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5期
 [校园物语]一条藤上的瓜瓜们BY风靡
 2006-12-8 14:04:3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23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一)

好吧,我承认那次的艳遇,是因我春心萌动,片刻之间,下定决心要轰轰烈烈地恋爱一场。而之所以会立即付诸于行动以至酿成一发不可收拾的燎原之势,完全是因为我身边有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超级芭蕉扇。
“看见了没有?”我整张脸算是贴在了玻璃上,完全不顾要化不化的甜筒造成的罪恶,只是很着迷地盯着咖啡屋里坐着的男人,“瘦瘦的,看起来很斯文的样子。”
“哪里哪里?”一颗头,叠在我的头顶上方,好奇地打量。
“好像看上去蛮不错的样子。”另一颗头,叠在我头顶的上方的上方,兴趣盎然。
“是我喜欢的类型呀……”目标正端起咖啡杯,我吸了吸口水,感慨地一塌糊涂——连姿势都是这般优雅。
老实说,我起初的确是抱着欣赏的态度,意欲染指,却没想过要真的出手,只不过——
“心动不如行动,上!”
虎虎生威之势,容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连拖带拽地拉进咖啡屋。我先是眼睁睁地看那甜筒腻腻地从光洁的玻璃上一路下去,惨不忍睹,其后,好不容易在高速运转下站定,却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竟立在那“可口”点心——不,是男人面前。
“先生,请问这里有人吗?”
好礼貌的询问声,可惜动作太不自觉,不若声音那般彬彬有礼。我正在汗颜,却被人一把按下去,然后,另两个脸皮厚的家伙也挤过来,一同窝在只能容纳两人的座位上。
正在低眉顺眼作淑女状,冷不防,脚背被猛踩,疼得我当下反射性地跳起来,本已想好的话就这么很煞风景地冲出口:“你好,我是聂蓉蓉。”
男人微微愣了一下,而后好风度地回应我:“你好,我是蓝皓。”
还好,我暗自欣慰,同时狠瞪了罪魁祸首一眼。
“那,这两位是——”蓝皓的目光落到我的身边。
“哦,这是田丝丝。”我拽起旁边懒懒坐着的女孩,再拽起旁边的旁边偷笑不已的男孩,“这是聂飞。”
“你们——是同学?”蓝皓的目光在我们三个人的脸上逡巡,似乎想要确定我们之间的关系。
“不是不是啦。”我摆手,滔滔不绝地和盘托出三个人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是姐弟——不过不是亲姐弟哦。这么说,丝丝的妈妈跟她爸爸离婚后嫁给了我爸爸,我爸爸在跟我妈妈离婚后娶了丝丝的妈妈。至于聂飞嘛,他是我的爸爸和丝丝的妈妈结婚后生的。也就是说,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也是丝丝同母异父的弟弟。”一口气说完,我眼巴巴地望着一愣一愣的蓝皓,“现在你明白了吧?”
田丝丝和聂飞一起甩我白眼:“笨蛋,你说得太复杂了。”
还在蓝皓并没有介意。他只是拍了拍脑门,似乎想要将自己从混沌状态中解救出来:“老天,你们的关系,有够复杂……”

(二)

我想这是一个奇迹。我突然看上的男人居突然把到手,美妙得简直不太现实。
我快乐地读书,快乐地考试,快乐地跟蓝皓一起逛街、看电影……尽享爱情的甜蜜——当然,偶尔还是有人冒出来打搅我的好心情。
“太浓了啦。”我淡扫蛾眉,顾影自怜,不想丝丝在我背后放冷箭,引我额头出现数条黑线。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连聂飞,也不知什么时候跑进我的房间,酸不啦叽地念唐诗,不过我却听得出来他根本就是反其道来讽刺我。
我随手操了抱枕杀向聂飞,聂飞哇哇叫着一副柔弱状,迅速钻到田丝丝背后避难。
“你给我出来!”我咬牙切齿地瞪那半个露出来的瑟缩状背影,“躲躲藏藏,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聂飞探出头来,嬉皮笑脸的:“蓉蓉姐,我是男孩。男人和男孩,有本质的区别。关于这一点,我想你可以去试探一下蓝皓……”
我顿时化身为追魂使者,张牙舞爪——臭聂飞,你死定了!
丝丝装模作样地拦我,不过显然没什么诚意。聂飞一边躲避我的追杀,一边哀怨地看向那毫无手足情的家伙;“丝丝姐,你没道义——啊!”
未说完的话阵亡于我随手捡起的不知名书籍。
“我的《量子学》!”比聂飞更心痛的叫声来自丝丝。她飞快地跑过来,左右开弓扯着我的面皮作牵引,“聂蓉蓉,你好大的胆子!”
“饶命啊……”我大呼小叫,彻底败于她的威风之下。
事后,三个人若无其事地融洽共进晚餐。
是的,我们的关系复杂,并不代表感情也复杂。相反的,是亲密无间不掺杂质。我时常在思考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好归结为当年我与丝丝的年纪尚小,在还没来得及要懂得敌视对方之前,便已难舍难分。再加上后来的聂飞,玩伴多了一个,自然更加好玩。
“想什么呢,这么开心?”耳边的声音,带有浓浓的笑意。
我抬头,望见蓝皓的笑脸。这才发觉,自己还保持着傻乎乎的笑容。
“想那两个活宝。”我毫不掩饰地回答,鼻子有些痒,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我就说,明明看的是悲剧,你却笑得开心不已。”蓝皓脱下外套裹住我,刮了一下我的鼻子,“不知情的人见了,还以为你聂蓉蓉是冷血动物呢。”
经由他提醒,我这才惭愧地发现自己在约会的时候可耻地走神,实在是罪大恶极。于是乎,我不好意思地小小声开口:“对不起,我……”
“嘘——”蓝皓没有不悦之色,只是伸了食指,点住我的唇,令我着迷的微笑暖暖的,“没关系,你们三姐弟的情意真是难得,连我有时候看了,都忍不住羡慕。”
我不算发达的脑瓜飞速运转,思索他说这番话的含义,究竟是气恼了呢,还是吃醋什么的……
不过,留给我思考的时间显然太短。当我的唇还流连于他指尖的温度时,对象已在不知不觉中切换成了他那被我偷觑了无数次的丰润嘴唇。
“蓉蓉……”
轰轰,我着火了。
****
“你说什么?他吻你?”
待我回家,聂飞夜叉一般,在我面前上窜下跳,而丝丝,则很感兴趣地追问我内中细节。
我脸红红地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幸福中,可以暂时原谅聂飞没大没小的失礼。
“完了。”见我根本不搭理他,聂飞挫败地摇头,表情沮丧之极,“真没出息,好歹该你主动俘虏他,才多少有面子嘛……”
我瞥他一眼——无知的屁小孩,谁理他。

(三)

放寒假,我无所事事,偏蓝皓要工作,不可日日陪我,便越发显得无聊了。
捧着手机发呆,每隔十分钟,我便看一次时间,痛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学电视里那些千娇百媚的女人,管他三七二十一,急电给他发嗲装傻。可不能呐,我是聂蓉蓉,我理智,我贤明,我爱蓝皓,就要关心他的事业,不能拖他后腿。
想到此,我傻傻地笑起来——看来自己还真有当贤内助的潜质呢。
“大白天的,发什么花痴?”凉凉的声音,犹如一盆冷水从天而降,浇灭了我所有的热情。
我叹气,认命地转过头去,望着阳台那一边出现的丝丝,怀里抱着一把吉他,益显出她的潇洒。
“扭扭捏捏的像什么样?既然想,就打电话过去呗。”她看出我的心思,走过来,挨着我坐下,将吉他放在一边。
我何尝不想——但是,哎,我小媳妇一般地委屈开口:“万一他在开会……”
“笨呐。”丝丝伸指戳我的额头,“打到他的办公室呀。要是开会,他就不在;要是在,证明他并不是很忙,诉诉衷肠又如何?”
我眼睛瞬间贼亮,恨不得狠吻丝丝一口,以表达我的敬仰之情。
相思成灾哪——我充满期待地拨通了蓝皓办公室的电话,一声、两声、三声……
“喂?”
上帝没有辜负我的希望,只不过,好似搭错了线。
“找哪位?”清清楚楚是个女声,不是蓝皓。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67, 共 36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物语]世恭的十九 文/ami青青
[校园物语]Boy向前冲 文/风靡
[校园物语]步入赌局 文/却三
[校园物语]百合变形记 文/明净
[校园物语]MORNING  CALL 文/兰析
[校园物语]月光音符 文/兰析
[校园物语]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文/风靡
[校园物语]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文/却三
[校园物语]七年 文/胭脂一笑
[校园物语]不如意 文/公孙羽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