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5期
 [梦幻彼岸]滴血的婆罗门花BY秦言遥
 2006-12-8 13:06:1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68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一、

福玉麟有多好,除了一手将他带大的周妈,其他人大多记不得了。
毕竟人死了也那么多年了,这个世界上曾经跟他最亲近的两个女人也死了。
麒儿是在很久以后才从下人们口中隐约知道父亲的形象。
他大抵是那样一个男子,高瘦苍白,手指修长,目光温和清澈。
福玉麟曾经居住的东厢房前有一片废弃的花坛,一年开春,福家少奶奶倚云曾经在那里种了一片花,很多仆役们都回忆说,一辈子没再见过那么美的花。
少奶奶死了以后,这些花儿也枯了。奇的是,自此以后,那片花坛无论种些什么都无法成活。于是只能由它废着。
等到福麒长大足够大,坐在他父亲曾经坐过的书房里,咿咿呀呀念着四书五经,福家老一辈的仆人们总会疑心是少爷又回来了。
是的,福麒和他父亲很相像,特别是那一个背影。然而他却拥有着他母亲一样的眼睛,美得让人不安,触目间电光石火,动魄惊心。
当年,正是因为这双眼睛,倚云被福老太太拒于门外。

二、

事情最早发生在那一年的三月,福玉麟带着两个家仆乘舟下扬州,去到身为扬州通判的姑父家消闲散心。
半个月后,福玉麟返家,竟然带回来一个在瘦西湖畔结识的女子。
爱子心切然而家教甚严的福老夫人震怒不已,不顾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的儿子,坚持要把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赶出福家。
“你要娶她?一个花街柳巷的暗门娼子!她给我们福家做妾都不配!还妄想登堂入室做福家少奶奶?!”福老太太不顾仪态破口大骂。
“妈,您不能这么说倚云!”
“不能说?怎么说?!你看到她那双眼睛没有?她眼里有妖!”福老太太的拐杖重重的锤在地上
福玉麟正容道:“儿子和倚云是真心相爱,早已立誓今生比翼。如果妈您不能接受倚云,那就把儿子和倚云一起赶出去吧!”
说罢跪在地上重重叩头。
福老夫人怒极反笑。
“你就是这么读的孔孟圣学、这么知的廉孝礼仪吗?!居然用这种手段来要挟你的娘亲!”福老太太厮声叫道,“是谁教你的?是不是这个贱人?”
“妈——”
“你不用喊了!我们福家容不得这种女人!你要还是执迷不悟,我们福家也没有你这种子孙!”

三、

福玉麟净身出门,挽着倚云的手,连一个小包袱都没有带。
他们一路辗转,四处投帖不成,尝尽人间冷暖。最后,只好在一个小村庄里落脚,教几个小孩子读书识字,谋一碗饭吃,过的异常清苦。 
福老太太手眼通天,一手堵住了这对小鸳鸯的所有活路,等着他们乖乖飞回来——不是“她们”,是“他”。
儿子是她生她养的,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他。他的善良,他的孝顺,他的优柔,他的在玻璃房子里养成的美好根本经不起现实的残酷。
她在等他回头。
然而她并没有能够等到这一天。
等到福老太太收到信,赶到他们避居的一个江南的小渔村,一切都已经无可挽回了。
时间让福玉麟获得了永远的胜利。
尽管这个胜利支付出了太过沉重的代价。

四、

福玉麟给这些渔村里的孩子上课,所得的酬劳也是每天孩子们带来的一串鱼,或者是半篓虾。
倚云有了身孕以后,再不能近荤腥,于是福玉麟要求孩子们能够尽量带一些米和果蔬。
九月间,江南一带水域被一种莫名的疫病污染,所有打上来的鱼虾表面都布满了黄色的斑点,而食用过这些水产的人都会痉挛抽搐,疼痛而死,药石无效。
小渔村里的人们都靠每天捕获的鱼虾换取米和菜蔬,发生了这些事,自然没有人再敢买这些东西。
于是,饥饿的渔民只能拿这些鱼虾来充饥,于是大批大批的人都死于这种莫名的可怕的疾病。
一时间,这个原本安逸的小村庄成了一个惨绝人寰的人间地狱。
福玉麟向卧床的倚云隐瞒了一切,写信回福家求助。
他把家中仅有的一些存粮都留给了倚云,自己实在饥饿不过,就拿些鱼虾充饥。
他知道他是逃不过了,然而在死之前,他还有事要做。
他还有未了的牵挂。

五、

低矮的茅草屋里,一对壁人紧紧相拥。
福玉麟蜷曲着身子缩在破旧的棉絮里,全身都在止不住的颤抖,像是忍受着极大的苦楚。
他原本清俊的面庞枯瘦得只有绷在骨头上的一层薄薄的皮,两只眼睛深深凹下去,表情狰狞可怖。
倚云靠着他垂首做着,将福玉麟在痛苦折磨下已经畸形的身体紧紧搂在怀里。
破旧的单薄的衣衫掩不住她浑身的曲线,她的腹部已经明显隆起了。
看到这个场景,所有人都不禁黯然垂泪。
 “倚云,她是我们福家的人,她肚子里已经有了我们福家的根。妈,千错万错都是儿子的错,您就看在您孙儿的面上,原谅了我们吧——”
福老太太由两个婆子扶着,浑身颤抖,却一言不发。
“妈——”福玉麟紧紧攥着倚云的手,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母亲,微张着嘴剧烈的喘息着。
老太太目光空洞的注视着前方,看不出悲喜。
终于,她还是点了点头。
福玉麟长长的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倚云,露出如释重负的笑。 

六、

倚云终于走进了周家,带着一个小小的包袱。
包袱里装的是一件红色袄子,是她和福玉麟成亲那时特地去集市上买了布,她亲手缝制的。
她被安排进了一个由储物房改成的小房间,除了一日三餐,其余一任她自生自灭。
于是每天黄昏里,倚云挺着肚子,袅着腰,慢慢将小半桶的水拎进屋子里。
十一月里薄而凉的风吹着她的单衣紧贴着她瘦削的背,细细的腰,窄窄的髋骨,从后面看,全然不似已经怀胎九个月的人。

七、

麒儿出生那年的正月初七,那天夜里,雪下得格外的大。
福老太太跪在佛堂里念经。
门外大风呼啸,长长的走廊上不停的回响着忙乱的脚步声。
倚云凄厉的喊叫声割破这风雪大作的暗夜,充斥着撕裂般的疼痛。
福老太太低着头,对这一切仿佛浑然不觉。
忽然间,所有声音仿佛都一下子停止了。
片刻死一样的静默,只有风在天地间苍茫的刮。
门被轻轻推开,一阵风猛灌了进来,吹得烛火簌簌的摇曳。
陪房周妈踮着小脚,静静地走到福老太太身旁,垂手默立。
“是男是女?”念完最后一段经,老太太闭眼拨着念珠问。
“恭喜夫人,是小少爷。”周妈恭恭敬敬道。
“奶妈找到了吗?”
“找到了,正在东厢候着。是赵总管的一个亲戚,三十出头,模样周正,家里也清白。”
“让奶妈抱着孩子过来,”福老太太缓缓睁开了眼睛,“从今往后,就跟我住在西厢的套间里。”
烛花爆开来,“噼啪”作响。跃动的火焰映衬着福老太太面无表情的脸,让周妈心下一阵恻然。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buy cialis - 2009-10-21 8:12:51 - cialis
-----------------------------------------------------
Hello!
http://aixopey.com/qqavxt/1.html ;,buy cialis,
buy cialis - 2009-10-6 19:21:04 - cialis
-----------------------------------------------------
Hello!
http://oixapey.com/aqavrr/1.html ;,buy cialis,
cheap cialis - 2009-9-23 12:41:56 - cialis
-----------------------------------------------------
Hello!
http://apxyieo.com/qyoxay/1.html ;,cheap ciali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82, 共 2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