不十分精确。没有太多人会在意她的考分,就好像人在走路时总喜欢向前看,很少有人向后张望。单乐乐一直踽踽地跟在后面,我以前想当然地以为我和她的距离果真可以用“亲密无间”来形容,可是让我站在一堆赞叹和羡慕的眼神中时,突然发现我和她之间的隔阂在隐性地不断扩张,她一直十分孤独地拽着我的手。而我是不是孤独,则是没有答案的问题。
我是迷茫的。用单乐乐的话说,我是傻丫头。我一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懂得心无城府地微笑,懂得不谙世事地为人,懂得当我懂得这些的时候一切都不如以前那般纯粹,懂得为了维持一种假象我必须伪装下去。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4.75, 共 8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物语]世恭的十九 文/ami青青
[校园物语]Boy向前冲 文/风靡
[校园物语]步入赌局 文/却三
[校园物语]百合变形记 文/明净
[校园物语]MORNING  CALL 文/兰析
[校园物语]月光音符 文/兰析
[校园物语]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文/风靡
[校园物语]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文/却三
[校园物语]七年 文/胭脂一笑
[校园物语]不如意 文/公孙羽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