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4期
 [梦幻彼岸]冥记之冰泪
 2006-11-15 15:29:33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01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西影毒吻


碎尘楼是阴间毒吻罗刹的住所,在渡魂河的东岸。
每天,都有新近的亡魂,排着队过渡魂河,看造化,基本上一半的魂魄都要永世埋葬在这阴冷粘稠的河里。
罗娜,毒吻罗刹的妹妹,一个无所事事的小丫头。每天趴在窗边,看狱之鹰和冥蛟啄咬着在岸边等着渡河的魂魄,看他们痛苦的样子,听他们凄厉的惨嗥。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很难受,额头贴着玻璃,闭上眼,眼泪却总掉不下来。
罗娜抬起头问哥哥,“什么时候我才会哭?”哥哥英俊的脸上一片漠然,他拍了拍她的脑袋,“你现在还在转身期,等到完全变身成了那个人你就会哭,而且只会哭一次,流一颗眼泪。”她好奇的问,“我是谁的转身?什么时候才能变身?”哥哥摇摇头,“我不是很清楚,也许冥司可以告诉你”
狱之鹰和冥蛟越来越肆无忌惮,罗娜看不下去了,转身冲出碎尘楼。颤抖着拣起一根碎骨,朝正在撕咬魂魄的冥蛟砸过去。
她的心里极度恐惧,因为哥哥说过,她现在还是个尚未成型的小妖,没有任何妖力,即使最弱的地狱守卒都能要了她的命。
冥蛟和狱之鹰同时楞住,丢下被咬的支离破碎的亡魂,齐齐瞪着橘红色的眼珠打量罗娜。在阴间,像她这样活生生的小妖,可比那些腥臭干瘪的魂魄来得美味多了!
罗娜屏住了呼吸,心脏跳的比冥风掠过还快。眼看两个怪物一上一下张开丑陋的嘴向她扑来。闭上眼睛就大喊,“冥司,救我!”
哥哥说,如果你遇到危险就大喊冥司,他是冥界的耳朵,什么声音都在他掌握之中。
罗娜再度睁开眼时,狱之鹰和冥蛟已经乖乖的窝在一边,邪恶的眼里塞满了害怕和狡猾。
冥司微笑着说,“没吓到吧。”罗娜看这他,好看的脸若隐若现的藏在蓝色长发里,手指修长,一件宽大的白袍在冥风掠过时膨胀着剌剌作响。
她傻傻的摇摇头,“没什么。”
他微笑着闭上眼,深蓝色的剑眉微微蹙动。
“你在干吗?”。
“在听你的心灵。”
“听我的心灵?”罗娜惊奇道。
他不再做答,笑容渐隐,表情专注。
她不敢乱动,抬起头,森笑着的冥鬼从上空滑过。渡魂河对岸的灯火一点点亮起,判官又要开始裁决亡魂的轮回狱所了。
冥司睁开眼,叹一口气。
“你听到了什么?”
“你想要变身,恐怕还要一段时间,你的内心全是善良,美好,感情,这些,和那个人是格格不入的。”
“我究竟是谁?”罗娜急切的问。
他摇摇头,“我不能确切的告诉你,不然冥帝会处罚我的。”
她低下头,觉得很难过,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连两个小怪物都可以随意欺负我。她拼命的想哭,却怎么样也没有眼泪。眼泪,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冥司拍了拍她的肩,“你别难过,等到你变身成了那个人,就拥有无上的力量。除了冥帝,任谁见着你都得下跪,顶礼膜拜,你的言语就是他们的誓言。”
“那我什么时侯才能变成那样的呢?”
“等到你的心灵充满了憎恨,报复的欲望时。”他转过身对着狱之鹰和冥蛟,手臂在胸前划出半圆,“你们两个畜生,好好看看这为大人究竟是谁!”
罗娜想要跑到他前面去看,他却突然的消失不见,和来时一样的突兀。她转过身,两个怪物竟然吓的后腿了几步,橘红眼珠变成了灰紫。
“它们究竟看到了什么,我的前身是怎样的吓人怪物?”她跌跌撞撞的跑回了碎尘楼,躺在大理石地上,心脏剧烈的跳动。本体好象意识到了前身,疯狂的抗拒。
“我究竟是怎样的恶魔啊……”她喃喃自语,不知不觉昏谁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哥哥已经正蹲在她的身边,他说,“你睡了三年。”
 罗娜揉揉眼睛,看到了他脚边的小猫,紫色的毛,白的眼珠,茫然的看着她。
哥哥说,“丫丫,这只紫灵猫是冥帝让我给你的,他说你能从它身上找到前生。”
罗娜伸出苍白细嫩的手摸摸它的脑袋,它微缩下头,觉着很舒服,伸出白色的舌头舔了下我的手。她哈哈笑着,将它抱在怀里。
“哥哥,我和它一见如故呢!”
哥哥直起身,如墨的长发倾斜在胸前,他寒星似的眼眸有一丝暖意。“这三百三十年来你是第一次笑,你的笑,真好看。”

罗娜抱着小猫趴在窗口,看亡魂的挣扎,看渡魂河水缓缓波动。冥蛟看到了我,瞳孔骤然缩小,吓的遁入河里。
“哥哥,手来。”哥哥宽大厚实的手掌轻轻落在她的头顶,每每此时,她觉的特别的安定,温暖。
“哥哥,我不想老呆在碎尘楼。”
哥哥沉吟了一下,手掌微微用力,罗娜觉得身体一下子轻盈了起来,像羽毛一般。
“你可以飞了,但是不能出界外,不能到渡魂河的对岸。还有,紫灵猫不能出碎尘楼,它是因缘,等你参解。”
罗娜看着哥哥,他深邃的眼里隐隐透着无奈。她笑笑,打了个哈欠,飞了出去。
这阴间,空旷,阴森,潮湿,大片的黑水水域连绵不决。她懒懒得落在了一个洞口,洞外有惊人的明亮,有鲜美的花,嫩绿的草,碧蓝的天空......罗娜看的都呆住了。
“丫丫,这是界口,不能出去,不能接触阳光,否则你会灰飞烟灭。”哥哥的声音远远传来。
她依着阴冷的洞壁坐下,不停的眨眼睛,这明亮晃疼了眼睛。毛茸茸的小兔子懒懒的晒着太阳,春暖花开,连空气都醉人。
“这便是阳间吗,这样美好。”罗娜忍不住伸出细长的手,一点一点递向界外,她想知道,阳间是一种什么滋味。
她的指尖触到了阳光,暖暖的,泛着金色,像哥哥摸我的头顶一样,觉着安定。但只是一瞬间,暴露在阳间的一点点指尖化成飞灰飘荡在金灿灿的光线里,剧痛袭来,几欲昏死。阳间,竟是这般疼痛。
隐隐的,罗娜听到了低低的哭声,移到对面洞壁,一个干净温暖的男子,单膝跪在坟前,白色的长衫被风刮的剌剌做响,这样子,像级了冥司。
她看到了,晶莹的泪水一颗一颗从他俊美的脸上滑落,突然,罗娜的心在这一刻疼了起来!她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眼泪,这样美好而令人心碎。
罗娜忍不住开口,“不要哭,眼泪这样珍贵。”
他楞了一下,四处张望,
“我就在你的身边,你不要哭,要勇敢。”
他收住眼泪,右手放在心脏的部位,闭上眼,一脸详和,“我不哭,我知道你在我身边,我会勇敢的。”
他的声音很迷人,罗娜莫名的欢喜,她以为他知道她的存在。
“你看地见我吗,我能看见你。”罗娜问。
他微笑着说,“能,我能看见你,在我的心里,那样美丽,那样温柔,我一辈子都只爱你一个人。”
罗娜激动的颤抖,伸手摸摸着自己的脸,起身飞到镜河边。好多美人鱼嬉笑打闹。她看着河中的自己,苍白的脸,漆黑的眼眸,长的确实一般。美人雨们用水泼我,“丑八怪还有脸来照镜子,别污了我们这里。”
罗娜仓皇着逃走,内心涌起巨大的自卑和失落。她再次来到洞口,他已经不在了。
罗娜痴痴的等,等候能在看他一眼。他是她生命中第一个说她漂亮的男子,他是第一个给她承诺的男子。
洞外的黑白色不断交替,寒暑轮回,那个小坟已经被野草淹没,罗娜望眼欲穿,在洞口坐了二十年,终于没有见到他。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8:13:58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cialis - 2010-2-22 16:05:28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cialis - 2009-11-6 3:11:16 - cialis
-----------------------------------------------------
Hello!
http://oixapey.com/aqavvr/1.html ;,ciali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33, 共 6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