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3期
 [青春本馆]过尽千帆终有爱情
 2006-11-15 13:12:02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802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飞流


我的生命随时都可能消亡,所以我要,抓紧时间享乐。在有生之年,我要自己快乐!


在十六岁那年,我作了齐戈的女朋友。之前,他已经追了我半年。
我要承认,我是个虚荣的人。因为使我答应他的原因,是他是大款的儿子。他的爸爸做房地产,给他的零花钱足以把我打扮成全校最抢眼的女生。而且和这种公子哥在一起,我的知名度水涨船高。
所以当他说:“桑海,做我女朋友吧。”我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而那传说中的追了半年,是他后来告诉我的。他说他暗恋我。
我放肆的大笑,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哄女生玩儿啊?
很快谣言四起,她们说我是狐狸精,他们为我摇头叹息。我权当这些是欣赏,因为我听出那些话语里狠狠的妒嫉。我喜欢这样的感觉,那使我感到舒服。只要谁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我就会回之一脸妖媚,蛊惑人心。
妈妈气急败坏的骂我:“不能这样,否则你会遭到报应的。”我笑,她什么时候都不忘摆出一副宁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的样子。可是结果呢?爸爸说走就走了,连头都没有回一下,给她留下一身伤却没留下一分钱。
何不抓住青春玩弄男人呢?什么都可以让人依靠,除了爱情。

在齐戈爸爸的帮助下我进了一所名牌大学,代价是听他的话离开齐戈。他说他不会让儿子娶我这种女生的。开玩笑,他把齐戈送到美国去念书,我花不到齐戈的钱怎么可能再等呢?不用他找我我也会放弃的。
可齐戈并不知道这些,在机场他问我为什么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悲伤,难道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吗?我一句话不说,只是冲他一直笑一直笑。悲伤?那不是我的风格,除非钱离开了我,人类里没有谁值得我流泪。
他很快到了那边,我也很快定了下一个目标。那是另一个有钱的少爷,说着一口不太标准甚至有些土的普通话,但这并不妨碍我欣赏他鼓鼓的荷包。

齐戈开始给我打越洋电话,昂贵的电话费让我心疼不已,把这笔钱省下来寄给我,我会觉得比听到他的声音更实惠。
有钱少爷已被我勾上,可我不能就这么对齐戈收手,他从美国给我寄来的礼物很是赏心悦目。
不过有一点我也一直不太明白,在丰满的美国妞遍天下的世界,他为什么还不甩了我呢?尽管这想法听起来很贱,但他当初和我在一起不就为了我的脸蛋和早熟的身体吗?现在拥有了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还不抓紧,难道说对我有什么不舍?
莫非是真的爱上了我?有完这个想法我就仰天大笑了。

没必要怀疑没必要怀疑,真的,男人都是一样的,我爸爸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风光无限的在大学校园里穿梭,异性缘一直不错,饭局不断。有钱少爷并不限制我,他也有他的生活,也许比我更精彩!我只是他最能带出去见人的一个,所以他一直任我和他一样胡作非为。我也乐得快活。
我喜欢这种无聊又奢侈的生活,人生也不过如此,自己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齐戈竟然开始约束我了!
他说你是不是有新的男朋友了,我说是。我说你是不是有新的女朋友了,他说不,没有。我有一点吃惊,但很快明白了。也许一夜情,不用继续交往。
他说你的新男友对你好吗?我说好,就和你对我一样好,给我吃给我穿还给我钱花。
他在那边笑,那你和他上床了吗?我也抑制不住笑出声来。是的,齐戈并没有碰过我,虽然我们交往两年,我也一直以为他看上的是我的身材,但他就是没有和我那样过。他为我花很多的钱,却从不做越轨的事,这让我曾有过稍纵即逝的内疚。但转念想想,这是他自愿的,便也释然。
你怎么不回答我,他看我半天没有动静继续问。我突然有点恶心,他有什么权利这样和我较真。我不想回答,我冲冲的来了一句。
半晌没有动静,然后电话断了。
我僵在那里,不知发生了什么。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这样想知道我的事情。
讪讪的放下话筒,去浴室放水。突然觉得空气有点闷,是因为刚才那个电话吗?我挑挑眉毛,桑海是不会为情所动的,我冲镜子里的自己媚笑。

转眼半年过去,我和有钱少爷分手。我勾上了新的男人,他被新的女人勾走。我也早腻了,这半年里我们吵的架比吃的饭还多,回头想想我和齐戈那两年,还真是比较快乐。
可是,自上次挂电话后,他再也没有和我联系过,只是经常给我寄来礼物。情人节的、生日的、圣诞的……
一天莫名受到他的礼物,打开一看,竟是我的一幅人物水粉画,落款是齐戈。也不知是什么节日,翻翻卡片,写着恋爱三周年,送给我的桑海。哈,真逗,弄得像个痴情种,看来在那边学了不少浪漫。
打电话到他那边,是保姆接的,说他在楼下游泳,叫一会儿再打来。我说那算了吧,就撂了电话。我可不想耽误他的美事。
可是没等五分钟,他就打了回来。
“是你找我吗?”好像刚出水,声音有点颤。
“是。在游泳吗?”
“是啊!一个人游好没劲。好想再和你一起游。”
他一个人?和我一起?
是啊,我们曾一起游过,在高中的暑假里。他眼睛亮亮的看着我,然后在泳池里吻了我很久,说桑海你好美。上岸的时候,他把浴巾递给我,又突然在我脖子上亲了一口。然后脸有点红,他的。
“怎么不说话?电话断线了吗?”他打趣道。
“呵,不是电话断线,是我有点断线。”
“哎,等我回国了,咱们再一起游,好不好?”
回国?和我一起?我的脑袋又一次断了线。突然想起他爸爸说的那些话,赶快顾左右而言它:“怎么想起送我幅画?真的是你画的吗?”
“当然。为了画好它,我苦练很久耶。怎么,不喜欢吗?”
“不,很喜欢。”我急急的答,突然觉得胸口有点堵。
“我看不到你,放在包里带来的照片也不知为什么找不到,就只好凭记忆画了。”他解释着。
记忆?他对我还有那么多的记忆?
“好了,我还有事,先挂了。”我匆匆道了别,挂掉了。
怎么回事?像在演偶像剧一样,男一号对女一号念念不忘。

时光匆匆流,我要毕业了。突然厌倦了花臭男人的钱,不是生在福中不知福,而是太久的奢侈,也会让人觉得腻。
我打算自己找工作!这是个让所有人都震惊的想法。当然了,美人计我会继续用下去的,只是想玩儿一些更有趣的游戏。

活见鬼的顺利,有家大公司竟主动来找我。
喜滋滋的穿上粉嫩职业装,刚坐定,就接到齐戈爸爸的电话:“桑小姐,对这份工作还算满意吗?”
我恍然大悟,难怪一切都像是奇迹。
“承蒙伯父照顾,小女受宠若惊。”我甜甜的答道。
“呵呵,那就好。小戈要回国了,和未婚妻一起。”
我听出他的得意:“哦,那真是恭喜了。”
又客套了几句,就挂了。
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还怕我缠着他儿子吗?倒也好,给他点儿威胁,他就给我更多的好处。可是,总觉得像是在瞒着我什么,这奇怪的父子俩。
正想的一头雾水,电话又响起。
“桑海。”那端响起了齐戈的声音。
“咦?你怎么知道我公司的电话?连我自己还没来得及知道呢。”
“嘿嘿,先别管那么多。我下周二回来,你到机场来接我吧!”
“我接你?那你爸爸……呃,你爸爸他们肯定会派人接你的啊!”我大嘘一口,差点说漏嘴。
“这你不用担心!我骗他们周三回。”
我问了时间,应了下来。我倒想看看,他的未婚妻长什么样子。

周二,我准时出现在机场。可左等右等也不见人,打他手机也关机。难道还在天上?还是他骗我周二回来?那可真没什么意义。
刚乱想着,却看见他远远的向我走来,身后跟着个美女。大概那就是他的未婚妻吧!
正乱想的功夫,他已到了我的面前。一下就把手里的行李扔在地上,狠狠地上来抱住了我。我惊慌的看着他的未婚妻,她竟笑得眯起两道眼。天啊!这演的是哪一出?
我急急推开了他,整了整头发,仍掩饰不住紧张:“你……”
还不等我说完,他又迅速的将两片嘴唇压了上来。
我听见他吻我时低低的呢喃,桑海,我快想死你了。
心头一惊!是真的爱上我了吗?
“齐戈!”我听到身后一声大喝。
扭头,齐戈的爸爸正一脸怒气地瞪着我们。
“爸,你怎么来了?”齐戈松开我,堆上一脸笑的冲他走过去。
“你想瞒我到什么时候?要不是保姆给我报信,你还想疯到哪儿去?”
“好啦,爸,我安全回来就好啦。而且不要当斯斯的面骂我嘛!是不是斯斯?”他又将脸转向那个美女,冲她小小的眨了一下眼。
“少废话,快把斯斯带回家去。再出什么岔子看我不收拾你的!”他的火儿一点都没下去,我知道是为什么。
齐戈经过我身边去帮斯斯拿行李时小声说:“宝贝儿,你先回吧!看来今天陪不成你了!回去我给你电话。”
我吐了吐舌头,迅速闪人。

几天相安无事,看来齐戈的爸爸还不是很坏。
齐戈一直没有给我打电话,我倒也不是很在意,只是想起那天在机场被吻的一幕,觉得像个梦。
来不及做梦了,听说公司要来个新上司,年轻英俊又多金,什么齐戈不齐戈,先抓牢眼前这个。
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等待Mr.Right,却被吓得眼珠快掉出来。
那……那……不是齐戈吗!他怎么会来这儿?西装革履的微笑着接受众多花痴们的搔首弄姿,该不会他就是新上司吧!
他从我身旁经过时竟冲我挤了一下眼,嘴角还潜藏着一抹坏坏的歪笑。
搞什么,他还当我小女生呢?
下了班他约我去吃饭,我也正一肚子的话想问呢。
边撕扯着牛排边看他,发现他比以前帅不少。天生英俊的脸上多了几分刚毅和成熟,这样的男生在国外也很吃香吧!
我发现他也一直在盯我,含着笑的。还有的内容,我看不太懂。
“你不怕你爸来收拾你吗?”
“呵呵,那天要不是怕你有危险,我才不怕他什么呢?”
“呃?看样子你都知道啊。”有点出乎我意料,我和他爸谁都没说漏过嘴呀。
“我要是连这些都不知道,还怎么保护我的女人。”
“你的女人?是说我吗?哈!你开什么玩笑,都是个有未婚妻的人了,还这么爱乱勾女孩子。”我揶揄他。
“未婚妻?”他笑得比我还厉害,“你是说斯斯吗?他是我表妹喔,亏我爸能编。”他咀嚼得很带劲儿。
“可是……”
“你知道吗?你比以前更有女人味儿了。”他打断我的话,微笑的样子帅得找不着北,“你现在住哪儿?”
“租的一个小房子啊!”
“那晚上我就搬过去了啊!”
“什么啊?”我差点将红酒喷到他脸上,“搬过来?干吗啊?你自己的家呢?”
“我从今天开始就暂时和我家脱离关系了,和我爸也是。”
“为什么?”
“我到了他竞争对手的公司工作,怎么可能还回得去呢?”
“你是说,咱们公司是你爸爸公司的竞争对手?”
“是啊!你不知道吗?”
难怪他把我弄到这儿来,因为他会把公司交给儿子打点,这样正好和我对着干。这个死老头子,心眼多得快溢出来了。
“我爸爸在你快毕业的时候特意放出口风,说你是难得的人才,打算把你聘到公司去。结果现在这个公司的董事一听,就心急火燎的想要招你进来。”他仿佛看穿了我的问题,慢慢揭晓着答案。
“可是,那你为什么还要来呢?这既然是你爸的对手,你还来干什么?”我更纳闷了。
“和他对着干啊!”他竟答得一脸坦然,“桑海,我还不是为了你。我要他接受你,才会回去。”不知何时,齐戈放下了餐具,一脸深情地望着我。
我傻在那里,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真的不知道吗?我爱你这么多年!”他的眼里竟有了星光点点。
我突然想起那张水粉画!
也许,是我一直忽略了他的感情吧。可是,在我玩世不恭地游戏花丛时,爱神就这样慷慨的送了我一箭吗?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 共 7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