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3期
 [古韵柔情]莲般女子,莲样伤痕
 2006-11-15 12:50:3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03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纤纤


回头望望山头飘扬的旌幡,仿佛又见到亭中嫂嫂鼓瑟时飞扬的裙裾,袭人心魂,惹人愁思。
    莲样的女子,留在人心头的伤痕,红得惊心,红烙如莲。

府中处处张灯结彩,处处笑语喧哗,喜气从每一幅“喜”字中溢出,从每一盏红烛中溢出,从每一声“恭喜”中溢出,从每一席酒筵中溢出。惟有喜房周围,寂静,冷清,西风拂过,仿佛听得到开到极致的池莲的叹息。
    娘早早打发走闹洞房的宾客,将一方幽静隔离出来,留给新人。毕竟,新娘是大户人家的娇客,容不得冒犯。
    我偷偷溜进走廊,掂起脚尖,从窗户缝隙窥到的景况几乎令我低呼出声。我疑惑:不是要掀盖头,饮交杯酒的么?为何哥哥仅仅坐于满是美食的桌旁,把玩手中的喜秤?
    红烛摇曳中,新娘的盖头似乎也跟随烛火颤动不已。我的心提到嗓子眼儿,担心磨新嫂嫂会突然扯下头顶的盖头,向哥哥索要原因。新嫂嫂虽是宰相庶出的女儿,听说也是全家娇生惯养疼大的,谁想出阁第一日竟遭这般难堪。
    哥哥似是成心,将喜秤扔至新嫂嫂脚畔,而后自斟自饮,趴伏桌上沉沉睡去。自始至终,新嫂嫂一语未发,甚至不曾溢出一声惊讶的低呼,倔犟地坐成一座雕像。
    我在喜房外站立一夜,仿佛为哥哥赎罪。
    心寒至谷底,哥哥,你是个混蛋。无论如何,你都不该这般对待一个女孩子。女孩子的心是水做的,轻轻一碰,流出的全是泪。
 
    将会把嫂嫂置于怎样的尴尬中,我猜哥哥早已料到。
    新婚伊始,哥哥已常夜不归宿,我甚至半月都见不着哥哥的影子;娘对嫂嫂也极冷淡,而且明显地排斥她参与家中的事务;丫鬟下人起初可怜好奇渐渐转为鄙夷的目光仿佛这座宅子发出的最深沉的叹息。
    我已及笈,明了新婚女子遭丈夫冷落,婆婆冷遇的凄凉,故常去寻嫂嫂聊天解闷。
    嫂嫂是极雅致的女子。她居住的院落充满丝竹之声;我常常见她在作画,幅幅莲荷,且全是暮色中晚霞满天时的莲,莲与霞辉映,别样的风情跃然纸上。嫂嫂每每将一首杜牧的诗题于其上:两竿落日溪桥上,半缕轻烟柳影中。多少绿荷相倚恨,一时回首背西风。
    嫂嫂心中也是有怨的吧!尽管她从来都温婉以对,始终都优雅高贵,未曾将半丝儿忧郁泄露于眉梢眼角。
   
    娘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哥哥是孝顺的儿子,延医问药,衣不解带,总算稳住病情。
    娘不要嫂嫂服侍,嫂嫂依言行事,每日探视,从不曾与哥哥相遇,该是有意避开的吧。
    服侍娘服药休息,我端着哥哥特地差人买来的水晶葡萄来看嫂嫂。
    凉亭中,铜仙鹤静静吐着香雾,一架镶着翡翠的锦瑟搁在石桌上,微风扬起嫂嫂雪白裙裾的同时,也将那不成曲调的音律弥漫成一片哀愁,触动我心中紧绷的弦。
    弦弦代语兮,欲诉衷肠。
    那分明的委屈,不容忽视的忧郁,爬满了夕阳西下的天空。
    我将葡萄搁上石桌,低头抚玩腰间的玉佩。轻问:“嫂嫂,你后悔吗?嫁给哥哥。”
    锦瑟奏出的音律已渐流畅,悠扬,嫂嫂的声音柔婉,却坚决:“不会。这是我自己选择的。”
    听不出这柔婉隐藏了多少哀愁,怕眼泪更加深这哀愁,我低头走至亭边佯装观赏池莲,却不小心让滑落的泪珠在水中荡起一圈圈涟漪。
    她该恨哥哥,恨我们这个家的!
 
    娘本来孱弱的身子没能熬过一场突如其来的风寒,而彼时哥哥尚在千里之外的京城找寻医治娘痼疾的珍贵药材,家中一下子没了主事人。
    总管带领一干仆妇下人跪于嫂嫂跟前,请她出面主持,嫂嫂亦不推辞,将家中诸事打理得井井有条。
    那是用膳完毕,我与嫂嫂一同前往灵堂,经过长廊时听到廊外仆妇低语。
    “看不出来少奶奶这么能干。”
     “女子无才便是德!你看少奶奶琴棋书画样样都好,可新婚之夜那白绢上不是一滴落红也没有么?”
    嫂嫂瞬间面容煞白,嘴唇紧咬亦不见血色。我明白嫂嫂的无辜,但为避免这些不识趣的婆子说出更难听的话,我低斥:“不做你们分内的事,在这儿胡言乱语嘀咕什么?赶明儿领工钱出府去吧!”
    回身却已不见嫂嫂身影。
    寄人篱下,纵使心中有苦,到无法承受也只能独自舔舐伤口。哥哥,哥哥,你若见识到方才的景况,你还忍心这样做吗?
一个女子将终生托付于你,你本该牵着她的手为她遮风挡雨,却为何将她推入狂风暴雨中不闻平问?你情何以堪?
 
    哥哥赶了回来,接手一切事务。
    丧事办完后,姑姑带我去她家小住一阵子,回家,嫂嫂已离开多日,据说是被休。
    我闯进哥哥书房,多日积攒的不满爆发,阴沉着脸问哥哥:“你休了嫂嫂?”
    我从不曾这般无礼,呵,嫂嫂,你是有怎样的魅力如此影响我?
    哥哥面容冷酷:“那又如何?”
    我无言,是呵,那又如何,那又如何 ?本是哥哥嫂嫂的家务事,与我何干?我撇出一抹冷笑:“不如何。请你告诉我嫂嫂现在何处,我去陪她。”
    哥哥背转身子,拒我于千里之外。
    不愿再与他纠缠。总可以找到答案,我不必再在这里看人脸色,等待人家喜好的施舍。
    走至门边,我扶着门框,瞧见荷花初露的尖尖角,站定。不到二年,一个女子经历成亲与被休,果真是世事无常?还是天意弄人?
    “哥哥,我本不想这样与你对决。”
    我的声音冷淡,疲惫。
    “有言道‘无情尚不离,有情安可别。’你欠嫂嫂的,何止是情;你给嫂嫂的,何止是痛。
    “那日傍晚,我瞧见嫂嫂立于亭边,一手伸出亭外。我以为她在逗弄蝴蝶,正想悄悄过去吓一吓她,却听到她低叹‘只要伸臂,便有奇迹降落。我多希望,在摊开的手掌,有你的降落,在我的掌心,在莲的掌心。’我只能黯然退出。你可知我多内疚?哥哥,你的心是铁做的吧?你如此待嫂嫂,可是有深仇大恨,可是有不解之结?你仔细看过嫂嫂面容认真了解过嫂嫂吗?示相识相知即将她当做你与娘对抗的工具,你是何心思?莫非你另有心上人?那你为何又要娶嫂嫂,让她受苦?你何不索性将你的心上人纳为妾,让嫂嫂死心,不让她在期待的寂寞中迅速老去?
    “话已至此,哥哥,你该知道你造的孽!”
    我走至池边,伸出手感受嫂嫂那日的孤独——天地间仿佛只剩莲与人的孤独——一边等待哥哥回应。
    “我带你去。”出乎意料的,哥哥补充一句,“我并无中意的人儿。”
    我常想,那一刻,我若回头,定可以瞧见哥哥别有深意的目光。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75, 共 1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韵柔情]恶霸的春天 文/千草
[古韵柔情]大话射雕之我是谁 文/蝴蝶爱纯
[古韵柔情]青丝落 文/樱桃花
[古韵柔情]爱过无痕 文/西影毒吻
[古韵柔情]怨伶恨 文/桑果
[古韵柔情]千年寂寞 文/水若凝
[古韵柔情]离情 文/幻几
[古韵柔情]谁与共醉明月 文/鹂吹
[古韵柔情]美人笑 文/秦巅
[古韵柔情]风华绝代 文/萧十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