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2期
 [校园物语]因为爱,所以成全爱
 2006-11-2 14:55:02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478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 / 月色轻舞
 
A
那年八月,我第一眼看到曲落阳时,我就知道眼前这个腼腆的大男生是深深爱着萧咪咪的,要不他怎么会不远千里地从南京跑来淮安看她,可萧咪咪却只是面无表情地把他领到我面前一放,然后说,唐韵,这个人交给你了。旋即飞快地转身跑走了。
我想萧咪咪可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否则她怎么会看不见曲落阳忧伤而绝望的眼睛,却依旧每天提着裙子跑下宿舍楼去跟江枫约会。
背着吉他的长头发的男生江枫,有着一副低沉的喉咙和一双幽深的瞳孔。江枫起码有着一个排的女朋友,可萧咪咪却仍然带着做梦似的表情对我说,唐韵,我爱上江枫了。
那曲落阳怎么办?我问她。
曲落阳?咪咪睁大眼睛望着我,他只是我高中里的男朋友,他怎么了?
咪咪的眼睛亮亮的,极无辜极纯澈,像两潭清幽的泉。
我没好气地瞪着她说,萧咪咪,你不知道曲落阳他是为了你才来到淮安的吗?
萧咪咪略略一怔便很快反应了过来,随即扑过来撒娇地搂住我的肩膀。
唐韵,她软软腻腻地粘着我说,帮我敷衍一下曲落阳吧,我保证我会尽快赶他回去的。
你的心可真硬,我皱着眉心说。
我的心不硬,萧咪咪回答我说,可是爱情里面我们能成全的人,永远都只能是自己。

B
曲落阳是我不曾见过的内敛而执着的男孩,瘦瘦高高的身形,温柔的眼睛和细薄的嘴唇如同水墨画中的清秀男子,笑起来像阵春风,淡淡的,却能让人感到温暖,只是萧咪咪不在他身边的时候,那样的笑容便变得海市蜃楼一般虚无缥缈起来,可萧咪咪却是真的把他完完全全扔给了我。
每当曲落阳打电话来寝室找萧咪咪时,萧咪咪总是一边对着镜子化妆一边挤眉弄眼地示意我告诉电话那边的曲落阳她不在寝室,这样的次数多了,终于有一天,曲落阳忍不住问我说,唐韵,这个城市太陌生了,你可以陪我出来走走吗?
那样忧伤的请求,我竟然无法拒绝。
日子一天天流逝,我开始逐渐习惯每个午后和曲落阳在学校的树荫里走上一小圈,而之后的那个下午,阳光格外刺眼,我和曲落阳都没有讲话,也没有风吹过,只有曲落阳的影子顺着阳光斜斜地倾倒下来,安静的停靠在我肩头。
一切都是这样的静谧安好,仿佛所有的忧伤都已悄然远离,可曲落阳的脚步却忽然就停下来,我随着他凝滞的目光朝前望去,便看见穿着白色裙子的萧咪咪和抱着吉他的江枫赤足坐在不远处的草地上,而萧咪咪竟然顽皮地回头,微阖着双眼,将娇艳的嘴唇轻轻印在了江枫的腮边。
我的心一下子揪结起来,那样突兀地疼痛,是为了站在我身边呆若木鸡的曲落阳。他的拳头紧紧地握着,一滴清澈的泪水顺着他清秀的脸庞倏忽而下,那泪像一滴滚烫的蜡狠狠滴进我的眼睛,只一瞬,就灼伤了我的瞳孔。

C
你会回到他身边么?那天夜里我这么问萧咪咪。
不会,萧咪咪不假思索地回答我,随即便翻身睡去。
与此相对的是曲落阳的沉默,自从那天下午之后,他再不曾打来电话找过萧咪咪,萧咪咪对着镜子化妆的时候亦再不用对我挤眉弄眼,萧咪咪得意地说,看吧,他就快坚持不住了。
等到第五天的时候我忍不住给曲落阳打了电话,他的声音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颓丧和沉郁,电话里曲落阳愉快地说,唐韵,我在清隆桥边钓鱼,你要来么?
曲落阳的声音让我也快乐起来,我学着萧咪咪的样子穿了及膝的棉布裙子就跑了出去,临走前没有忘记在自己颜色稀薄的嘴唇上抹了淡淡的樱桃色唇蜜。十几分钟之后,我在宁静的河堤边看到了曲落阳。
曲落阳举着一根钓竿安静的坐在那里,微微收拢的肩膀,脸上有着认真而严肃的表情,脚边的地上搁着一只红色的塑料小桶。
曲落阳,我叫他。
他回头看见我,便放下鱼竿微笑着朝我走过来,那一刻,河面上忽然吹起的风凛冽地扬起我的裙摆,而他的白色衣角哗啦啦地舞动着,像一面迎风的旗。
曲落阳的小红桶里装着几尾小小的草鱼,不安地四处游动。
曲落阳,我说,它们好小,放了它们吧。
曲落阳仔细地看了我的眼睛,随即牵起我的手将我领到河堤边,把小桶交到我的手里。
那么由你来放生吧,他微笑着说。
当小草鱼随着桶里的水溜进河里的时候,曲落阳忽然轻声地叫了我的名字。
唐韵,他说,你是个多么好的女孩。
他的声音那么柔软,而我随着他的话音抬头来,便看到蓝色天空下他格外明亮的眼睛,那么深邃那么清澈,像是夜空中闪亮的星。
曲落阳,我鼓起勇气问他,你可以吻吻我么?

D
我买了新的棉布裙子,纯澈的浅蓝色,大大的裙摆像是没有云飘过的天空一般完美无暇,当我在寝室的镜子前面试穿它的时候,萧咪咪终于忍不住问我,唐韵,你和曲落阳还常常在一起么?
我不回答她,只是微笑着望向她,你猜呢?
然后我不再同她讲话,只是取出樱桃红的唇蜜将嘴唇细细涂好,随即学着她曾经有过的样子,提着裙摆快乐地跑出门去。
萧咪咪追到门口略略有些慌张地问我,唐韵,你要去哪里?
去约会,我头也不回地回答她。
和谁约会?
我不告诉你。

E
萧咪咪逐渐变得失落起来,她和江枫之间原来并不快乐——浪漫多情却又像风一样流离不定的江枫——即使美丽如萧咪咪,却终究无法将他留在身边。
那些日子里,萧咪咪在寝室里不停试着一件又一件的棉布裙子,直到那些换下来的裙子在她的床上堆成了乱糟糟的一团,却还是没能等到江枫的约会。
萧咪咪惶恐地问我,唐韵,江枫是不是不要我了?
我不知道,我淡然地回答她说。
我一边回答她一边继续对着墙上的镜子涂着唇蜜,那些唇蜜带着樱桃香甜的气息,一直蔓延进我的呼吸。
也许你该打电话跟他问个清楚,我提醒她说。然后看着她经过略微的迟疑,便捧着手机走到窗外的阳台上,在短暂的安静之后,我终于听到了她压抑的哭声。
我在阳台上的角落里看到萧咪咪,她孤独而悲恸地蜷缩在那里,小小的脸孔上泪痕交错,眼神零落破碎,不断耸动的双肩,像是天使被折断了的翅膀。
江枫说他爱上了别的女孩子,萧咪咪哭着对我说,他要我离开他。

F
九月到来的时候,当我站在阳台上踮着脚尖晾晒我的棉布裙子,一抬眼便看见背着吉他的江枫站在宿舍楼下不远的地方,他静静地伫立在那里,以一种我不曾见过的安详而平和的姿态凝视着这个方向。
萧咪咪,我回头叫她,江枫在楼下呢,他是在等你么?
萧咪咪迅速而茫然地抬起头来看向我,你说什么?
下一秒,萧咪咪像触电一般飞快地从床上跳起来,因为失眠而萎顿的脸颊上立刻迸发出格外明艳的光芒,当她终于看到楼下江枫的身影时,她忽然就捂住嘴,却终于忍不住惊喜的哭出了声,那些大颗的眼泪像珍珠一样挂满了她的脸颊,在九月的阳光里熠熠发光。
她迅速洗脸和化妆,又用梳子把漆黑的头发梳成一个高高的马尾,然后从衣柜里取出最心爱的一条裙子穿上,旋即快乐向门口跑去,她的白色裙摆在门口的风中轻轻扬起,鼓胀成一枚大大的云朵,像一个美丽而决绝的图腾。

G
九月接近尾声时,曲落阳在阳光耀眼的午后打来电话约我,依然是我熟悉而安静的声音。
唐韵,曲落阳说,我在河边等你。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83, 共 18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物语]世恭的十九 文/ami青青
[校园物语]Boy向前冲 文/风靡
[校园物语]步入赌局 文/却三
[校园物语]百合变形记 文/明净
[校园物语]MORNING  CALL 文/兰析
[校园物语]月光音符 文/兰析
[校园物语]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文/风靡
[校园物语]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文/却三
[校园物语]七年 文/胭脂一笑
[校园物语]不如意 文/公孙羽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