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6期
 [青春本馆]游乐园BY平天烬
 2006-12-19 18:54:2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45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梁一尘原名是梁以尘。
太缥缈梦幻的名字,自己都觉得不适合自己。上了高中就改为一尘,简单。
梁一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入这所学校的,当初报考时,他报了Z中,而她却不甘心老师的轻视,狠心报了以当时她的成绩根本考不上的学校。所幸,考场上的超常发挥救了她一命。
其实被人看扁又有何妨。
新的学校,新的班级总有太多生疏,放眼过去只觉茫茫一片。不知道是不是名校的关系,同学的脸的稚嫩的过分,那种纯粹为成绩而满足狂热的脸让她的心更加虚空。
她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为那一纸成绩拼命。

“梁一尘,你去哪里?”笑得灿烂的女孩是莫朝阳,热情开朗,让人有些抵消不了的开朗。梁一尘知道她是班里男生私下公认的美女,漂亮成绩也优秀,也得老师宠爱。这样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人却总是缠在她身边,不禁让人疑问又有些好笑。
扶了扶镜框,指指被自己拎在手里的书包,“去图书馆看书!”
拿书包过去不过是做做样子,名校的好处就是资源丰富,第九节课提供自由选择的度过方式,而她,通常都是一个人去图书馆看小说。
从没有邀请什么人一起去,是因为她享受着一个人阅读的乐趣,而且不欢迎改变。唯一让她忍受的只是他,两人相识在图书馆,相对而坐,静默地看着自己的书,偶尔抬头看见对面静坐一个干净认真的少年,阳光落在身上都未曾察觉的时候心情便会莫名的飞扬。
那时候,在那个充满青春幻想的年纪,她的个性显得那么不讨喜,一个人在学校里稍嫌局促的图书馆里静静看书,里面都是热闹的风花雪月,年少轻狂。
他就是带着那种收拾了外放的张扬走进她的视线,连同走进她的心里。撤离,很难。

学校的图书馆历史悠久,弥漫着旧日的气息,古朴的外表,踩着木梯上楼会发出的沉闷的咯吱咯吱的响声,她特别中意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升的眼泪》里亚也通过踩在木板上发出的声音来确定自己的存在一般,她靠着这种声音告诉自己,她不是一个人,至少她有自己。
教学楼到图书馆有两条路可以走,她习惯从正门出去,穿过大操场,那里有高大的细叶榕,从树下穿过可以闻见清淡的香味。
正是夏末,所有生物都好似要在最后的时刻幻化生命的最后灿烂,一切都莫名喧嚣。操场上,拥挤的人群,眯眼看去,热热闹闹的让人有点烦躁。
“那些男生又跑去踩别人的场!”莫朝阳斜瞟了一眼,像是不屑。也莫名地让梁一尘想要大笑。原来她是这么可爱的女生。
“你们去做什么?”一个矮小的身影匆匆穿过,又迅速倒折回来。他,认得,是班里的体育委员,因为这么小个的体委实在让人印象深刻。 
他有一个好听的名字——萧幕阳,应该配上那些高瘦,一脸深刻沉重的男生才对。说起来,他的名字和莫朝阳的名字感觉类似,都是可以直接加入武侠小说里的。
“我们要去图书馆。”莫朝阳大大方方的回答,一尘的视线落在周旁,像只是一个旁观者,和谁都无关。
“去什么图书馆啊?今天是我们班和八班的比赛,去操场加油啦!”萧幕阳不满得嚷嚷,他是班里的活宝,有他的地方都很热闹,很喧闹的一个人,却不惹人讨厌。
“有比赛?——啊,你们私下联系的?”好啊,学校禁止学生滥用场地,他们还敢不跟体育老师打招呼就私下比赛。
“不管是不是自己联系的,自己班第一次露脸,总该去看看的吧!”
萧幕阳抓抓脑袋,是被人抓包后的局促,然后拉着莫朝阳就往操场跑。
“喂喂……”连声的叫唤丝毫没用用处,“梁一尘——”
“再见!”梁一尘微笑地挥手,心里暗暗感激萧幕阳来的是时候,而萧幕阳只是对着她的笑容投来不解的目光。
梁一尘仍是笑着看他。不上前与他们同行。

日子在一天天滑过,高中与初中完全不同。班里由最开始的翻天覆地开始慢慢沉寂,老班的表情越来越满足。老班是班主任的昵称,其实她不老,只是常常说自己老,同学也就顺势喊着‘老班’‘老班’。学业压得很紧,尽管很多人并不明白为什么要学习,为什么要拼命还是一样在拼命。
想起那天老班对他们说的:人,作为个体,具有自然人和社会人两重身份,所以很多时候我们都要向生活妥协,不能随心所欲。她明白,明白现实的力量,因为变化那么快,所以只能妥协得接受。
轻轻地叹气,萧幕阳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她回视,敛起眼,他看什么看?

不是不知道他看什么,只是,她没有回应他的义务。
天气始终持续着不冷不热,让人抓狂,所以她才会对他发脾气。在他面前她并不是第一次无理取闹,却只有这一次他笑着走开,笑得那么好,好象他们初识时他的笑容。
她已经忘记什么时候开始理所当然得在他面前飞扬跋扈,说什么做什么,只顾着自己的心思,他的面庞很少去瞧,所以看不到他的情绪。曾经那样崇拜喜欢这个人,时间滑过,也只当是身边再普通的一个,用不着费时关注的人。他人好,才会容忍她没有表现在外人面前的劣性,这份纵容也是有限期的。她早料到的,只是没想到那么早而已。她对自己太自信,也对他太相信。

“有什么困扰你的事吗?”老班果然是找了她来谈话,最近一次的成绩考得很糟糕。
摇摇头,突然又意识到好似太顺便了一点,梁一尘轻轻答了句,“没有什么。”
办公室里的空气流通性太好,只穿了一件短袖,有点冷。
老班看了看她,张了一次口,好象想说什么,又什么也没说,拍了拍她的肩膀,“若是有什么自己想不通的问题可以跟我说,也许我可以给你点意见,成绩你自己看着,我相信你不是现在这个水平。”
默默的点了点头,匆匆忙忙要走出办公室,低着头做事情的班主任又突然抬头,“……你以后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微微的笑意闪在她的脸上,她到底想要问什么?梁一尘皱眉。

闪出办公室,差点撞到来人,匆匆躲过,才发现是萧幕阳。抿了抿唇打算就这么不打招呼走过去,萧幕阳却叫住她。
“梁一尘?你在这里干嘛?”
“没什么。”
“看见你太好了。”萧幕阳无视她没兴趣的眼神,“这次校运会你参加什么?”
差点忘记了他体委的身份,这些天他也都在班里忙些这件事。
“我是体育白痴。”外面的风大,带着夏日的阳光铺泻在梁一尘的脸上,她特有的笑的方式,唇角轻轻上弯,显得异常可爱。萧幕阳瞪圆眼,原来女孩子是有这么可爱的表情的。看在他人眼里却是他瞪圆眼的天真样子。
“那就报个跳远吧。”扬着那样可爱的笑容,却说出这样可恶的话,梁一尘伸手阻他,瞧着他不解的抬眼。
算了。“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突然有些好奇。
“不会后悔的人。”回答得好似不用思考。对他来说很简单的问题对她却好象无解。只有对自己非常坚定的人才能回到得如此迅速吧。

萧幕阳将她报了上去,她也没说什么,报了就报了,能不能拿名次谁也决定不了。校运之前,倒是有另一项大的活动吸引大家的注意。
也就是秋游。被学业囚固了好久,每个人都像渴望被放飞的小鸟一般盼望秋游,尽管去的地方都去了无数次。
不过如果可以选择她倒还真的宁愿呆在家里看动画。

过去的很多年后梁一尘常常想,若是没有那次秋游,或者她没有好奇那么一下,那么是不是他们就不会有现在的关系?

秋游爬山对于男生来说是比较受欢迎的活动。期间男女生一起边游山玩水边神聊瞎侃,更别提有些男生对女生有风度的表现会成就多少对校园对子。
梁一尘背着背包,抬起手,用绑在腕上的手绢擦了把汗。早上到学校的时候还有些阴冷,裹着薄薄的外套仍忍不住瑟瑟得抖,现在外套已经系在腰间了,汗水还是不停冒出来。
真是热啊。
撇头看见一条弯进一片看起来就非常凉爽的林荫小道,顿了一下,梁一尘拐向那里。只要开出路,肯定是能通向山顶的,安全应该不成问题,何况,手机的电格早上才检查过,满格的,不怕。
一个人走进潮湿阴冷的小路,好奇的心攀爬地极快,嘴角忍不住越弯越大,觉得自己好像重回到天真无邪的童年时代,对外界有着天然的好奇,又容易快乐。
自己一个人走走走,她忘记自己是标准的路痴,只有两个方向的路让她走,她都会走错的人现在不仅仅是两个岔路那么简单,她一路挑往上面方向去的路,想着总会和大家汇合,没想到越走越静谧。手机……没有信号。她太相信这些所谓的高科技产品。
抬起手看看腕表,大约走了1个多小时了,可能……她是迷路了。而且在这种……有点像是原始森林的地方。
心里慢慢升起害怕的感觉,觉得有些倒霉,出来玩本想好好的放松,没想到又落到迷路的情景,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他们约好一起出去玩的时候,如果地方不熟悉,她总要花一个小时的时间纯粹在找地点,最后他实在没有办法,不管再远,总是先到她家楼下去等她,然后带着她去。
他对她一直都这么好,她也以为他们会这样一直下去。感情变化总是在人最不察觉的时候。
匆匆地死命走,没有注意到脚下盘根错节的枝杈,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才像是摔醒一直在吵闹的脑袋。
看着她的人都以为梁一尘是静寂的女孩,其实她的周围有好多好多声音,常常将她淹没。
有些气恼地蹲下,将头埋在手臂里,她为什么会错过那么好的人。
“梁一尘,你在干嘛?”
抬起头,看见瞪得有点圆的让人忍不住用可爱来形容的脸,虽然那上面写着担忧——萧幕阳。
“……你……你为什么在这?”这时候出现,简直就是天使!
“这要问你了吧!没事拐到这里来干什么?”
“你呢?”
“我看见有人想逃走,自然跟了上来。”萧幕阳笑得得意洋洋,“你坐在地上干嘛?偷懒?”
梁一尘没说话,低着头想休息一下再找回去的路,有人在身边,感觉好似不像刚才那么无助。
“你摔倒了?”指出显而易见的事实,萧幕阳马上在自己的口袋里四处翻,“……没带可以包的东西……”
大概是他个子小,做什么表情都很可爱,转来转去的模样也像小熊一样笨拙可爱,梁一尘噗哧笑出来,“没事!一会就不疼了。”
他还是很内疚的表情,又不是他害得她摔倒,梁一尘想起他在班里的表现,他是喜欢照顾人的类型。
明明个子小小的,长相可爱像是需要被照顾的人,却总是自然地扮演着照顾人的角色。
“我背你走!”萧幕阳背对着她蹲下。
梁一尘吃了一惊,“不用了。”他那么小的个子几乎跟她差不多高,而且又那么瘦,怎么可能背得动她。
萧幕阳急了,“我力气很大的,你快上来。”
她的膝盖摔在地方,摩擦地血肉模糊,看起来很恐怖,再不背着她走他怕自己会昏倒。
“真的不用了!”
阳光的精灵在森林的缝隙里跳舞,这边却有少年在争吵。
“梁一尘你要多让人来帮助自己,同学之间别那么别扭了,要真的背不动我就让你下来我掺着你走。”
被他拉扯地烦了,梁一尘索性趴到他背上,压死他。
萧幕阳微微一笑,背着她站起来向前走,走得虽然很慢,不过他真的背得动自己。
男生和女生真的不一样,外表看起来瘦小的人其实完全可以背得动和他一样重的人,外表长情的人也可能具有完全不一样的冷漠情绪。
梁一尘抱住他的脖子,突然就哭了出来,“我很讨厌喜欢照顾别人的人,一直照顾,却突然有一天说我不能照顾你了,这让已经习惯被照顾的人怎么继续?”
从来都理智得彷佛不是一般年纪的女生突然激烈得哭出来,好似火山爆发,萧幕阳却没惊讶,只是她的眼泪顺着脖子一直流到背上,有点冷,心忍不住缩了一下。
“你扮演照顾人的那一方不就不怕别人会离开你了。”他笑眯眯地说着,“照顾和被照顾其实没什么区别的,喜欢这个人就想照顾他被他照顾,都是很正常的,不要去想什么以后分离的话。”
萧幕阳笑着说的那些话,从此影响了梁一尘以后的行为。
那之后,他们成为朋友,只是那种普通朋友,萧幕阳在班里的人缘好,谁都喜欢和他一起玩,他个子虽然小,但是篮球打得奇好无比,常常有外班的同学找他来玩,每次她会在远远的高台上看一会他打篮球然后就走开,进球后,男生互相拥抱,有人把他直接举起来,他有时也会跳到高个人男生背上,让别人背着他满场子乱跑。那时候她还是觉得很惊讶,这么瘦小的人背得动她。
而这样激情灿烂的人也曾那么接近过自己。

高一很快过去了,因为特殊的高考政策,学校决定高一就分班。
选科不同,大家就分散到不同的班级去了。有时候在路上看见,萧幕阳总是大声地叫着,‘梁一尘梁一尘’然后跑过来塞给她一瓶酸奶或者是菊花茶,再笑眯眯地叫着其他同学的名字或是被新同学叫着跑开。
有时候路经他现在的班级的时候看见他直接从教室对面的楼梯上隔着三四米远的距离就飞扑向教室门,结果跳得太高,撞上了门上的玻璃窗,梁一尘忍不住趴在栏柱上大笑。
真是快乐的人。看着他的背影,总是很容易露出笑容。
毕业时,同学录上很多同学给她的留言是难忘她的笑容,感谢她的帮助,谢谢她的照顾。
她终于变成习惯照顾别人的人,于是有很多人在分别的时候抱着她痛哭,她也觉得非常难过,她终于懂得那句喜欢的话想要照顾他,也想要被照顾。
这些都是因为喜欢的心情。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72, 共 18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