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7期
 [梦幻彼岸]替身 BY公孙羽
 2007-1-18 14:44:3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71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替身
公孙羽

1
吉吉认识风铃的时候还是某大中文系三年级的学生。她在校园布告栏里贴了一张广告,那是一张从草稿本上撕下来的普通的白纸,上端写着“某大厦复式套间,两百平方,出租其中一层,租金面议”,下端撕成一条条的,每条上都写着吉吉家的电话号码和具体地址,方便有兴趣的人撕下来带走,算是简易的名片。
吉吉等了两个礼拜都没有人与她联系,吉吉提供分租的房子条件太好了,就连留学生也不敢问津,路过的人都把那则广告当个恶作剧对待。
自从高考结束那个月,吉吉在网络上写文,一炮而红之后,她的生活日趋与现实脱节,幸好这所重点大学的中文系素来以开明宽松著称,吉吉成日旷课,老师从不找她麻烦,同学更是差不多忘了班上还有个名叫“李吉吉”的人,班长差点儿就从花名册上把这个名字涂去了。
“去年咱们班最后一名呀!”有人记性好,忙喊。
班长这才把已经按下去的修改液又提了起来。“哦,对,我还见过她呢,好白好瘦,好倩女幽魂呢。”
吉吉打开门,看到一个比她更白更瘦更鬼气横溢的男孩子,吉吉不由笑了,那看来与吉吉差不多大小的男孩子赶忙也笑了。
他说他叫冯岭。
吉吉听岔了,“风铃?”
“也可以啦。”他温吞的笑道。
于是冯岭成了吉吉口中的“风铃”。第一次见面,她阴差阳错给他取了个昵称,他则好脾气的任她乱喊。
吉吉要把楼上那个套间租给风铃,风铃进去转了一圈,什么都好,没有可供挑剔的地方,他仅需带上自己的衣物和被褥即可入住。风铃和吉吉一起退到楼下,吉吉从乱七八糟的沙发上整出一个空位请风铃坐,风铃摆手,眼光不住在汪成一滩的可乐渍上打转,那个被吉吉一手挥倒的红色铝罐仍在汩汩冒着黑褐色的甜汁,吉吉毫无所觉,还是诚恳热切的邀请风铃坐下,风铃忍无可忍伸手把那只可乐瓶捏了起来,风铃左顾右盼找垃圾桶,吉吉并不觉得难堪,也热心的帮他一起找。
“垃圾桶呢?”
“不知道呀。”吉吉理所当然地说。
风铃无奈,他想,如果他刻薄的一点的话,真可把这间大屋子当作一整只巨型的垃圾桶。风铃弯腰把可乐罐端正的摆在沙发脚旁,然后取出一张面纸,抖开了,细细拭着手。“你说价格面议的。”谈到了钱,风铃颇为不好意思,十分没有社会经验的样子。
“是的是的,”一直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吉吉变得标枪一样笔直,如临大敌般,“你每个月都要缴水电费电话费的,对不对?”
“对。”风铃不明白吉吉为何这么问。难道说房租之外水电费另算?这样规格的出租房,一个月五千块也不够吧?
“你帮我一起交,行不?”吉吉的目光讨好的在风铃脸上转动,带着几分怕被拒绝的怯意。
“好……呀。”风铃怔了一下,还是好脾气的应承下来。
吉吉霎时笑开了花,眼眉皱到一处,又丑又可爱,生气勃勃的,“这样就好啦。”
“就这样?”风铃不信,房租就是替她缴水电电话费?她一个月敞开了用也用不到一千块吧?
吉吉用力点头,“成交?”
“成……交。”风铃犹犹豫豫的。
吉吉雀跃的抓住风铃的一条胳膊,用力握住他的一只手,“击掌为盟!”
吉吉的话音还没落,突然像被电击一样重重朝后弹开,“你的手……”
他的手很凉,彻骨透心的凉,像是几吨冰块浓缩在了一起藏在他的掌心下面。
吉吉忍不住把受了冻的手指朝耳垂上摸去。

住熟了之后,风铃问吉吉为何不好好收房租,而用代缴水电费代替。
吉吉说,他搬进来前一个月她因为忘缴费,电话被停掉,吉吉用那种叙述天塌下来一样的语调叙述这个小小的意外。
吉吉这种不近情理的大惊小怪其实有着深厚的生活基础,风铃入住两个月有余,却从没见过吉吉迈出大门一步,据吉吉说,他搬来之前,她的生活起居衣食住行都由她的男朋友代为打理,不过最近他们在冷战,所以他不上门了。
风铃想,少男少女冷战几个月,必然是分手收场了。
在风铃看来,吉吉非常难得,除了邋遢和笑起来很丑这两项显著的缺点之外,她可爱单纯,因为不问俗物,少与人接触,她心思纯粹,把自己的生活简化成童话般的单线条。她是十分好懂的人,因为好懂所以容易亲近,这种特质也非常童话。
风铃一个礼拜要去一趟超市,第一次他问吉吉要不要带点什么东西,吉吉和他假客气,连声说不要不要不要。第二次,吉吉扭捏了一下,说,我的巧克力吃完了。风铃问她,你要吃哪一种?吉吉立即揪出一张写得密密麻麻的便笺纸来,这几种这几种。
风铃吓了一跳,当他帮吉吉驮回几大袋各种牌子的巧克力之后,他仍不敢相信有人会这样餮吃巧克力,不怕肥成大象吗?
吉吉的巧克力储备量至多两个礼拜就必须补给一次,每次都要花几百块钱,风铃当然不要吉吉给钱,因为吉吉收取的房租太低廉了,风铃总认为自己欠着她的。
后来,风铃看不惯吉吉的脏乱,问了一句,要我帮你收拾一下吗?
吉吉从垃圾山似的沙发上跳起来,那怎么好意思呢?不会太麻烦你吗?
风铃被她欲盖弥彰的小伎俩逗笑了,心甘情愿的跪下男儿膝,为她擦地板刷马桶,风铃想过提醒吉吉去请个钟点女工,但话到嘴边又顿住了,他早看出来吉吉并不喜欢外人打搅她的生活,她常常把楼下的电话线拔掉,只有心情格外好的时候才会接上去。
吉吉制造垃圾的速度和她对于巧克力的消耗量一样骇人听闻,于是在风铃入住一个月之后常常出现这样的情景,吉吉抱本书把自己缩成小小一团,风铃俯首甘为孺子牛又是抹桌子又是吸地毯。风铃忙得一头薄汗,吉吉仍沉浸在书中的世界,对风铃的忙碌和成果视若无睹。
在风铃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他替代了吉吉那个久不露面的男朋友的位置,无微不至的照顾她的生活起居。待风铃意识到自己成了吉吉半个男仆之后,他对这个荒谬的局面也感到无能为力,因为他喜欢上了吉吉。
吉吉把楼上的套间租给风铃的时候,她的决定是愚不可及的,没有人会把这种品质的房子以不足一千块的价钱租出去,但事情的发展却证明吉吉作了一个英明神武的决定,风铃总认为自己欠着吉吉的,不由自主就任她差遣。

2

吉吉常被这样的好运跟随,高考结束那天,吉吉为自己算分,怎么算都是考砸了,她推着脚踏车慢慢走,推着推着眼泪就下来了,被烈日晒得干干的水泥路面多了一串小雨点的滋润。
“嘿,看着点儿!”
吉吉感到一阵阻力,她捏住了车把,抬头,有人单手压在车前的塑料篓子上,吉吉看他的打扮,背着半空的书包,球鞋很干净,显然近几天都没走过什么路,更别提跑步打球了,吉吉立即断定他也是个赶考的。
“看什么?看你吗?你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好看呀?”吉吉挑衅地说,她刻意用舌尖挑出那个“你”字来。
“看——看——路呀!”枚笙颇为狼狈的应对道,吉吉一副乖巧的小模样,他哪能料到她会说出这么妖的话?
“我不耐烦看路,看你还可以考虑!”吉吉恶狠狠的说,嘴角却撇开一丝笑。这场可怕的考试把吉吉整个青春期都没有发作过的叛逆全部激发出来了。
“你……”
“我怎么了?”吉吉的身体突然朝前一撞,枚笙躲都躲不开,吉吉的肩膀越过车龙头斜斜的擦在枚笙的手臂上,枚笙急忙收回按在车篓上的手,连耳朵都红了起来,他脚尖一踮,马上就要落荒而逃的样子。
“原来你怕我。”吉吉冷笑着说。
“怕你?”枚笙踮起的脚尖又落下去了。
“不怕就和我一起走呀!”
“走就走!”
吉吉还嫌自己不够坏。“不怕就和我约会呀。”
枚笙沉默了一下,侧脸偷看吉吉,吉吉雪白雪白的,乌溜溜一双大眼睛,不算特别好看,但实在不算难看呀,“约会就约会!”
吉吉就这样勾引了枚笙。她直到第二次与他见面,那股子被考场上的挫败激发出的邪火全部消退之后,她才真正看清枚笙的长相。
我的妈呀!吉吉当时就在心里惨呼一声,这么帅的男孩子换在平时她连正视也不敢呀。
“吉吉!”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枚笙已经很喜欢吉吉了,买了两根小牛奶,塞了一根在吉吉手心里。“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的名字喊起来像耗子叫?”枚笙很轻松的和吉吉开玩笑。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的名字喊起来像黄梅天的衣柜?”吉吉忍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她并不想开罪枚笙,不过她最擅长的就是玩文字游戏,一时逞能口快。
“什么?”
“霉生,霉点生在衣服上呀。”吉吉硬着头皮解释, 
枚笙会过意来,哈哈大笑。
那一次,他们吃了六根小牛奶,交换了各自毕业的学校,报考的大学和专业。
那一次,吉吉发现枚笙不可思议的漂亮,整个人由内而外闪闪发光,不像人了,像宝石。
那一次,枚笙发现吉吉笑起来特别丑,清秀的眉眼皱在一处,像写坏的大字,歪七扭八的墨黑着,但这一点儿不影响吉吉在他心目中的妖娆又清灵的形象,反而更添出几分可爱,像西子的捧心之态。

吉吉把她和枚笙之间的事全部讲给风铃听,她逻辑性不强,常常岔东岔西的,但故事讲得十分动听,有种很天真的魅力,像学舌的小孩,即使讲出来的话乱七八糟的,但大人们还是爱听,而且越听越乐。
风铃只分出一半精力听吉吉的情史,另一半精力他用来分析吉吉的面部表情,他发现吉吉很怪,讲自己的故事的时候眼神冷淡表情漠然,好似在讲别人的故事。
风铃听过吉吉随口编讲的故事,她兴致勃勃的,深浓的黑眼睛流转如珠,她讲别人的故事时的那种热忱完全像是在讲自己的故事。
吉吉的作息时间是日夜颠倒的,如果说白天是人的活动时间,黑夜是鬼的,那么吉吉是个和鬼同步作息的人。
吉吉对待生活也是这样颠倒,比如吃什么东西穿什么衣服,她基本没有概念,但每当她捧起书一头扎进铅字构筑的世界她立即全神贯注浑然忘我,或者她捧着笔记本电脑窝在沙发上敲字的时候,她的那种专注程度就好像她已经进入了异次元空间一样。
吉吉对风铃介绍自己的职业时说,我是个写书匠,我在打造自己的心灵异想世界,很玩笑的措辞,但吉吉讲得一本正经,似乎这是她最崇高的理想,一点不许别人亵渎。
风铃礼尚往来的告诉吉吉,他做私人伴游,陪伴客户畅游欧洲,替他们决定入住什么酒店参观哪座博物馆等等,收入很高,他小有积蓄,故决定放慢生活节奏,小息一段时间,看看书充充电。风铃讲的都是实话,私人伴游确实是他曾经从事的职业之一,无数职业中的一种,他当过御史大夫,军中幕僚,西湖边的制伞匠,放荡不羁的明末文士,富甲天下的晋商,甲骨文专家,医生,律师,老师,乞丐,妓女,早点小贩,国营工厂的工人……千年来,他偷过无数的身份,忽男忽女,他是孤魂野鬼,生死簿上没有他的名字,他进不了轮回,他必须偷取别人的身份,不然他会魂飞魄散,成为一股无主的能量,在荒野游荡,燃起一朵荧绿的鬼火,当火光灭尽的时候,也就是他彻底消逝的时候。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5.75, 共 4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