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3期
 [古韵柔情]锦屏射雀
 2006-12-15 12:51:07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128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文/叶翩然

十岁,李渊站在家门外,看着她被父亲从外面带回来,一脸的菜色,满面灰尘,只有一双大眼睛忽闪有灵。
“叫什么名子?”李渊问。
“玲珑。”她回答,声音脆脆的好听。
“几岁了?”
“八岁。”
母亲把她给了李渊,专门负责照顾李渊的衣食住行,她做的很认真仔细,总爱笑,笑起来很好看,两只眼睛弯成一对新月。
“公子,该吃饭了。”
“公子,该读书了。”
“公子,该睡觉了。”
李渊喜欢听她那软软的呼唤他的声音,让他无论在多远的地方,不论在做什么都不由的回应她。
她还有一个别人做不到的地方,就是李渊爱同家人玩捉迷藏,可是不论他藏的多深多远,她总是能把他找到。
他很好奇,问她是怎么找到的,她总是笑而不答,笑的时候,轻抿了嘴角,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如同两汪泉水,让他呆呆的想跳进去。

十三岁,有一次父亲来看他读书,他正偷偷在门外同邻居家的孙二少爷玩蛐蛐,而她含笑斜着头站在一边看着。
父亲大发雷霆,骂他是不孝子,不思进取,后来竟连同她一起骂。
她跪在青砖地上,低着头一言不发,瘦小的肩膀不住的打颤,他站在一边无助的看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能上前抱抱她,告诉她不要这样害怕。
父亲走了,他被罚去抄书,而她被罚跪在门外的石板地上。
隔了窗,她小小的身影跪在院子中,娇柔怯弱的如同一片风中的树叶,他第一次感到心中某处疼痛难忍,只好奋笔疾飞,方使她能早些不再受罚。
他写了一个下午,她就跪了一个下午。
天边有雷声轰鸣,很快阴了下来,空气中流淌着暴雨的味道。
院中草木倾倒,风将她的衣衫吹起,似乎随时可以把瘦小的她吹走。
一阵急密的雨点后,大雨倾盆而来,她的身子斜了斜,强支着才没有歪倒。
他再也坐不住,不顾一切撑了把伞从房内冲出来,扯了她就要走。
她却抬起头来,一脸的坚定,无论如何也不站起来。
伞从他手中飞走,他在她身边静静的蹲下,任由雨水将他淋了个痛透。
“我不会再让你受罚,今生今世,都不会,你相信我!”他伸手为她拂开额头因为雨水冲刷而乱了的长发,划过她的眉眼落在她的下巴上,托起那小小尖尖的下巴,要她看着他的眼睛,那里闪烁着矢志不渝的承诺。
他大步而去,不再向窗外看,她在雨中呆如磐石,直到泪水和了雨水暖暖的从脸上淌过,仿佛把心都暖热了。

十五岁,他爬到一棵柳树上,上面有一只喜鹊的窝,他们关注了它好几天了,今天发现,大鸟在窝边急鸣,出来看原来是一只蛇想爬到那个窝里去。
她在树下站着,担心的看着他越升越高的身影。
他的已看到那只可恶的蛇,他一辈子也忘不了那只蛇,今人做呕的身形,一双令人恐惧的双眼。
蛇被激怒了,猛的向他咬来,他躲避不及,向后急闪,手中却一滑,眼前的树枝远远的离他而去,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从高高的树枝上跌落。
一声惨呼从他身下发出,他只觉身子一顿落在什么软东西上,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后,明白了全部事情的经过,玲珑看见他从树上落下,伸开双臂去接他,被他砸在身下。
他安然无恙,她纤细的双腿却再也不能站起来。
母亲流着泪说她忠心,却不知她已把自己的命和他连在一起,连的那样紧,那样深。

十七岁,他长成了一个虎虎生威的少年,她也出落成一个水灵灵的少女,能很熟练的独自一个人驾着那辆他亲手给她做的木轮椅子到处行走。
她依旧爱笑,笑的时候风轻云淡,眉眼处盈盈若水。
他开始发奋图强,更多时候不是在跟着先生学习,就是在校场练习武艺。
她就在家里为他做衣衫,在那上面一针一线密密的织着她的思念。
“今天让你看看我们习武去。”他把她推到校场边。
他骑了一匹雪白的高头大马,一袭雪白衣衫,英俊威武,满校场中他独独与众不同。
射箭、舞棒,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她想起少年时的那个暴雨的下午,他承诺今生今世都不要她再为他受罚,他果然实现了诺言,现在的他已是锐气无人可当的少年英雄。
她注视着他,满眼的感动,内心深处却升起一股恐惧,让她从心底冷到四肢。
“来!你也来学习射箭!”他拿了一把小弓,走了过来。
她拿起那特制的弓箭,好奇的问:“是让我学?”
“对!以后可能我要去打仗,你跟在我身边,要学会保护自己。”他粗大的手握住她的小手,手心处一片温暖。
被他半抱在怀,耳边是如何射箭的种种注意事项,眼前是一片金色的阳光,射的她满眼的光彩。

十九岁,他已名扬天下,骑白马笑指江山,粗犷的大笑时,眉眼之间依稀有少年时的模样。
她总是静静的坐在他的身边,看他挑灯夜读,看他冲锋陷阵。
不经意间的回瞬一笑,温柔无限,她常常失神在他的笑意里,呆呆的望着他的背影发呆,有时一呆就是一夜。
闲来无事就常常读些兵书来看,久而久之的竟也粗懂了些用兵之术,常常同他讨论到深夜。
每次夜深后,他都会细心的把她推回寝室,看着丫环给她收拾好后,小心的把她抱到床上,有时会看着她睡着了才悄悄离开。
她总是坐在窗前闲看落花流水,心情就飘飘的没有着落,看着他出入有风,虎虎生威,注视她的眼神无限爱怜,别人也都说她是他心中最重的女人,可是她却知道他的志向远大的让她看不到边。

整个京城都在传说着一件事情,就连深府内阁的她也听到了,窦家的女儿要出嫁,但条件必须是射中他家门前的两个锦屏上雀儿眼。
鉴于窦家的显赫身势,再加上窦氏小姐的聪明伶俐,前来应征着络绎不绝,可是一连数天过去竟无一人能得到窦家的青睐。
她心痛的发现他竟然失神了,一连几天夜里看书的时候就忽然独自一个人发起呆来,有时会呆呆的站起来取下挂在墙上的长弓看了又看。
他练箭的次数比以前多了许多,有时常常是连珠的射,她终于明白他心中所想,那一根根白羽的箭就如同射到她的心里,痛的不能呼吸。
晚上他照例把她送回房内,看着她散开长发如水样披在肩头,轻轻把她抱到床上,注视着她的眼睛轻轻的说:“你睡吧,你睡了,我再走。”
她大着胆子伸出手去,握住他的手,他一颤,她轻笑的说:“明天,让我出去看看那个画屏好吗?”
他一愣,皱了皱眉说:“看它做什么,没什么好看的。”
她笑了,眼睛又弯成两弯新月,握着他的手紧了紧,软软的求他:“我想看看,让我去看看好吗?”
他没有吭声,只是把她的手握的紧了些。

她终于看到了那个锦绣织成的画屏,乌木的框子,淡青的锦,五彩金线织成的一对雀儿,展翅欲飞的模样。
锦屏摆放在大红门外的一对石狮子前,几丈之外,围满了观看的人。
一个年轻男人走了过去,拉满了弓连珠两箭发出,箭箭直射雀儿的一只眼,周围一片叫好声。
大家把目光投向站在一边的窦家管家,老管家微笑的向大家摇头。
人群一片唏嘘,发出嗡嗡的不满声,那个少年垂头离开了。
坐在木椅上的玲珑皱了皱眉,细心的看了看两个锦屏,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这时又有一个年轻人上前去射,他只射了其中一个,但是得到的结果依旧是窦管家的摇头,怎样才是对的?她思纣。
晚上坐在灯下想,她望着挂在墙上的自己那把特制的小弓发呆,忽然就想明白了,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笑起来,难道答案如此的容易。
她连夜为他赶制出一件雪白滚金边的长袍,胸前绣了一只展翅雄鹰,尖爪利咀,藐视群雄,傲然欲飞的模样。
这件长袍她一直做到第二天的中午,终于缝完最后一针时,斜倒在一旁。
他来看她,她示意他从墙上取下那张小弓,又取出两只箭羽示意他同时射向窗纱。
他恍然大悟,脸露笑意。

他终于穿上了她做的白袍,越发衬托的英姿挺拔,相好的几个朋友都过来了,在前庭闹轰轰的笑闹着,大家打份都相当精神。
在一片笑闹声中,他被簇拥着离开,临上白马时,他回过头来,眼神包含太多的东西,她贪婪的望着,独自推着木轮椅一直追到大门外。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滚滚尘土中,心也轻飘飘的飞走,再也不能回来。
窦家的大门外,人如潮涌,李渊长身玉立在规定的距离之外,神色凝重,雪白的衣角在风尘中格外鲜明,黄杨强弩上一对白羽长箭并在长弓上。
迈步、弯腿、开弓,满场一片寂静,大家都被年轻男子的风彩吸引,箭如流星,刺破空气,铮然有声,稳稳的分别钉在两个画屏上两只雀眼上。
四周先是一片沉静,接着就一片如雷鸣般的欢呼声。
窦管家含笑走了过来,向他做了一个伸手邀请的动作,骄傲和得意溢满了李渊心胸。

没有用一个下午的光阴,满京城都知道了李渊的大名,坐在深深庭院中的玲珑寂寞的笑了。
他是她心中的英雄,她就知道他一定会成功的。
她手中还在忙着,这一次不是雪白的衣衫,而一件大红的新郎服。
他如旋风般从院外冲进,脸上因为兴奋而晕红着,扑到她的身边,握住她的手就开始大笑:“成功了,我成功了。”
她有点象看溺爱的孩子那样看着他,笑着点点头说:“这下好了,有了窦家做后盾,你的根基站在更稳了。”
他点点头,玲珑忽然想问问他有没有见到窦家小姐,那位小姐是如何的一种美貌,可是看到他那泛着红晕的脸,心中一阵酸楚,什么也问不出来了。
“玲珑!我会好好报答你的,今生今世。”他偎在她的身边说,让她想起那个大雨的下午,这时再听到这相似的话,却是别有一种滋味,酸甜苦辣齐涌上心,泪水便如珠般滚落。
她仰头间看见窗台的蜘蛛网,忽然觉的自己就象上面那只苦苦挣扎的蜘蛛,织来织去,永远走不出自己织下的网。

三个月后,李渊娶回了人称才女的窦氏小姐,让他的地位更加稳固。
又三个月后,被大家熟知的李渊从小一起长的残废婢女香消玉损魂归九天,死的时候面容沉静,就象从容的去见什么人,只在手中紧紧的攥着一个香囊,淡淡的特殊香气在她身边索绕。
她走了,就如同她来的时候,平淡的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
李渊含泪从她手中拿出那个香囊收了起来。
战争的风云很快把这一切冲淡,再没有人会记起曾经有这样一位女子,在夏夜的葡萄藤下一针一线绣香囊。
时光如流水,转眼大唐已取得天下,李渊也由一个英俊少年变成一个暮暮老人,做上了逍遥的太上皇。
一天午后,他独坐在葡萄藤下,无意中从怀中拿出那个香囊,淡淡的香味让他回味,仰了头闭着眼,往事如流水般滑过,仿佛又看见那个眼睛可以笑成新月的她。
香囊的香味索绕过来,他忽然大恍,她为何总能在众人之中找到他,原来从他十岁起,他的腰上就被她挂了这种香味的香囊,别人都没有能闻出来,只有她可以,所以不论他在何处,不论这世间茫茫有多少人,她总是能很快在人海中将他找出,她已把自己做成香,永生永世的跟随他的身边。
心中酸痛难忍,一滴迟来的浊泪缓缓流下,张开双眼,看见星光闪烁,那颗孤独的织女星如同一个少女不为人懂的情怀。

六十九岁,李渊郁郁终于太安宫。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MioQNNafTHbJu - 2016-3-22 17:38:01 - Cletus
-----------------------------------------------------
Three years <a href="  http://accutane.click/#brow ">accutane</a>  Vagit Alekperov, president of the Russian oil group Lukoil and the fifth richest person in Russia with a $15bn fortune, set up the Our Future system in 2007 as a fund to finance Russian social enterprises.
WAUNpvpNppUFREP - 2016-3-9 5:49:31 - Christopher
-----------------------------------------------------
I don't like pubs <a href="  http://staminaprotect.com/maps/sitemap2.html#credit ">dbol pills</a>  "People very well could get the wrong idea," said JohnPappas, executive director of the Poker Players Alliance. "Notall offshore operators are unregulated bad guys. This is adramatization, lets be clear about that. It shows what could behappening in a worst-case scenario."
TvZowbuvLIVOB - 2016-3-9 5:49:31 - Christian
-----------------------------------------------------
I can't hear you very well <a href="  http://buycheaporderpurchasemd.com/maps/sitemap10.html#shabby ">motrin ib ingredients</a>  "I knew firsthand that all these cute girls came into my elementary school, that was huge," says Glazer of the new Cuban immigrants at the time. "But in a political way, having been born and raised there, the Cuban experience in Miami post-1959 could be the story of Miami."
hCnxfiteNBX - 2016-3-9 5:49:27 - Lenard
-----------------------------------------------------
I'd like to open a business account <a href="  http://buycheaporderpurchasemd.com/maps/sitemap16.html#latch ">olanzapine jubilant</a>  ...Kobe does bitch and beg refs for calls, and Mayweather calls himself a fighter when all he does is runaway when he's in the ring...No one can deny their skilled athletes...But, if their standard of being a man is not being afraid of full contact with their challengers, they fall short of being men when compared to other athletes...!!! TESTIFY !!! SHINE FOREVER !!!
GeyQOCxZRlcwsfWp - 2016-3-9 5:49:27 - Riley
-----------------------------------------------------
Could I make an appointment to see ? <a href="  http://staminaenhanced.com/maps/sitemap5.html#drive ">purchase nymphomax</a>  Cunliffe will have key responsibilities for the stability of the UK financial sector as well as sitting on the MPC, financial policy committee, Prudential Regulation Authority board, a number of international organisations and the Bank芒聙聶s Court of Directors.
ZCBmHqKBRIeUBRo - 2016-3-9 5:49:26 - Stephen
-----------------------------------------------------
Would you like to leave a message? <a href="  http://rxonlineprescription.com/maps/sitemap14.html#cleanup ">buying prescription drugs costco</a>  When we started, we never thought our little anarchist/hacker experiment would explode like it did - that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users would visit every month, that 40% of the entire internet's traffic would be generated by our trackers or that foreign governments would threaten to blacklist Sweden at 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unless it "handled" the pirate problem.
jcytuhlFSUFt - 2016-3-9 5:49:25 - Ronald
-----------------------------------------------------
I'm a partner in  <a href="  http://staminahealth.com/maps/sitemap6.html ;">cytotec prostaglandin</a>  That Alice in Wonderland equation, thankfully, never unfurled. Yet it pops back into mind when one looks at reports of chemical weapons use in Syria, and more broadly, what all the various players and observers want. As I challenge my students to ask, what are the motives? Then, what do you do to achieve your goal?
yetcnFLzNIcynBo - 2016-3-9 5:49:24 - Davis
-----------------------------------------------------
We'd like to invite you for an interview <a href=" #creeper ">rx media pharma 茫录ye ol</a>  芒聙聹It was a bunch. I think we had a balanced effort,芒聙聺 the QB said. 芒聙聹It was particularly impressive the way Bilal (Powell) ran and the way the offensive line continued to open holes for him. Once we get Chris back to full strength and get other guys involved, I think this running game is really going to help us out. It芒聙聶s fun to see those guys run like that and it definitely helps me out and eases some pressure.芒聙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08, 共 24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韵柔情]恶霸的春天 文/千草
[古韵柔情]大话射雕之我是谁 文/蝴蝶爱纯
[古韵柔情]青丝落 文/樱桃花
[古韵柔情]爱过无痕 文/西影毒吻
[古韵柔情]怨伶恨 文/桑果
[古韵柔情]千年寂寞 文/水若凝
[古韵柔情]离情 文/幻几
[古韵柔情]谁与共醉明月 文/鹂吹
[古韵柔情]美人笑 文/秦巅
[古韵柔情]风华绝代 文/萧十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