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3期
 [新星秀坊]忽尔今夏
 2006-11-15 11:26:3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46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提拉米苏


她曾在某个夏季来过,又在某个夏季离开。

1
他还是会在半梦半醒间想起她。
他觉得自己像一个病人,要固执的依赖某种药物才可以生存。
点燃一支烟,他忽然觉得口渴的厉害,伸手想要去拿床脚边的杯子。杯子是空的,原本是极透亮的水晶玻璃杯,大概是有些时间没有用的缘故,沾上了层薄薄的灰尘,灰蒙蒙的。
“杰,快来看啊,我买了一对好漂亮的杯子,你一只,我一只!”
他记得她当时兴奋的表情,眼睛在黑暗里闪闪发亮,像星星。他以为那是个遗落在人间的天使。

2
他们是在朋友的聚会上认识的。
场面有些喧哗,他一向不喜欢太热闹的地方,觉得迷失。
她穿着奶黄色的长裙子站在有些阴暗的角落里,但他却分明感觉到了辉煌闪亮。他忽然有点害怕,希望她不要那样强烈的存在。可是,她注意到他了,她微笑着走过来跟他打招呼,右边脸颊有浅浅的酒窝陷下去。

 3
他贴在枕头上的手指动了动……他以为那是天使才有的纯净的笑容。
他把整个脑袋深深的埋进蓬松柔软的枕头里,这一瞬间,他忽然被幸福所包围、所充满。
“杰,过来,让我闻闻你的味道。”
他想起她曾经这样把头埋在他的怀抱里,像极了某种可爱小动物的表情闻嗅着他的味道。他曾那样幸福的沉醉在爱与被爱的情绪中。

4
他翻了个身,想要沉沉的睡去,如果不睡,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他或许是睡去了,或许并没有睡去。他看见她穿着奶黄色长裙从黑暗中越走越近,和在聚会中看见的那件一模一样,他打开车门,让她坐在他的旁边。
从朋友口中碾转知道她的电话和住址,已经是半个月以后了。他不敢肯定她还会记得他,但他决定试试看。
“我是杰。可以见到你吗?”也许是不允许被拒绝,他补充:“我在你家楼下。希望我不会太唐突。”
“可是现在太晚了,我已经要休息了。”她有些迟疑,但还是拒绝了。
“我是君子。”他说:“况且只是想和你聊聊天,就在你家楼下。”
 他听到电话那头有轻笑声和无可奈何的叹息,她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终究没有。

5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对她一直端放在膝头的纤细的小手有了极大的兴趣,在灯光下有种几乎白到透明的质感,他想如果放在手心一定是柔软而又温暖。
他一直是个目的性极强的人。他想。
“你相信命运吗?”
“听说指尖上的螺纹是命运的某种暗示。”
 他突然有些懊恼,这毕竟是用滥了的老套方法。
 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伸出了一只手。
 是为了不让他伸出的手难堪吧,他想。管它呢,只要最终实现他想要的结果。
 是和他想像中一样柔软温暖的小手,掌心温润。他莫名其妙的有些感动,仿佛这样握着一个人的手已经很多年。 
 他不记得他是怎样用指尖上的螺纹来编排她的命运,但他肯定是有意识的将她和自己的命运联系到了一起,尽管他从不相信命运。 
6
房间里依然是她从前为他摆设的模样,奶黄色温暖的墙壁,书一排排沿着墙壁站好,黑色的电视机站在另一边的架子上,半开的衣柜里衣服一层层叠好,有樟脑丸的气味。他懒懒的挪动了一下身体,转侧瞥见床头小柜上放置的相片。
是她的半身照,身子微侧,她一直认为她那个角度最美。是微笑着的,苹果脸上嵌着的大眼睛像月牙似的弯起来,右边脸颊有浅浅的酒窝陷下去。他常常想要测量那个酒窝的面积,用自己的食指。
他一直没有机会测量,即使是她靠他最近的时候。

7
“杰,不许闭上眼睛偷懒啊,流星雨都还没有出现呢!”
头天晚上听电视报道在午夜二点钟会有流星雨经过,她兴奋的立刻打电话给他,嚷嚷着要去看。
“听说对着流星雨许愿会很灵验的,你一定舍不得让我一个人看对吗?”
他实在是找不出任何方法可以拒绝她的邀请。她的声音很能打动他,可是,即使她不说话,依然可以打动他。
开车去接她的时候,路过一个站台,大大的广告牌上写着“懦弱比勇敢更危险”。他觉得鲜红的字体有些触目惊心。
她选了海边做为最后的目的地。
支好帐篷的时候,海风已经有点凉了。她黑色的长发海藻般的在风中飞扬,皮肤在远处的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有点苍白,但她脸上始终是带着恬静、幸福的笑容,她大声的唱歌,来回的在沙滩上跑、数着自己的脚印……
他发现自己的双眼润湿了。
他一直是个残忍而又自私的人,他想。
但此刻如此幸福,或许是短暂的,可是那又怎样,有过总比从来没有要好。
她跑累了,回来趴在他的腿上,仰起脑袋注视天空,期待会有流星雨经过。
“杰,不许睡着哦,等会我们要一起许愿才灵验的啊!你愿意许愿永远跟我在一起对不对?你舍不得我对不对?”
夜深的时候,流星雨还没有出现,他实在是有些忍不住打盹,就被她固执的吵醒。
他忽然觉得有点冷,心中似乎有个柔软的地方一点点的苏醒,他的手碰触她的脸,是冰凉的。
 “哪有那么多问题。”
他用胳膊把她搂在怀里更紧些。
 “呆会流星雨出来时候你要帮我数一下,我要知道有多少颗。”
 “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情应该自己做。”
 “我懒得数。你告诉我,我会记得更清楚些。”
可那夜始终是没有流星雨出现,等到午夜二点钟的时候也没有。
后来,他们太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都睡着了。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10, 共 1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新星秀坊]美人难舍 文/离离
[新星秀坊]瓶装妖精 文/河川肆空
[新星秀坊]五年之隔 文/冷洛
[新星秀坊]鬼舞人间 文/水若凝
[新星秀坊]潋滟江湖 文/杜童若
[新星秀坊]剑魂 文/珑韵
[新星秀坊]印记 文/木槿花萧
[新星秀坊]爱情桑巴 文/淇奥
[新星秀坊]天边有一座城堡 淇奥
[新星秀坊]不再是猪 BY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