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6期
 [青春本馆]葵花点穴手BY萧11
 2006-12-19 18:37:3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90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

小学时期,我尽和隔壁阿姨家的安阳打架,带着满脸抓伤和青紫回家的结果是一顿更凶猛的暴锤,后来我俩学乖了,从同归于尽型打法进化为损人利己型,尽可能在别人身上多制造伤痕而减少自己的伤痕,于是打架渐渐演变为官兵抓强盗,最后演变为捉迷藏。
在某次错过晚饭,深夜十二点仍未归家,惊动了整个大院的大人,最后发现我俩还在满山遍野一追一逃,被两位老妈揪着耳朵拎回家后,我和安阳觉得快意恩仇的方式仍然需要改进。
当时电视里正在放不知第几遍《射雕英雄传》,安阳说,有了,我们来点穴。
我立刻说,好,院里看大门的大爷长得像周伯通,我去找他学。
安阳说,回来回来,不用找他,我教你。
原来他说的不是真的点穴,而是一种规则。当我们的矛盾升级到需要打架时,只要谁嘴快,大叫一声,点穴手!另一个就得像被点穴似的乖乖站着,随便对方想怎么揍就怎么揍,直到对方叫出“解穴手”。
我考虑了一会儿,问他,不打脸好不好?
安阳爽快的说,行。
于是我们学会了点穴手。
事实证明这是个行之有效的好办法,我和安阳的脸上再也没有出现伤痕,经过几次对毫无反抗者的单方面打击,我们对拳头也感到厌烦,由安阳起头,我们开始采用一些更新颖的惩罚方式。比如往被点穴一方的衣领里放蛤蟆,在脸上画胡须等等。
不打架的时候,我和安阳的关系还不错,表现在我们总是一起上学放学。
附近有人种了几亩葵花,正好挡在从大院到学校的路上。每当快要迟到,我和安阳就会抄近路穿过花田。
那时候我很矮,安阳相对很高,我们钻进相对更高的葵花丛中,宽大的叶子常常遮挡视线,沉甸甸的花盘仿佛悬在头顶的危险,我总担心它会砸到头上。
我跟在安阳身后,当绿色的叶子遮住他的背影,我就会着急的喊,安阳安阳。安阳明明听到了,却假装听不到,直到我的叫声带着哭腔,他才突然从叶子背后冒出来,不耐烦的说,我在这里。
说完这句话,他都会向我伸出手,脸背转开,仿佛不耐烦到连看我一眼都不愿意。
我从不介意他的态度,只要他向我伸出手,我就会笑着握住,两个人协调出一致的脚步,继续在花丛中行走。
我牵着安阳的手,心情总是很愉快,所有的女人心情愉快时都会多话,我当然不例外。
我说,我最不喜欢向日葵。
安阳说,为什么。
我说,你想啊,向日葵一张大饼脸,一脸麻子,每天还傻兮兮的望着太阳,太阳多难受。
安阳说,不对,太阳从来不觉得向日葵难看。
我说,你怎么知道?
安阳回过头,推了推眼镜说,因为太阳和我一样,是近视眼。

2

初中和小学在同一所学校,我和安阳继续练习了三年点穴手,在向日葵丛中行走时,宽大的叶子已经不能遮挡我们的眼睛,我们成长的速度比我们想象得快。
升高中时,我仍然选择同一所学校,安阳却选择了离大院很远的一所重点中学,那意味着他必须住校。
我穿着新校服的漂亮裙子,笑眯眯的去祝贺他,隔壁阿姨摸着我的头说好乖,转过头,我看着安阳蹑手蹑脚逃跑的背影,从容不迫的说,点穴手。
安阳瞬间僵硬,右腿还抬在半空。
我走到他旁边,解开绑在腿上,藏在裙子底下的一袋蛤蟆,仍然笑眯眯的看着他。
安阳额头上滚落一颗硕大的汗珠。
我开始一个人上学放学,我变得经常迟到,因为我再也没有抄近路走入那片葵花田。某个傍晚从远处经过,远远望去,向日葵顶着金黄色的大饼麻子脸在风中摇摇欲坠,近视眼的太阳却日已下山了。
高中毕业,安阳北上,而我南下。
我去火车站送他,他的眼镜厚度又加深了,看了我半天一声不吭,我恼了,你敢叫错我名字试试?
他连忙求饶,为了表示歉意,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大捧观赏型葵花,说送给我。
我数了数,十七朵,跟我们的岁数一样。
我说,我不喜欢向日葵。
他说,我喜欢啊。
我说,我就不喜欢。
他说,我就喜欢。
我说,你再说我生气了啊。
他说,难道我就不会生气!
我抢先叫,点穴手!
他立刻僵住,四只眼睛一齐恶狠狠的瞪着我,就是不敢动。
我想,我要怎么惩罚他呢?
我想啊想,想了很久很久,直到广播响起,安阳必须登车了。
我终于什么也没做,就说了“解穴手”。
安阳上了车,列车哐当哐当的响着,越来越远,再也看不到了。
我抱着十七朵葵花,忽然想起一个深奥的问题,如果我不说“解穴手”,安阳是不是会一直僵在那里?他是不是就不会走?

3

比起安阳所在的名校,我的大学只是一所名不见经传的二流学校。但它有一大片葵花田。
当我带着十七朵葵花坐着校车进入学校,一眼眺见大片大片的向日葵在阳光中伸展肢体,大饼脸不知羞耻的随着太阳转来转去,我一瞬间恍然大悟,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
十七朵葵花早就枯萎,我把它们埋在一株最粗壮的向日葵脚下,顺便拣了一大包葵瓜子回寝室,上次自炒瓜子差点造成火灾,这次的运气应该好点。毕竟,人不可能倒霉一辈子。
我很久很久没有想起安阳。

4

大四下学期,确定实习地点,同寝室姐妹问我要不要北上,可以和她一起。鬼使神差,我拨通了以为早就忘记的十一位号码。
电话很快就通了,甜甜的女声说,谁啊。
我没出声。女声又问了一遍,忽然叫道,阿阳,有人打骚扰电话给你,然后清脆笑声顺着电话线传过来。
我慢慢的压下话筒。
那天,寝室的电话莫名其妙响个不停,我端了张小凳守在电话面前,像守着肉骨头的狗,谁想接我就咬谁。
第三天,我正在葵花田里拣葵瓜子,同寝室的姐妹飞奔来叫我的名字,快点快点,有帅哥找你。
我穿着裤裙,裙摆兜起来盛满葵瓜子,跟在她身后屁颠屁颠的跑回女生楼下。
我猜对了,果然是安阳。
他站在那里,没有戴眼镜,穿着白衬衣,挺拔得像一棵刷了石灰防白蚁的树。
他递给我一大捧观赏葵花,凭我拣葵瓜子练出的眼力,一看就是二十一朵,仍然和我们的岁数一样。
我双手还兜着瓜子,没有接,问他,你的眼镜呢?
他说,我做了眼睛手术,现在不近视了。
我说,哦。
他仍然递出那二十一朵葵花,我仍然没有接。
旁边有人说,她手没空,我帮她拿吧。
我听着声音耳熟,转头看到一个红衣服的漂亮女孩儿,笑起来眼睛亮牙齿亮,晃得我眼花。
女孩儿伸手去接安阳手里的葵花,安阳看看我,松手给了她。
我扭头就走。
身后传来脚步声,安阳一边追一边叫,她就是我师妹,非要跟来,真是只是师妹!哎哎,你别生气啊。
他不说我还忘了。我顿住脚,对哦,我在生气。
我回头,说,点穴手。
安阳立刻僵住,着急的看着我。
我掉回头走到他旁边,绕着他走了一圈,怎么惩罚他好呢?
看了看裙摆里的葵瓜子,我想出了办法。拉开安阳白衬衣的领口,我把葵瓜子全倒了进去。
安阳跳了起来,一边跳一边扯出衬衣下摆抖葵瓜子,嘴里叫着,你疯了,又不是小孩子,怎么能乱来!
我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他,我说,我没有说“解穴手”,你不该动。
安阳停住动作,头发乱了衬衣皱了,像一棵被白蚁蛀过的树,他怔怔的看着我。
我说,你违反了规则。
然后我就走了,不走没办法,因为当年我们没有约定,违反规则的后果会怎样。
当年,我们都太小。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35, 共 77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