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7期
 [古韵柔情]杀手焰火 BY
 2007-1-18 14:56:0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972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杀手焰火
却三
  
  她来了。
  春风从柳梢头悄然潜过,众星岑寂,在墨黑的穹隆里摇摇欲坠。仿佛,一场杀戮即将出现,万物皆刍狗,仓皇逃奔。
  她来了。
  他把那道帘寂寂掀起,倚门,嘴角微扬,目光温柔。
  连水都比不上的温柔。让人心中空蒙,目光迷茫,只想一头栽进,享尽风流。
  即使前面就已是黄泉路,奈何桥上的孟婆,正冷笑颔首。
  她款款而来,每一步都如同踏在人心上,酸疼着,颤抖着,涌出一眼温热的泉。
  袖中刀锋正热,正铮铮怒鸣。
  渴如沙漠中濒死的旅人。
  刀渴,饮的却是滚烫的血,从鲜活的身体中喷涌而出的血,不饮尽不休,开始,便是结束。
  她挑着眉,笑出两排编贝,只一瞥,便送去千般情意,把那人眼中耀出迷离光彩,心中激出波涛万顷。
  忽而,她又长睫低垂,火光中扑扇如惊蛾,静寂中恍如簌簌有声,一头撞进那人心中。那人只同那刚过奈何桥之新鬼一般,失了三魂,落了七魄,日月之辉,人世之乐,全茫然不晓。
  再抬眼,那人酒醉后的脸红得发亮,凭着最后一丝清明,傲然向她招手。
  一步,两步,三步……步步千娇百媚,步步惊心动魄。
  目光依然温柔。
  长长的水袖划着优美的弧度,带着熏人的风,一径扑向那人面上。
  热血喷涌。
  龙凤红烛顶着两团黄焰妖冶地舞,她迅速收刀,水袖舞起,把自己罩得严实,连一滴血都未溅上。
  把饮罢血的刀收入袖中,她鄙夷地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嘴角微微勾起,用手指蘸了点血,在墙上写下大大的“焰火”两字,脱去大红外衫,施施然离去。
  她是此人的劫数,含笑而来,带血而去。
  黑暗从此永恒。
  屋顶,一双阴沉冰冷的眼中骤然开出灿烂花朵,那人迅速转身,几个腾挪跳跃间,便在夜色中悄然隐没。
  
  1
  
  江湖上传言又起,那个叫做焰火的杀手,最近又成功做了一票,干净利落地杀掉飞云楼楼主江海。
  江海的飞剑在兵器谱上排名第十,他已练到以气驭剑,收放自如,旁人根本近身不得,更何况要他的命。
  人们纷纷猜测,有人说焰火练的是失传的一指剑,力量集于指尖的小小一点,能隔空破穴拆招,因其发功无声无息,通常都能伤人于不备。
  有人说,焰火是练的是袖中剑,剑长不到一尺,宽不过半寸,其剑锋铸炼时由龙凤双生童男童女所祭,因此剑上阴魂不散,暴戾异常,剑一出袖,非饮血不得回,否则剑就成了废铁一块。
  有人说,焰火是世间罕见的绝美娇娘,她的颜色,连天下至妒的女人都不忍呵斥。她只浅浅一笑,便已倾国倾城,更遑论杀人于无形。
  江海死后,江湖上谈豹色变,人人自危。也难怪他们不怕,检点焰火所杀之人,没有一个不在江湖成名多年,正派人士和臭名昭著的盗匪皆在其列,若是有这样一人存在,谁的头不是暂寄项上,岌岌可危。
  更何况,焰火仅仅在绝情杀排名最末,据说她的两个师兄没有一个武功不在她之上,连赫赫有名的天下第一剑展宏图也被他大师兄一剑挑死,绝情杀的实力由此可见一斑。人们不禁想起当年武功盖世,在武林掀起腥风血雨的金傲天,若让绝情杀坐大,若这些奸恶之徒有心统率武林,难保不出现第二个叱咤江湖的刘傲天,李傲天,王傲天。
  绝情杀,成了人们心头的一根刺,头上的一把刀,不除不得安寝。
  危急之时,武林盟主常渐离挺身而出,以一纸鲜血般颜色的英雄帖和“剿灭绝情杀”几个大字,引来各路英雄齐赴常家堡,共商对付绝情杀之策。
  前任武林盟主,也就是常渐离的父亲常昆仑曾这样评价自己的儿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常渐离是常昆仑幼子,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他天资聪颖,学什么都得心应手,十三四岁就已成为常家堡第一高手。他性格十分冷漠,平日里沉默寡言,旁人难知其喜好,不过,他对两个哥哥一贯谦恭有礼,甚至从不与他们争抢什么东西。
  除了……
  
  2
  常渐离十五岁时,有人送了一匹乌云盖雪给常家堡,两个哥哥都是爱马之人,当即各自施展本事,想得到这匹绝世好马。两人正争吵不休,乌云盖雪不知得了什么重疾,一夜的工夫便奄奄一息,众人一筹莫展时,常渐离带着难得的笑容挺身而出,朗声道:“如果我把马治好,这匹马就是我的,大家看如何?”
  常昆仑心头微微颤抖,沉吟半晌后,点头应下。
  马理所当然地归了常渐离,夜半,常昆仑把常渐离叫到马厩,冷冷道:“离儿,你可知错?”
  常渐离微微欠身,胸有成竹地笑道:“父亲,你如果想让常家堡继续称雄武林,今天就不能问我的罪!”
  在他咄咄逼人的目光中,常昆仑的怒火悄然消退,愣怔无语。
  次日,常昆仑召来两个哥哥,还未开口,两人已深深拜倒:“父亲,以后我们一定尽力协助小弟,再不与他发生争拗!”
  常昆仑长叹一声,“武林也是成王败寇,我当盟主八年,树敌无数,只怕祸及子孙。常家堡需要他,你们……好自为之!”
  三年后的冬日,常昆仑一病不起,临终留下遗言,要把以前都在洛阳少林举行的武林大会改在他的坟前,由德高望重的少林武当前辈主持,甄选出新的盟主,告慰他在天之灵。
  武林盟主从来没有父传子之说,各派各自推选一人参加比武,胜者出任。出人意料,常家堡推举的竟是最小的常渐离,才十八岁的他一身青衣,高大健壮,眼神凌厉,竟有青出于蓝之意。
  在常家和少林武当前辈的协商下,武林大会的日期定在清明,清明时节雨纷纷,各路英雄多来自北方,对这种天气深恶痛绝,偏偏雨一下月余,大家浑身难受,哪里施展得开,常渐离占尽天时地利,一举获胜,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武林盟主。
      结果一出,无人肯信服,大典那天,各路英雄丝毫不给情面,陆续走了个干净,以后再不肯承认盟主之名。所以,几年来整个武林已成一盘散沙,纷争四起,杀戮无数,也为绝情杀这种组织给以可趁之机。
  常渐离丝毫不以为忤,以武林第一大堡堡主之名四处活动,不过,最多的活动就是吊唁和慰问,同时调解一些纠纷,他手段超强,事情只要他插手无不迎刃而解,五年后,武林中听从者渐渐增加,他武林盟主之名号也重新被人提起。
  
  3
  武林大会如期举行,见礼后,江海老父江不屈立刻老泪纵横,哭倒在地,恳求盟主常渐离为他主持公道。
  人们群情激愤,一致要求铲除绝情杀,让这些罔顾正义,为钱卖命之徒在天下武林面前以死谢罪。
  常渐离满脸不忍,亲自把江不屈扶起,好言好语相劝。众人纷纷拿出兵器,大叫道:“盟主,我们动手吧!”“盟主,我们再不能坐以待毙了!”“盟主,你一定要为大家做主啊!”
  “做主?我当然会为你们做主!”常渐离暗笑连连,扫过那些怒火熊熊的眼睛,阴冷的眸中闪过一丝得色,断喝一声,“传盟主令,各武林门派在常家堡集合,剿灭绝情杀!”
  常家堡,终于成为武林中心。
  一切水到渠成。
  只有他知道,这个机会,他已等待多年。
  自歼灭金傲天及其党羽后,江湖平静多年,水波不兴。他假托父亲遗愿,苦心得到盟主之位,却因太过年轻,不能服众,经营五年后,也才得到各派无关轻重的感激,如果此次能成功,整个武林一定会刮目相看,甘心服膺,他的地位便将难以撼动。
  得人心如同驯鸟,要放,更要收,他已经放了五年,是该收的时候了!
  
   茫茫白雪中,一人一骑朝西北方向狂奔而去。
   马上那人身形娇小,高高的短裘毛领遮盖住大半的脸,只露出一双细长的丹凤眼,长长黑黑的睫毛上全结了冰霜,把那墨黑的眸子衬得更加晶亮耀眼。
   经过一个山脊时,那人猛地拉住缰绳,马抬起前蹄凄厉嘶鸣。那人拉开遮脸的领子,原来是个眉目如画的美娇娘,雪花漫天的舞蹈中,她嘴角浮现一抹浅笑,漂亮得简直不似真人。
  风雪肆虐,她眯缝着眼睛遥遥远望,透过重重雪幕,城内低矮的房屋和同样低矮的土墙整齐排列着,茫茫白色中家家户户门口都挂着红灯笼,那星星点点的红如野火,烧得她浑忘今昔何昔。
  “师兄,我回来了!”她喃喃自语,闭上突然酸胀起来的眼睛,双腿一夹马腹,如离弦的箭一般射向那方。
  
  4
  八角城,城为八角形状得名,城墙上可并排跑两辆马车,八个角全为堡垒,人们长年驻守,城中聚居近千人,酒馆米店当铺私塾齐备,城中遍植旱柳和桃李,青稞麦苗围绕着黄土矮屋,竟如同那世外桃源一般。
  城墙上的累累伤痕,昭示了这个小城遭遇过的痛苦经历,也让这里的新居民看到时暗暗揪心。
  绝情杀主人便是当年金傲天座下大弟子的孙子林放生,当年,整个武林对金傲天及其弟子的追杀十分残酷无情,林放生的父母闻知风声,为保全他性命,把幼小的他丢在乞儿堆里,从此不闻不问,几个月后双双惨死。为躲避追杀,林放生隐姓埋名,漂泊各地,在西北结识了被佞臣贼子迫害致死的薛青天女儿薛小雪。两人同是天涯沦落人,爱怜之心顿生,以天地为媒成就一段美好姻缘,林放生不忍心让爱妻东奔西跑,找到以前偶然发现的这个荒凉孤城, 种地掘井,买粮买畜,在这里定居下来。
  那时朝廷软弱,地方官府各自为大,横征暴敛,饥荒连年,流民无数。薛姑娘天性良善,打开城门,收容了众多流民,远近的盗匪刀客闻风而来,林放生也不推脱,定下城里的规矩,把大家全部安置。
  官府跟风而至,林放生散尽家财,上上下下一一打点,才让这些饕餮满意而归,从此,官府和八角城定下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每年收取八角城十万两银子充税银,官方默认八角城的存在。
  银子从何而来,林放生开始犯难,这时,有盗匪仗义出头,秘密联系江湖各路人士,开始做那不要本钱的营生——杀人。
  林放生深知自己一出手显露金派武功便将掀起又一场浩劫,便陆续收下三个资质不错的徒弟,请八角城的高手教他们武功,同时把一身本事悉数相授,指导他们把不同的武功融会贯通,发挥最大威力。
  一颗人头,最便宜的定价万两,当三个徒弟陆续接到生意,八角城才算维持下来。
  生活艰难,难的是在艰难里为人们辟出一片洞天福地,经过十多年的经营,八角城俨然有了一定规模,大家把林放生和夫人视为尊长,即使身负血债的盗匪凶犯也乖觉地遵守这里的规矩,八角城井然的秩序,就此维持下来。
  
  那美娇娘刚到城门外,锣鼓轰然而起,欢笑声从那方排山倒海而来,她低伏在马背上,感受到浓浓的亲情,泪已成雨成霜。
  城门缓缓打开,许许多多的人头冒了出来,人人脸上都灿若花朵。她松开缰绳任马缓行,一边拱手为礼,大声和大家打招呼。进了城,空气中飘荡着浓烈的高粱酒青稞酒的味道,她深深呼吸,只觉得这一路的疲乏就此烟消云散,一抹笑从心头悄然潜出,播撒在她的眉梢眼角,引得人们的欢呼声愈发疯狂。
  走到一个小院前,她飞身下马,推开半掩的院门,当看到院中一匹枣红马,顿时脚下如风,三两步就跃入房内。
  “大师兄!”看到那朝思暮想的颀长身影,她眼里再容不下其他人,一头扑进那温暖的怀里,如孩子一般拱来拱去,还伴随着呜呜的假哭之声。
  大师兄伯于心头发苦,强笑道:“小焰火,事情办得真漂亮,辛苦你了!”
  得到伯于的两句夸奖,她心里比喝了蜜还甜,玩起习惯了的游戏,拉开他的长袍把头钻了进去。众人哄堂大笑,一双柔软的手揪着耳朵把她提出来,“这么大的人还学小孩子撒娇,你羞不羞啊!”
   她龇牙咧嘴地笑,抬头一看,大师兄虽然也笑着,目光中却有掩饰不住的忧色,正在愣神间,听师父哑着嗓子唤道:“小雪,别跟孩子胡闹,咱们商量正事要紧!”不禁心头咯噔一声,收敛玩闹之心,悄悄站到伯于身后。
  师娘飞快松了手,默默在师父身边坐下,笑容虽仍挂在脸上,脸色却比刚才白了许多。
  大师兄突然跪倒,长叹道:“师父,徒儿无能,没能让张大人答应相助,请求师父责罚!”
  师父捻须叹道:“你起来吧,他们这些东西吃人不吐骨头,我本来也没指望他们。我让你去是想试探他的口风,看他会不会坐视不理,还是常渐离已经说动他相帮。”
  大师兄咬牙切齿道:“这老狐狸,竟然还好意思向我伸手,要我们拿两万两银子出来给他修府第,还装模作样说江湖上的事情只要不闹太大,官府不便插手。”
  看到连好脾气的大师兄都气得脸色通红,二师兄叔夏按捺不住,大吼一声:“师父,你让我先杀了那贪官,再和那些混蛋决一死战!”
  师父抬手制止大家,苦笑连连,“没想到我林放生躲了这么多年,还是会卷入江湖是非中,真是劫数难逃!你们赶快带着师娘离开这里,我自会给他们一个交代。八角城的居民大都是平民百姓,相信他们不会下杀手!”
  他顿了顿,声音突然严厉,“伯于,你性格最是沉稳,我把师弟师妹和师娘交到你手里,你一定要照顾好他们!”
  师娘突然大笑起来,笑得满脸水光,“放生,到了今天,你难道还想丢下我!”
  她飞快地敛去笑容,正色道:“伯于,不要听你师父的,常渐离是什么人你应该也知道,常家堡有今天,全仗他的功劳。七年前,年纪轻轻的他带领众好手拔下龙云十八寨,寨子几百号人全被他斩草除根,整个寨子也放火烧成焦土,经此一役,他父亲才能坐稳武林盟主之位。这个人心狠手辣,而且急于建功立威,只怕八角城此次大劫难逃!”
  她坚决的目光一一扫过众人,大声道:“八角城易守难攻,而且人人习武,只要准备得当,他们那些乌合之众未必打得过我们!放生,不要寄希望于所谓的公理正义,那等于把脑袋送给别人砍。我知道你想保住八角城的百姓,可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他们的目标是绝情杀,除非你把你的几个徒弟全都缚好送到他手里,要不然大家只有死路一条!”
  林放生的声音突然温柔,“小雪,你难道还不了解我么?”
  她默默看他半晌,长叹道:“就是因为了解你,我才不能让你这么做!”
  两人相视而笑,目光中似有千言万语。
  焰火还未能接受这个变故,惶惶道:“师父,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给大家惹来祸事?”
  叔夏哈哈大笑,“你的本事只能在八角城折腾出个鸡飞狗跳!小焰火,这个算不到你头上,你刚回来,先去好好休息,呆会我们一起喝酒。”
  焰火心头一宽,下意识地看了看伯于,伯于摸摸他的头,柔声道:“你武功不好,帮不上什么忙,别瞎操心,先去歇着。”
  “别老说我武功不好,我还不是照样完成任务!”焰火恼恨不已,把他的手打下来,飞快地跑了出去。
  直到那厚厚的棉帘子停止晃动,四人才如大梦惊醒,把目光收了回来,师娘轻叹道:“伯于,叔夏,焰火还小,你们一起把她送走吧,八角城有我和你师父就成了!”
  伯于掀衣跪倒,不发一言。
  叔夏跪在他身边,和他交换一个会心的眼神,斩钉截铁道:“誓与师父师娘同进退!”
  伯于眉头一紧,沉声道:“徒儿已安排妥当,明天就要他起程,把城里的十几个孩子全部带到江南,徒儿已托人在那里置下田产,他们的生活应该不成问题!”
  “还是你想得周全!”师娘轻笑,“这孩子从小黏你黏得紧,你好好跟她说,别老气她,她身体底子不好,本就不适合练武,要不是我喜欢她,你师父哪里肯收她做徒弟。”
  师父苦笑:“你呀,就喜欢漂亮的娃娃,当初抱着小焰火不肯放手,害我差点跟个小娃娃吃醋!”
  “酸不酸啊!老家伙!”师娘啐了他一口,抿着嘴笑道,“你不也喜欢掐她粉嫩嫩的小脸蛋玩!还有你们!”她转头狠狠戳伯于和叔夏的额头,“你们两个臭小子,小焰火一来,连师父师娘都不认了,整天跟在她屁股后面转,她叫声‘哎哟’你们两个就跟刀割了一样,宠出她这无法无天的臭脾气!”
  伯于和叔夏想笑又不敢笑,憋得脸色通红,师娘心头一酸,收回手指,满脸怅然道:“她能有今天实属侥幸,长得太过漂亮,又是孩子心性,出门办事肯定受了许多委屈,你呆会好好安慰安慰他,让她明天开开心心走。”
  “知道了,师娘请放心!”伯于抑住满腹酸楚,淡然答道。
   叔夏一滴泪已挂在睫毛,连忙悄悄低头,让泪滴没入尘土。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10, 共 8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韵柔情]恶霸的春天 文/千草
[古韵柔情]大话射雕之我是谁 文/蝴蝶爱纯
[古韵柔情]青丝落 文/樱桃花
[古韵柔情]爱过无痕 文/西影毒吻
[古韵柔情]怨伶恨 文/桑果
[古韵柔情]千年寂寞 文/水若凝
[古韵柔情]离情 文/幻几
[古韵柔情]谁与共醉明月 文/鹂吹
[古韵柔情]美人笑 文/秦巅
[古韵柔情]风华绝代 文/萧十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