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27期
 [青春本馆]盗心 BY乔克天使
 2007-1-18 14:59:43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784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盗心
乔克天使

  “我杀了你杀了你!”
  脖子被用力掐住,脑子一片空白,萧然的声音好象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眼前一片血红,晕眩晕眩,就象落入深海的浅水鱼一样无法呼吸。
  我要被杀死了吧。
  但是他最终松开了手,我拼命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用力的咳嗽着,狼狈的固执的活着。
  抬眼就看到萧然赤红的眼。
  似乎看到他眼中的恐慌,但也许是我的错觉,因为他立刻用力的甩了我一巴掌,口中试到铁锈的腥味,脸颊火辣辣的疼。
  “王韵,你无耻!”
  我冷淡的看着他,嗓子低沉嘶哑:“我即使无耻也不用你来教训。”
  萧然的怒火突然熄灭,变得慌乱起来,他摇头道:“不对不对,不要用这种眼光看我,你明明说,明明说从今以后只爱我的。”
  我神情疲惫的看了他一眼不说话,拿起扔到床上的内衣穿起来,我不知道他怎么找到这里,也并不想知道。
  “王韵,和我回去吧。”
  我从床头柜拿起一根烟,那是一夜情的男孩留下的三五,用饭店提供的打火机点着,我用力的吸了一口,然后喷了出来,萧然皱了皱眉,他讨厌烟味,尤其讨厌女生吸烟。我为了他戒了两年烟,但现在并不需要了。
  “我不知道走人还有回去之说呢。”我弹了弹烟灰漫不经心的说道。
  萧然一把抓住我手指间燃烧的烟,扔到地上,用鞋底碾碎,面目狰狞的低吼道:“王韵,是你说过,是你说了要让我幸福的,你说过的,要陪我一辈子的!”
  我恍惚的看向窗外,昨天睡觉的时候,因为楼高的缘故,并不怕别人会看到,所以没有拉窗帘。太阳穿过云层照耀在玻璃窗上,看起来有些耀眼。
  要让他幸福啊,我的确说过。
  “……我以为那样的话,我也会幸福……”
  结果却是我自己的自以为是。
  我自嘲的笑了笑,扯动嘴角的伤痕,有些辣疼。我转过头看他:“……我已经不欠你了。”
  萧然的脸瞬间掠过一道杀气,我的右脸又被狠狠的甩了一个耳光,右耳嗡嗡作响,一时间听不到任何声音,我碰了碰右腮,试到牙齿有松动的痕迹。
  他咬牙切齿:“你永远欠我的,你抛弃我一整年,结果又跑来说喜欢我……纠缠我,现在又要抛下我,我不允许!”
  我感到好笑,却实在没有力气再笑:“你说过我可以随时离开的,所以我离开了。”
  “那是惩罚,是你抛弃我的惩罚。”
  萧然理所当然的说道,憎恨的。
  “是啊,所以你外遇的时候我认了。”因为我竟然也会觉得那惩罚理所当然。我讥诮的笑:“因为我抛弃了你一年,所以我给你一年玩乐的时间,问你玩够没有,结果你说看不惯的话就走开。我没法离开你所以只有忍耐。等到第二年,你依旧乐此不疲,我想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好了,对你的沾花惹草睁只眼闭只眼好了,但是到现在我算你的什么呢?你认为我无视你的真心抛弃了你,在我回头的时候惩罚我为乐……我问你玩够没有,你依旧说看不惯的话离开……所以我离开了,你惩罚了我,而我不再欠你了!”
  “你胡说你胡说,你爱我,你永远爱我的!”
  萧然嘴唇颤抖着,双手用力互拧着,泛起几道青筋。“你骗我!”
  萧然有着极为端正的美貌,这样的人开始是怎么喜欢我的呢?我一边事不关己的想着,一边看着他扭曲的几乎陌生的脸……好象是只有我毫无戒心亲切的对待他给他温暖的样子,然后被纠缠似的吸取什么温暖的能量,理由简直就象小孩子对借他橡皮擦的同桌爱心小女孩念念不忘的心理一样可笑……不,现在看来萧然的心理似乎比那还幼稚,他从小是受虐儿,虽然平时象野兽一样对外人戒备深重,但对于无条件的帮助他的心的感受却异常敏锐……
  我竟然也被他吸引了,那么全然相信的姿态,渴望眼中只有他一个人的独占情绪,只有我是最重要的世界……从未被人那么需要过,窃喜的同时又有些恐惧,而这种恐惧在萧然说出爱的时候达到最高点。但是我依旧被他俘虏了,忘记了彼此的年龄身份地位,家庭工作朋友都丢置脑后,眼中只有重要的萧然。
  就那样脱离生活的过了三个月还是四个月呢,或者更长时间,几乎可以用鬼迷心窍来形容,直到母亲打来电话,我才回到现实世界中。想到父母的期盼,我自己的前途,杀人的流言蜚语,我终于无法忍耐的从萧然身边逃开了。其实我不过是自私而已,被少年诱惑的羞耻和可能随之而来的谴责,让我恐慌不已。
  我知道他一直在找我,但是我不敢见他,我怕再次见到他那晶亮的全然信赖的眼,乞求的神情,怕只是见他一眼就前功尽弃,那种心中只有一个人的影子,只想念他恋着他为他的喜怒哀乐牵动着自己情绪的感情太过可怕,当时感情浓烈看不到所爱的人周围所有事情的时候没有觉得什么,等到离开的时候想想就觉得后怕。感情就象迷雾,遮住我的双眼,看不清脚下的路。等到梦醒雾散才知道已经接近悬崖。
  后来终于让他找到,恳求我回去时,说着没有我活不下去时,我依旧硬着心肠拒绝了。我已经过了为爱痴狂的年少时光,已经没有了为爱舍弃一切的热情和主张。
  我原本是这么以为的,直到听到他绝食的消息,我终于忍不住再去找他,我也终于知道我始终是红尘中懵懵懂懂的一员,身处其中根本无法冷眼旁观只作看客,爱存在时根本无法离开――没有一个人会象他那样爱我,会认真的看着我,只以我为一切。
  我深信只要我到他面前,他依旧会爱我,原谅我的一切,和我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永远永远。
  只是我的妄想罢了。
  人都是会变得。
  我忘记了。
  以为什么都不会改变,在原地等着这种事,原本就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多少次因为萧然的纠缠和痴情被我暗骂傻瓜……原来我自己也不聪明。
  我忘记自己的拒绝又多伤害人,我以为回过头就能粉饰一切。我以为波折过后就是王子公主从此以后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却忘记在我以为的时候,一切都在改变。
  回头后才发现,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萧然已经长大,魅力十足,自信坚强。不再是我做社区服务时遇到的那个怯怯的无神的躲在墙角只会发呆的小孩,也不是一点点亲切就能获得全盘信任的没有爱的少年,在我拒绝他的时候,他已经学会了找许多许多别的人来爱!
  艰难的期望着萧然的回心转意。他俊美高挑,虽然才成年,但是已经学会怎么挣很多钱,被别人喜欢也是应该的,但是我知道他只会喜欢我,只会爱我……在他外遇花心的时候,抱持着这种念头,安慰着可怜的自己。
  真可怜。
  每一次这样对自己说,象是非要把伤口挖出来看一样,心隐隐的痛,好象无法呼吸一般。每一次花心,好象都在确定是我离不开他,那么伤心那么痛苦,整个人象被焚烧一般。
  下一秒他就可能只看我只爱我只紧张我……了吧。
  我甘受这样的惩罚,是因为相信惩罚过后就是他专一的非我不可的爱情。
  真可怜。
  我究竟有什么理由这样相信呢,说起来也不过是自我意识过剩的自大罢了。
  象是买火柴的小女孩希望温暖的火炉一样,象是人鱼公主期望会说话一样,象是灰姑娘期盼十二点永远不会来临一样,连童话都不会给人美丽的结局,何况变幻无常的现实呢。
  真可怜。
  被嫉妒之火焚烧的我,象弃妇一样暗自诅咒的我,和永远不承认逝去的感情的我变得多疑丑陋暴躁软弱。
  直到萧然再次冷冷的说看不惯他的花心就走开时,我才彻底知道,那个没有我活不下去的青年已经不在了,那个眼中只看着我的青年已经消失了,那个爱我爱的发疯的青年已经不会再出现了。
  那么我还在这里干什么呢,守着不爱我的男子,自己伤心痛苦,他的生活那么精彩,怎么还需要我。
  需要我的只是当时那个怯怯的象小兽般的少年,不是现在这个功成名就的青年。
  他不需要我。
  所以我离开。
  
  我低下头穿上裙子,不想看萧然会是什么表情,是愤恨还是慌乱还是冰冷,我不怨了我不爱了不再在乎他了,不想知道他有什么反应,不想让自己再动摇伤心。
  我从萧然身旁走过,他竟然没有拉住我——我竟然会感觉到失落!我黯然的笑了一下,我究竟在想什么呢,分开对谁都好。
  “啊——”突然身后一阵凄厉的嚎叫,我以为萧然又会扑过来又要揍我,连忙回身护住头,但是却发现萧然却是扑上床,撕扯着床上的枕头和被子,一叠声的哭喊着:“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做这么恶心的事情,我想杀了你,杀了你!”
  那个疯狂的身影疯狂的把枕头撕裂,露出雪白的太空棉枕心,后一秒,枕心也在他手中变成碎屑!
  我慢慢放下抬起的手臂,静静看他发疯。
  “我只所以外遇,就是想告诉你不止你一个人有魅力,找我搭讪的人也很多,只要我想和谁上床都可以。”
  报复似的说出这句话,看到萧然扭曲的表情,我竟然感到一阵快意!随即又因为这种快意而暗自鄙视自己,却不想后悔。就这么放纵堕落下去吧,践踏着心中感情的圣地,弄脏了弄碎了丢掉才不会不舍得和伤心!
  我们总在错误的时间放错真心。
  他的真心遇到我的退缩。
  我的真心碰到他的放纵。
  “我不想以后再在某个夜晚独守空房,我不想知道你又和谁游戏,你知不知道你身上其他女性香水味刺鼻的让人反胃,让我厌恶不想再碰你,性爱是恋人最炽热的语言,能够拥抱别人的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是爱我的,你看,我也向你学习了呢,没有爱我也可以拥抱别人……”
  我以为还可以得到那唯一的爱情,是我想错。
  如果我不回头,一定还会想有个人曾经不计一切的爱过我。那个深情的人,那个天真的少年一定在我记忆中成为最美丽的存在。
  我为什么要回头呢?
  如果不回头,就永远不知道他所谓的爱情其实只是这样,因为我作错,所以永远失去!开始是我做错我承认,有什么惩罚我也认,但是为什么拿感情测试我,让我失望痛苦诅咒妒忌!
  “你的爱情在哪里,我现在已经看不见。我需要的是爱,不是报复!”
  只所以和别人上床也是和过去决裂,萧然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因为我的退缩就报复了我两年,如果知道我和别人上床的话,他绝对就会放手了吧。
  跪坐在床上的萧然的身子突然缩成一团剧烈的颤抖起来,“你这个骗子,你这个骗子,我就知道你是不可相信的!”
  我想笑想哭想大叫,原来两年的委曲求全还是让我不可信任,我这些年究竟做了什么,失去爱的我,连信任都失去了。
  那我究竟要作什么呢,抱着萧然说原谅我,还是发誓只爱萧然一人,所有萧然以前乞求的话我都说过了,但是还是不被相信。
  为什么呢,爱情就断在我退缩的那一个断点不是更好,为什么还要纠缠着退缩的我,让我再次陷入这场看不到前途的爱情。如果就断在最美的那一点上,我就永远不知道萧然的花心无情,而萧然也不会看到我的狂乱丑陋。
  好后悔,从一开始!
  “是吗,那我就当个骗子好了,从此以后,我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我不想再和他说话,还要受到多少伤害才甘心,明明发誓对他一切都无动于衷的!
  我再次转身,打开房门,只想离开。
  然后与萧然再无瓜葛!
  
  毫无预警!
  后脑勺突然受到强烈撞击,眼前发黑的我只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发软的身子被人抱住,耳边听到似乎是遥远的时空中传来的声音:“王韵,你别想再一次抛弃我,死也不能!”
  我想挣扎,却没有一丝力气。
  “王韵王韵,只要你死了,你就不会再抛弃我了,就象三年前一样,那种窒息要死的滋味我再也不想尝到,如果我爱上其他人,一定就不会被你影响了吧,但是怎么拥抱别人都是空虚,原来和其他人再亲近,听到你说分开还是会想死,为什么要骗我说能够给我幸福……”
  头脑嗡嗡作响,我只听到有尖锐的叫声响起,还有繁杂慌乱的脚步声,身体被拉扯着,似乎要把我从萧然怀中拉开。
  “王韵!为什么骗我要一生相守!”
  身子又拉扯过去,萧然的声音象锤子一样敲击的我头更痛。
  说一生相守的当时一定不是假话,但是因为软弱却无法坚持。真是对不起。
  我静静落泪。
  如果可以重来,我不想再遇见你!
  然后我永远失去了意识!
  
  好像睡了很久,我从空白的梦中醒来,眼睛微微张开就尝到刺眼的光,泪水涌了出来。
  直到过了好一会,眼睛才慢慢适应明亮的光线,我眯眯眼睛,突然听到有开门声,我想抬头看是谁才发觉使不出一丝力气。趴挞趴挞的高跟鞋声音,然后眼中模模糊糊的看到一张伏下来的脸,虽然象是隔了一层玻璃一样看东西模糊不清,但是还是感到开始面无表情敷衍的神色突然变得惊诧,然后是冲破耳膜的尖叫,过了没有一点时间,许多穿着白衣服的人冲进屋里,在我身上摸来摸去,真是讨厌,但是我实在没有力气,就在又一轮白衣服的人冲进来的时候,我疲倦的再次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还是噙着眼泪才适应了亮光,这个时候身边一阵悉悉窣窣的声音,又一张脸伏了下来,我的视力比上次醒来清楚很多,可以看到这是一张极为俊美的脸,却很消瘦,好像从来没有好好吃过饭。
  他好像不是穿白衣服的,也没有乱摸我,所以我很奇怪的发问:“你……是……谁……”
  他的眼中闪过似乎是悲伤又像是解脱的神色,低下头,轻轻替我掖了掖被子,温柔在我耳边低语:“王韵,我是你的恋人……萧然!”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62, 共 8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