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7期
 [梦幻彼岸]桃之妖妖 BY紫愿
 2007-1-18 14:39:3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86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桃之妖妖
紫愿

1
“为什么不是我妹妹呢?”
小男孩趴在摇篮边,很苦恼地喃喃自语着。
“为什么想要宝宝做你妹妹呢?”宝宝的妈妈好奇地问。
“因为我会是一个很好的哥哥啊!”
“哦,有多好啊?”
“我会陪她玩,陪她吃饭,陪她上学,帮她写作业。”小男孩很骄傲地大声说道。
“就这样啊?”
还不满意?“好啦,我的零花钱分她一半总可以了吧?不要太过分哦!那那我把巧克力都给她!”忍痛递出手中的巧克力,小男孩一脸悲壮。
“阿姨不要巧克力。你只要答应阿姨,照顾保护妹妹,不让她受欺负,不让她伤心,让她每天都快乐。”
“就这样?真的不要巧克力?零花钱也不用分吗?”他很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地再三确定。
“不用。你‘只要’答应阿姨给妹妹幸福就好。”真的很好骗啊,不骗太可惜了。
“我答应我答应!”将巧克力抱入怀中,小男孩很开心地问:“阿姨可以答应把宝宝变成我妹妹了吧?”
“好抱歉啊,妹妹已经生出来了,不可能让你妈妈再生一次了。别难过,阿姨会补偿你的。妹妹给你做新娘好不好?喂,弟弟别跑啊!”
“我不要啊!阿姨放手,放手!”
“你不是很喜欢妹妹的吗?”怎么现在连小孩都这么朝三暮四?
“她都没有樱桃小丸子漂亮!”他才不要一个丑新娘。
“……”
“我又没说错,你瞪什么瞪!”
宝宝妈妈满脸黑线。“我有瞪你吗?”她更想痛扁这臭小孩一顿!
“阿姨,我不是说你。我是说她!”小手直指向摇篮里的小宝宝。“我又没说错!虽然妈妈说不能以貌取人,但你这么丑我会很伤眼啊!哇,没有牙齿还想咬牙切齿?妖怪啊——”迈开短短的两条腿,小男孩奋力夺门而逃。
门外春光明媚,桃花盛放,扑鼻的桃香间有远歌自虚无缥缈处且吟且唱——
“自别后遥山隐隐,更那堪远水粼粼。见杨柳飞绵滚滚,对桃花醉脸醺醺。透内阁香风阵阵,掩重门暮雨纷纷。怕黄昏忽地又黄昏,不销魂怎地不销魂!”

2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无奈无奈……”
“朝来寒雨晚来风!”
“哇!”台灯下的人一个弹跳,一头撞上台灯的金属灯罩,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痛喊“哇哇哇哇哇”。
“耀哥哥,你没事吧?”小女孩问着关切的话,语气却是满满的幸灾乐祸。
“都起包了,这叫没事吗?”小少年龇牙咧嘴地吼。回头见到害他撞灯的元凶,忙又跳离三尺。“你一定是妖怪对不对?”
小女孩无辜地低头看向身上童装版的古典仕女裙,不解地问:“不好看吗?”
“活像聊斋里的女鬼,这叫好看吗?”
再低头看看身上的“女鬼装”,小女孩侧头问:“聂小倩和樱桃小丸子谁好看?”
“当然是聂……小丸子啦!”打死也不能说他问女生要王祖贤的小倩贴纸的事。
“那就好。”原来他的审美观还是有长进的。
“你来做什么?你家在隔壁,你别又走错门了!”快走快走啦,不要害他做噩梦啊。
“我来请你教功课啊。”小女孩举起手中的三年级课本,一脸理直气壮。
“三年级的就不会了?”太蠢了吧?
自她手中抽出课本,他很拽地讲解起题目来。半小时后——
“现在懂了吧?”
直接摇头给他看。“不懂。”
“不懂不早说啊!”吼,以为他的口水不要钱吗?“朽木不可雕也!我不管了。”哼,哭吧哭吧,他可是不会心软的。
“没关系。”小女孩甜甜地笑,突地双手合十,念念有辞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瞪圆了眼不可思议地看着作业本上凭空冒出的一行行题解,小男孩激动地冲上前抓住她的肩问:“小殷桃,你真的是妖怪?”
唔,没必要这么兴奋吧?
“你说呢?”小女孩对他绽着神秘的笑。“耀哥哥,桃儿长大了做你的新娘好不好?”
“好……不好!”
“为什么不好?”他不是明明羡慕得直流口水吗?“你会妖术,一定会欺负我。”以前不用妖术都可以把他整得想起她都会做噩梦,现在有了妖术他岂不是更加羊入虎口?
“怎么会呢?桃儿会陪你玩,陪你吃饭,陪你上学,帮你写作业啊!”妈妈说耀哥哥很好骗的,不骗太可惜了。
咦,这话有点耳熟啊。歪着头听着她的甜言蜜语,他的眼睛不小心瞄到厚厚的语文作业,当即——
“成交!”忙不迭拉过他的小新娘。“桃儿来来来,‘去年今日此门中’,下一句是什么?”
小女孩笑得好甜蜜地答:“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的下一句呢?”
“桃花依旧笑春风。”
奇了,眼睛胀胀的,酸酸的。“桃儿,你吃辣椒了?”
“没有啊。耀哥哥要反悔吗?”
低头看向桌上厚厚的作业,他忙把“要”字吞回去。
“没有没有。桃儿,这些都归你了。”把作业通通推给她。“我没要反悔。不过桃儿,你以后不可以唱那首歌哦!”
“什么歌啊?”小女孩一脸莫名其妙。
“就是那首‘自别后’啊。”虽然从没见她张口唱过,但她可是会妖术的。
“我和耀哥哥天天见面,哪来的‘自别后’啊。”
想装蒜?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就是——自别后遥山隐隐,更那堪远水粼粼。见杨柳飞绵滚滚,对桃花醉脸醺醺。透内阁香风阵阵,掩重门暮雨纷纷。怕黄昏忽地又黄昏,不销魂怎地不销魂!新啼痕压旧啼痕,断肠人忆断肠人。今春,香肌瘦几分,搂带宽三寸。”唱罢。“你看我干什么?”
小女孩静静望着他。“一直都是你在唱,耀哥哥。”
吼。“你以为我有病啊!干吗自己吓自己?”
小女孩一把推开作业。“耀哥哥,你要反悔吗?”

“我没要反悔。还有,殷桃,不要再叫我‘耀哥哥’了。”太恶心了。
“叫妖妖吗?”小少女古灵精怪地问。
“是姚耀!”少年没好气地纠正。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是‘妖妖’啦。”桃之妖妖。她在心里补充道。
“你变外地人啦?口音这么重!”辨不过她的精怪,只能忿忿低头喝茶。
小少女不理会他的嘲弄,只清楚地说:“要变外地人的不是我,是你。”
“噗——”一口水喷出老远。“你怎么知道……这个谣言的?”少年狼狈地抹着嘴,心虚地摸摸衣袋里高考志愿书的草稿,笑得一脸讨好。
“妖妖,你可以现在骗我,但你进了外地的大学后就没有人保护你了。”小少女有恃无恐道。
“笑话,我姚耀堂堂男子汉,怎么会需要你这个黄毛丫头保护?”事实上,为了防她妖术的“谋害”,他自初中开始就学习武术,高中的体育课先后修过太极和剑道。虽然资质平平,常常偷懒,考核每每勉强爬过及格线,但再怎么说也不用她来保护吧?
“你确定吗?”起身拉开教室的窗帘,她饶有兴致地伸指数着挤在玻璃窗外的人头啧啧称奇:“妖妖,你的桃花好重。”
“废话少说,逃命要紧!”快步冲到教室外墙的窗口,他拉着小少女一脚跨向窗外。“殷桃,你快用妖术让我们平安在楼下着地吧。”
“妖妖,你武术补考了几次?”小少女突然天马行空地问了这么一句。
少年面皮跳了跳,隐忍问她:“这有关系吗?”
“当然有!有很大的关系哦。”
又在骗他吗?少年摸不透小少女的心思,胀红了脸还是实话实说。“还没补考成功过。体校的老师不肯发毕业证书。”事实上,那死老头连肄业证书都不肯发,说是怕放他出去后太丢学校的脸,非逼着他达标不可。
“那就对了。如果我们太平安地在楼下着地,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我会妖术吗?”
什么意思?“你不肯用妖术?”那他不是会摔成残废?
吓死他了!急忙收回跨在窗外的那只脚。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你惹的桃花你收拾。相信门外的姐姐们一定很希望我去开门。”
“不要啊,殷桃你说过要保护我的!”他是宁可被她欺负也不要落到门外那群花痴女的手里。
“那你要不要考到外地啊?”
“不去了不去了,我就考本市的大学。”殷桃说的没错,他到了外地人生地不熟的会被欺负得很惨哪!
“其实救你很简单啊,连妖术都不必。”小少女自口袋中掏出一小条“德芙”,撕了包装整块咬下去。
“怎么说?”少年两眼放光,一脸期待地看着她。还没看清她有什么动作,他已脚下一绊,眼冒金星地向她扑了过去。
距离算得正正好。小少女含笑对上近在咫尺的桃花眼,咬下口中的巧克力,身手利落地滚到一边,任由含了另半块巧克力的少年一头撞上地面。
“现在外面的姐姐们可以死心了。”她蹲在他身边,轻快地告诉他。
真够狠的!取出口中差点噎到他的巧克力,少年自地上爬起,没好气道:“你不怕自毁名誉吗?”她可是初中部人见人爱的小公主啊。
伸出一指摇了摇,小少女同情地看着他。“名誉被毁的不是我,是你。”比了比窗外碎了一地玻璃心的姐姐们,她尽力不让自己笑得太开心。“就在刚才,高三的‘美形王子’化身大色魔的场景已经是有目共睹。”
少年不敢相信地转向原本望而却步的窗外,果见那些花痴女眼中错杂着迷恋,震惊,失望等种种情绪。
“补充一下,除了‘大色魔’外,或许还有‘恋童癖’。”说罢摆出单纯童稚的笑。
他就知道!少年沉痛地抹了把脸,定下心神问:“她们怎么会知道我在这个教室的?”
“我去通知的啊。”小少女不讳言地告诉他。“妖妖,你已经名誉无存了,咬牙切齿也于事无补吧?”
“……咬牙切齿?有点耳熟啊……其实,你一直都在记仇吧?”
看着少年开门远去的背影,小少女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可是——
“会记仇总比没心没肺要好吧?”

3

阴魂不散,阴魂不散啊。
本以为考到外地就能摆脱这个记仇的小妖女,谁知她竟然转学到这儿陪他一起当外地人。她以为每年几万块的借读费是几块钱啊?
“你不要再跟了,我们系里春游,你凑什么热闹?”
“妖妖要反悔吗?”少女眨着无辜的大眼睛楚楚可怜地问。
“反悔什么?难道你们小俩口早就订下海誓山盟了?”他的同学很八卦地跑来闹他。
当即满脸黑线。“随便你啦。你真的不和你那个叫什么小瑶的同学去逛街吗?你一定会后悔的。”本来想说去深山老林吓她的,想想又怕她在同学面前说要保护他,还是及时改口了。
“妖妖是在关心我吗?”少女漾着美如春花的笑,伸手揉着右眼,很是感动的样子。
不用这么夸张吧?“你不整我就谢天谢地了。”想想还是不甘心让她跟,他恶意地附在她耳边道:“虽然不是深山老林,但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到时你若被收了去,我可是无能为力的。”
“妖妖是在担心我吗?”笑容越发灿烂了,让他很呕地背过身去,以至于漏看她不住跳动的右眼皮。

“自别后遥山隐隐,更那堪远水粼粼。见杨柳飞绵滚滚,对桃花醉脸醺醺。透内阁香风阵阵,掩重门暮雨纷纷。怕黄昏忽地又黄昏……”
空荡幽静的山林间,有远歌悠扬地唱着,时而怀念,时而惆怅,时而悲伤,时而平和。他曾听这首歌无数次,却没有像这一次这么清晰这么伤情。眼睛酸酸胀胀的,不由自主和着歌声唱去:“不销魂怎地不销魂!新啼痕压旧啼痕,断肠人忆断肠人。今春,香肌瘦几分,搂带宽三寸。”
唱完回神,才发现歌声早已停下,身边的少女眼睛红红地看着他,却又不像在看他。
“一定是你在搞鬼对不对?”他气愤地跳起,试图平息心中莫名的哀愁。“在这种地方唱这首歌会吓死人的,你知不知道!”
少女静静望着他。“一直都是你在唱,妖妖。”
很想吼她“你以为我有病啊”,却终于无力地垂下肩来。“要不是你扭了脚,我也不会和同学走散。现在他们一定已经到了山里的道观休息……”凝眸注视着她活动自如的脚。
“你又在整我对不对?”他和她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她要这么整他欺他不让他好过?
“我是妖怪不能进道观啊。”少女无比委屈地解释,第一次承认自己是妖。
他气结,虽然常怕她躲她却鲜少真正气她。“你真的是妖怪吗?”在崂山玩得流连忘返的人会是妖吗?她充其量不过是一个有些异能的凡人罢了。何况,是不是妖,他又怎会分不出来?
你既然知道我是不是妖,为什么不知道我的心呢?少女难过地撑着不住跳动的眼皮,坚决地双手合十。“总之,我是不会让你进道观的。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你不去我去。反正留你在山上你也有妖术护身丢不了。”
他浑然不受影响地转身离去,越走越远。
“怎么会这样?”少女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山路的拐角处,惊惶地追上去。“桃之夭夭,桃之夭夭,为什么会没用?为什么会没用?”眼看着他的身影隐入飘渺的山岚间,她惊恐到极点地喊:“你既然知道我是不是妖,那你为什么就不知道你才是妖呢?”
眼皮跳到无力。山间的桃花纷纷扬扬地离萼洒落,迷离了她已然不清的视线,一如遥远记忆中那个心动又心碎的最初。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焚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落英缤纷时,悠扬的歌声再度响起,所不同的是这次唱着欢快的歌。
“其实我想为你唱的,一直都只有这首歌。”淡粉色的花瓣雨中渐渐浮现一个淡如烟的身影,除了眉目太过详和,竟是与姚耀如同一人。
少女睁大眼静静看着眼前如梦似幻的景象,梦呓般吟道:“你真的,一直都在……”
“是。我一直都在,在距你最近与最远的地方。”花瓣雨中的身影口气淡淡,满溢着只有她懂的宠溺。
“妖妖,不要死!不要让道士收了你。我不要看你死!你已经在我的桃花冢上唱了几百年的‘自别后’,你既然一心祝我幸福,又怎么忍心让我唱你几十年?”
“傻丫头,这是天劫,不是你我能左右的。”见她犹不死心,他长长叹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我不明白。”她只知这个陪了她几百年的妖就要离开她了。
“如果不是当年你在投身为殷桃前幻化成道士骗姚耀找到转世后的你保有最亲密的关系才会修成正果,今日他又怎会执意找出那个‘肯指点他修道的道士’呢?只可惜,上一次天劫时我尚能把灵力渡给你护你长久,这次天劫后,我还能留什么给你呢……”低头看着自己以灵力陷入沉睡的少女,他轻轻俯身在她的额上落下一枚怜惜不舍的吻。
“我的桃花新娘,永别了。”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3.33, 共 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