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3期
 [青春本馆]荷包蛋爱人
 2006-11-15 13:44:3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433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却三

1
“你过线了!”课桌上的三八线刚被压到,一个童花头的女生猛地拿起铅笔戳向旁边那细长眼睛男生的胳臂,男生正在姜太公钓鱼,哎呀一声,反手一巴掌,把女生的铅笔打飞起来,众目睽睽中,一直飞,一直飞……飞到讲台上。
“何菲菲!包青!又是你们两个,给我站到墙角去!”数学老师怒发冲天,在桌上一拍,白色粉尘顿起,把老师的脸做成了一个模糊的平面。
包青横了那吓得眼泪汪汪的女生一眼,抬头挺胸走到墙角站好,何菲菲抹着泪站到他身边,听包青在咬牙切齿,“你还有脸哭!”
何菲菲头几乎垂到胸前,泪珠吧嗒吧嗒掉在地上,两块湿湿的水迹渐渐连接在一起,包青叹了口气,从裤兜里掏出叠得方方正正的手帕,塞到她手里。
何菲菲迟疑几秒,把手帕接了过去,抬头给了他一个灿烂笑容,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举手宣誓:“我以后再也不戳你了!”
包青撇开脸去,眼角弯成两个小钩钩。
从前面传来一声怒吼,“站着还不规矩,给我出去,明天叫你们家长来!”
何菲菲哇地一声又哭出来。
那年,他们读小学五年级。

镇上只设了幼儿园和子弟小学,中学要到十里外的市里去读,单车成了必要的交通工具,可怜的何菲菲天生运动细胞缺乏,也只能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学单车,在包青和爸爸的帮助下,经历过鼻青脸肿,鲜血淋淋的教训后,终于能勉强上路。
报到的时候,包青悲哀地发现,好死不死,自己的噩梦何菲菲竟和他分在一个班。开学第一天,包青以一种壮士扼腕,取义成仁的心情坐进初一(三)班的教室。果不其然,到了上课铃响后的第N分钟,何菲菲一身泥巴走进教室,那惨状连想杀鸡儆猴的班主任都不忍心下手,只朝她摇摇头,用最温柔的声音道:“何菲菲同学,以后路上要小心!”
满教室的眼珠子都掉下来,包青长长松了口气,朝她挤眉弄眼,让她赶快坐下听课。
何菲菲刚接触到他的目光,如千里寻母的孩童,突然感觉到这个人间的温暖,哇地一声,很没形象地嚎啕大哭,于是,想当然地,这节课被她毁得很彻底。
包青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到了中午,留在学校的同学纷纷拿出保温筒,因为路太远,中午没法回去,同学们大多用保温筒带饭菜到学校来吃。包青拿出自己的保温筒,就看见一个童花头在面前晃悠,那家伙丝毫不知道某人心里直打鼓,笑得比阳光还要灿烂,“包子,你带了什么菜?”
看到饭菜上面一个漂亮的荷包蛋,何菲菲眼睛一亮,“荷包蛋,像太阳一样的荷包蛋,我想吃!”她一点也没发现某人细长的眼睛已瞪成了恐怖的圆形,筷子一伸,直中太阳的中心,她呵呵一笑,筷子一挑,谁知用力过度,速度过快,只听啪地一声,太阳飞速落地,在灰尘中犹自耀眼。
一切几乎发生在瞬间,包青有个认知,有何菲菲在的地方如同一块臭肉放在马路上,很能吸引众人苍蝇般的目光。同学们早就注意着这边的动静,看到何菲菲高高举着筷子呆若木鸡的样子,顿时笑得拍桌打椅,只差没把地板跺出个窟窿来。包青脸上似乎开了染缸,一会红一会白,又一会绿一会紫,是可忍孰不可忍,包青突然起身,把保温筒砸到何菲菲身上,“都给你吃,多吃点变猪去!”
何菲菲头上摇晃着几根菜叶子,满身饭粒,脸上还挂着两块肉片,傻了。
第二天何菲菲没有迟到,从那一身颜色正常的衣服来看,也没有摔跤,包青见她仍是一脸灿烂笑容,莫名其妙地,心中绷紧的那根弦松了。不知道有什么兴奋的事,她时常傻笑,频频看着台上的大挂钟,有时候一盯就是好大一会,连老师都有些发怵,是不是墙上的钟里长出花来。
谜底很快就解开了,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一响,何菲菲勇往直前地冲到最后一排,把保温筒往包青面前一送,眼中的小星星几乎要喷溅出来,“包子,赔你的!”
包青愣住了,接过保温筒打开一看,被那个奇形怪状又黑黑黄黄白白的玩意吓了一跳,却顿时反应过来,“这个叫荷包蛋?”
何菲菲仍然处于兴奋状态,把手送到他眼皮底下,骄傲地说:“今天早上我自己煎的,你看,把手都烫到了!”
“笨蛋!都煎糊了,叫人怎么吃,还是你自己享用吧!”包青把保温筒推开,顿了顿,突然满脸鲜花怒放,“算了,跟你换一个,让你尝尝我妈妈的手艺!”
最后,那个奇形怪状的玩意还是进了何菲菲的肚子。

2
以后,荷包蛋又发挥了另外一个功用,换包青画的圣斗士。
那时候各大电视台正在热播一个叫《圣斗士》的卡通片,大家疯狂迷上了里面的漂亮人物,何菲菲当然不例外,她最喜欢的是那有着一头长长黑发的紫龙,不知包青从哪里学的本事,画的圣斗士轮廓分明,栩栩如生。何菲菲把他画的所有圣斗士都收藏起来,她的武艺炉火纯青,什么天马流星拳,庐山升龙拳,钻石星尘,她只要一看就能辨别,每次看完一集便缠着包青要画下不同的招式,包青也不推辞,条件是一个荷包蛋一张,心情好的时候买一送一。
何菲菲桌子一拍,成交!
中学五年,从〈圣斗士〉到〈米老鼠和唐老鸭〉,再到〈猫和老鼠〉,何菲菲用荷包蛋换回了数不清的画,她把这些画分类装订好,用牛皮纸做成封面,上面工工整整写上“包青”。
包青包青,许许多多的包青,把她的心填得越来越满。
何菲菲发奋图强,荷包蛋煎得一次比一次好,而且能煎出太阳形、花朵形、甚至……心形,她也因此得到了包青送给她的另外一个外号——荷包蛋。这个名字很快得到同学们认可,最后连老师都知道了,有一次上课提问题的时候,不由自主就叫出来。
然后,大家忍着笑,看着那童花头女生瘪着嘴站起来,大眼睛滴溜溜转啊转,搅出一层薄薄的雾汽。下课后,何菲菲以雷霆万钧之势扑向包青,小拳头打得他哭爹叫娘,口中不住配音,“死包子,菜包子,肉包子,糖包子……以后不给你吃荷包蛋!”
同学们早已见怪不怪,在旁边拍手加油助威,包青对女生不能动手,只好拿旁边的兄弟开刀,楞是把叫得最凶的那家伙在操场追了一圈,体育老师看到了,连连点头,“这帮小子总算开窍,知道体育成绩的重要性了。”

懵懂的年纪,同学们早把两人看成一对欢喜冤家,即使两人都说对方是自己哥们,有时候甚至还一口咬定对方是自己仇人。
高一重新分班,两人仍是秤不离砣,班里分来一个漂亮女生苗苗,她一眼就喜欢上有双狐狸眼睛的包青,见两人如胶似漆,自己连小脚趾头都插不进去,偏偏两人又不是那种关系,心中难免愤愤不平。明示暗示包青都没反应后,她忍无可忍,高一下学期的某天,大家正在吃午饭,何菲菲又和包青凑到一起,她状若无意地走去瞧了一眼,大笑起来,“包青,荷包蛋给你煎的是心形荷包蛋呢!”
同学们连忙来看,都笑得贼兮兮的,“不错,原来荷包蛋天天把心献给包子,好浪漫啊!”
何菲菲的心事被人戳穿,顿时脸色绯红,把脚一跺,飞快地冲出教室。包青虽然心知肚明,这样闹出来脸上也挂不住,连耳朵都发起烧来,他气呼呼地站起来,把那叫得最大声的兄弟一顿好打,又把他在操场追了一圈。
体育老师感动得几乎痛哭流涕,“这两个学生真是太用功了!”
经过这次,两人见面尴尬不已,特别是脸皮薄的何菲菲,一看到包青就如遭遇猫的老鼠。苗苗趁机嬉皮笑脸缠住包青,见两人有说有笑在一起,何菲菲气得牙痒痒的,咬断了三支圆珠笔,两支钢笔,五支铅笔,折断了六个三角板,两根直尺,被她咬破的书本更是不计其数。
包青受不了了,那苗苗没事就来叽叽喳喳,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偏偏何菲菲闹别扭,和他躲起猫猫,害得他最快乐的午餐时间成了酷刑。于是,趁着何菲菲值日做卫生,他把她的气门芯拔了,然后躲在车棚旁边等她。
何菲菲总是后知后觉,她把单车推出来骑上去,钢圈在地上滚得震天响,她这才下来查看,顿时呜呜直哭,“这是哪个缺德鬼!”
英雄救美的时机一定要拿捏得当,趁着她哭得正伤心,包青飞快地钻出来,笑吟吟地打招呼,“荷包蛋,今天怎么这么晚?”
明知故问!不过何菲菲现在可没心思跟他计较这个,她如同见到亲人,完全忘了这几天的躲迷藏游戏,因为修车师傅已经走了,明天才能来。一会,何菲菲就稳稳当当坐在包青的单车后架上,一手搂着包青的腰。
苗苗发现,包青和何菲菲又开始如胶似漆,这回谁都不敢笑话了。因为前人可以作证,在有追兵的情况下在操场跑一圈是多么辛苦。

3
高一进高二那年暑假,因为何菲菲的经验是一贯以疯玩为主,作业都是假期最后几天不眠不休憋出来,包青实在看不过眼,每天把她抓到家里复习功课写作业,何菲菲父母亲实在拿这个调皮捣蛋女儿没办法,也乐见其成,放手让包青管教。
可惜何菲菲又岂是能乖乖坐下写作业的主,只安静了三天,第四天刚坐下猴子脾性就开始冒头,涎着脸拖出包青的整堆练习稿。
看着她对着每一张画稿流口水,那大眼睛里如春天的花园,五彩缤纷的花朵直摇晃,包青心里真比喝了蜜还甜。其实,他从小就有画画的天赋,可惜小时候画画还能给父母长长脸面,进了高中,父母一直说他是不务正业,他有些气馁,加上课业太重,他几乎想放弃。要不是有她咋咋呼呼捧场,他也不可能有毅力坚持画到今天。
想着想着,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来,拎住她的马尾巴把她提起来,笑吟吟道:“今天没吃早饭,去给我下碗面,煎两个荷包蛋!”见她鼻子嘴巴眼睛全皱到一团,他贴到她耳边笑:“以后每天给我做饭吃,这些全归你!”
何菲菲好像捡到天大的便宜,蹦跳着进厨房了,包青傻笑着摸摸脑袋,听到厨房里面那人在大叫,“死包子,你给我过来!”
包青脑子里冒出几个字“河东狮吼”,不过想归想,一说出来那薄脸皮的家伙肯定会翻脸,他摆出最严肃的表情,为避免流血事件,把头探进厨房,讷讷道:“太后有何事召唤?”
何菲菲顶着满头乱发,一手拿着锅铲,一手拿着平底锅,连头也没回,急吼吼道:“你看你自己做的事,我的马尾巴招你惹你了,还不快给我扎好,我不好做事!”
何菲菲的发质很粗很硬,蓬松起来跟个爆炸式差不多,包青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见何菲菲瞪他,他连忙补救,两步就走到她身后,五指成梳,很快就把头发梳拢,何菲菲也没闲着,煎出一个漂亮的太阳蛋,又敲了一个蛋下去。
皮筋在何菲菲的裙子腰间口袋里,包青一手抓着头发,一手探进去摸,感觉她的身体一震,他突然发现两人的姿势极其暧昧,她雪白的后颈就在眼前,那耳根,已红得发亮。
那一刻,他心中如有万马奔腾,意识一片混乱,那只手如被她口袋夹住,怎么也拔不出来。
他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脖颈,让她浑身燥热难当,她甚至能感到他心跳声,与她的一样急促。诡异的气氛中,锅里开始冒烟,她惊叫一声,他顿时醒悟过来,迅速抽出手,为她把头发扎好,逃也似地冲了出去。
等他平复下来,她身体温热的感觉和沐浴露的清香似乎还在心头萦绕,他不禁悄然微笑,把那堆练习稿全倒在书桌上,一张张整理好,做好标记,并写上自己的名字。
其实,他早有这样的私心,只要她看到画,就能看到他的名字。
他要她把自己的名字牢牢记在心里,如同他已把她的名字刻入心中一样。
何菲菲从厨房端着面出来时,脸上的嫣红仍然没有退尽,她不敢看他的眼睛,佯怒道:“都是你,扎个头发要这么久,害我把蛋都煎糊了!”
他笑眯眯地接过面,连连赞叹,大口大口吃起来,何菲菲开始翻他整理出来的画,得意洋洋地扳手指,“我现在有两本圣斗士、一本米老鼠、一本猫和老鼠,加上这些,我就有六本画了……”她话没说完,嘴边出现一个漂亮的太阳蛋,她想都没想,张嘴就咬,等把蛋吃下去才醒悟过来,扑上去一顿好打,“大坏蛋,要我吃你的口水!”
包青惨叫着,嘴却笑得几乎咧到耳根。
那个青涩的季节,他们以另外的方式,完成了第一次亲密接触。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44, 共 39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