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3期
 [青春本馆]他们都说我们会分开
 2006-11-15 13:39:5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703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萧十一 


1
我遇上孙竞的原因很有些莫名其妙,因为一颗石子。
大三那年一次失恋,我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最近几次时间都不到三个月,虽然是我甩对方,但失恋就是失恋。
失恋的人心情烦躁,我在校园里大步走,偏偏路中央就有一颗不识相的石子。
我飞起一脚。
石子被高跟鞋尖尖的前端挑到空中,划出一条完美的抛物线,坠入路边草坪。
然后“哎呀”一声,有个被砸个正着的笨蛋冒出头来。
谁干的?!笨蛋狂吼。
我没出声。当然不是因为不敢,而是因为那张脸。
从小大人就爱掐着我的脸蛋夸奖,所以我很早就知道自己是美人,而这个乱叫的笨蛋的脸能够让身为美人的我看呆了去,各位仁人君子可以想象……
想象什么?
呸!我当时在心底骂道,大男人长这么漂亮,还要不要女人活了?
于是我雄纠纠气昂昂的逼过去,他拈着那颗石子目光转来转去终于停在我脸上,呆呆看着我走近。
我深吸一口气,双手叉腰摆好架式,说。
嗨。

很多年后,孙竞一口咬定我当时那一脚是故意的,目的就是为了和他这个天下地下古往今来第一大帅哥搭讪。
我反唇相讥,也不知是谁在人家一声招呼过后呆呆的报出姓名血型籍贯生辰八字家中老小存款数额……端差没跪地求婚,哼!

2
德文系系花和法律系一年级交往的消息很快传遍校园,我们大摇大摆的出双入对,逃课到校外的咖啡馆里耳鬓厮摩,也不管妒红多少双眼。
有人咬牙切齿的说,看着吧,他肯定撑不过三个月!
女友菲菲也反对我们交往,但她是为我好。
起码,她觉得为我好。
她说,你看上他什么?不过就是一张脸。他或者可以靠这张脸养活自己,能养活你吗?
我没理她,我们谁都不理,继续我行我素,一直相亲相爱。

我们在一起两年,抱歉让所有人失望,依旧如胶似漆。
还没毕业我就找到一份工作,在一家外企做秘书,老板是个德国人,长着雅利安族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
他用一辆原产保时捷送我回校,我在门口撞见失魂落魄的孙竞。
他告诉我,父亲做生意失败,家里一夜间河空海落,无力再负担他的学费。
学费,呵,名牌大学的学费是吸血的蚂蟥。
我当着洋老板把他拥进怀里,我叫他宝宝。
我说,宝宝,别哭。
他说,我没哭。
我说,有我呢,我养你。

我开始拼命赚钱,外企的工资待遇高,但是不允许兼职,我便偷偷摸摸通过中间人帮人译文稿,路子熟了,自己找原文书翻译出版,利润尚可。
我和孙竞联名开了个户头,把所有的钱都存进去,一人一张卡,需要的时候自行取用。
学校里公司里亲戚朋友间流言仍在继续,有人暗讽孙竞是我养的小白脸,有人苦口婆心劝我恁好条件何必倒贴,更多人指指点点,他们长不了!
可惜我们没空聆听他们的预言,孙竞忙着考第一赢奖学金,我忙着规划未来。
他还有两年本科毕业,法律系要研究生以上才有好出路,如果念到博士需要多少金钱做后盾?

是谁说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这真TMD是个真理!
那天我在上班时间偷空按计算器算我们的财产,“啪”一声,一叠文稿砸在我桌上。
我不用看文稿,抬头一看洋老板那张铁青的脸,立刻对几百年前秦桧的心情感同身受。
东窗事发!
我好话说尽,德国人的严谨世界闻名,亏他们还想打入中国市场,竟不懂何谓“法律不外乎人情”。
我垂头丧气回位子打辞职信,洋老板却又秘密来电,口气之温和令我怀疑前一刻的他是外星人附体。
原来事情尚有转圜余地。
他约我烛光晚餐,我心知必是鸿门宴,奈何一文钱压倒英雄汉,龙潭虎穴也只好硬着头皮闯。

当晚我被带到五星级酒店看得见海景的餐厅,白瓷碗碟润滑如肌肤,银光闪闪的刀叉,烛火晕黄下看着男的愈发英俊,女的艳丽无双。
我喝劣质葡萄酒千杯不醉,一时大意多饮几杯红酒,渐觉云里雾里。定睛一看,肚里叫一声苦,这厮竟下重本钱用八七年的红酒灌我。
借口上洗手间,我打电话叫孙竞来接,又大大洗了把冷水脸,才回到桌前。
德国人用流利的汉语赞美我,我晕沉沉的听着,唇边笑意逐渐僵硬,金发蓝眼的男人变成两个、三个……
倒也。

3
我是被嘈杂的人声吵醒。
睁眼就看见德国人躺在旁边,吓得一跃而起,又看到房间里挤满了人,吓得再跳了下。
被人一把抓住。
阻止我变成蚂蚱的人当然是孙竞,就算我真像《变形记》那样一觉醒来变成蚂蚱,就凭他,我也得变回去。
挤满房间的人是服务生和饭店经理,德国人是被打倒在床上,孙竞站在那里双拳紧握是因为他是打人的人。
画面有时能说明很多事,我的脑中自行勾勒出完整的故事情节。
德国人趁我醉带我开房间,孙竞赶来找不到人,从大堂服务生那里套了话,一路冲上楼,及时拯救我于魔爪之下……
可惜我的想象不能作为法律认定的事实。

德国人以故意伤害起诉孙竞,他说他只是想让一位醉酒的女士在房间里好好休息,绝无不轨企图。
说话的时候蓝色的眼睛清澈透亮,连我都想相信他。
于是我们败诉。
我所有的积蓄用来赔偿,孙竞虽然被判缓刑不用坐牢,却留下案底。
不用再考虑什么硕士博士博士后,法官检察官律师。
对学法律的人来说,有了案底,就一切都完了。
我们的未来,忽然黯无天日。

德国人仍是严谨的,私人打官司是一回事,我的履历完美无缺。
但我不想找工作。
孙竞办了退学,我怕他一个人,至于怕他一个人会怎样,我不敢想。
我租了房子和孙竞一起住,仍是接稿子在家里翻译,陪着孙竞。
孙竞倒是看不出伤心难过的样子,每天一大早起床,看书写字玩儿电脑,兴致来了就出去买一堆菜回来,洗洗切切做饭给我吃。
如此这般过了半年,我们不觉什么,周围的人又急了。
从来没吭过声的父母把我找了回去。
妈说,儿啦,不指望你大富大贵,你总要找个可以依靠的人。
爸不说话,埋着头抽烟。
长辈轮番上场,孙竞原来有百般不是千种不足,竟无一样上得台面。
呵,除了那张注定惹桃花的脸。
到最后,出现意想不到的人。
竟然是孙竞的妈妈。
孙妈妈低眉敛目,对着我像对着债主。
我耐下性子听了半晌,无非是孙竞前途渺茫,连能不能养活自己都是问题,还有孙爸孙妈两个累赘,我年轻貌美有学历有本事,大可找个比孙竞好百倍的郎君。现实残酷,就算我此刻和孙竞再好,将来也必后悔,为了我们双方,长痛不如短痛。
我把整段话记下来,晚上回去孙竞已做好大桌子菜,我一边吃饭一边笑着背给他听。
孙竞也大笑,笑得太夸张,饭粒卡在气管里,眼泪鼻涕齐下,我忙把他踢进洗手间。
脏死了,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buy cialis - 2009-9-27 10:48:04 - cialis
-----------------------------------------------------
Hello!
http://opeyixa.com/rvqavqx/1.html ;,buy cialis,
buy cialis - 2009-9-23 12:43:07 - cialis
-----------------------------------------------------
Hello!
http://apxyieo.com/qyoxay/1.html ;,buy ciali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 共 4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