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6期
 [青春本馆]如果路知道BY却三
 2006-12-19 18:42:16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254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没方向感记性要好。
记性不好眼睛要好。
眼睛不好第六感要好。
如果第六感也不好……多保重!

写完短消息,路之之咬牙切齿按下发送键,低咒一声:“笨蛋 !”
那边总算沉寂下来,路之之心里却开始发毛,那家伙弄丢自己的本事太大,真要有个三长两短,无良的老爸肯定会把自己剥皮拆骨,然后打包送到陆家去赔罪。
见她每隔三分钟看一次手机,对面的男人脸色渐渐阴沉,路之之一颗心早就飞到别处,哪里管得了他脸上有没有开花,不知不觉嘀咕起来。
“怎么还没消息?”当她的声音大到足以让男人听清,男人霍地起身,二话不说,拂袖而去。
“别走!”眼看又一次相亲被那人搞砸,路之之抄起包就离开座位,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马上去掐死那小坏蛋。
男人低头打量自己一眼,很是庆幸今天换了一套贵到离谱的西服,自我感觉好到了极点,潇洒地一个转身,带着满腔希望回头。
一缕绿茶的淡香飘过,有人和他擦肩而过,冷冷丢下一句:“把你自己的单买了!”

路之之一溜烟跑到目的地,果不其然,陆家那小坏蛋又坐在街头,看着人来人往,眼神落寞,如一只孤独的流浪狗。
她的心突然柔柔地疼起来,满腹戾气化成了认命的一声叹息。
谁叫他家有恩于她呢,他是她的责任,而且是一辈子的责任。
陆知眼角的余光一直没离开那个方向,看到那熟悉的身影,不禁有种欢呼的冲动。
想去相亲,门-儿-都-没-有!她心目中,只能有他的存在!
她要是走了,他岂不是成了没头的苍蝇,做什么都没有意义!
斜眼看到路之之垂头丧气地走近,他迅速换上如被父母抛弃的惨痛表情,猛地扑了上去。
路之之被抱个正着,面对这百年不变的重逢惊喜,翻了翻白眼,拍了拍他的背,用哄孩子般的温柔语气说:“路痴,别闹了,回家吧!”
跟你回家才有鬼!陆知窃笑着把手臂紧了紧,暗想:这些天她工作得太辛苦,好像又瘦了,该好好休息一下……

习惯是种可怕的东西,看路之之就知道。也许是母亲早逝的原因,她很排斥和人的身体接触,那件事发生后,她成为陆知的专职家庭教师、贴身保姆、专业领路人、还有……人样娃娃。
因为陆知立刻与她拉近距离,不管何时何地,一高兴起来就蹦过来熊抱。她嗫嚅着提出异议,他那无良的父母振振有辞:“拥抱是一种正常的礼仪,以后你会经常出国,现在就应该习惯!”
她悄悄叹了口气,因为陆知坚持这个莫名其妙的礼仪,大学里男生对她敬而远之,她到现在还没好好谈过恋爱,落到要靠相亲推销自己的地步,真是失败!
这次也抱得太久了吧!瞥到路人的异样目光,她猛地醒悟过来,一脚踹去,大喝道:“你到底走不走!”
意犹未尽!陆知恨恨地松手,灵机一动,随手一指,赌气般嘟哝:“我要去那里吃饭!”
这里是食街,餐厅林立,哪家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路之之回头一看,扑哧笑出声来:“那是洗手间!”
陆知尴尬不已,粉白粉白的脸如染烟霞,长长的睫毛扑扇如蝶翼。见她笑得花枝乱颤,他气急败坏,索性破罐子破摔:“反正我不想回去,你陪我吃东西!你真没良心,自己一个人去相亲,有帅哥看有饭吃,我迷路这么久才回来找我,还发消息来气我!”
路之之有刹那的失神,又立刻醒悟过来,有些哭笑不得,小坏蛋个头没怎么长,还是号称海拔一米七五,脸却越长越漂亮,跟一米七的自己站在一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姐妹,当然,她这个姐姐比妹妹丑多了。
时间过得真快,她大学毕业在陆家公司里已经工作了四年,他也拿到硕士学位,已经进公司准备接班,她以后的日子,肯定又是水深火热。
她这个保姆,什么时候才能熬到头啊!她突然有些灰心,低头轻声道:“算了,你要是愿意去,下次相亲我带着你,你也帮忙参谋参谋。”
竟然还有下次!竟然要我参谋!陆知一口银牙几乎咬碎,二话不说,转头就走。
“路在这边!”路之之忍无可忍,当街摆出茶壶姿势咆哮。
情人眼里出西施,陆知看到难得一见的漂亮姿势,哈哈大笑,回头猛扑,把那漂亮茶壶抱了个满怀。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路痴带回家,路之之累得话都说不出来,进了门,顾不上淑女形象,把鞋子一甩,扑上沙发作挺尸状,连枕头掉了都懒得捡。
“爸、妈,路伯伯,我回来了!”陆知还是一副兴致勃勃的表情,跟在她身后收拾好残局,把枕头捡起来塞到她头下,顺手在她脑门上拍了一记,开始进行几年来雷打不动的工作——闪进厨房视察。
自从他去外地上大学,放假时路向阳就会休几天假,专门过来做菜给他吃,他的父母亲也尽量推掉外面的应酬,两家人一起团聚。
“之之,今天情况怎样?”路向阳笑呵呵地走出来,“听说那小子个头挺高,应该跟你挺配!”
“电线杆也很高!”陆知在厨房里凉凉说了一句。
路之之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大叫一声:“你去挖根电线杆来,我马上嫁!”
路向阳笑倒在地,陆爸爸在楼上倚着栏杆笑道:“之之,婚姻是人生大事,玩笑不得,不能光看外表……”
话没说完,陆知抓着把菜刀气冲冲跑出来,挥舞着菜刀吼道:“好,我给你挖根电线杆回来,你不嫁是小狗!”
路之之恨不得一头撞死,忍着笑拱手,“拜托这位大哥,你没有知识要有常识,没有常识要多看电视,电线杆是能用菜刀挖回来的么!还有,如果你想做黑社会,行头要置备齐全,拿菜刀太不专业!”
陆妈妈正在下楼梯,笑得捂着肚子干脆坐了下去,她不知想到什么,回头狠狠瞪了陆爸爸一眼,陆爸爸指着自己的鼻子,缩了缩脖子,对已经眼泪鼻涕一把的路向阳说:“老路,我们早把之之当作自己的女儿,她的婚事我们也很着急。我们公司明天有个酒会,各路精英都会到场,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去瞧瞧,有中意的告诉我,我马上为之之安排。”
路之之哀嚎起来,“陆叔叔,是我嫁啊!”
路向阳敲了她一记,“笨丫头,你吃的米饭还没我吃的盐多,又连恋爱都没谈过,怎么知道合不合适!再说,我每次要你相亲都没下文,你都已经是老姑娘了,再也耽误不起!”
如果目光能杀人,害路之之变成老姑娘的罪魁祸首已经死了几百次,陆知心里发毛,连忙闪进厨房,丢下一句话:“明天我也要去!”
路之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酒会在城里五星级的酒店举行,各路精英齐聚,衣香鬓影,珠围翠绕,好一派热闹景象。
空空荡荡的休息室里,一场硝烟滚滚的对话正在进行。
“之之,这个挺帅,快来看!” 路向阳目光一直没离开过大厅,恨不得带几双眼睛出来。
“路伯伯,那个是有名的花花公子!”
“他不是花花公子,不过已经有女朋友。”路之之有气无力地说,虽然公司的酒会次次都很无聊,不过跟这两人在一起更让人无法忍受。
“那个戴眼镜的看起来文质彬彬,之之……”
“之之本来就是近视,再嫁一个近视的,生下来的小孩岂不是从小就要戴眼镜,多难看!”
“那倒是,小孩子如果从小眼睛就不好,多可怜!”路向阳仿佛看到小外孙一圈圈的超厚眼镜,赶紧转移目标。
 路之之决定退出这种白痴对话,因为再说下去她会抓狂。
“那个穿黑色西装的挺高!”
“电线……长颈鹿也很高!”陆知终于想出别的东西代替电线杆。
“他脖子确实有点长!”路向阳左看右看,终于忍痛放弃。
“爸,你别听他瞎说,他脖子哪里长!”路之之定睛一看,那位正是她的旧识小陈,终于忍无可忍,当场发作。
陆知一股无名之火窜上心头,冷冷道:“我去洗手间!”
看到陆氏小开,许多小姐顿时目光炯炯,胆大的已陆续朝他逼近,走在最前面的一个着黑色晚装女子大喇喇截住他,娇笑道:“陆公子,我们喝一杯吧!”
陆知咧嘴一笑,“不好意思,我要去洗手间,呆会我叫老婆一起来敬大家!”
“老婆!”女子嘴巴还没合拢,陆知已匆匆离去,看着他的背影,女子自言自语道:“原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真可惜,这么早就定下来了!”
路之之敏锐地捕捉到众多女子爱慕的目光,不知为何,心头似乎被巨物堵住,郁闷难耐。
路向阳没有放过她脸上细微的变化,突然重重叹了口气:“之之,如果没有陆家,你读大一那年我就死了,你也根本没办法顺利地完成学业,陆家的大恩大德,你千万不能忘记!”
即使这么多年过去,提起这件事,她的心头依然狂潮激涌。她怎么会忘记,刚进大学,相依为命的老爸终于撑不下去,一病不起,她为了老爸的医药费和自己的学费拼死拼活打工,光家教就接了五份,其中的一个,就是正读高二的陆知。
陆知的爸爸妈妈都是生意人,平时国内国外到处跑,根本没时间管他,家里请了司机和保姆照顾,因为陆知是个天字第一号路痴,连在学校都能走丢。
即使她省吃俭用,老爸的医药费还是差一大截,她心急如焚,羸弱的身体再也撑不下去,晕倒在去陆知家的路上。
三天后,她悠悠醒转,入眼的是一张憔悴的脸,熟悉而又陌生。
陆知脸色苍白,唇上有淡黑的绒毛,趴在床边,睡得十分香甜。
而后,原本在日本的陆家父母出现在她面前,告诉她,她爸爸的手术正在进行,学费已经由陆家支付,条件是她以后专门辅导陆知。 
上帝关上门时,说不定会为你开一扇窗。 
她长长叹了口气,强笑道:“爸爸,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会努力工作的!”她沉默的时间太久,路向阳似乎忘了这茬,又开始瞄大厅里的年轻男子,口中念念有辞,“这个不错,这个不行,这个太瘦……”
她苦笑连连,信步走出休息室,叫住一个侍者端了杯酒,目测一阵,决定还是去找小陈聊聊。
小陈是她同学的哥哥,在学校就曾有几面之缘,没想到工作后又碰上,两人经常接触,关系自然密切一些,除了那路痴,他算走得最近的朋友。
两人边喝边聊,气氛十分愉快,两杯下肚,路之之环顾一周,突然悲哀地发现,自己对那些青年才俊全无兴趣,只怕相亲之途还非常遥远,不由得有些沮丧,小陈察言观色,轻笑道:“你家路痴呢?”
“路痴!”路之之这才发现,去洗手间的那家伙到现在还没回来!她大惊失色,连忙打声招呼,掉头就往洗手间跑。
洗手间当然没人,路之之红着脸从男洗手间冲出来,又气又恨,只想掐死那小混蛋了事。
电话终于响起,她刚按下接听,那边传来一个惨绝人寰的叫声,“之之,救命啊,我迷路啦!”
路之之强忍住砸烂电话的冲动,一字一顿道:“你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在酒店……”
路之之笑容狰狞地按下关机键。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6-24 9:18:01 - cialis
-----------------------------------------------------
Hello!
http://oieypxa.com/oryrvsr/1.html ;,cialis,
cialis - 2010-6-23 18:19:32 - cialis
-----------------------------------------------------
Hello!
http://opeyixa.com/rvqatx/1.html ;,ciali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81, 共 59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