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7期
 [梦幻彼岸]蔷薇架下之粉玉髓·可曾听见爱你的心 BY一两
 2007-1-18 14:46:2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11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蔷薇架下之粉玉髓·可曾听见爱你的心
文/一两

1
程程进来的时候,脸上脸上仓皇的怒气。
有点恼怒,又有点忙乱。
蔷薇自书里抬起头来,“怎么了?”
“没什么,碰到一个讨厌的人。”程程说着,忽然听到某个声音渐近,一惊,连一句话也来不及扔下,翻身便往阁楼上跑。
店门口走进来一个男孩子。
实际上,走进来的是一男一女。但是男孩子实在太漂亮,眸子仿佛有些透明,眉梢吊起,淡淡地扫了一眼,只让人觉得流光四溢,无暇把视线分散给他身边的人。
男孩子一进来,目光扫过整间小店,除了坐在沙发上看书的店主外,再没有第二个人,他回身便走。
同来的女孩子拉住他:“哎,都进来了就看看嘛!”又嘀咕,“你可从来没有陪我逛过这样的小店啊!”
男孩子便站住,店主微笑道:“请坐。”
店中有一小组桔色沙发,如温暖的小小火焰,男孩子略一点头,在店主对面坐下。
“你在找人,是吗?”
男孩子吃了一惊,看她一眼。
这店主,容貌清冽,四肢修长,一时分不出是男是女,但是方才的微微一笑,却露出女孩子特有的温暖神情。
“不,我随便看看。”男孩子说。
“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在找人。”
“随便你怎么认为。”男孩子脸上有不耐烦。这种表情,是被女孩子们宠坏的男孩子特有的。一分不耐,一分不在乎,一分孩子气,竟然让这漂亮的容貌更招人爱。
“长歧,过来看这条项琏!”女孩子喊。
男孩子坐着没动。女孩子仿佛也习惯了他这种反应,也不以为意,继续自顾自地挑东西。
店主静静地,低头看书。
男孩子修长的手指把玩着靠垫上的流苏,顿了顿,随意地问,“呃……有没有一个穿黄色上衣的女孩子进来过?”
店主抬起头,眸子似一泓水,照出他有些紧张有些不自在的样子。
“哎,她是我同学,我有点事情找她,好像看到她往这边来,要是能找到正好省事,找不到也就算了……”说着他忽然闭上嘴,有些烦躁地把靠垫扔到一边,“没什么,你就当我没说。”
“是不是柠檬黄的上衣?”
他的眼睛里闪过一抹亮光。
“她有时候会来。”店主说,“不过既然你们是同学,到学校去找,碰到的概率更大一点。”
“我也没什么事找她,不过随便问问。”男孩子站起来,眸子里闪动着一丝燥热与尴尬,他双手插到裤兜里,大步踏出门。
女孩子连忙扔下东西追出去,“长岐你等等我!”
阁楼上的程程慢慢地走下来,有些不放心地问蔷薇:“走了?”
蔷薇含笑点点头:“他是你同学?”
程程把身子往沙发上一坐,拨了拨头发,“谁跟他是同学?我可不跟他同班。他是我们学校臭名昭著的花花公子,你看,这个女孩子又是新的!”
“你怕他?”
“开玩笑!”程程的眉毛挑得老高,柠檬黄的上衣将雪白的皮肤、嫣红的唇衬得娇嫩欲滴,有种人就是适合这样鲜亮的颜色,她说,“我怕那个娘娘腔?!我只是不愿意看到他!”
“他应该很受女孩子欢迎。”
“他的本事就是长得好!”程程一脸十分鄙夷的表情,“为人嚣张,做事毛燥,成绩又差,嘴又刻薄,今天我穿成这样子,要是被那娘娘腔看到,不定怎么损人!”想到这里她懊恼地拍了拍额头,“真倒霉。”
蔷薇打量她,柠檬黄的宽大T恤,运动裤,头发随便扎在脑后。这是女孩子很家常的打扮,并没有什么不妥。不过对于一向对外表很讲究的程程来说,是过于随意了一些。
再想到那个男孩子淡淡的眸子,精致的发线,以及做工极精良的衣饰,蔷薇微微地笑了。
她笑起来的样子很奇特,如一线阳光慢慢晕染,把清冽的面庞变得温暖,把中性的线条一下子勾勒得有些温柔。
唯有笑的时候,程程才能肯定,蔷薇是个女孩子。
真是特别的人。也唯有这样的人,才会有那样奇特的戒指吧。
一想起这点,程程立刻缠上她:“别说他了!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不要再说戒指的事。”蔷薇有些头痛地抚了抚额头,“你自己也试过了,匣子里面,没有一个戒指你戴得上。”
蔷薇架下,有只特别漂亮的匣子。匣子里,有特别的戒指。
这些戒指,可以给人生带来不同的变化。自从蒙蒙得到一只之后,程程可谓是垂涎已久。然而那里面,居然没有一个戒指肯戴在她的手上。
蔷薇的解释是:“你的人生,并不需要额外的帮助。因为它已经够好了。”
是的,家庭富裕,家人和睦,就一个女儿,爸妈,以及爸妈的爸妈,都把她捧在手心里疼。在学校,她长得漂亮,人又活泼,成绩也不赖,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看到她都会露出笑容。
可是她还是想要一只,给生活增添色彩的灵异戒指啊!!!握拳!
蔷薇扔下书站起来,去整理被刚才的女孩子翻乱的东西。
程程不死心,粘上去:“蔷薇,蔷薇,你不能偏心,为什么蒙蒙有,我没有……我也想要那种被月光照临的感觉啊……”
“我听蒙蒙提起过,你的抽屉里总有男孩子的信,对不对?”
“那不算。”程程悻悻地,“还没有素长岐收得多。——你给我一个像蒙蒙那样的戒指,我收的信一定多过他。”
蔷薇低低地微笑了,“为什么一定要多过他?”
“那样看他还敢不敢在我面前嚣张!你不知道他有多过分——”
程程的话还没有说完,蔷薇忽然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在她的眉心,她还没来得及再开口,脑中如有无声电影映现,一幅幅画面,缓缓在眼前淌过。

2

第一次见面,是刚入学的时候,那时刚好是在三十年校庆,学校里有文艺活动。她是新生,跟着蒙蒙两个人乖乖坐在旁边看。
这时候忽然有个人走过来,问:“你旁边的位置有人吗?”
程程摇摇头。
于是那人坐下。
坐下后,她才发现这人长得真是漂亮,一对眸子仿佛比一般人的颜色要浅得多,一眼看过去,仿佛有耀眼光华要从里面流溢出来。
旁边有女生叫:“素长岐你干嘛坐那边?!”
“跟你们坐一起,我困得都快睡着了。”
女生们不忿,“跟她坐一起你就不困了?”
这话说得程程极度不满,挑起眉,狠狠地瞪了那些女生一眼。
哪知身边坐的人道:“你看她的衣服这么晃眼,我怎么合得上眼睛?”
她记得那天自己穿的是件大红色的上衣,最纯正最亮眼的红。也记得那些女生们夸张地大笑,好像素长歧讲了什么了不起的笑话。更加记得那一刻,浑身如针扎一般的燥热。
“娘娘腔!”程程立刻被激怒了,“你说什么?!”
素长岐眯了眯眼:“你叫谁娘娘腔?”
“听不懂人话吗?原来是娘娘腔加弱智!”
“你——哼,警车灯!”
“啊——”这么恶毒?!“娘娘腔弱智加毒舌妇!”
“你再叫一声娘娘腔试试!”素长岐刷地站起来:“警车灯加色弱!”
……
两人的第一次相识,由掐架开始。
后来的日子里,程程才知道这家伙也不过和她一样,是个新生,居然嚣张成那付模样。
从此看到他,必定要嘀咕一声娘娘腔。
素长岐也毫不客气,每次看到她的衣服都要刻薄地批评一番。
怎么样?我就是喜欢这种鲜艳明亮的颜色!你以为你说几句我就这不穿了吗?我呸,你说,你尽管说,你以为我怕你说?你的话对我来说形同放屁!
愤慨的心情在胸膛里涌动,特别是素长歧半挑着眉,半带着笑意半带着坏意叫她“车灯”的时候,心像是被一只不听话的爪子轻轻抓挠,又是恨,又是痒。
恨得牙痒痒,就是这种滋味吧?

3

程程哑然地睁着眼,很奇怪为什么自己会忽然想起这些。
蔷薇已经收回了手指,低头拿出一只小匣子。古铜色的金属质地,做工非常精致,上面有蔷薇花与藤蔓交缠。
一见这匣子,程程的眼睛亮了。
她见过这种匣子,蒙蒙得到的那枚月亮石戒指,就是放在这种匣子里的。
蔷薇打开,里面却不是戒指,而是一颗吊坠。
不对,应该说是两颗。淡粉色半透明的质地,有点儿像玉,大小两颗心,镶嵌在一起,纹丝无缝,分别用银链子串起。
程程疑惑:“这是什么?”
“这是粉玉髓。”
“跟月亮石一样吗?”
“不一样。”蔷薇说着,把两个心分别拎起来,放到程程掌心,“程程你一生雍足。如果说你的生命中有什么缺憾的话,也许就是素长岐了。”
程程愕然:“这关他什么事?”
“这两颗粉玉髓,你留下小颗的,大颗的送给素长岐。三天之内,如果你们同时戴上了,你就会知道关他什么事了。”
程程一头雾水,不想接,“蔷薇你还是给我一个蒙蒙那样的戒指吧,下个星期我要跟他一起主持学校里的节目呢,我可不能被他盖过风头去。”
蔷薇只是浅笑,把小的粉玉髓戴在她脖子上。“记住,只有三天。到了第四天,即使你们再一起戴,也没有任何作用了。”
“可是……”
“现在你应该做的,就是马上把它送给素长歧。”
“为什么要送给他啊,我一点也不想送给他。”
蔷薇摇头一笑,把匣子收起来,“信我就去送,不信,就算了。”
“要是不信我干嘛整天缠着你……”程程好郁闷,接过另一颗粉玉髓,“我不明白送给他做什么呀,万一他不要,我可一点面子也没了。”
“他会收的。”
蔷薇笃定说。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26, 共 2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