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7期
 [梦幻彼岸]初光记 BYAlphines
 2007-1-18 14:37:42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35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初光记
文/Alphines

  那晚的雨很大。
  乌云阴沉沉压了一整天,在黄昏时突然爆发。虽不见多少电闪雷鸣,但暴雨就如同千军万马践踏大地般令人心惊。
  季绯秋却挺喜欢听这雨声。关严了门窗,就仿佛将那狂暴的声音隔绝在了另一个世界,不失激烈却又柔和茫远。
  然而此时在雨声中似乎夹杂了一些不很和谐的声音。那是一种节奏的敲击声,从阳台传来,仿佛鸟儿的轻啄。
  那想必是灵若了。
  季绯秋轻笑。灵若是她偶然间救的喜鹊,鸟儿很通人性,自那之后经常到访。今夜雨这么大,它大概是来此避雨的了。
  想到这里绯秋立刻去了阳台,但看到的却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男人--的头。那头上披着耀眼的金发,傻傻地笑,除了嘴里尚未流出口水外和一个痴呆没什么两样。
  一个雨夜凌空出现的人头。
  季绯秋以为自己见到了恐怖小说中才能出现的奇迹,但她很快就失望了。细看之下那不过是一个完整的人,只不过衣服脏兮兮的与夜色大雨混为一体,加上那头金发太过耀眼,以至于她一时眼花。此时那男人两只手紧紧抱住栏杆,一脚悬空,另一脚很费力地攀在阳台上。他看起来是非常努力才避免自己从六楼掉下去的。而灵若站在房檐的横栏下如临大敌地与这位不速之客保持着安全距离,灵动的眼瞳里满是戒备和怀疑。
  一见绯秋,男人小心翼翼地抽出一只手小幅度地晃动着:”嗨,美女,能不能在这里避个雨,我的翅膀淋湿了。”吐出惊世骇俗之言的同时,男人的背后忽然张开了一对巨大的羽翼,如同天鹅的翅膀一般雪白和圣洁,流动着盈盈的光,与男人翡翠般的眸子相得益彰。
  那一刻,季绯秋以为自己看到了天使。
  但后来的事实证明,那只不过是只披了对翅膀到处招摇撞骗的狗狗精。
  
  “我是天使古雷塔斯,从今天开始将要和你生活在一起,请多关照。”好不容易晾干了翅膀,不知从哪掉下来的生物趴在沙发上讨好地看着季绯秋,看起来异常欠扁。如果此时他再长出一条摇来晃去尾巴,身份想必会和行为更加相配。
  季绯秋在一旁依然不动声色地品着她的咖啡,奇幻小说看多了,自然能养成遇事不惊泰然自若的优良品质。此时她扫视着房间中随处可见的水迹,很是头痛。不晓得这个除了长相漂亮看起来一无是处的天使--姑且称他为天使好了--会不会拖地之类的活计。但就算不会她难道还能把他打包卖出不成?那样和天界势必要结下梁子的。
  “我是天界特意派下来守护你的天使耶,你不要这么冷淡好不好。要知道能够拥有自己的守护天使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事情呢。”
  守护天使?还不晓得是谁守护谁呢?季绯秋一向很佩服这种大言不惭的人,他们怎么能够有脸安然无恙地活到现在?还天界特意派下,谁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在天界捅了什么篓子被踢出来的。祸害完自己的老家竟然来又把主意打到她身上来了。季绯秋冷笑,继续一言不发。和白痴对话会对自己的智力产生不良影响的。而一旁正在梳理羽毛的灵若似乎洞悉了主人的想法,忽然张起翅膀扑过去,两只小爪重重按上古雷塔斯光洁的额头。立时上面出现两个清晰的爪印。让你烦我主人,活该。
  “我说的都是真的,”古雷塔斯疼得泪水涟涟,却依然不屈不挠地抓她的衣服,两只大眼睛里满是可怜巴巴的哀怨,跟被主人抛弃了的狗狗没什么两样,”你有什么愿望就说嘛,说嘛说嘛~~”
  “那好,你先去给我找只吸血鬼来做实验。”都给你个台阶下了希望你好自为之知难而退。何况不管怎么说那种传说中高贵优雅孤独苍艳的暗夜生物比这个笨蛋家伙要有意思多了,上苍非要给她波澜不惊的生活来点调料也要来点刺激的嘛。
  古雷塔斯很是委屈:”天使和吸血鬼水火不容,我贸然去绑票会被群殴的。”
  季绯秋这才稍有异色地正眼瞧了他一眼,似乎对他能说出”绑票”、”群殴”之类富含技术含量的词汇很是诧异。古雷塔斯见到此景更是拼命卖弄,一对漂亮的大翅膀来回扇动,充满乞求地看着她。一阵阵凉风拂过,轻柔得仿如母亲的手的抚摸。季绯秋叹了口气:”你可以留下来了。”反正她最近正缺个仆人,就算古雷塔斯尚未接受过家政培训,暂时也可以当电风扇使用。
  
  总算是有了个落脚的地方,不至于再过风吹日晒食不饱腹的生活,古雷塔斯本来是很高兴的。但很快他就发现生活并不总是如他想象的那般完美。比如说,他现在寄人篱下,整天要受人白眼。季绯秋也就罢了,毕竟她才是这个家的主人,但灵若一只小小的喜鹊竟然也整天不屑地睥睨着他,而且一有机会就用独家绝技灵若红骨爪踹他,这让天使大人的自尊很是受损。再怎么说他在人间也能算个珍稀动物了,可为什么碰到的偏偏是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房东?竟然无视他的可爱,他的美貌,他的身份,把他当个下人使唤,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天妒红颜?
  正在古雷塔斯顾影自怜的时候,季绯秋也愁眉不展。那个笨天使在家里也不肯收起他的翅膀,整天扇着风招摇过市。扇风也就罢了,反正他扇出的风冬暖夏凉,也算千古奇风,但居然还掉毛。季绯秋只知道猫猫狗狗的整天掉毛很是烦人,所以她从来不养宠物,直到遇到了古雷塔斯她才明白掉毛乃有毛生物的本性,天使也是不能免俗的。
  “你自己的毛自己打扫,而且,不许进我的卧室和书房。”授意灵若将古雷塔斯修理了一顿之后,季绯秋如是威胁。
  但满脸都是爪印的古雷塔斯将季绯秋的话当耳旁风:”我产的毛既漂亮又实用,你用来当羽毛笔,或者填充枕头床褥,甚至垫东西、当装饰品都是可以的。”
  季绯秋半信半疑地接过古雷塔斯递过来的样品,仔细观察。洁白的羽毛修长优雅,柔软顺滑。比天鹅的羽毛还要大一倍,质感优良。即便脱离了主人的身体,也仍然散发着淡淡的圣光。
  “你……掉的毛是不是无法重生了?”她有些犹疑地问道。
  “不会啊,”古雷塔斯很是得意,”我们的羽毛与地球的能量一同不停更新换代,每一天都出产最新版本。”
  “那就好,你记住,每天必须上交一百根羽毛作为份钱,否则我就把你赶走。”
  看着季绯秋因为又发现了可以奴役自己的地方而兴奋的样子,古雷塔斯仰天长叹:”女人啊女人,善变的女人。”
  当然,让季绯秋心烦的并不仅仅这一件事。一个质优价良的守护天使应该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但自从她让古雷塔斯学习料理以来,已经弄坏了一台油烟机两台微波炉三个煤气灶,打碎了22个碗加133个碟子,零零碎碎弄坏的东西更是不计其数。难不成上帝的手偶尔也会出现故障?弄出个这么样的残次品。
  “记住,我不在乎过程如何,只要结果。我季绯秋决不会做赔本的生意,现在的投资就是为了以后的收益。”并不理会古雷塔斯顽劣的笑容,季绯秋言辞冷厉,”从今天开始,在修成正果之前白天你除了厨房哪里也不许去。至于弄坏的东西,”她一指客厅中堆了两米高的纸板,”你夜里的时候糊纸箱子来赔偿。”
  曾经弄得整个天界鸡飞狗跳的古雷塔斯目光哀怨。
  如果上帝老爷爷见到此情此景必定要很满意地捋着胡子微笑的。
  这就叫做一物降一物。
  
  两个人就这么打打闹闹地一起生活着,总体而言还算太平。季绯秋每日里都要出门锻炼,偶尔也带着古雷塔斯出去拉风。散散步、做做运动、买买东西……古雷塔斯在外面的态度出奇地好,一不装傻二不充愣,西服革履动作优雅,微笑淡然彬彬有礼,温言细语体贴温柔,俨然一位外国绅士。他长得本来就很出众,容颜精致俊朗,再搭配上绝世风度使得路人回头率达到了99.9%。特别是年轻的女孩,简直就要围过来当花痴了。原本第一次一同出去的时候季绯秋还在思量是不需要买条狗链,但古雷塔斯的表现让她不知该庆幸某人没怎么给他丢脸,还是惋惜没能享受到遛帅哥狗狗的感觉。
  “你能不能以后在家里也保持这个样子?”季绯秋很好心地奉劝,”那样有助于提高家庭GDP。”
  “当然不行。”古雷塔斯拒绝得理直气壮,”反正我的本性都已经让你知道了,那我干什么还要费尽心思装乖宝宝?”
  季绯秋知道有一种人叫做”人来疯”,古雷塔斯的症状却和其稍有出入--他只在家里装疯卖傻。她叹了口气,终于没再说些什么。只是晚上家里却又多了两打纸板:”既然你不愿意当白领那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做蓝领好了。”
  然而一到冬天,人就乏懒,季绯秋整天待在家里上网看书听音乐,即使是灵若大部分时候也都蜷缩在暖气旁边。这将古雷塔斯闷得够呛。他试图说服季绯秋陪他去打雪仗,看冰雕,但革命尚未成功,古雷塔斯仍需努力。
  “你看你,也没什么朋友来做客,就咱们两个人整天大眼瞪小眼的多闷啊。”
  “我江湖上的兄弟姐妹也是不少的,只不过君子之交淡如水罢了。”
  “再这样下去,我看就算是太平洋的水也会蒸发干的。”
  两人正说着,门铃忽然响了起来。季绯秋满脸得意之色:”就算是会有蒸发,海洋降水也会予以补充。”古雷塔斯闷然:”说曹操曹操就到,上帝那老家伙就知道向着你。”
  来者是一名小巧玲珑的女子,名叫周晓,笑容甜美。但她一看到古雷塔斯神色立即变得古怪起来,仿佛捉奸在床的丈夫:”好啊,我们姐妹还一直在意着你的终身大事,你倒好,竟然在家里窝藏美男,该当何罪?”
  季绯秋懒懒地呵呵两声,既没承认也没否认,反正这种事情就只有越描越黑的份:”最近又有什么喜事了?”
  周晓的脸颊上泛起一丝红晕:”我要结婚了,和杜青。”
  
  “真的?”季绯秋先是一惊,再是一喜。这对冤家交往了已经五年,期间一直没什么进展,这次终于有机会洞房花烛,真乃喜事一桩:”婚礼什么时候举行,这喜酒我是必定要吃的。”
  “我也去。”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她们的古雷塔斯忽然奶声奶气地开口:”我要吃喜糖。”
  季绯秋一阵恶寒,刚要叱呵,周晓已经抢先说道:”那是当然,妇唱夫随嘛,绯秋未来的老公是一定要到场的。”
  季绯秋只有哭笑不得的份。
  周晓走后季绯秋继续肯她的厚书,古雷塔斯忽然闷闷地问道:”阿秋啊你什么时候嫁人啊,我想吃你的喜酒,还要听你的爱情故事。”
  “谁知道?随缘吧。”季绯秋头也不抬,”爱情向来行踪诡异,就算有了婚姻,也不一定就多幸福。”
  “再这样下去你会成老姑娘的。”
  “嫁了人不也照样得变老?何苦委屈自己。”
  “难道你都没交过男朋友吗?”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都快忘了。”季绯秋终于合上了书,但语气依然波澜不惊。她谈过两次恋爱,一次害别人失恋,一次让自己失恋,着实公平的很。
  “那我给你介绍男朋友好不好。”他眼巴巴望着她。
  “不必。”想也不想立刻严词拒绝。
  “为什么?”哀怨的语气。
  “我怕你毛遂自荐。”
  古雷塔斯立刻躲到墙角去咬手帕。她怎么就能猜得这么准?听说人类的女孩坠入爱河后都会变得很傻很傻,如果他能成功猎取季绯秋的芳心,肯定再也不用天天吃苦受累了。不过这话要是让那个恶魔听见,自己的下场势必会变得很惨。
  咬碎了一张手帕后古雷塔斯回过头,季绯秋正在呆呆地望着窗外的皑皑白雪,眼神空明又苍艳,不知在想些什么。
  是在回忆还是在追念?
  他走过去,将手轻轻搭在她的肩上,语气轻柔:“陪我出去好不好,我们去看雪。”
  “好。”她总算没有第一百零八次拒绝他。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17, 共 6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