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6期
 [古韵柔情]小青虾与大闸蟹BY赖刁刁
 2006-12-19 17:57:1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952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小青虾其实不叫青虾,她单名一个“青”字,再加上乃是江湖中底层虾米一只,因此被人喊作“小青虾”。
同样,大闸蟹也不叫闸蟹,他也是江湖底层混混,不过他的名字中甚至没有一个蟹字,可是青虾就是偏爱这么唤他。
如果没有看到那一幕,小青虾想,她自己永远也不会喜欢上大闸蟹那样一个长了一幅坏人脸的男人。
正如前面所说,大闸蟹本名无蟹,不过当小青虾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就噗嗤一笑,然后给他冠上了“大闸蟹”这个无良的外号。原因无他,只因他那一头黑乱乱的短发从不好好梳理,而是仿佛大闸蟹的八只脚一样张扬地辐射在鬓角两边,和下巴上微青的胡茬子连了一片。大闸蟹的眼睛不大,然而深黑色的瞳孔中却能放射出锐利的光芒,看得人心里一紧,配合上他那微微歪斜了唇角的痞子式微笑,总让人觉得那是典型坏人的表情。
不仅仅是表情,大闸蟹连打扮都很像坏人:一条咖啡色的宽布带扎在头上,顺便还蒙去了半个眼睛。钢金加牛皮的胸甲,直接挂在裸露的胸膛上,左手一只长度到达手肘深色牛皮,右手则没有任何护具,仅仅拿了一把最普通最低等级的白亮亮大刀。
根本就是个山大王打扮嘛。
第一次看见大闸蟹之时,小青虾如此在心里做出了评价。那是在长安城外的稻草路上,大闸蟹提溜着刀无聊地逛悠,路过一片长长的蒿草,竟然无所事事地忽悠了一刀,砍得草屑乱飞。小青虾一边走过,一边在心里偷着乐:这人怎么长得跟大闸蟹一个样,而且还是只痞大闸蟹咧!
小青虾第二次见到大闸蟹,是在长安城的大街上。那时,大闸蟹正对着一小孩,昏天黑地地原地转圈圈。一方面实在是大闸蟹的打扮太希奇,小青虾一眼就认了出来,再加上大闸蟹当时正在做那匪夷所思的事情,小青虾觉得新鲜,便停了脚步看着大闸蟹原地打转儿。
一圈,两圈,三圈……一开始小青虾还跟着那小孩儿一起数数儿,不过没过多久就支持不住了。就看那黑乱乱的“大闸蟹爪”晃动,白亮亮的刀跟着在阳光下闪眼,小青虾看着都开始觉得晕了,可那大闸蟹竟然还越转越快。
约莫有三四盏差的功夫,小青虾估计着至少有了千把圈,大闸蟹才终于停了下。有半晌的时间,大闸蟹白了张脸,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偎在墙上定神。好容易,才转头对向那小孩:
“好玩么?”
那梳小辫子的孩子拍着巴掌连声说“好玩”。这时候小青虾才发现,那孩子的脸上竟然还有未干的泪痕,一幅破涕为笑的样子。
难不成是这大闸蟹山大王欺负了人家小孩,才被罚了个如此下场?!不过这种说法显然不成立啊,小孩怎么能罚得了他?
“好笑么?”
没等小青虾想出个所以然来,就听大闸蟹又发问了。那孩子狠狠地点了点头,然后一抬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然后冲着大闸蟹傻笑。
“哦,好。”
大闸蟹以一种接近嘀咕的声调说道。随即,拍拍屁股转身就走,晃悠着两膀子,迈着步子就往出城的方向去了,只看得那一头“大闸蟹爪”快速远离。
咦咦咦咦咦?这是什么状况?怎么完全看不明白啊?!小青虾一呆,下意识地就冲那背影喊出了口:
“站住!大闸蟹!”
大闸蟹的身形顿了顿,随即便扭过了头:
“你谁啊?你怎么知道我外号?”
小青虾傻了眼,半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大闸蟹张大了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耐着性子等了半天,眼见面前的人没有要继续说话的意思,便不屑地把头一偏,撇了嘴:
“切!是个傻的。”
大闸蟹反手将大刀插进牛皮胸甲和皮肤之间,随即便继续晃悠着膀子,头也不回地走远了去。没走两步,那刀竟然从胸甲下面晃悠了出来,就这么斜歪地横在一边,随着他的脚步晃悠晃悠地荡。
呆了半晌,小青虾才回过神来。猛地回头看那笑吟吟的孩子,小青虾挤出一个貌似柔和的微笑,问这究竟是虾米回事情。那孩子显然是被小青虾的笑容威吓道,立马就一五一十地交代出来。
原来,那孩子丢了自己的玩偶,坐在路边哭个不停。
“吵死了!你就不能安静点么?!再哭,再哭我把你丢了喂狼!”
这是路过的大闸蟹,对小孩说的第一句话。凶狠的语气,加上狠狠地一瞪眼,吓得小孩子哭得更凶了。
“喂,你怎么才能不哭啊?”大闸蟹敛了敛眉,对着小孩蹲下,一把扯开孩子揉着眼睛的手。小孩立刻吓得不敢放声大哭,就只有默默地泪流千行。
“……唉,换个说法,你哭个什么劲啊?!”大闸蟹撇了撇嘴,露出颇为无奈的表情。当听到小孩是因为丢了玩偶才哭的时候,大闸蟹直起了身子,不满地皱了眉头:“不就一个玩偶么,有什么好?”
看见孩子因为害怕,吓得不敢放声哭,眼泪却不停,只是噎着喉咙抽泣着。大闸蟹不禁觉得烦躁:
“好了好了!别哭了!再哭,再哭我就给你转一千二百个圈圈!”
“啊?!”小孩傻了眼,登时忘了哭。
然后,大闸蟹就开始原地打转儿,一圈又一圈。小孩开始还抽着气数数儿,到后来就开始拍着手叫好。这也就是小青虾来的时候,所看见的那一幕。
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小青虾突然觉得心头一紧。脑海中突然闪现过大闸蟹白着脸,一句话都说不出,靠在墙上定神的样子。不知怎的,小青虾心头一热。
眼瞧着大闸蟹刚刚离去的地方,她下意识地,脑子中冒出了一个大字:
追!

这天是小青虾四处寻找大闸蟹身影的第三天。出了长安城,小青虾一边打听大闸蟹的消息,一路追随着蛛丝马迹,向敦煌进发。
已是夕阳时分,古道在日暮的柔光下,洒上层层叠叠的暖红。道边芦苇,随风轻曳,绒絮飘上天幕一路向暮日飞舞,被渲上了淡淡的粉。
走厌了碎石黄土的小青虾,心血来潮地踏进芦苇丛中,学着初次看见那大闸蟹时他的动作,随意地忽悠着右手,引得飞絮乱舞,萦绕在小青虾的身边。粉色的飞絮,徘徊在小青虾周身,与那白色的鳞甲融为一体,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光。
今天的小青虾,穿着一套白色的鳞甲,上面刻印着古朴的龙形花纹。长长的头发被高高地盘起在头顶,留下一条纤长的马尾,随风轻动;眉如黛,眼含星,面如羊脂白玉,朱唇不点而自红。这样绝美的容颜,配合着一身铮铮铁甲,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绚目得让人睁不开眼。
和大闸蟹完全相反,小青虾是一个很注重自身外表修饰的人。不但要将自己的发鬓梳理得顺顺滑滑,衣服穿戴得整整齐齐一尘不染,小青虾甚至在衣服与发饰的颜色选择上都注重得一丝不苟,连武器都要根据衣服的色泽来搭配。行走上大街上,小青虾的靓丽装扮,多多少少地让路人斜了眼睛。
然而,此时此刻,小青虾却反而对自己精心的打扮没了好感。望着日暮夕阳,小青虾突然想起了那个穿着肆意的大闸蟹:丝毫没有品位,活像土得掉渣的山大王一般的装束;完全没有行为约束,晃悠着身子,随性地在大街上横行。这种人,若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入了小青虾的眼的。可如今,小青虾却总会在行程途中走着走着就失了神,等到回过神来,竟然惊觉自己是在模仿着那大闸蟹的言行举止。
想来,也追了有三天了,可是却怎么也没能再见到那只笑得痞痞坏坏的大闸蟹,小青虾不禁觉得有些疲累。不若以往,她并没有四下张望,试图去寻找休憩打尖的客栈,而是随性地坐在了地上,任长长的芦苇丛淹没了自己。
此时日头已经完全落去,夜晚的风清清凉凉,扬起泥土的气息,拂过小青虾的面庞。听着细碎的虫鸣,不经意间就感觉到了倦意,睡意袭来,小青虾耷拉着脑袋,眼皮已经开始撑不住了。
恍恍惚惚间,小青虾梦见自己坐在密集芦苇丛中,这时候,她听见了马脖儿铃的声音。她依靠着芦苇的屏障,遮掩了自己的身影。这时候,小青虾突然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偷偷摸摸的呢?可是仔细想想,觉得做梦是没有道理的,于是便继续蹲在那里,隐蔽地观察着栈道的方向。
深蓝色的天幕,弯弯的残月之下,黯淡颜色的泥土道路尽头,伴随着马脖儿铃声,一个骑马的身影渐渐浮现出暮蔼,其后貌似还跟着好几队的人马。
小青虾眯愣着眼睛,总觉得那身影若即若离看不清晰。等那队人再近了些,小青虾突然觉得那为首之人的身影,貌似有点眼熟。迷朦的月光下看不清对方的脸孔,但是那人的鬓角边却有明显辐散张扬的“大闸蟹爪”!
不是吧?难道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小青虾突然觉得这个梦很搞怪,可是眼却还是无法离开那张阴影面孔。几天都没有见到那大闸蟹了,就是在梦里能看一看也不赖啊,反正不看白不看。脑海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小青虾更加集中精神,看那人影的接近。
的确是那大闸蟹没错。依然是那套万年不变的山大王装束,只不过此刻,那大闸蟹脸上却没了那痞痞的微笑,而是张大了嘴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大闸蟹将右手随意地伸到背后,挠了挠后背,貌似是在解痒。随着马蹄行进的韵律,大闸蟹的头向前点了两点,一幅睡眼惺忪的神气。
看那大闸蟹懒懒的样子,小青虾不禁想笑。大半夜的,那大闸蟹忙活些什么呢。后面还跟着一群人,莫不真是山大王缴获了战利品回自己的地头去了?!哈哈,一定是自己太困了,所以才梦到那大闸蟹一幅快睡着的模样吧。果然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呢,想着那大闸蟹打扮得像个山大王,竟然真这么梦见了。
小青虾伏在草丛之中,笑眯眯地瞧着那打盹的大闸蟹,顺便瞄了瞄跟在后面的“土匪”。咦?好象情况不太像啊?那打扮架势,明明就是镳师在压镳途中啊。
眼看着大闸蟹和那群镳师离自己所藏匿的地点越来越近,小青虾下意识地心头一紧,随即想也没想,噌地飞出了芦苇丛,站定在大闸蟹面前。马匹受了惊,大闸蟹勒了缰绳稳住了身形,黑色的眼扫过小青虾,看得小青虾心头一紧。
“什么人?!”大闸蟹身后的那些镳师齐刷刷地亮出了兵器,然后克守自己配角的义务,念叨着万年没有新意的台词。唉,就算是做梦,也不能这么没什么创意吧,这种阴影脸配角们也梦得忒没水平了吧。小青虾一边在心里给这个梦做了“下等”的评价,一边眯了眯眼睛,笑吟吟地冲大闸蟹开了口:
“此路当然非我开,此树当然非我载。就是偏不让你过,除非闸蟹留下来。”
刹那间,四处一片沉寂。小青虾放眼看过去,只见大闸蟹身后的那些镳师们,个个张着嘴巴看着自己,神情呆滞。小青虾决定不去看那些呆呆的木桩子镳师,转过眼看向大闸蟹。只见那大闸蟹的眼角抽搐了一下,随即额头上爆出一根青筋,再一根,再一根,最终是满头的十字路口。大闸蟹反手从背后掏出了那把最普通的刀,狠狠地撇了撇嘴:
“你小子是来找茬的?!”
眼看着大闸蟹可以用“狰狞”来形容的表情,小青虾突然觉得自己这个梦貌似是个搞笑剧:
“哈哈!笑死我了,你举个刀的样子,好象是准备砍肉的屠夫!”
小青虾的话成功地激怒了大闸蟹。当那把被小青虾称作“砍肉用”的大刀带着呼呼的风声直击自己脑袋的时候,小青虾突然觉得不太对劲。那是一种既不知道害怕也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感觉,小青虾就这么整着眼睛傻呼呼地站在那里,看着大闸蟹砍人的动作,然后等着那把刀真正用来切肉。再接下来,小青虾就看见了自己前额的刘海,落下几根碎发。
“喂!你傻的啊?!”炸雷般的爆喝声在耳朵边咆哮,小青虾也不觉得扰耳,只是傻傻地抬眼,对上那双闪着怒火的黑色瞳孔,并在其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突然,小青虾明白究竟是哪里不对劲了——
天啊!这根本不是在做梦啊!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8:10:21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cialis - 2010-2-22 16:04:36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59, 共 7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韵柔情]恶霸的春天 文/千草
[古韵柔情]大话射雕之我是谁 文/蝴蝶爱纯
[古韵柔情]青丝落 文/樱桃花
[古韵柔情]爱过无痕 文/西影毒吻
[古韵柔情]怨伶恨 文/桑果
[古韵柔情]千年寂寞 文/水若凝
[古韵柔情]离情 文/幻几
[古韵柔情]谁与共醉明月 文/鹂吹
[古韵柔情]美人笑 文/秦巅
[古韵柔情]风华绝代 文/萧十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