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3期
 [梦幻彼岸]妖澜之城
 2006-11-15 11:55:47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565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桐宿


我种了一株满月草,从未开过花,我想,或许这种安静的植物只适合在寂寞的时候开放,只有所有的人都离开以后,才会怒放出白色的光芒。而,我,终究不能等到那一天了。它会是这紫灰色的花园里,最颓败的一朵,开得不竭余力,枯萎得万劫不复。纵使,我用尽所有的方法,也挽留不住。
——题记

花朵?流年
我叫满月,住在妖澜之城的浮生街。
城里四季都是不败的蔷薇,终年妖娆诡异。
妖澜之城开着那么多花朵。
灰羽和千鸦是这里未来的王。
两个人一样寂寞,和花朵,一样忧伤。
不在花开花落里经过的流年,也和那些花朵一样,寂寞而忧伤。
蔷薇?满月草
浮生街开着好多好多红色的蔷薇。
灰羽说,他最讨厌蔷薇了。可是,千鸦却很喜欢。
千鸦说,满月,你看那些蔷薇,那么美好,像是鲜红的血液一样,奔流在这片土地上。不管其他花朵是不是凋谢了,它都不会败落。
我会笑着点点头,温顺地看着他温和的侧脸。
可是灰羽却总是在一旁沉默,只有在没有其他人的时候,他才会说,满月,你看那些蔷薇,那么妖艳,把这里粉饰得一片繁华,其实,只不过是,荒芜的空城。
我皱着眉,灰羽,我不懂。
灰羽笑得很温柔,揉着我的头发,没关系。我送你一株草,她叫满月。
灰羽的黑色斗篷空空荡荡的,他从里面取出一株银色的植物,他说,很漂亮,是不是?只要给它浇水就好了。它总有那么一天,会开的。
它是花啊。我看着满月草的根安静地缠绕在灰羽的手指上,觉得很好看。灰羽的手指,和满月草的根一样苍白。
灰羽点点头,说,照顾好她,她很脆弱。
我笑着答应,想从他的手中取过,只是它的根那么柔软,缠在他的手上,竟然拨不开。灰羽笑了笑,一点一点,细心地把根分得清清楚楚,交到我手上,你看,它和你是同一个名字。

战乱?格桑
过了三百年。妖澜之城不再是蔷薇的花园,这里,有了战乱。
浮生街里的红蔷薇,依旧开得灿烂,爬满浮生街古老的灰色大理石围墙。我坐在冰冷的石阶上,看了三百年的街道,也开始燃起了战火,我的裙子在风里晃荡,风里飞着白色的格桑花,轻柔得好象空气。
我知道,千鸦和灰羽的战争,快要结束了。
然后呢?
这座古老的城,会有新的主宰。
只有那些蔷薇,还是终年不败。
灰羽在那年给我的满月草,还是没有开花。只是安静地生长着,现在,已经有我那么高了。
院子里,都是明亮的银色,连午夜的时候,也是光华如雪。
我都忘了,城里,好象已经有很多年,都没有下学了。
秋天的时候,满月草会凋零下许多白色的碎片,安静地堆叠在我的脚边,好象是白色的雪一样,冰冷,脆弱,在黎明来临的时候,寂寞地融化,什么痕迹也没有,就好象,没有存在过。
我想,终会有那么一天,所有的繁华都不再。
只是,我们再也回不去了,那些,懵懂的流年。
灰羽来看我,他说,满月,愿意和我走吗?
我摇头,微笑,对不起啊,灰羽,我那么喜欢这座城,那么喜欢这里的人,我舍不得离开啊。
灰羽笑了笑,眼睛里像是下着灰色的风雪,好啊,那就留下来吧。
灰羽走的时候,回头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睛里都是笑意,他说,满月,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满月草总是不开花了,而且,它以后也永远不会开了,是不是?
我没有回答,只是安静地看着他,慢慢转过身去。
灰羽说,满月,对不起,我明白得太晚了。你一定已经等很久了吧。放心,现在,我已经明白了。白色的满月才漂亮的。你的愿望,我都会替你实现的。
我看着灰羽的背影一点一点消失,终于,看不见了。
我想他走的时候,一定很寂寞,他的斗篷里都是风,还是空荡荡的。他再也不会从里面掏出满月草了,唯一的满月草,还没开放,就枯萎了。
满月,答应我啊,你要幸福啊。
我的耳朵里都是风声,眼泪落在裙摆上,灰羽,灰羽,对不起。我怎么总是伤你的心呢……
第二天,新的王诞生了,千鸦赢了,灰羽认输了。

离桑?预言
我的姐姐,离桑,是妖澜之城的祭司。
离桑住在离浮生街不远的流荒街。
流荒街也很美,那里的蔷薇,是金色的,像是怒放的烟火,耀眼明亮。
离桑喜欢和灰羽一样,温柔地揉我的头发,她说,满月,你看你,终于长大了。你知道吗?我要成为灰羽的王妃了。
她的眼睛里闪着烟火似的微芒,我在你出生之前就预言你会成为王的妻子的,只是,我没有想到……输的人会是……灰羽……
流荒街到了晚上,就会有一群一群荧绿的萤火虫,穿梭在金色的蔷薇的藤蔓中,像流星一样。
我笑,说,他和千鸦不一样,所以,他注定会输的。
离桑的眼神黯下去,我知道,你喜欢他的。
没有关系,我也喜欢千鸦。
姐姐没有再回答,取下颈上的同心绳,系在我的头发上,她说,现在,你不再是原来的满月了,你就要成为妖澜之城的王后了,再也不可以随意把头发散下来了。
我笑着点点头,摸着空荡荡的脖颈,柔顺地垂下眼睑。
风那么温暖,夹杂着淡薄的花香,我想,满月草,总有一天会开花的,只是,我可能看不到了吧。
然后,不知道怎么了,脸上有了温热的液体,我闭上眼睛,任凭落寞的触感安静地滑落。
离桑说,满月,满月……

盛装?废都
在我看到第三百六十六个轮回的蔷薇满月的那一夜,千鸦让人把我从浮生街带走了。
我最后看了一眼银色的满月草,踏上灰色的台阶,一步一步,没有回头,一步一步,万劫不复。
千鸦穿着黑色的长袍,站在黑色的蔷薇中,安静地微笑。
他伸出手,说,满月,你回来了。
我垂下眼,千鸦。
他拥住我,吻我的发,你回来了。
我看见我银色的长发和他黑色的发丝纠结在一起,我想起离桑的话,以后,我可能再也不能随意散着发丝了。
千鸦牵着我的手,把我带进了妖澜之城最堂皇的王城,废都。
废都是一座水城,安静地埋葬在妖澜之海的最深出。
我站在空旷的广场上,看着黑色的天空,如千鸦的发一样沉寂,水一晃一晃的,满月的光辉透过水,射进我的眼睛里,晃得生疼。
很多年以前,妖澜之城还是一片海的时候,废都就是王池了。而现在,沧海桑田,只有废都依旧不变。
废都里的景物那么熟悉,我很久才明白,废都里的一切都和水上的一样,这里,就像是另一个世界,一个倒影里的世界。
千鸦吻着我的肩膀,去换衣服吧,现在有点冷。
我柔顺地点了点头,看着城池里妖艳的蔷薇,真的觉得,有点冷。
不知道,究竟这里是倒影,还是原来的地方才是倒影。
我换上千鸦给我准备的盛装,雍容华贵。
千鸦与我并肩坐在床上,他吻我的额角,真是妖澜之城最美女子。
我淡淡地微笑,千鸦,我长大了。
恩。他微笑着点头,用手指梳理我的头发,不必系起来,还是散下来好看,那样,才像是我的满月。
然后,轻轻一拉,同心绳,断了。
黑白街的蔷薇是灰色的,开得那么狂烈妖冶,颓废败灭。
千鸦用一千朵白色的蔷薇做我的盛装,用一千朵黑色的蔷薇做他的盛装,我看着我和他在镜子里的样子,如同精致的绣画,浓黑苍白,顷刻之间,怒放败灭。
他搂着我的肩,说,满月,从此,我们再不能分开,我是黑,你是白。
那么,灰羽就是灰了。这不是黑白街蔷薇的颜色么?
千鸦漆黑的眸子闪了一下,那是王者的颜色,不要乱说。
恩。我垂下眼,像朵白色的蔷薇,安静,沉默。
我想,满月的时候,满月才又会长出金色的花蕾了,只是,不会开了。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6-24 9:16:26 - cialis
-----------------------------------------------------
Hello!
http://oieypxa.com/oryrvsr/1.html ;,cialis,
cialis - 2010-6-23 18:17:59 - cialis
-----------------------------------------------------
Hello!
http://opeyixa.com/rvqatx/1.html ;,ciali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5.4, 共 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