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4期
 [校园物语]暧昧
 2006-11-15 16:04:34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203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明净


左心雅和邢京坐得很近。
实际上,太近了。
那两颗紧挨着的黑色头颅,严重地影响了她上课的情绪。
“那么,这个问题我找一个同学回答一下。邢京——”女教师傲慢地拉长了语调,口气中有一丝愠怒。
什么问题?邢京茫然地站起身,环顾着周围的同学。
“98页第7题。”左边的任炜不顾老师投射过来的警告,低声告诉他。
98页第7题?邢京拿起书。老天,眼前赫然正是他最讨厌的古代文学,他哪里知道“三苏”是什么鬼东西。
“邢京同学,回答这个问题有什么困难吗?我刚才才讲过的。”熟知他弱点的女教师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哼,谁教你不好好听课。
“苏洵、苏轼、苏辙。”左心雅自然也知道自己这位死党的中文水平,当然要救驾了。
什么?邢京拧起好看的浓眉,怀疑自己在聒噪女老师的声音干扰下没听清楚心雅的话。你刚才说什么?他向心雅投出询问的一瞥。
“苏洵、苏轼、苏辙。”收到pass,左心雅只得压低声音,又把答案说了一遍。
开玩笑,邢京吃惊地睁大眼,还想再确定一下。无奈此时站在讲台上,已经受够了他们眉来眼去的女老师又再一次提出了警告。
“邢京同学——”声音二度拉长,这次充满了威胁意味。
没时间了。为了避免女老师当堂爆发,邢京只好把他觉得很离谱,可是好像又没听错的答案大声说了出来。
“酥鱼、酥食、酥鹅--”

整个高三年级的学生一下课就都看见,理三班的大帅哥邢京正黑沉着一张脸在本班门口罚站。谁要是敢多看他两眼,准会被他狠狠地瞪回来。可是天知道那些女孩子只是单纯的想多看他一下,根本没有要嘲笑他的意思。
“谁的课?”理四班的何冠尧一踏出教室,就看见自己的哥儿们正杵在教室门口吹冷风。他探出脑袋往教室里头望了望,不意外地看见了讲台上的那个娇小的身影,“哎,你是不是得罪过那个小郭老师?我看她的课里面,十节有六节你是站在门口听的。”
邢京针对何冠尧口气中的嘲弄给予谴责的一眼,并没有回他的话,只是伸出手从他的口袋里翻出一块口香糖,自顾自地嚼了起来。
“干吗?早上偷抽烟,怕被你的小女朋友闻出来?”何冠尧口气中有些不以为然。
“我戒烟了。”邢京郑重声明,却没对何冠尧暗指左心雅是他女朋友的话做出辩驳。
“戒烟是好事,可要看是为什么。”何冠尧看他挑挑眉,没有接话,知道好友无意多说,他也就不再强求。
“你好好当门神,我下节体育课,先走了。”他拍拍邢京的肩膀,大步走下楼去。
听见何冠尧越走越远,邢京停止了咀嚼的动作,背靠着墙低下头。还没有下课,心雅不会跳出来指责他站没站相,所以他大可放松一下。奈何心情却始终放松不下来,女朋友?他摇摇头,心情突然有些烦躁。或许是因为头发该剪了,他盯着滑落下来有些过长的刘海,暗暗想着。
“邢京!”小郭老师一出教室门就看见让她为之气绝的一幕,站在门口罚站的学生非但没有丝毫悔过的表现,反而还嚼着口香糖,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真是生生将她气杀。
“你看看你,站没站相坐没坐相,上课不好好听课你是想干什么?你已经高三了……”责任感强烈的女老师一开口就是没完没了。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他最后还是听到了这句“站没站相”。只可惜这句话不是用心雅甜甜的嗓音说出来,而是这个母夜叉在这里唠唠叨叨没完没了。邢京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在心里默念着:有一只鸭子在叫,有一只鸭子在叫……
“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态度!”小郭老师愤愤然,当她没看见他正不耐烦地用脚打拍子吗?她豁出去了,今天一定要好好教教这个放肆的学生什么叫尊师重道。
就是有那种家长,自以为有钱有势就能指示学校做这做那;就是有这种学校,因为学生家长有钱有势就对学生阿谀奉承,百般讨好,不敢骂不敢管。长此以往,他们这些为人师表的将何以服众?亏他们还成天抱怨说现在的小孩越来越难管了,其实全是他们自己一手造成的。她管不了那么多了,今天就是天皇老子来了,也拦不住她管教这个嚣张的学生!
“邢京同学,你站在这里干什么?”瘦削的校长做课间巡查,刚好看见学校最有来头的学生和一个好像是新进老师的年轻女人站在楼道里对峙,那个年轻女人还一脸的愤慨,她该不会是要给学校惹什么麻烦吧?
“校长好。”邢京假装乖巧的问了声好,态度自然大方。反倒是刚才还怒气冲天的老师一下子没了气势,活像见了猫的老鼠一般,不敢抬头看校长。
“郭老师刚找我谈心,说我高三了该好好考虑一下将来的志愿。郭老师,是吧?”心雅,我可是遵照你的指示没有给老师添麻烦。邢京挑挑眉,自己都觉得自己很虚伪。
“哦,是的,是这样的。”小郭老师扯出一抹不自然的微笑,心中大叹自己终究还是要为五斗米折腰。眼下别说管教邢京了,就连能不能过校长这关还要仰仗他的掩护。毕竟校长在开会时就曾经直言不讳地说过,他们这些老师最好不要招惹有背景的学生,而邢京就是背景最大的那一尾。哪知道好死不死的,今天居然让校长逮到她正准备好好“伺候”邢京,她可真是摸鱼摸到大白鲨,倒霉透了。
“嗯,郭老师很负责嘛,”校长哼哼哈哈的打官腔,“但是也不要说太多,毕竟高三了,学习要紧,学习要紧。”
“呃,其实已经说完了。”小郭老师也只好顺着台阶下来。
“对,已经说完了,那我进去准备下节课要用的东西了。”邢京嘲讽的勾起一边唇角,没有告别就踏进教室。没办法,刚才说的话让他觉得太恶心了,他现在没有心情装乖宝宝。

“邢京同学,现在还没到吃午饭的时候吧?”任炜捏着鼻子模仿小郭老师的语调,听得周围的学生们一阵狂笑。
“去!”邢京摆摆手,没好气地说,一节课四十分钟,他站在外面二十五分钟,想当然脾气不会好到哪里去。
“你也太离谱了,还酥鹅呢,亏你敢说。”左心雅把收上来的作业簿捋整齐之后,一本一本地点起数来。
“还不是你……”声音太小……刑京本来理所当然的指责,在左心雅清清亮亮的双眸中突然变得有些底气不足。讷讷地没了声音之后,他很没骨气地开始转而检讨自己,“是我,是我耳朵不好用,行了吧。”
没有理会他那句没头没脑的“行了吧”,左心雅抱着整理好的作业簿站起身。离开座位的时候,她转头笑着说道:“如果我说的很大声,那就不叫‘偷偷地’了。”
偷偷地?刑京转过头,只觉得一阵气闷。到底要到什么时候,他才能不再是“偷偷地”?

有人问过刑京的死党何冠尧,为什么刑京会喜欢上左心雅那样的女孩子。
当时何冠尧的回答只有三个字--天知道。
即使是在现在,何冠尧的感觉也仍然只有那三个字可以形容。倒不是说左心雅的条件差到什么样的程度,只是她不是刑京的那杯茶。
这么说吧,左心雅的学习成绩很好,但是刑京恰恰最讨厌这种填鸭式教育,以及这种教育方式中的“英才”。他常常把这些老师眼中的秀才们叫做泥塑木胎,没道理会对左心雅格外另眼相待。
左心雅是老师面前的红人,教导主任的得意门生,校长大人的爱将。但是刑京认为这些人都是他爸埋伏在学校里监视他的盖世太保,最最讨厌所有一切跟他们有瓜葛的人,又怎么会单单把左心雅列出排斥名单?
左心雅为人处事八面玲珑,这又是刑京最为反感的一条。他明明已经把这样的人统统都划归到伪君子的行列中去了,为什么偏偏又把左心雅给让了出来?
更何况左心雅长得莹白丰润,一团和气的脸上还架着一副秀气的眼镜,混在他们这一堆朋友中间,怎么看怎么像是误闯进热带丛林的南极企鹅,还是国王企鹅--她是班长嘛。
所以,何冠尧敢用他的裤子打赌,如果不是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刑京是绝对不会喜欢上左心雅的。
而现在,他正试图找出那件具有和他的裤子同等价值的事件来。
“嘿,左心雅到底是哪里吸引你?”他凑到刑京面前,端出一脸自以为“只是随便聊聊”的笑容。可惜他的功夫不到家,那笑容不但没有达到他想要的装饰效果,反而在他脸上写上了大大的两个字——三八。
刑京当然看见那两个字了,所以他伸手把何冠尧的头推出去老远,然后恶声恶气地说道:“同样的问题你都问了三十六遍了,你烦不烦啊?”
“我当然烦啊,可是你就是不告诉我答案,我也只能接着问了。”何冠尧耸耸肩,显得十分无辜。
刑京看了看他,没有说话。是的,他从来就没有回答过这个问题,因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他只是觉得心雅似乎离他很近,可是当他伸出手时,她又倏地一下子跑得好远。所以他只能用力地追逐着她,甚至没有时间考虑他为什么要追逐。
抬起头,看见死党仍然三八兮兮地看着他。他觉得一阵烦闷,便把抱在怀里的小狗闹闹塞到何冠尧怀中。
“干吗,你又要去当望夫石啊?”看着他心神不宁地向门口走去,何冠尧一边讥笑着他,一边伸手顺了顺小狗柔细的绒毛。闹闹被他摸得十分舒服,冲他讨好似的直摇尾巴。
“闹闹,你哥哥真是笨蛋,对不对?”他故意很大声地跟闹闹说着话,一面还用余光侦察着刑京的反应,“人家要来就来,不来就不来,难道他一直在门口站着,人家就会自动跑来报到了吗?闹闹,你以后可不要像你哥哥这么笨,女孩子是不可以这么宠的,小心以后自己吃苦头哦。”
他这边唱作俱佳地说了这么一大篇话,刑京那边却像是老僧入定一般,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是闹闹对他又吐舌头又摇尾巴地大力配合。何冠尧被闹闹的可爱动作逗笑了,于是伸出手指让它舔。可是他没想到,他的手指才刚一伸出去,闹闹就马上变了神色,改而一脸兴奋地向他的手指大口咬过来。
“喝!”何冠尧被吓了一跳,连忙跳起身来,把闹闹丢在了沙发上。好险好险,要是他的反应稍微慢一点,恐怕就要变成何九指了。
“你家闹闹什么时候学会咬人了?”他大力锤了死党一下,感觉还有点惊魂未定。
刑京终于回头看了看他,淡淡地解释道:“闹闹不咬人,它只是很喜欢吃火腿肠。”
火腿肠?!何冠尧盯着自己的手指,决定以后有空的话要带闹闹去看看眼科。
“喂,你既然知道闹闹有这种危险的习惯动作,干吗不提前告诉我?”何冠尧悲愤得像是荒淫君王身边的忠心臣子一般。左心雅只不过是迟到了十分钟,这厮就这样失魂落魄的,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真是有异性没人性。
“提前我也不知道你会把手指头送给它啊,”刑京终于露出一个笑容,转身拍了拍他的肩膀算是安抚他,“所以,兄弟,以后不要多事。”
他怎么觉得这句话有点像是威胁呢?何冠尧郁闷地看着刑京跟姗姗来迟的左心雅说着话,感叹着时不我予。
何冠尧第三十七次问话,宣告失败。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5.83, 共 36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物语]世恭的十九 文/ami青青
[校园物语]Boy向前冲 文/风靡
[校园物语]步入赌局 文/却三
[校园物语]百合变形记 文/明净
[校园物语]MORNING  CALL 文/兰析
[校园物语]月光音符 文/兰析
[校园物语]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文/风靡
[校园物语]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文/却三
[校园物语]七年 文/胭脂一笑
[校园物语]不如意 文/公孙羽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