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3期
 [青春本馆]靠近你
 2006-11-15 13:43:44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902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林洛

没办法,一靠近陈霖我的脑袋便开始罢工。说实话,我脑袋的运作情况是和离陈霖的距离成反比的。


楔子
大家好!我叫林洛,^-^ 朋友们都叫我洛。从今天起,我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高中生啦!
注意,我这里用的可是“名副其实”这四个大字。因为尽管今天是我第一天穿上高中生的制服进学校,但是我来这所学校读书却不是第一天的事了。
早在同学们还在努力拼搏的初三,我就已经被接过来了,读的呢是高一的课程。被“关”在这么无聊的地方,还不如直接杀了我来得快咧。
新同学里面除了书呆子还是书呆子,反正没有一个是我看得顺眼的。于是我不得不装出一副傻傻的样子,以博得老师和同学们的关爱。(气死我了,本来以为进了高中以后会很好玩呢!可是……唉!)
但,日子过得太闲也是会出事的。
一个不小心,我就把高中里的数学课程全部自学完了,同学们和老师们都觉得我SO厉害,之所以连老师也觉得我SO厉害,那是因为他们那一年高三数学模拟考的第一名是一个叫林洛的女生。
嘿嘿!对啦,就是偶啦!
据说那张卷子是有史以来最难的一张。当然我也觉得难啊,所以我压根就没把它当回事,谁知……
呵呵!人家真的是不小心的啦!
不过我却觉得更加无聊了。因为“开学”第一天我就没事可以做了。
上课的时候,除了睡觉就是看窗外“美丽”的风景,恩,或者说是在间歇性发呆,用老师的官方语言就是叫“开小差”,不过我更喜欢“游神”这个名字。

PART 1
“洛!洛!…醒一醒啦!”
我猛地抬起头,用十分迷茫的眼神看着刚刚把我弄醒的同桌小杰。
只见小杰十分受不了地指指前面,我的目光随着他的手指转了过去。
“林洛!!!”
不得了了,这次我们的英语老太太好像是真的火大了耶。
“你……你……你马上给我出去,别以为你的数学PASS了,就可以在我的英语课上无法无天。你在我的课上睡觉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是嘛!一回生、两回熟、三回……
“而且今天是开学第一天,你这样也太不像话了!”
哦,对哦!今天还是开学的第一天呢,怪不得那老太太这么有激情哦!
我用没有什么神的眼睛望过去,就看见老太太气得直捏手里的那根教棒,而以我特有的女人的第六感察觉到,那根教棒快顶不住了,为了保护学校公物不再被摧残下去,我只好一咬牙、一跺脚,离开我坐得热乎乎的位子,出去“清醒清醒”了。
唔……外面的阳光不错耶,伸伸懒腰,这回是真的醒了。

唉,又是讨厌的午自修,旁边的小杰正在浪费自己的脑细胞和题目厮杀,我就不打扰了……
“林洛!接客!”我受不了了,肯定是个男的,如果是女生来找我的话,坐在门口的胖胖就不会说“接客”,而只会说“外找”了。
看来当初的数学真的是没白考呢,从那个白痴班级考到第一提高班----“天宇班”,这里的学生才不像那帮白痴呢。
而且说起来可是峰凌中学的“天宇班”。嘿嘿!讲出去不要太有面子哦。
一路笑嘻嘻地从最后一排小跑到前门去“接客”,然笑容在0.01秒之内消失。
因为我听到了我这一生最最最不想听到的,一首我深爱但又痛恨的歌——《CLOSE TO YOU》,看到了我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陈霖。
恩,正确地来说是哼着《CLOSE TO YOU》的陈霖。
“HI!”
他率先打破僵局,露出了一个我曾经爱疯了的笑容。
物是人非后,他竟然还是那么帅,真想一巴掌打上去,打掉他那迷死人不偿命的笑。
“HI……”我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
“洛啊,看不出来你还是很自觉的嘛,总是主动为我提供免费娱乐,我还真找不出来有谁可以像你一样瞬间变脸呢!”说着还拍拍我脑袋。
MD,你以为我是你家的狗啊!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你……”怎么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啊?
哦!知道了!
“你怎么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啊?”我问了一个有辱我智商的蠢问题。
不过,陈霖没有回答,只是单挑眉,用好笑的眼神看着我。
“呃!”好尴尬,“是不是太想我了,所以转学过来啦?”
嘿嘿~~用厚脸皮来掩饰自己的失误是我的绝技。
“不是。”陈霖很不屑地说,“是我怕你太想我,所以才过来的嘛!”被他说得煞有其事似的,竟然还把脸凑过来一些。
“我呸!”我不顾形象地翻白眼,我才没那么有空呢!
不过说实在的,我们现在的姿势是说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陈霖的手是撑在走廊的窗台上的,而我则十分不幸地被他圈在了当中。
还有,我刚刚提到的,我们俩的脸离得很近。
“洛,你们在干什么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三八的胖胖了。
糟了,被她宣传出去的话,我还能做人吗?!
“没干什么!”
“你说呢?”
慌张的解释和戏谑的声音同时响起。
可是,用脚趾甲想,胖胖也不会相信我的解释的。
因为陈霖那死男人在侧身转过去的同时,还顺势搂住了我的腰。
@#$%&*…这下子我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呵呵!呵呵!”我只能像白痴一样尴尬地笑。
“洛,不为我们介绍吗?”我看到胖胖的眼睛已经开始放光了,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等我开口,陈霖就做起了自我介绍。
“你好,我叫陈霖,是洛的……”陈霖看了我一眼,接下去说,“昔日男友。”
天呐!我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了,怎么会这样?
“你好,我叫曹可,是洛的好朋友。”我怎么会交到这种朋友的?哦,忘了说了,虽然胖胖是挺胖的,不过人家的大名可淑女着呢!呵呵!对,就叫曹可。
“呃,陈霖同学啊,你和我们家洛……”
“零……”午自修结束的铃声打断了胖胖接下去的话。
我可是第一次发现这铃声是这么悦耳啊!
“上课了!上课了!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吧!”我催促着他们回各自的教室。
呼……谢天谢地,这可怕的午自修总算是结束了,我现在有一种无力感啊~~
谁来救救我吧……

唔……阳光普照,这样的天气最舒服了,要是可以做睡一会儿的话就更加好了!
“啊呼……”
这已经是我从出门到现在6分钟,打的第106个呵欠了,恩,平均3.396226415秒钟打一个。
好困,真的是好困啊……
“小洛洛,早啊!”
恩?我幻听?不会吧。
难不成我一大早就遇见鬼?
觉得背后凉凉的,我知道是谁了。
“小洛洛!”
我睁开我熊猫眼回头看,果然,和我猜得一样。
“陈霖啊,我记得我们明明是不顺路的嘛!”言下之意就是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不要叫我小洛洛,恶心死了。”
见我一脸的厌恶,陈霖笑得更大声了。
“知道了,小洛洛!”
… *_*b 
?一大滴汗从我的额头滑落。就差脸上没出现三条竖杠来加强效果了。
“哈哈哈哈……”

PART 2
“林洛同学,希望你以后可以遵守课堂纪律, 你自己想想……”
听听,又是我们的保姆班主任在那里语重心长地教导人了,准是那英语老太太打了小报告。
唉,真是的!
不过,管它呢,反正她“老人家”爱念,就让她去念吧。我林洛可是个“尊老爱幼”的好孩子啊!呵呵……
还是想想我昨天晚上看的那场内衣SHOW吧。
啧、啧、啧!那些模特的身材真是一个比一个好啊。HOHO!
咦???哪里来的口水?咳、咳、咳!注意形象,注意形象,形象要紧!
今天怎么这么不自在呢?反射形地一回头。
唉,真是冤鬼缠身啊!
陈霖那家伙就在那儿一个劲地冲我抛眉眼。真是风情万种啊~~
可他也不挑挑地方,这里是办公室耶,受不了,我硬是把他的眉眼给瞪了回去。他给我一个十分伤心的表情。
哦,大概忘了说了。陈霖的摸样是斯斯文文的,其实本质是坏到骨子里去了。他的电眼几乎是全场通杀的。最最可恶的是,他就是我爱死了那种类型,真是令人头痛啊!
“林洛,林洛!”呃,有人在叫我。
回过神就闻到班主任的脸上弥漫着硝烟的味道。
“哦,老师。我是在进行自我反省以及思考您刚刚所提到的问题。”
打一下,抚一下。是我最擅长的。
硝烟味没了。
看吧!这招绝对灵!
“恩,经过我和其他任课老师的讨论,咳,当然英语沈老师说她保留意见。大家都推选你和周宇杰作为我们班的代表参加校学生会。你找时间去综合楼411学生会办公室找谢老师……”后来的话我已经听不下去了。因为我的耳朵正在进行罢工,帮助我的大脑一起消化这个消息。
“OH,MY  GOD!”这是我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反应。
班主任又交代了几句,便让我回教室了。临走时,看到陈霖还在,看我的眼神有点怪。我也没有多想就回教室了。
今天的一切就像是一场闹剧,难道我还没有睡醒?伸手掐了一下自己可爱的脸蛋。
哇!痛的!所以我没有做梦。
不过,也真弄不明白,像我这种“必修课选逃,选修课必逃”的人,也可以进学生会?不明白,实在是不明白!不过,俗话说“既来之,则安之”,“桥到船头……”不对,是“船到桥头自然直”。

“哇,什么东西嘛!这还算是午餐?青椒么比火柴梗还要瘦,叫么是叫青椒抄肉丝,肉丝呢?肉丝呢?”什么和什么嘛!学校里的伙食真的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洛,你就将就将就嘛!又不是在餐厅,能让我们吃饱已经不错了。”小杰好脾气地说道。
“什么啊!”我大叫,“这简直就是草‘管’人命嘛~~”
“小点声好不好?”小杰的眉头打了个同心结,“还有,大小姐,是‘草菅人命’,不是你说的什么草管人命。你想证明自己的弱智,也不用在我们‘天宇班’里叫吧!还在我旁边。”小杰嫌恶地看着我。“丢脸哦!”
呵呵!小杰开始生气了耶!
“小杰~~”我用“很温柔很温柔”的声音叫道。
小杰手里的筷子掉下来了。
“拜托你正经一点好不好啊?”小杰紧张地看看四周。“你最近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啦?怎么这么不正常?”
“小杰,你是我的好兄弟,对吧?!那兄弟有难,你是不是应该‘上刀山、下火海’,两肋插刀,在所不辞呢?”我眼睛发亮看着他。
“除了不帮你去和周宇杰接触、不冒充你男朋友、不替你顶包去学生会之外,你说吧!我能做到的一定帮忙!”他说一条,我的嘴巴就张大一点。
“不愧是我的兄弟啊,既然这些你都知道,那么你一定也了解我有多痛苦啦。我知道我们小杰最最好了!”我觉得自己像一只哈巴狗,就是少了一条尾巴。
“免谈!”
“呜呜呜~~小杰欺负我!”我开始耍赖,妈的!这小子怎么全都知道?!
“你乖啦!”小杰有些被打败的感觉。
“那你要补偿我!恩,我要吃你那颗蛋!”算了,条条大路通罗马嘛!一定还有其他解决的办法的。
呵呵!浪费了那么多脑细胞,是应该多吃一点补回来了。
小杰边摇头边把蛋插给我了。
嘿嘿~!胜利!!!

“洛啊,你和那个什么陈霖到底是什么关系啊?”胖胖不死心地问。
“曹可同学,关于这个问题呢,你已经问了137遍了。”头痛啊。
“既然你看我在我诚心诚意的份上,你就大发慈悲告诉我吧!”
哼!开始学我耍赖?呵呵!摆明了是在班门弄斧嘛!
“没门!”我看都不看胖胖。
说实在的,我也知道自己有时候很绝。
“窗也没有!连烟囱都帮你堵好了。总之,四个字,想也别想!”
“林洛!你……”呵呵,胖胖生气的样子好可爱呀!
“我怎样?”
“如果,我说我可以帮你搞定周宇杰那边呢?”知道威逼没用,改用利诱了。呵呵!
“那得看你是怎么个搞定法了!”我才没有那么上当呢!
“我知道其实你一直怕他!我帮你去协调协调啊!”对哦,胖胖好像不怕他的耶!
恩,那就试试看吧!
“OK,成交!”
“那好,我问你,你和陈霖是怎么认识的?”
“初中同学。”
“那你们现在算什么关系呢?”
“普通朋友。”我加重了“普通”两字的音。
“你们以前又是什么关系啊?”
“如你所愿,恋人。”说到“恋人”这两个字的时候,胖胖的眼睛都发亮了。
“那你们……”
呵呵!看来胖胖真的准备打破沙锅问到底呢!那我就老实招了吧!

PART3
“林洛同学,希望我们可以在今后的工作中合作愉快。”是周宇杰。完全是公事化的口气,一点表情都没有。
尽管我也承认是长得很帅啦,但却是标准的冰块男,真是浪费啊!
周宇杰呢,长得和陈霖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一个是看上去斯斯文文,实际上根本就是斯文败类;至于另一个嘛,长得倒不是特别抢眼的,但却很有味道,怎能是一个“帅”字了得,恩,应该说是……对了“气势”,就是“气势”!周宇杰有一种与生聚来的“气势”,他可以在无形中给人压力,也许这就是我一直以来所怕的地方吧!
“你…你好!恩,希望可以合作愉快!”我有些勉强地笑笑。“下午我们班级还有公开课,是吧!”我尽量找话题。
“对啊,下午的公开课就看你的了哦!” 周宇杰也笑了,其实他笑起来还蛮好看的呢!
“不好意思,冒昧地问一句,你和陈霖是……?”咦!?我没有听错吧?周宇杰也会八卦?
我用惊讶的眼光看着他,他被我看得有些不自在。
“作为同学,我好心地提醒你一声,陈霖那家伙……”周宇杰仍很好心地说,不过我注意到他说到陈霖的时候,危险地眯起了眼睛。“你离他远一点。”又回到冰块的样子了。
“恩,好的,好的。”我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
为什么周宇杰的反应这么吓人呢?他和陈霖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呢?
唉,到底是什么和什么嘛!真弄不懂!

现在的人们常常说,如今读书好的女孩子不漂亮;漂亮的女孩子读书成绩不好。像我这种既漂亮读书成绩又好外加聪明能干反应快的女生,真是快绝版了。呵呵~~
411、411、啊哈!找到了,411学生会办公室。
象征性地敲了几下门,我便推门进去了。
“请问谢老师在吗?”呵……真没发现我现在还是挺懂礼貌的嘛!哦呵呵呵……
但,我要找的谢老师不在。办公室里面只有我最不想见到的人----陈霖。
“洛,来啦?”他为什么知道我要来?而且语气像主人一样?
“你为什么在这里?”奇怪!
“你是说我啊?”陈霖老神在在地说,“我是学生会的执行主席,你说我应该不应该在这里呢?”
“执行主席?什么东东啊?可以吃吗?”我装傻,气死你!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装傻?”呃,被看穿了。
“为什么你会变成我们学校学生会的执行主席?”我浪费了很多脑细胞,还是不知道答案。
“这样说吧,你以为我为什么放着好端端的圣高不去,跑到这破峰凌来做什么?”
什么?破峰凌?这小子明摆着皮痒了嘛!真是欠揍啊!等等,圣高?不会是……
“圣高,你指的是圣元高级中学?”我瞪大了眼睛看他。
“恩哼!”他答。
“哇,没有想到你去的是圣元高级中学啊,真是看不出来啊,呵呵,可谓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啊……”
好小子竟然连全国排名前三的圣元高级中学都争着要他。真是可以的。不过,用猜的也知道他来峰凌完全是冲着我来的,于是我尽量回避。
“圣高一定比峰凌还要大吧!那里的漂亮MM肯定也不少吧,老师们管得一定也很严吧……”
“女人!”当陈霖叫我女人的时候,就表示他要我禁声。
抱着“好女不和男斗”的心态,我停止了我的喋喋不休。可不是我怕他哦!
“女人,过来!”这时的陈霖坐在真皮沙发上,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原来这间办公室装修得那么“豪华”,恩,简直就是奢侈啊!
目光又回到陈霖的身上,他一只脚弯着半踩在沙发上,另一只脚随意地搁在那里。制服衬衫的纽扣只扣了两粒,大片的肌肤露在外面,虽然不全是肌肉,但却十分结实,忍不住吞下一口口水,呵呵,“人之初,性本色”嘛!不过,我知道这是他一直练散打的结果,别以为他斯文就不会干架,想当初他干架可是干出名的!到底十几年的散打不是白练的啊!
不过陈霖的眉头已经打了一个牢牢的死结了,知道再不过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即使是再不情愿过去,我还是往他那边挪了一挪。
陈霖抓住我,让我坐在他的腿上,故意狠狠地坐下去,陈霖闷哼了一声,但还是温柔地把我圈在怀里。
“不错嘛,身材还是和以前一样。还是天天去游泳?”
“恩……习惯了。”也许是习惯了在陈霖身边的感觉吧。
“知道我为什么来峰凌吗?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小女人。唔,你们校长为了表示欢迎我还特地弄了个‘峰凌中学学生会执行主席’的头衔给我。实际上呢,你的名字也是我点的。”陈霖把头枕在我的肩上,热热的气吐在我的耳边,我的脸都快烧起来了。
“恩?哦!”没办法,一靠近陈霖我的脑袋便开始罢工。说实话,我脑袋的运作情况是和离陈霖的距离成反比的。
“Why do those, suddenly appeared? 
 Every time you are leaving, just like me, day long to be. Close to you ……”
“Why do stars, fall down from the sky? 
 Every time you walk burning, just like me, day long to be. Close to you ……”
说实在的,被陈霖这样圈着,还有他极富磁性的声音,真是一种享受啊,唔,还想睡觉啊~~
“洛?”
“不要吵啦!人家要睡觉啦!”我迷迷糊糊地撒娇。
……
我梦到有一只猫咪在用它的尾巴扫我的颈部。唔,不要闹啦,我轻轻地推开它,可是它又过来了,这次要过分,竟然咬我的耳朵。恩,陈霖就很喜欢咬我耳朵的喏……
什么?陈霖?咬耳朵?
我猛地睁开眼睛,回过头去看陈霖,就看到他在坏坏地冲我笑,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中升起。
“你在干什么?”我瞪他。
“你觉得呢?”他用好笑的口气说,仿佛我在说很好笑的笑话一样。
我下意识地去摸摸耳朵,天呐!耳朵不仅是烫烫的,而且、而且是湿湿的……我真狠不得有一只地洞可以让我钻进去。
“你终于醒了,呵,我还以为你又睡死了呢!”
“……”
被他这么一说,我的脸就更加红了,因为,曾经我在他怀里睡了5个小时,他还真怕我睡撅过去呢。呵呵!
“现在几点了?”我觉得自己好像是睡了不少时间。
陈霖懒懒地举起手表,“恩,一点四十了。”悠悠地吐出几个字。
“啊!!!”我猛地从陈霖身上跳起来。
“那也就是说,我在沙发上睡了将近一个多小时?”下午的课很早就开始了,而且很不幸的是,我们今天下午的第一节课是由我们最最“亲爱”的教导主任执教的。
死男人,怎么都不叫我?!这回真的CKK(死翘翘)了,真是被他害死了。
但看到陈霖坐在那里,很笃定地摇摇手指,说:“准确地来说,你是在我的‘身上’睡了1个小时43分钟又53秒……”
妈的!死男人!我摔门而去,但却听到陈霖大分贝的笑声。
妈妈咪呀,谁来救救我啊,我都快抓狂了!
我去厕所洗了一把脸以后便以50米冲刺跑的速度冲进了教室。
于是乎,那天下午“天宇班”的学生们和峰凌中学的教导主任看到被誉为“天才少女”的林洛,在“迟到”了一节原本就只有40分钟的课,30分钟以后,低着头、湿着脸、红着一只耳朵、十分狼狈冲进教室的样子。
哈哈哈哈……

PART4
“小洛洛,早啊!”唉,又是那个粘人的家伙。“好巧啊,我们又遇到了耶!”巧?不是吧?
有人会在连续一个人三个礼拜又零二天以后,还继续认为那只是“巧遇”吗?反正我是不会的!对于那个恶心扒拉的称呼,我已经自动用耳朵过滤掉了。
“小洛洛啊,据统计这半个学期,你一共旷了24节课,再多旷几节的话,都可以把你退学了。你知不知道啊?”陈霖笑得好灿烂啊。
“知道啊。”那又怎样!?
“而且据我所知,你的大多数旷课理由是学生会哦!”陈霖还是一脸笑嘻嘻的样子。
呃,这小子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不过,我很想知道为什么学生会常任理事的会议签到表上,你林洛的名字旁边永远都是空着的呢?好奇怪哦!”陈霖说得好温柔好温柔,但我也知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陈霖越是温柔,那就代表后果越是可怕!
“陈霖啊,这个……”找什么借口才好呢?
“那个……”我急得连汗都快滴下来了。
“连我们的校长大人都为你在伤脑筋呢!你可真是太不听话了!”陈霖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我、我、我会乖的!”什么和什么嘛!
“那你说说看我应不应该相信你呢?”
“当然应该啦!”才怪!
“我也想相信你啊,可是不敢哦!”MD,耍我啊?!“所以呢,在和我们可爱的校长商量过以后,我决定转去你们‘天宇班’。”
虽说陈霖是从圣高转过来的,但在没有经过专门的测试以前,任何天才学生都不能直接进我们“天宇班”的,除非校长亲点。但峰凌建校以来只有2个人是由校长亲点的,而且后来那两个人都成为诺贝尔奖的获得者。
而如今陈霖也是……
不过,“你的目的不是我。而是‘天宇班’吧!”我故意气他!
“咳,不是!”如果我没有眼花的话,刚刚陈霖的脸红了一下耶。
“哇,陈霖,你好可爱啊!”我脱口而出。
“哐,”唔,好痛!!!“陈霖,你怎么可以用书包砸我的头?”真的好痛!
“不准说我可爱!听见了没有?”唔,陈霖好凶哇!
我一边揉着头,一边闷闷地应了一声。
就这样,我气呼呼地跟着脸上微红的陈霖进了学校。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opi - 2008-9-20 19:55:05 - lk;mkl
-----------------------------------------------------
0iiuojuihmnmn1111111111111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62, 共 1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